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九章

蒋丞偏过头看着车窗外面,黎雨晴一直推销许萌的时候,他并没有吃醋,倒是有点儿紧张。
蒋丞在一边看着他俩顺利地加上好友,然后潘智刚把手机揣回兜里,立马被许萌拽到了一边。
“也不算吧,算是解决麻烦。”蒋丞说,潘智虽然总被他骂傻逼,但其实人并不傻,一句话就立马能听出不对来。
一帮人都乐了,开始围绕这次期中考试展开了话题。
他给顾飞回了一条。
-哦对
一帮人跟上来之后,顾飞就往路边让了让,听着他们聊天。
尽管潘智知道他的事儿,但他之前也没真的跟哪个男的发生过什么,现在也并不想让潘智知道。
迈出第一步的是他,迈出第二步的也是他,一步一步都是他,但害怕的也是他,一惊一乍的同样是他。
很矛盾。
转回头去的时候又扫了蒋丞一眼。
“嗯,”顾飞应着,又小声说了一句,“晚安。”
“有,”顾飞说,“九日那儿肯定存了。”
顾飞转过头,正好蒋丞也转头看他,他眯缝了一下眼睛。
那边顾飞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潘智非常愉快地笑了起来,又继续聊下去了。
“走。”蒋丞招呼了一声,装着过来扶了一下车把,飞快地在他手上蹭了蹭。
蒋丞继续沉默着,他以前也差不多就这样,除了跟潘智待一块儿的时候话多点儿,跟别的同学关系虽然不差,但也找不着太多可说的内容。
“你给他打的?”蒋丞笑了起来,“他平时话也没这么多,出来玩了兴奋。”
他突然想起了之前顾飞问的那句话,你是想跟我谈恋爱,还是跟我谈个恋爱?
“行了,”蒋丞打断他,拍了拍他的肩,“我知道你意思。”
这小半年以来,这种围绕考试和名次的聊天儿,已经变得很陌生,四中没有这种氛围,能围绕考试进行下去的讨论大概只有作弊。
“好嘞,”顾飞扒拉了一下车把上的铃,一帮人都转头看了过来,他挥了挥手,指了指前面的路口,“我往那边走了。”
爷爷这个称呼一般都用在私下交流或者比较激动的语境之下,丞儿就是他的日常称呼……这个其实没什么,但如果顾飞像“他为什么睡床不睡沙发他为什么要睡沙发不住酒店”那样胡搅蛮缠,他还真的会无言以对。
蒋丞趁潘智调整肩上的包偏过的时候飞快地回头扫了一眼,远远的灯柱下顾飞腿撑着地跨在自行车上的身影很模糊,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你们这儿早上还挺凉的呢。”许萌没话找话地跟顾飞说了一句。
“什么啊?”黎雨晴看着潘智。
“那明天见!”潘智说,“明天我们叫了车过去接你。”
又整理了一下情绪,才继续看了下去。
“啊,”蒋丞应了一声,“傻逼。”
“没事儿。”m•hetushu•com顾飞偏过头冲她笑了笑。
“是吧!”潘智在他旁边说了一句,“我差点儿没笑死,差点儿上一半课又被赶出去……”
蒋丞没关卧室门,俩人都躺下了之后,一边跟顾飞发着消息,一边一里一外地又聊了半个多小时。
“哎,上回你们球赛,有没有视频?”潘智又问,“发给我看看啊,现在没机会一块儿打球了,好歹看看也行。”
“不是,你就看发型啊?”蒋丞笑了。
“你现在考试抄谁的。”蒋丞笑了笑,摸了根烟出来点上了。
虽然顾飞肯定不会说自己有男朋友,但他也不愿意听到顾飞说自己有女朋友……但什么也不说他也不爽。
车一开动,黎雨晴就笑了起来:“是不是萌萌吓着你了啊?顾飞。”
“差不多,看去哪儿了,爬山的话就有点儿晚。”顾飞说。
“楼下往右吗?”潘智在客厅里说着话,“那就是我们从你家店那儿过来的方向对吧?”
蒋丞笑了起来:“傻逼。”
这个班主任也挺不错了,顾飞慢慢划拉着往前,跟老徐说不定能有一拼……丞儿?
