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三章

“这不又回来了吗,”顾飞说,“死循环。”
“知道了。”蒋丞笑着挂了电话。
两个人就这么愣着躺着,很长时间都没说话。
“昨天我给你发消息……怎么没回?”蒋丞问得有些犹豫。
没等蒋丞回答,他已经走过去了,边走边说:“红日吧,我看看有没有加速版的。”
潘智清了清嗓子。
顾淼点了点头。
他发现顾飞还有他一直没了解到的一面,那就是这个人,非常能憋,无论是什么样的事,顾飞都能压得住。
“那我俩去逛街了啊?”潘智说,“我跟蒋丞瞎转悠能转几个小时。”
客厅沙发上没有他孙子, 只有叠好了的小毛巾被和枕头, 他愣了愣,拿手机给潘智打了过去。
“好。”顾飞翻个身平躺着,把他胳膊往自己身上拉了拉。
“不要脸,潘智在的时候吃馅饼,潘智走了吃大餐,”蒋丞斜眼儿瞅着他,“不要脸。”
蒋丞从楼道里出来往这边走过来的时候,他抬手往那边挥了挥。
顾飞的每个动作都让他舒服,举着相机的时候,单膝跪下的时候,弯腰找角度的时候,甚至低头检查照片的时候,他都觉得移不开视线。
“如果我考完去上学了,”蒋丞说,“你还留在这里,是吧。”
妮妮冲蒋丞招手,让他过去化妆。
或者只是因为……想到了顾飞。
“喂猪呢。”蒋丞走到桌子旁边,从潘智刚拿过来的笼屉里捏了个包子咬了一口。
拍照的时候顾飞跟平时差不多,会耐心地提醒他的动作和角度,虽然他心里不太踏实,还有点儿不那么痛快,但看到顾飞的时候,又还是会感觉舒服。
“不等你早吃了!等着!”王旭站起来去了厨房。
但再细想一下,设定了结果,一切过程都是冲着这个结果去的,而先从过程开始,那也许会有无数的结果。
“好。”蒋丞笑笑。
“你起来了?”那边潘智接了电话, 一听就是在外面,背景声音很杂乱。
就像怎么也杀不死的那些杂草,稍不留意就会重新冒头。
“不说给我留了根神经么。”蒋丞说。
“孙子!”他一边下床一边冲客厅喊了一声, “起床了!”
“没事儿,我等蒋丞下来吧,”顾飞往楼上看了看,“他起了没?”
“哎,”顾飞笑了起来,“今天晚上吃大餐好不好?或者明天他走之前?”
“是因为顾淼吗?”蒋丞问。
“那让他买啊,你抢什么?”蒋丞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不是,你什么毛病?”蒋丞赶紧进了厕所,夹着手机一边挤牙膏一边说,“我起码得20分钟吧。”
“因为你智商本来就不高,就你刚发朋友圈的那女的,”王旭拿出手机一边翻一边说,“我就觉得你智商不高,审美也不怎么样。”
“大概吧。”蒋丞有点儿转不过弯来。
“我小时候,总在家里吃早点,我妈说外面的不干净,我简直羡慕那些在外面吃早点的同学羡慕得不行,”潘智坐下了,看着一桌子吃的,“我就想等什么时候我自己能在外头吃早点了,我就把早点摊上的所有东西都点上摆一桌。”
“今天二淼做游戏很来劲,我陪着玩了半天,出一身汗。”顾飞笑笑。
潘智跟蒋丞完全不同的性格,顾飞有时候觉得他俩关系好大概是因为互补,蒋丞不太会跟不熟www•hetushu•com的人说话,潘智就不同,到了地方没几分钟,就跟两个女模特聊上了。
“小看我家馅饼?我告诉你!就我们市,你打听一下,王二馅饼……”王旭一说起他家馅饼就来劲了,瞪着潘智就开始说,仿佛推广大使。
“顾淼有没有闹?”蒋丞又问。
顾飞进来的时候看到蒋丞身边空出来的位置愣了愣,再看被王旭扯着一脸无奈的潘智,叹了口气之后打了个岔:“队长,都饿了,先吃吧。”
或者顾飞想过,只是没有一个答案。
俩姑娘化妆的时候都还拉着他说话。
蒋丞愣了愣,看着他没出声。
潘智追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常态。
“打包呗,一会儿碰上流浪狗啊猫的就喂了。”潘智拿个塑料袋把包子装上了。
“一边洗脸一边尿尿,一边拉屎一边刷牙,超过十分钟我叫你爷爷。”潘智说。
顾淼站起来,冲他们鞠了个躬,又一扬手,冲蒋丞打了个响指,竖了竖拇指。
“然后呢?”蒋丞看着他。
就是因为自己那条消息,那条他想撤回的时候已经过了时间无法撤回的消息。
“我又不发给老袁看,”潘智想了想,“我唱个什么呢?”
