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七章

“我靠?”顾飞乐了,“我是不是还得趴你裤裆上……”
还说傻逼会传染,也不知道是谁传染的谁。
顾飞愣了愣:“没。”
“哦,”蒋丞看了看鸡蛋,又看了看他,最后又往他裤裆那儿瞄了一眼,伸手把其中两个差不多大小的鸡蛋拿到了手里,“是这俩吗?”
“嗯。”蒋丞点了点头。
“还有我的呢。”顾飞说。
“就是这店太远了,我去一趟得下好几天决心,去了就给他们都带点儿,”李炎说,“这次就给你也带了,你尝尝。”
蒋丞顿时觉得无法回答。
“嗯。”蒋丞点了点头。
“很酷。”顾飞发出了非常由衷地赞扬。
“哎呦。”蒋丞吓得往后躲了躲才看清这人是要展示他自己身上从天到地看不到一寸黄色皮肤的刺青。
“你可以咬狠点儿,一次成型,要不咬两次就没法弄了。”顾飞往后仰了仰头。
蒋丞转身回了店里,坐在收银台后边儿拿了手机出来没什么目标地划拉着。
那个牙印文身。
“……这儿。”蒋丞挺想把他的手拍开的,但考虑到人家这是工作需要,只能咬牙过去指了指。
“那来来来来,”顾飞抓着他的手就往自己裤裆那儿挪了过去,小声说,“反正这儿你一天一次……”
“不用了,”蒋丞皱了皱眉,感觉自己跟个不讲理的小朋友似的还得顾飞来哄着他,“我也就是随便一说。”
李炎认识的这个刺青师,逼格很高,有个号称不对外接客的工作室,客人主要靠熟人介绍,之前李炎在后腰上文了个柯基屁股,顾飞看过,效果还不错,柯基屁股的蛋糕感都体现出来了。
“还想吃东西吗?”顾飞说,“一碗凉面不顶饱吧,再吃点儿?”
“要不……”顾飞想了想,“去店里,我给你弄点儿吃的吧。”
其实他对弄个牙印文身并没有什么执念,之所以会想到文身,也就是因为他从来不被允许做任何这类的事情,别说是个文身了,就连潘智送他一个石头挂坠,沈一清也不允许他挂在脖子上,差点儿让他把东西还给潘智。
“你其实是想着以后我们要是分了,在身上留着个我的牙印不怎么合适,”蒋丞看着他,“对吧。”
不过蒋丞倒是已经想好了,坐车去那个工作室的路上,蒋丞和-图-书小声凑到他耳边。
“鸡的呗。”顾飞说。
“我能把可爱这词儿用你身上就已经挺神奇了,”蒋丞说,“知足常乐懂吗?”
“……滚!”蒋丞瞪着他。
“哎操,”蒋丞看着他,“我说了不弄了,没什么意思,我又不是说非得强迫你干什么,本来就是图个……”
“不知道,就知道老板姓陆,”顾飞忍着笑,按了门铃,“一会儿问问。”
“嗯,”蒋丞点了点头,的确是好吃,感觉牙刚碰着就开始掉酥皮儿了,松软可口,“螺旋桨滑翔翼平地托马斯式好吃。”
“哦。”蒋丞差点儿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就是这么容易满足,不需要佐证,不需要逻辑,只需要对方的那一句话,空口无凭也一样能感觉愉悦。
这个工作室在这个小破城市最豪华的新区的一个看上去还挺不错的小区里,电梯直上9层,门上挂着个黑色的木板牌子,上面一个字儿也没有,就仨白点儿。
“我说了,去文牙印!”顾飞手往收银台上一拍,撑着桌面凑到了他眼前,声音压着,带着一股子恶狠狠,“现在是我强迫你。”
“啊?”蒋丞瞪着他,“牙印怎么了?”
“打一架吧。”蒋丞把手机往桌上一扔站了起来,“今儿不打一架过不去了。”
顾飞愿意跟他一块儿弄这种傻逼玩意儿,他当然会很高兴,而真正让他有了食欲的,也就是那句“我没那么想过”。
蒋丞吓了一跳,迅速抽出了手:“滚!”
从进了李保国家开始他就一直觉得自己脑子里乱,出来的时候猛地看到顾飞,整个人都由于过度舒适而有些发晕。
“我操,装什么装,”蒋丞笑了起来,“你身上还有我没碰过的地方么?”
“你俩相互咬吗?”陆老板直接问了一句。
“我只是在琢磨……”顾飞犹豫了一会儿,“会不会有点儿太傻了。”
“我咬了啊?”蒋丞扳着他的肩,左右研究着角度,“就这儿。”
“喊,喊大点儿声,”蒋丞瞪着他,“这一车的人都听见了才算完成任务。”
随便聊了几句之后,李炎就走了,说是约了酒,走之前还加了一句:“你俩继续。”
“我以后再找机会看吧,”李炎啧了一声,“反正夏天m.hetushu.com已经到了。”
“脱吧。”蒋丞抱着胳膊站在顾飞面前。
“没哪么想过?”蒋丞瞅着他,“没想过很傻逼么?”
