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五章

“去哪儿?”顾飞问。
他跟着走了一段估计能有百十来米了,蒋丞停下了:“弹弓呢?别睁眼。”
“嗯,”顾飞点头,“你要没瞎拐的话,十分钟之前咱们就能到了。”
“我喜欢这个。”蒋丞说。
“漂亮,太有创意了。”顾飞说。
顾飞往前走了过去,走了几步之后听到了夜风里传来的细细的吱吱声,辩认了一会儿之后他终于听出了这是生日快乐歌。
“不过你能找到那儿还挺厉害的,”顾飞说,“我都好几年没去那边了。”
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儿神经,就一个生日,他这动静不知道的得以为他要去炸地球了。
“顾飞,”蒋丞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扯开他衣领在他锁骨的牙印上舔了舔,“我觉得吧,我得跟你有点儿什么不一样的关系,我才能真的踏实,不然我会吃醋。”
顾飞闭着眼睛从纸袋里拿出了蒋丞的那把弹弓,蒋丞接了过去,松开了他的手,声音离开了他身边:“好了,睁眼吧。”
“其实吧,”蒋丞叹气,“我去你家之前刚从那儿出来,我都挺佩服自己的,我迷路大概也是学霸级的。”
个把小时个屁!
顾飞笑了起来,捏着他的手指头,放到嘴边亲了亲:“谢谢。”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送你的,”蒋丞蹲下,指了指蜡烛旁边的一个小盒子,“我做的,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也给我憋着。”
“你手怎么了?”顾飞揪住了他的手指头。
“要带我去过生日了吗?”顾飞笑着问。
“我……做了一个,搁店里冰柜里了。”顾飞说。
“嗯?”顾飞犹豫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来!”蒋丞招手。
“听到了!”顾飞笑着用力点了点头。
“要我给了你礼物你才给我吗?”蒋丞问。
光斑都是长方形的,红色黄色篮色绿色相间隔着。
“一条,”顾飞回答,“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吧,学霸嘛。”
这几天对于蒋丞来说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经历,现在站在顾飞家楼下的时候还有种没回过神来的感觉。
顾飞笑着没说话。
他没有往前走,蒋丞也没动,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黑夜里,看着这一片彩色的光,一直到前方的彩色线条停止,连续的无穷符号静静地铺在了他们脚下。
这是一个用铁板焊接出来的迷宫,底下是一块一尺见方的铁板,上面用一根根长长短短的铁条焊出来的通道。
第一个试验品他就哆里哆嗦地做了快俩小时,烫的时候还烫过头了,把豆子压成了一个饼。
话是这么说,礼物却还是要做的,生日就在前方,他必须把这个礼物做出来,做完之后他还有一些别的准备工作要做。
装礼物的是他跑了三个礼品店才找到的一个黑色透明盖的马口铁盒子,因为没有合适的海绵垫着,他拿了牛皮纸色的包装纸揉皱了垫在了里头,再把钥匙放了进去,盖上盖子之后欣赏了半天,最后各种角度地摆拍了能有十几张才算结束了这个工作。
“不对啊!”蒋丞啧了一声,“没完呢!”
等着顾飞从楼上下来的过程中,他又在脑子里边过了一遍一会儿要做http://m.hetushu.com的事,确定没有什么漏洞了才拿了根烟出来点上了。
“嗯,”蒋丞笑了笑,笑完了之后又啃哧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开了口,“就是吧,我一直也没问过你……就这个事儿吧,你是想……那什么呢,还……还是那……什么?”
“好。”顾飞应了一声。
“是么?”顾飞枕着胳膊看着他,手指隔着衣服在他肚子上轻轻划了一道,“如果你想,我真的可以配合……”
“早睡了,”顾飞勾了勾嘴角,“今天晚上我在你那儿过夜吧。”
生日快乐丞哥。
“你会用吗?”蒋丞问。
“烫了俩泡,”蒋丞啧了一声,“我操你不知道这玩意儿做起来有多烦人,还他妈儿童益智玩具呢,哪个儿童玩熨斗啊!”