“我没喝过的,干净的。”王旭说。
“我以前就在想,你为什么这么问我,现在我知道了,想谈恋爱的是我,想谈个恋爱的,”蒋丞抽出手指着他,“是你。”
“是啊,难受吧?”蒋丞看着他。
蒋丞冲他笑了笑,也挥了挥手。
顾飞,你想了很多,你想了什么?
“走吧。”蒋丞打断了他的话。
“那是,别说是个女的了,就算是个帅哥,以您这状态,也未必能注意得到,”潘智说,“我可算知道你谈个恋爱什么状态了。”
他不知道如果蒋丞当面问他,他该怎么回答。
蒋丞没说话,潘智走到一边去了他才看了一眼顾飞:“走吧。”
“你这什么效率……”蒋丞说。
“一会儿我看会儿书,你陪我吧,”蒋丞说,“今儿晚上不回去了?”
什么不爽,什么不安,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全都甩到了一边。
“早,你要饿了先随便吃两口垫垫,”潘智说,“我还要了几屉儿包子,还没蒸好。”
蒋丞打了个呵欠,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行,洗漱完吃个早点过去拍照时间正好。
“好。”王旭马上找了湿巾给了顾淼擦手。
“早。”他过去跟潘智打了个招呼。
蒋丞笑了起来,虽然他对顾飞还有些不爽,一想起来就各种迷茫不解里带着憋屈,但顾飞在他身边坐下,闻到顾飞身上熟悉的气息时,他又会觉得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
蒋丞现在化妆已经习惯了,往那儿一坐,眼睛一闭,有时候还能打个小盹儿。
“我比较喜欢深藏不露。”蒋丞挺久没唱歌了,以前经常跟潘智他们一块儿去唱,但这种场合,他还是更愿意坐这儿听人跑调。
顾飞跟他们打了招呼,又出去洗手了:“王旭给二淼拿包湿巾吧。”
偶尔跟潘智眼神对上,潘智会意味深长地冲他一笑,然后继续盯着旁边的姑娘,他当然也会迅速地回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蒋丞马上一扬手也给她回了一个。
“你天天叫我爷爷,”蒋丞说,“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这样神奇。”
今天拍照的是衣服,丁www.hetushu.com竹心跟一家什么自主品牌合作的一个系列,所以就在她工作室的棚子里拍,相对来说会轻松一些。
“服气,太服气了,五体投地服,”潘智说着往门外看了一眼,“哎这个才是真美人。”
顾飞在门关上的同时回头在蒋丞脸上亲了一口。
仅此而已。
人一旦矛盾起来,简直不可理喻。
“俩都闲着没事儿的效率,”潘智划拉着手机,“不过我真挺喜欢她这长相,起码不是蛇精网红脸。”
“我可能比你想得要多,但这事儿不是一句两句一个回答就说得清的,”顾飞低声说,“不是么?”
蒋丞看着她擦手,顾淼心情看上去不错,今天下午应该玩得挺开心的。
“你高中以后不是一直在外头吃么。”蒋丞说。
蒋丞轻轻叹了口气。
“顾飞,”蒋丞沉默了很久才轻声问,“你是不是没想考大学?”
毕竟根儿还在。
“你别乐,”潘智啧了一声,“我也就是不喜欢男的,要不也没顾飞什么事儿了。”
“是啊,但是还是不过瘾,憋大发了没个十年八年的缓不过来。”潘智喝了口豆浆。
我想过以后,以后也要跟你在一起,无论怎样都要在一起。
顾飞这一夜没睡好。
他不知道顾飞有没有想过以后的事,也不知道自己这么问,会不会有一种缠着男朋友要一个结果的感觉。
潘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虽然他今天看顾飞依然帅得让人肝儿颤想扑上去各种搓揉,但心里还是憋闷的。
顾淼看着他,没有反应。
“什么意思?”蒋丞坐了起来,“你是不是对异地没什么信心?”