“信,”顾飞回头,“那你介不介意文身的时候人家捧着我的蛋……”
顾飞笑着把后门带上进了厨房。
“嗯,”顾飞接过袋子看了一眼,“这么多。”
“傻逼就傻逼呗,”蒋丞一挥手,“其实这种傻逼事儿我以前是不会干的,也就……跟你在一块儿吧,被传染了。”
“我操?”蒋丞让他这气势吓得一愣。
弄牙印这个事儿,顾飞决定不再去想了,他甚至决定以后蒋丞不多想的问题,他也不去多想。
“敢啊,”蒋丞手往兜里一插,“算了要不再想想,想个不那么傻逼的方式,牙印这个我也就是有感而发。”
但这个话题他没有再继续下去,一个是文身的确傻,一个是……他连吃了三个榴莲酥之后慢慢冷静下来了。
“要。”蒋丞点头。
“我要能自己咬着我就不找你了。”蒋丞说。
“哦,”李炎应了一声,“你俩病得不轻。”
“这个饼干上回二淼吃得挺带劲的,估计挺喜欢吃,”李炎把车把上挂着的一个袋子拿了下来递给顾飞,“还有点儿别的,她要不爱吃你俩就吃了吧。”
“那我咬你的这个姿势有点儿不怎么文明啊。”顾飞压低声音说。
“谢谢。”蒋丞突然有点儿饿,从袋子里拿出那盒榴莲酥打开直接就吃了一个。
“大腿上,”蒋丞晃了晃腿,“内侧。”
“又不咬你脸,咬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只有咱俩自己能……”蒋丞说了一半又停下了,拧着眉想了半天,最后乐了,“好像是挺傻逼的。”
“嗯。”蒋丞应了一声。
头盔拿下来之后他看清这人是李炎。
“没关系,”蒋丞说,“关键是给做得漂亮些就行。”
“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联系个时间。”顾飞说。
“要不要啊?”顾飞又问。
“你没去过那边吧,我带你俩过去?”李炎问。
顾飞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按到了自己腿上:“矜持点儿。”
“滚!”蒋丞骂了一句,顾飞拿着鸡蛋往厨房里走的时候,他又补了一句,“你信不信我在你蛋上咬个牙印啊!”
“行吧,”蒋丞也夹了俩鸡蛋放http://www•hetushu.com到了他碗里,“这是我的蛋,你慢慢吃。”
“……牙印,”蒋丞回答完之后顿住了,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出这牙印是相互咬出来的,“就是……”
“顾飞,”蒋丞松了嘴,在他耳边低声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就算以后我们没有在一起,我也要在你身上留个记号,甭管谁看了,都得知道这是我的,我们学霸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蒋丞愣了愣,接着就乐得不行,手里的碗都差点儿拿不住了:“哎顾飞有时候你挺可爱的。”
给李炎打电话让他跟刺青师约时间的时候,李炎的反应倒是挺平静的:“你?还有谁?”
一直到进了店里,顾飞去后院厨房准备弄吃的,他才跟过去问了一句:“你其实……”
陆老板大概是见多识广,对于俩男的要相互咬牙印这种事儿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天天都有人在大街上对着咬似的。
“你就别给诊断了,”顾飞说,“给联系好就行。”
“嗯。”顾飞点点头。
“我没那么想过。”顾飞手里抓着鸡蛋也过来了,把鸡蛋一个一个放在收银台上。
“这个蛋谁的?”蒋丞指了指剩下的那一个。
只是……文身不像别的,这是把对方的印记留在自己的身上,就算以后能洗掉,也不可能完全没有痕迹。
“李炎说必须得我亲自给你们做,”陆老板给他俩倒了杯茶,“所以我就没叫助手过来了,不过我一个人做的话,时间会久一些。”
“那玩意儿能洗掉的,”蒋丞说,“你不用担心这个……算了,当我没说,本来也的确是很傻逼。”
“怎么样?”李炎马上问。
虽然看上去很像神经病,但图案什么的都很漂亮精致,艺术感也很强。
“好了,咬吧。”顾飞说。
“嗯。”顾飞笑了笑。
“要不你在我腿上尿一泡得了。”顾飞说。
陆老板穿好衣服:“背后那些是我助手做的,我能够得着的都自己做,你们放心,就你们想做的一个小小的图案,没有问题……你们想好做什么样的图吗?在什么部位?”