蒋丞听着听着突然就觉得有些发慌。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司机都笑了半天。
“我还有一句话要说。”潘智说。
“走吧,”顾飞拿过旁边的自行车跨了上去,把打着夹板的腿放在车蹬子上,另一条腿在地上划拉了一下,“没多远。”
炸年糕的店旁边还有不少小店,一帮人坐下来之后,俩女生就出去扫荡了一圈,买了一堆烤翅烤串儿还有饮料的回来。
“啊?真的啊?”黎雨晴叹了口气,想想又小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
他看了一眼蒋丞,蒋丞也正往他这边看着,目光对上之后,蒋丞走到了他旁边:“一会儿到家给我发消息。”
顾飞看了他一眼,想说你最好三点就起来出门。
-要抱抱
“丞儿?”顾飞也压着声音。
“方便。”顾飞说。
-要亲亲
蒋丞的话依旧很少,大部分时间就那么靠在椅子里看着几个同学说,顾飞看着他连表情都不太有只带着天生不屑的那张脸,这是最初的蒋丞。
WTF???
“没有呀。”顾飞说。
“嗯,”顾飞点了点头,“炸年糕吧。”
操?
“管他呢,”李松说,“反正他不欻欻,也轮不上你欻欻啊,劳那个神呢。”
如果不是又看到了这样的蒋丞,他几乎已经无法想象蒋丞是因为跟收养家庭关系恶化到无法缓解而被退养回来的了。
亲爱的蒋丞同学你好。
“那个顾飞,”潘智把包的带子整理好之后又继续问了一句,“是不是惹什么麻烦了?”
“哎?他起来了,”潘智一抬眼看到他,“哦……好的,丞儿,顾飞要跟你说话。”
“明天可能起不了太早和_图_书,”潘智看了看手机,又看着顾飞问了一句,“十点之前起床去玩应该也差不多吧?”
“现在牛小阳是真牛起来了,满脸阳光了,”潘智一边吃着烤翅一边说,“哎哟蒋丞一走,他可算能挤进前三了,那脸,自带光源了,每天欻欻闪。”
他并不知道潘智在说什么,反正这个回答用在他和潘智之间是万能的。
一别已经快半年了,为师甚为想念。
“那不一样,”潘智说,“你等着吧,我回去了就得跟他说,他得给丞儿写感谢信,特诚恳的那种,再带一挂鞭。”
“不知道,”蒋丞转头问顾飞,“有吗?”
“我该如何回答?”蒋丞斜了他一眼。
老袁的这封信并不长,主要内容还是安慰和鼓励,跟他平时的语气很像,不知道为什么蒋丞看到一半突然有点儿想哭。
“嗯。”顾飞应了一声。
“你加我吧。”顾飞在手机上按了两下,屏幕对着潘智。
“先去鬼屋嘛,”黎雨晴说,“我一直想玩鬼屋呢。”
蒋丞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出来瞅了一眼,是顾飞发来的消息。
蒋丞瞪大了眼睛刚想说又他妈炸年糕这两天尽吃炸年糕了,嘴还没张开,潘智在身后说了一句:“哎不错,炸年糕我挺久没吃了。”
主要是讨论了一下一个月内给潘智写了四封情书的黎雨晴同学。
“她不是我的菜,”顾飞一边玩手机一边说了一句,“真不是,差了十万八千多里。”
为什么你叫他潘智他叫你丞儿?