希望你以后想起这段日子的时候没有遗憾。
“哎?”蒋丞出了声。
“一个地方,”蒋丞说,又看了他一眼,“那什么,顾淼已经睡了吧?”
“咱们能不这么举案齐眉么?”顾飞收了笑容,盯着他,“你爱幼我还想尊老呢。”
“表演……哎操,我去看看,你就站这儿等我,”蒋丞往那边跑了过去,边跑边回头指了指他,“站那儿看着!”
蒋丞怎么也没想到顾飞还有这样的技能,看着手上沉甸甸的这个迷宫,粗糙狂野中透出的细腻,每一个转角,每一个接口,都处理得光滑平整,应该是做好之后细心打磨过。
希望你永远都这么快乐。
走了十多分钟,前面的楼慢慢变少,最后连路灯都没有了,四周只有月亮的反光。
他终于做出了一个五官齐全颜色也没有出错的豆饼。
“嗯,”蒋丞松开他,一招手,“走。”
顾飞向他那边走过去,边走边跟着蜡烛传出来的非常像蛐蛐叫听着有点儿想笑的音乐吹了声口哨。
“丞哥,”顾飞被他推到了床上,笑着问,“你有什么想法?”
这个生日就算要干点儿什么……对于一切知识都只来自于小黄片的少年来说,也用不上这么高端的工具。
“嗯,”蒋丞低头一边玩着迷宫一边点了点头,小钢球是空心的,里面不知道什么构造,滚动时会发出很好听的叮当声,“钢厂后面不是有人在盖自建房么,我去跟人家买的。”
“那儿。”顾飞指了指迷宫的一角。
“我靠,顾飞,”蒋丞看着顾飞,“你还会这个?”
“嗯,本来想自己去做个蛋糕,这儿我也不熟,没找着DIY的店,就直接买了一个小的,”蒋丞说,“怎么你也买了?”
不仅仅是这个他要跟顾飞过的第一个生日,还有他为这个生日做过的那些从来没有想过会去做的事。
闭眼睛的时间有点儿长,看到眼前的一片彩色的光斑时,他先是愣了愣,又揉了揉眼睛才把重影着的光斑看清了。
“听到了没有——”蒋丞在那边吼了一声。
虽然顾飞已经看出来了这些光斑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但这一幕真的出现时,他还是愣住了。
希望你永远都笑得像一束阳光。
第三个因为终于有了些经验,速度快了不少,但是烫好以后才发现有一个小人的眼睛没有。
和-图-书是他以学霸的智慧选择了去开架药店,套套,人体润滑剂,对着拼豆用掉了18年的耐心之后,他又在药店里用掉了18年的脸皮。
“要么?”顾飞抬起胳膊勾住了他的脖子。
他把手搁水里冷却了一会儿,用两片创口贴粘上,坚持着把最后的钥匙环给安上了。
俩人都一本正经的,感觉就跟平时他俩商量去他那儿呆会儿一样那么自然,其实……蒋丞又用余光扫了扫顾飞,这家伙心里估计跟他想的一样。
“是啊,我要交换的。”顾飞说。
顾飞看了看他指的方向。
“嗯,”蒋丞低头跟着他,“买的那种,本来想网上买,又怕来不及,结果跑了好几天找到卖这玩意儿的店,怎么样,漂亮吧?”