潘智伸手拿过杯子,把水倒进了蒋丞的杯子里,顾淼拿过来一仰头又灌光了。
“没,昨天自己画画了,有空给你看。”顾飞说。
“怎么样!”潘智把胳膊搭到他肩上,“我看看视频。”
“我觉得他这个做派很像新时代渣男要勾搭我闺蜜。”蒋丞说。
“滑回来的吗?”蒋丞抽了张纸巾把顾淼脑门儿上的汗擦了。
“等潘智走了吧,”顾飞往潘智那边看了一眼,“我请你吃大餐。”
有唱得不错的,有唱得谁也听不见的,有唱的时候基本就是对着歌词念了一遍的,还有跑调跑到让人想过去把这机子电源给掐了的……
“要不你跟顾飞说去。”蒋丞说。
“嗯?”顾飞摸摸他的胳膊。
一直到潘智的虚拟四爷爷丧事办完,两天假期结束走人,他都没再去想那些让他心烦的问题。
挂掉电话之后才想起来没纠正一下潘智这个媳妇儿和闺蜜的说法似乎有点儿问题。
“浪费了。”蒋丞摸了摸肚子。
“顾飞,”蒋丞打断了他,“你问过我,是想跟你谈恋爱,还是想跟你谈个恋爱,对吧?”
蒋丞笑了起来,这歌他们差不多每次去K歌都会点,作为最后的结束,一帮人一块儿吼。
潘智差不多算人来疯,有人看,他就唱得特别起劲,最后加速的时候他猛地一转身,指着蒋丞:“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别流泪心酸,更不应舍弃,我愿能,一生永远陪伴你……”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屋里静得很, 屋外倒是挺热闹, 放暑假了的小学生们跟疯了一样叫喊着,间或夹着老头儿老太太的咒骂声。
“录了好几段和*图*书,”蒋丞低头在手机上点着,“我发给你吧,自己看。”
“我睡着了,”顾飞还是举着相机,“没有听到。”
“很多问题,”顾飞把手机放到了一边,“二淼换环境不可能,我不可能不管她就这么去别的地方上学,她和我妈,我要不在,会一团糟的。”
而且不是因为他老妈和顾淼,如果真是因为她俩,顾飞不会不说。
“二淼,谢谢哥哥们。”顾飞走了进来,说了一句。
顾飞说比他要想得多,也许吧,至少他没有从“有没有想过交个男朋友”那时开始想,他甚至在潘智这次问出那样的话来之后,才觉得应该细想想了。
“嗯。”顾飞点点头。
“……你四爷爷正去世呢,你能不能不要发这么欢乐的东西。”蒋丞说。
就顾飞这样的笑容,就顾飞这么小声地跟他说着话的时候,蒋丞就会觉得自己是个特别没有立场的人,这种时候他就想这么盯着顾飞,什么都不再想,什么都不再操心。
憋,闷,喘不上气儿,使不出劲儿来挣扎,挣扎了也撕不开口子……
他跟潘智一路溜达到了市中心的购物广场,一路吃吃喝喝,最后坐商场的椅子上听了快一小时的歌。
顾飞坐下,那边潘智松了口气:“我真想打他啊。”
一直到顾飞走了,他跟潘智俩人漫无目的地顺着路溜达了好半天了,他才慢慢回过神来,皱了皱眉。
早点有些过丰盛,顾飞一边听着蒋丞跟潘智聊天儿,一边埋头苦吃,最后也还剩了半屉包子。
“怎么?”顾飞笑了,看着他。
“丞儿,你要不要去唱一首,”潘智说,“给他们开开眼,知道什么叫唱歌。”
这个笑容让他有种想冲过去搂住蒋丞狠狠亲一口的冲动。
“我先抄作业吧。”顾飞笑了笑。
也许跟顾飞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有关系,很多事儿他必须这样处理,已经养成了习惯,但对于自己来说,面对这样的状态,只会觉得像被裹在了厚重的棉被里。
“这就是你这种基佬和我这种直男的区别了……行了别废话赶紧收拾了下来,我看到他过来了,”潘智说,“我跟他单独相处多不合适啊。”
“……吃馅饼也需要拼酒?”潘智有些无语。
“……喝不过,我根本就不想喝,”潘智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我操我为什么要降低智商跟你扯这么久?”