顾飞很快地弄了吃了,五个煎鸡蛋,一小盆儿醪糟汤圆,闻着很香。
“懂了。”顾飞认真地点了点头。
蒋丞扳着他的肩一口狠狠地咬在了他锁骨上。
m.hetushu.com“来,这是我的蛋,”顾飞从连在一块儿的鸡蛋里夹了两个出来放到蒋丞碗里,“给你吃。”
现在的确是不知道想吃什么,李保国那边并没有让他有一种解决了什么问题之后该有的轻松感觉,他没什么胃口。
“只是有时候啊?”顾飞看着他。
蒋丞一边吃着一边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之前他跟顾飞之前说的是什么。
“是见不得人的部位吗?”李炎又问。
“你还真敢说,被我传染?”顾飞看着他。
门很快打开了,老板亲自开的门,这个老板看上去比这个到处都用黑色装饰着的工作室要阳光得多。
一个只存在于你过去的短暂的一段时光里,在你身上留下了一个永远的印记,这种事蒋丞大概没去想过。
“对,”顾飞回答,“先我的吧,锁骨上可以做吧?”
顾飞偏过头冲着车窗外面笑了半天,又转头小声问:“那你准备在我身上什么位置咬?要趴裤裆吗?”
顾飞手里拿着几个鸡蛋看着他:“什么?”
“没有。”顾飞很快地回答。
“不。”顾飞很果断地回答。
倒是想着跟顾飞一块儿待一会儿更让他舒坦,只是……顾飞刚才的反应,想想却又让他不是特别舒服。
“那你琢磨这半天?”蒋丞盯着他。
“顾飞,”蒋丞啧了一声,“你是不是觉得我……”
“我就是想在你身上留点儿我的东西,打个记号。”蒋丞说。
有人在对街按了一下喇叭,蒋丞顺着声音看了一眼,一辆摩托掉了个头开到他俩旁边停下了。
“去文牙印,”顾飞打断了他的话,“李炎认识很好的刺青师傅。”
既然蒋丞想咬个牙印,那就咬好了,至于以后会不会洗掉,又能不能洗掉……爱咋咋地吧,反正蒋丞现在不想,他就跟着不想好了。
“现在吧,说饱了又想吃点,但说吃点儿什么,又好像没饿到那个程度想不出来。”蒋丞叹了口气。
“啊——”顾飞喊了一声,非常嘹亮,情真意切一点儿没有进行艺术加工,纯粹就是被疼出来的动静。
“觉得傻逼我真想过,”顾飞说,“但是什么分手了留个你牙印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没想过。”
“这个工作室是叫三饼么?”蒋丞问。
“锁骨,”蒋丞看了看四周,他俩坐在最后一排,没人注意到他们,他用手和*图*书指挑开顾飞的衣领,在他左边锁骨上轻轻点了一下,“就这儿。”
顾飞笑着没说话。
到现在他才回过神来,想了想顾飞的反应。
“……这场面。”顾飞笑了笑,把衣服脱掉了。
没有不愿意,虽然顾飞觉得在对方身上咬个牙印再去文身这种事儿本身有点儿不太像蒋丞能干得出来的,但如果蒋丞愿意,他是没什么所谓的。
“我吃不了五个,”蒋丞看着鸡蛋,“吃这么多蛋白质中毒。”
不过关于他和蒋丞这个傻逼牙印到底要啃在什么部位,顾飞没什么想法,也不是没想法,主要是蒋丞一开始说了是只有他俩才能看到的部位,所以他一琢磨位置,就会忍不住想得有点儿多,老这么起起落落的对身体不好。
顾飞顿了顿才反应过来,笑着眯缝了一下眼睛:“这跟我的大小也不一样啊,说吧丞哥,你是不是把谁跟我记混了?”
“咬哪儿合适?”顾飞问。
“嗯。”顾飞笑笑。
“牙印。”顾飞盯着他。
“这个你们放心,我做刺青都多少年了,”陆老板说着突然走到他俩跟前儿,一扬手把身上的T恤给脱掉了,“你们看。”
“里面有两盒榴莲酥,你们一人一盒,”李炎看了看蒋丞,“你应该没吃过,超级无敌大跟头后空翻侧手翻式好吃。”
“一会儿我给李炎打电话,”顾飞直起身,把收银台上的鸡蛋摆成了一排,“一,二,三,四,五,够吗?”
“蒋丞。”顾飞说。
“那你咬的时候,”陆老板也指着顾飞的锁骨,“往肩这边靠一些,要不印子咬不全,他锁骨挺挑的。”
蒋丞本来觉得没什么胃口,但顾飞突然“强迫”他去弄牙印之后,他又开始感觉到饿了。
也许蒋丞根本就没去考虑过这一点,如果有一天,他们分开了,没在一起了,身上的这个印记该怎么办。
还很人性化地让他俩先到旁边的工作间里准备着。
蒋丞看着他半天没说话,最后没绷住乐了:“我操你大爷顾飞,你是不是有病啊?”
顾飞的反应……顾飞明显地发愣,根本不是他自己说的那样,太傻了?要他真是只觉得太傻,他直接就会怼过来,并不需要发愣。
“可以,就是会有点儿疼,那里皮肤薄,”陆老板伸手过去拉开了顾飞的衣领,回头看着蒋丞,“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