“迷宫几条路?”蒋丞问。
钢厂倒闭了之后,这片空地和荒充的破楼很多,但按这个方向过去,左边是市场,右边是一个厂办幼儿园,还真没有什么没人的平地。
“滚蛋,”蒋丞捏着他的下巴把他脸扳回来对着自己,“算了你不想看就不看吧,随便你弄了。”
“闭上眼睛。”蒋丞突然说。
一进屋把东西放好,他就扑过去搂住了顾飞,一通连亲带摸地把顾飞推进了屋里。
“嗯,”顾飞笑了笑,“我也是想了很久送你什么,最后想着自己做一个吧,我们这里,这些材料还有工具都很好找……”
顾飞愣完之后又愣了一会儿,然后偏开头笑了起来,笑得有点儿收不住:“丞哥你别这样,这种时候你这样我笑都要笑软了。”
“听到了没!”蒋丞喊。
“这个礼物吧……”顾飞把纸袋放到了他面前,“也是我自己做的,不过没有你做的这么精致,我这个走的狂野风。”
“哦。”顾飞应着,站在原地没动。
美中不足的就是烫豆子的时候因为对此作品太过满意而激动地抓在了熨斗上,右手食指和拇指被烫出了两个水泡。
拐角的那个小黑店是不能去的,他三天之内在店门口“路过”了八回,看不清具体都卖些什么,但是以他学霸并且不近视的视力能看到除去常规套套和一柱擎天的药品之外,还有好些个让人一看就各种联想的产品包装盒。
“我操,这么重?”他愣了愣,“是什么?”
“不然呢?”蒋丞瞪着他,瞪了一会儿又有点儿着急,“我操我真忘了是怎么去的了,我给你的礼物还藏在那儿呢!我就操了个指南针了……”
“听什么?”顾飞也吼了一声。
“走吧我知道了,”顾飞一搂他的肩,“下回要去哪儿还是我带路吧?”
也看清了那头地上放着的是一个自动生日蜡烛,点着了就会弹开,挑着几支小蜡烛开始唱歌。
虽然此时此刻,他应该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寂静,但他舍不得闭上眼睛,眼角的余光里是一片彩色的光,眼前是顾飞被映上了光芒的侧脸,还有带着重影的睫毛……蒋丞想把眼珠子努力分开,但以目前这个距离,显然不太可能,于是他放弃了,对眼看着顾飞。
“那个是要送我的吗?”蒋丞看到了顾飞手里拿着一个纸袋,看着似乎还挺沉。
蒋丞跑到那边,弯腰看了看,伸手http://www.hetushu.com把一块绿色的光斑重新立起来,再用力一推倒,随着光斑倒地,旁边窜起一束很小的火苗,接着就嗞出了火花。
这话简直就像是一团火直接按在了蒋丞脸上,他呼吸都有一瞬间的停顿,喘了能有好几秒他才重新开口:“我是怕弄疼你,就……”
他回手在自己枕头下面摸了摸,拿出一张纸:“毕竟从小我们的教育就是要尊老爱幼,所以我吧,就查了一下资料。”
蒋丞说完就觉得火从脚心烧到了天灵盖,整个人都为自己的不要脸而熊熊燃烧,还好这屋里就一个不怎么亮的小黄灯,他还背着光,顾飞应该看不到他脸上的颜色。
深夜,微凉的风里,身边的这个人,给他展示了一幅彩色的画。
“啊,”蒋丞应了一声,然后又很快地接了一句,“不是,我不是太所谓,你想……怎么样,呃,都行。”
蒋丞选手的脸皮已经修练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谢谢。”蒋丞手往顾飞膝盖上一撑,凑过去吻住了他。
蒋丞皱着眉给他描述了一下,有挺大一片沙地,有点儿坏了的运动器材,还有一个拆掉了一半的水泥儿童滑梯……
拼豆这东西,号称是儿童益智类,但蒋丞觉得没哪个儿童能耐得住性子去做出一个完整的图案, 也没有哪个儿童的手能那么稳, 准确地把一粒粒“豆子”平稳地码到模具里。
挂掉电话之后蒋丞往后靠在了灯柱上, 轻轻舒了口气, 心情愉快。
这个时间四周已经没有人,楼上的灯都差不多全熄了,但就算有人经过,蒋丞感觉自己此时此刻也没所谓了,他伸手用力搂了搂顾飞,偏过在他脸上很响亮地亲了一口:“生日快乐。”
蒋丞非常坚定地领着他一直往前,中间往右拐了一次,又往左拐了两次,回到了之前的路上继续往前。
反正他拿着镊子夹着豆子往模具上放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手仿佛长在了别人身上, 放下这粒就会碰倒旁边两粒,拼豆店的那个老板还跟他说, 他挑的图案小, 颜色也简单,做起来会很快,生手也就个把小时。
“就是……你他妈别笑,”蒋丞在他腰上抓了一把,胳膊撑起身体看着他,“你想上我吗?”