“早知道今儿咱们不应该瞎转悠,应该找个地儿唱歌去,”潘智说,“好久没唱了,要不……明年吧,考完了咱找一帮人出去玩去,旅个行啊什么的,吃喝唱玩够本儿了的。”
顾飞侧躺在枕头上玩着手机,他从身后抱住顾飞:“哎。”
蒋丞站起来往那边走的时候,顾飞的手在他腰轻轻扶了一下。
顾淼抱着滑板走进了包厢,直接走到了蒋丞身边,把滑板靠着椅子放好,拿起他面前的杯子一口气把水都喝光了。
“好,你头像那种风格的吗?”蒋丞笑了。
什么状态?
中午三个人一块儿吃完饭之后,顾飞就准备回去了,下午还得带顾淼去上课。
蒋丞看了一眼在前面走着的顾飞。
但一想到蒋丞那条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的消息,他就有些不敢联系蒋丞,一夜他都没睡踏实,醒醒睡睡的,脑子里全是蒋丞那个问题。
蒋丞笑了起来:“啊,是。”
hetushu•com不是,”顾飞也坐了起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
顾淼这回有了反应,大概是饿了,她站起来,跟着潘智去了厨房,走出包厢的时候还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他的确是没联系蒋丞,从昨晚上蒋丞发来那个消息之后,他一直没有联系过蒋丞,虽然这一晚上他想蒋丞想得厉害。
“你不觉得他这个做派很像在照顾他媳妇儿和媳妇儿的闺蜜么?”潘智说,“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直男,我非常不能忍受被我哥们儿的男朋友这么照顾。”
一直坐在他旁边的潘智站了起来,坐到了王旭身边,王旭看着他:“怎么,要跟我拼酒?”
也许是自己还是按着惯常的思路,跟顾飞完全不同的角度去想问题了吧,他想要的是结果,顾飞想说的是过程。
“就顾飞吧,早上问我你起了没,我说没见起,他就问我想吃什么,他去买……”潘智说。
“是么,”蒋丞想了想,“我没注意。”
“我是想着啊,跟你考一个学校我肯定没戏,不过让我爸妈拿钱砸也得砸到跟你待一个城市,”潘智伸了个懒腰,“我以前吧,觉得就算你走了,我还一帮朋友呢,现在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还是跟你在一块儿最舒服,你不在,我会想你……”
“再说吧。”蒋丞回答。
蒋丞也非常迅速地凑过去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行行行行,行了,我低,我一切都低,”潘智按住了王旭的手,“那女的吧,是比不过你们班长,真的。”
“早什么锻炼!”潘智说, “我在早点摊这儿呢,给你和顾飞买好吃的了,你收拾完了赶紧下来,要不该凉了。”
潘智歌唱得挺好的,虽然粤语发音不怎么样,但在之前那些人的衬托之下,简直如同专业歌手,一开口,马上就有路过的人停了下来。
“昨天跟你妈聊得怎么样?”蒋丞问。
“嗯。”顾飞抓住他的手。
“哎。”潘智在一边笑得不行。
“你上哪儿去了?”蒋丞一听这动静就愣了, “你别跟我说你现在有早锻炼的习惯啊。”
潘智挤到老板那儿去催包子之后,他坐了下来,潘智这话问得他有些尴尬。
顾飞轻轻皱了皱眉,转过脸看着他:“我不知道会怎么样,有些事不是现在就能……”
“反正一会儿就下来了。”顾飞笑了笑。
“切,一点儿也不真诚,其实心里还是不服气的吧。”王旭瞪着他。
旁边的人立马全都看了过来,蒋丞简直想给他竖个中指。
王旭回头瞅了一眼:“对没错!”
“丞哥,”顾飞看着他,“我……”
“你别以为你大城市长大的,”王旭一拍桌子看着潘智,“就真的什么都牛,我就问你,你喝得过我么?”