出了店门,顾飞依旧是跨着自行车慢慢划拉着往前走。
顾飞迅速竖起拇指,在蒋丞的手收回去的时候,在他手心里划了一下。
潘智随身的换洗衣服都带着没放酒店,这会儿就跟蒋丞直接往出租房那边走了,另外几个说好明天的时间之后就自己回酒店了。
“咱俩是哥们儿,”潘智说,“一直都是,你可别忘了我。”
顾飞把腿往桌下伸了伸,轻轻在蒋丞鞋上踩了踩。
前面50米就是路口,从那里左拐再50米,他就该拐另一条路回家了。
蒋丞笑着把信叠好,放回了信封里,然后塞到了枕头下面,闭上了眼睛。
“行,”潘智笑了起来,“正好我周记还没写……”
WTF.jpg
“晚安。”蒋丞小声说。
潘智叫他就俩称呼,丞儿,爷爷。
-么么哒
蒋丞勾了一下嘴角,潘智就坐在他边儿上,面对这个非常了解他的铁瓷,他不敢有什么太明显的举动。
顾飞笑了起来:“他睡沙发,别忘了。”
“好,”潘智立马掏出手机对着屏幕扫了码,把顾飞的好友给加上了,“这是你号?很……萌嘛。”
-亲过了
蒋丞的几个同学,男生没有特别帅,女生也没有特别漂亮,但就像顾飞第一眼看到蒋丞时的感觉,这些和-图-书人一看就不是这儿的。
第一句他就差点儿笑出声来。
“不要有被谁放弃了的想法,只有自己放弃了,才是真的放弃了,你自己抓着不放,就什么都没有变……”
“你要答应么?”蒋丞问。
蒋丞猛地反应过来顾飞的重点之后,先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想想又很想笑。
“我不是说你朋友怎么……”潘智想想又想解释。
一路坐车过来,又兴奋地聊了差不多俩小时,这帮人终于困了,潘智去结了账,喊着要回去睡觉。
“你这哥们儿话真多啊,”顾飞劈头就感叹了一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结束话题了……”
蒋丞脸上的表情都绷不住了,笑得差点儿喷出鼻涕来。
“我同学,潘智你见过的,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了,”蒋丞走到他面前,把几个同学给他介绍了一下,“找个地儿吃点儿东西?”
“你大爷顾飞你满五岁了吗?”蒋丞继续压着声音。
“你的脾气要改,学会控制,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换了环境对你是有好处的,起码你的脾气不再是有恃无恐,‘陌生’会让你学会收敛和控制……”
“不会,”蒋丞看了看他,“你永远是我孙子。”
这是现在的蒋丞,不,这是跟他在一起的蒋丞。
早上蒋丞是被潘智打电话的声音吵醒的,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没到九点,离约好的十点有点儿远。
因为他平时管潘智就叫潘智。
“那我就知道了,”潘智说,“要不你过来一块儿吃?蒋丞还没起呢……我可不敢叫他,这人就靠起床气就能杀人,我领教过一次,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
蒋丞本来还有些迷糊,听到这句话顿时清醒了,这是在跟顾飞打电话?
跟潘智又扯了几句后,潘智没了声音,应该是睡着了,他放下手机,从旁边的外套里拿出了老袁的信。
他拧了拧眉,被“男朋友”冲昏了的脑子现在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根本没想明白顾飞这个问题的意思。
啧。
“我操?”蒋丞顿时有些不能忍,潘智现在是不会给告诉那个许萌,但回去了之后……或者没准儿都等不到回去,许萌自己来要了呢,本来不提这茬儿人都不一定能想得起来,现在人来要的话,一个微信号都不给,也说不过去吧。
“鬼屋的话时间就来得及,”顾飞说,“还可以在公园里玩一下,有个什么古塔……我们小学每学期都去那儿参观然后写作文。”
顾飞拿出手机低头开始玩。
蒋丞有些茫然地冲他一歪头,他也一歪头,做了个口型。
“操。”他揉了揉鼻子。
“你给我发。”顾飞说。
“她人挺好的,就是二乎乎的,但是很可爱的。”黎雨晴又笑着说。
蒋丞躺床上听了一会儿,起身下了床,别的不说,潘智这个自来熟hetushu.com的技能简直能立于天地之间,再无第二人能与之并肩。
就像李炎说的,你跟你的同龄人都他妈有代沟了,看你同学都跟看儿子似的。
蒋丞接过潘智递过来的手机,走进了厕所:“喂?”