蒋丞觉得自己心跳得有些厉害,手比做拼豆的时候抖得还敬业,伸手把纸袋里的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居然一下没拿住。
“来。”蒋丞拉住了他的手,带着他往前走。
那些闪动着的光一点点变得模糊,渐渐地占满了他的视野,满眼跳动着的彩色光芒。
“是什么样的地方?”顾飞叹了口气,“你给我说说。”
接着两串彩色的光就开始像波浪一样顺着一路倒下,慢慢地连接成了两条线向前漫延过去。
“啊,”蒋丞看着他,“让你给我咒的。”
顾飞也蹲下,拿起了地上的小盒子,透过盒盖上的玻璃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两个亲亲的小人儿。
“……不介意,笑吧。”顾飞说。
生日之前几天他跟顾飞差不多就只见了两三面,吃个饭,聊两句,顾飞一走,他又开始进行各种准备工作。
顾飞笑了半天:“哎,其实本来我挑了个高级的迷www.hetushu.com宫想做,但是面积不够。”
“把弹弓也带下来。”蒋丞说。
“行,”蒋丞笑了,“丞哥现在就带你去拿礼物,拿了礼物回我那儿去吃蛋糕。”
“你也买蛋糕了?”顾飞问。
顾飞下来得挺快的,蒋丞刚看清楼道里有一个影子闪出来,顾飞已经到了他跟前儿,一抬手把他叼嘴里的烟拿走了,接着凑过来吻了他一下:“生日快乐丞哥。”
“啊?”顾飞被他这一声拉回了现实里,“丞哥,你真……”
“蒋丞选手此时此刻的内心感受我们无法体会,但应该是焦灼而无奈的,”他盯着这个瞎了眼的小人,“隔行如隔山,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做过精细挑战的选手来说……他可以分别打中间隔不超过一厘米的两个物体,却无法……去你妈的不做了。”
“没,”蒋丞指了指前面,“往前,我这两天在这片转了好几圈才找着这么个地儿,平地,没有垃圾,也没什么人过去。”
顾飞明显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勾了勾嘴角:“你是不是很想上我?”
“迷路了是吧?”顾飞问。
“嗯,”顾飞点点头,从兜里拿出了一颗鹌鹑蛋大小,亮银色的金属球放到了上面,发出了铃声一样的细微的声响,“这个是我。”
顾飞忍着一直没出声,跟着走了快半小时,他可以肯定蒋丞迷路了,但这人迷路的方式很奇特,每次拐出去了,又都能顺着拐回来,然后继续向前。
接下去他就该出门,去做一件羞耻的事。
“哪什么和哪什么啊?”顾飞笑了起来。
最后看到空无一人还没有散尽味儿的市场时,蒋丞终于停了下来,双手往裤子屁兜里一插,愣了能有十秒才问了一句:“这他妈是菜市场对吧?”
蒋丞冲着地一通狂笑,顾飞跟他边往前走边傻笑了半天,乐完了之后才注意到这条路不是回蒋丞出租屋的路。
“刷了荧光粉?”顾飞笑着问,手在他后背带了一下。
“我的礼物呢?”蒋丞看着他。
“你去哪儿做的?”蒋丞一挑眉毛。
“那我呢?”蒋丞问。
顾飞这一愣让蒋丞觉得自己跟个饥渴的老流氓似的有些不爽:“听不懂吗渣渣,我他妈上网查了一下具体该怎么弄比较不会疼!”
于是最后他用了两个小时,把自己活了18年里攒下的所有耐心都用在了这一个小小的布满了小颗粒的平面里。
“顾飞”小钢球是可以滚动的,“蒋丞”小钢球不知道是用的什么办法,固定在了迷宫的出口,“顾飞”小钢球找到出口时会跟“蒋丞”小钢球撞在一起。
“这么娇弱,”顾飞说,“投三分的时候不是挺有力气的么?”