他对顾飞的一切都很熟悉,真睡得那么死,就不可能有黑眼圈儿,不只是这一点,也许别人注意不到,但顾飞脸上不明显的疲惫他看得很清楚。
对面店铺放了一台自助点唱机在门口,蒋丞都没想到这小破城市里的人都还挺放得开的,一小时里几乎就没断过人。
“嗯。”顾飞应了一声。
“佩服么?”蒋丞坐在一边等着化妆,顺便看一下品牌的宣传小册子先了解一下。
“控制一下,”蒋丞说,“您好歹一个直男,这话说出来不知道的以为你对我有什么想法呢。”
“昨天太困了,”顾飞轻声说和图书,转头拿相机对着蒋丞,从镜头里看着他的侧脸,“直接倒头就睡到今天早上了……我换个响点儿的提示音,就不会听不到了。”
“算了,你知道就行了,”潘智说,“我可能打不过他。”
“晚上一块儿吃饭?”顾飞问,“王二馅饼?”
客厅没有潘智的回应, 他套上衣服走出卧室:“孙……”
但几句之后,蒋丞又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不知道是因为潘智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因为想到了过去那些放肆的日子。
顾淼还是一脸冷漠地看着他。
“再说吧。”蒋丞有点儿提不起兴致来。
“嗯。”顾飞笑着点了点头。
“你要不要也……看看书?”蒋丞问。
“嗯。”蒋丞点点头,这些其实他很清楚,顾淼连滑板换轮子都不能接受,这些问题顾飞不说,他也都能想到,也能理解,但就还是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但到底是哪里,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
“差不多吧,我觉得头像那个兔子已经是颠峰之作了。”顾飞把相机镜头装好,举着往四周看着。
蒋丞举着手机对着他录着。
顾淼捧着杯子看着他。
“淼淼,女神?”王旭把自己的杯子推了过来,“这儿还有水。”
“吵了一架,不过还行吧,跟她聊不吵是不可能的。”顾飞笑笑。
把潘智送走之后,他和顾飞回到出租屋里,在床上滚着腻了半天,他心里的那些不爽不安才慢慢重新复苏。
“那我来一首,”潘智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你给我录下来我发朋友圈。”
“没眼看,”潘智说,“顾淼,我们去厨房拿馅饼好不好?”
“如果要考,也就本地的,”顾飞说,“那几个垃圾学院。”
他盯着手机屏幕,最后潘智唱完之后他迅速低头站了起来,转身从正在鼓掌的围观群众里挤了出去。
“算了吧,”蒋丞往他这边看了一眼,“晚上还是踏实点儿睡,黑眼圈儿都出来了。”
拍完今天的照片准备走的时候,他看到潘智已经跟一个女模特加上了微信,离开的时候俩人还眉来眼去依依不舍的。
“嗯。”蒋丞喝了口茶。
但他要的就是一个回答,并不需要说得多清楚,他只要那么一个回答。
“我们去拿馅饼?”潘智趴到桌上,又问了一遍。
跟潘智混了一个下午,在王旭家店里等顾飞和顾淼过来的时候,蒋丞的心情已经好了不少,就是听着王旭跟潘智扯蛋,他一直都想笑,王旭非常奔放地一通吹,连易静都拿出来显摆了半天。
“起了,”潘智看了他一眼,“你没联系他么?”
“咸的吧?”顾飞问。
顾飞垂下胳膊,手伸到桌子下边儿,在他腿上轻轻摸了摸,他看了顾飞一眼,顾飞冲他笑了笑,又抓住他的手捏了捏。
顾飞没说话,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我想过,从你问我有没有想过交个男朋友开始就在想了。”
他的身体挡住了顾飞,这个隐蔽的动作没有人看到,但夏天里顾飞手心里的温度还是很明显,腰上暖暖的一扫。
顾飞说倒头就睡,睡到了今天早上,这话不是真话。
顾飞溜达到蒋丞楼下的早点摊时,潘智正往一张桌子上放吃的,桌上已经摆满了。
“我对你的想法就是咱俩最好能是一辈子铁子,”潘智说,“什么男朋友老婆媳妇儿的,都比不上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