不堪入目!
他居然能把这么不要脸的一句话!
“王二馅饼后面那条街有一个烘焙工作室,”顾飞说,想想又叹了口气,“我以前带二淼去玩过,她在那儿发脾气砸了人家的秤,我还赔了50块钱,买一个现成的蛋糕才20块。”
“我……”他忍了半天之后转头看着顾飞,“好想笑啊,你介意吗?”
“哎操,”蒋丞往四周看了看,又原地转了两圈,“我操?”
“怪我喽?”顾飞忍着笑。
“用啊,”顾飞从兜里把www•hetushu.com自己的钥匙拿了出来,把这个钥匙扣扣了上去,“正好我没有钥匙扣。”
还好蒋丞虽然认路不行,但观察力还不错,顾飞一听就知道是哪儿了,离得不是太远,但的确挺偏了,以前钢厂的两个幼儿园之一,一个就前面,还有一个因为厂里没人了就拆掉了,就是蒋丞找到的那里。
生日快乐丞哥。
眼前的光一路往前,从点到线地延展着,他在这一瞬间还是感觉到了震撼。
我操!
“是的,”蒋丞把迷宫递到他眼前,手轻轻一晃,“顾飞”小钢球顺着通道穿过两个拐角,叮地一声撞在了“蒋丞”小钢球上,“啵儿了一个。”
“喜欢,”他笑了起来,打开盒盖,看到了一个很精致的小钥匙扣,“怎么做的?”
“什么没完?”顾飞愣了愣。
第二个也用了一个多小时,中途起码有三次他想把模具带豆子一块儿掀了。
“这是……”顾飞看着从十米开外的地方一直往前延伸向前的两条扭着8字的彩色光斑。
“去哪儿?”顾飞问,“你是不是迷路了?”
生日快乐丞哥。
“邪恶的想法,”蒋丞在他颈窝里蹭着,“流氓的想法……非常多,波涛汹涌……”
“拼豆,”蒋丞把钥匙扣拿出来放到他手上,“玩过吗?”
把东西放到收银台上的时候,收银员满脸身经百战仿若不识字的冷漠表情以及用一个白色不透明的塑料袋把东西装起来的时候,他非常感动。
顾飞睁开了眼睛。
蒋丞选手!
蒋丞手里的弹弓发出了嘭地一声,前方领头的一块黄色光斑往前倒了下去。
蒋丞退后了一步,一阵小火花过后地上一个什么东西像开花似地爆开了,一圈小火苗亮起。
“是,”顾飞笑笑,“一会儿给你。”
当然, 也有可能跟他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做过手工有关, 小学的时候做点儿手工都是现成的,按着图案剪一剪粘一粘就完事。
“闭嘴迈腿。”蒋丞说。
顾飞没有一丝停顿地给了他回应。
“生日歌!听不到吗!”蒋丞继续吼。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真巧,”顾飞手摸进他衣服里,在他背上轻轻搓揉着,“我也是这么邪恶和流氓,波涛也很汹涌。”
“那就……”顾飞的手滑到了他腿上,“搞点儿事。”
回到出租屋,已经两点多了,蒋丞看了一眼手机,平时这会儿已经睡着了,但今天却完全没有一丝睡意,只觉得两眼发光,神采奕奕。
“学渣,如果我不说,你大概看不出这是无穷符号吧,”蒋丞在他身边拉开了弹弓,往前瞄准着,“跟着光,去拿你的礼物。”
就这么说了出来!
蒋丞没说话,也盯着他。
蒋丞定了两秒,直起身一扬手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扑到他身上,抓着他的裤腰猛地往下一扯。
“好。”蒋丞点点头。
“什么?”顾飞愣了。
“那些是砖头吗?”俩人一块儿往回走的时候顾飞问了一句。
生日快乐。
“靠,”蒋丞笑了,把纸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一个像披萨盒似的扁盒子,他打开的时候愣了能有十秒,盯着看了半天才抬起头,“迷宫?”
蒋丞听着挺不是滋味儿,但顿了顿又觉得很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