他怕顾飞被问急了会说出什么话来。
蒋丞忍着笑把手机放回兜里。
“潘智把你做的卷子给我看了,我觉得你目前没有退步,这很让我惊喜,说明你有着非凡的适应和自控能力(非凡二字可能我是夸得有些厉害了),的确是一块金子……”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句话其实没有什么用,但是金子的确是很亮的可以发光,所以现在这句话有一半对你是有用的,不要把自己埋掉……”
说实话,顾飞第一眼吸引他的,也就是脸……还有腿。
“好香啊,”许萌说,“本来没什么感觉,闻着味儿就觉得好饿。”
“记着呢,”蒋丞说,“微信好友不能乱加,别忘了。”
潘智对于明明有一张双人床却被安排到了沙发上枕着一卷毛巾被睡觉并没有任何疑义,这就是蒋丞跟他关系好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潘智心大,也懒,就这种事,他根本想不起来问,也懒得问。
“他的腿出了这片儿就好了。”蒋丞说。
那种自身带着的属于大城市里普通高中生的气息,跟四周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同。
蒋丞没说话,想了想顾飞。
顾飞坐在桌边,低头玩着手机,他跟蒋丞的这些同学没什么共同语言,这些人跟蒋丞一样,很干净,聊的话题哪怕是谁跟谁好上了,听起来也都天真烂漫得很。
“我想了想,决定收回我之前的话。”潘智说。
好容易几个人吃完了说要出发,顾飞立马第一时间就站了起来,连瘸都忘了装,蒋丞在他腿上戳了一下,他才又伸手扶住了旁边的树。
“我现在自力更生了,”潘智叹了口气,“期中考成绩一出来,我爸把我抽得我妈都不认识了。”
“这么坚强,”蒋丞叹了口气,“说吧。”
“丞儿,”潘智犹豫了一下,“你自己小心点儿啊,别被牵扯了。”
住酒店的那几位估计是头天晚上尽聊天儿了,他们三个早点都吃完了又在早点摊上等了二十分钟,那几位才打着哈欠过来了。
“对了丞儿,他给你的信,”潘智在说到他们班主任的时候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差点儿忘了。”
“他估计是起早了没事儿干,就问我起没起,去哪儿吃早点,然后他听不明白,就要了号码打过来了,”顾飞说,“结果聊了十几分钟。”
老徐给的卷子只做了两套,放假这两天估计没有时间做了,只能等潘智他们回去……
蒋丞没忍住乐了。
“就这儿,”潘智指了指自己嘴角,“就这儿点一个。”
“明天你朋友能去吗?”潘智边走边和-图-书说,“他腿那样,还让人陪着玩,是不是不太好?”
“你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哦?”黎雨晴又问。
“嗯,”顾飞看了看他几个同学,“一会儿你就跟潘智回家了哈?”
“不行不行,”潘智小声说,“不行不行……自己要去。”
“我有数。”蒋丞说。
“嗯。”蒋丞接过来塞进了自己兜里。
-丞丞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你去点个痣吧要不。”潘智说了一句。
蒋丞又看了顾飞一眼,顾飞正低头点烟,感觉到他目光之后又偏过头,继续是一个无声的口型。
最后的落款是你永远的班主任,老袁。
不过蒋丞还是不一样的,蒋丞比潘智他们明显要成熟一些,所以他俩之间没有沟,如果非要说有,那也不是这些沟。
“嗯。”顾飞应了一声。
蒋丞话不多,基本都是潘智和那几个同学在说,主要是汇报开学以来学校的各种八卦,顾飞跟在一边听着。
几个人在桌子旁边坐下了,许萌挨着顾飞坐下的时候蒋丞顿时就有些后悔自己坐在了顾飞和潘智中间。
-抱抱
这边儿出租车少,好容易叫了两辆车过来,顾飞以堪比公交车上抢座的老头儿还利索的身手钻进了车里,坐在了副驾驶上。
蒋丞转过头看着他,眼睛微微弯了一下,然后又把脸转回去,看着几个聊得狂笑不止的同学。
“日谁?”潘智问了一句,马上又转移了重点,“给我发一份吧?”
“现在已经五月了。”顾飞说。
许萌有些不好意思地捂着嘴笑了起来。
“可以啊,炸年糕吧,糖水年糕也好吃啊。”黎雨晴马上也说。
他转头瞪着顾飞,压着声音:“What the FUCK?”
“你腿方便吗?”潘智问了一句。
顾飞的这个回答让他安心,却又有点儿说不上来的感觉,他怕顾飞看出他心里的那点胆怯。
顾飞很快又发了一条过来。
“没。”顾飞告诉了司机去哪儿之后在前面继续低头玩着手机。
蒋丞忍着笑坐到了后面,旁边坐了潘智和黎雨晴,许萌跟胡枫李松坐到了后面的车里。
黎雨晴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哎你真是的!你才媒婆呢!”
“赶紧吃了出发,”潘智说,“去晚了人肯定多,还得排队。”
“你别吃早点了,”蒋丞笑着说,“一会儿我们过去一块儿吃吧。”
第二句他还是笑出了声。
现在的话题,他听着有些怅然。
“没呢,先普通朋友处着啊,”潘智说,“我不喜欢她那个蘑菇头,长长点儿了我再感受一下。”
“好,”蒋丞应了一声,“那你也还是得发。”
“并不是就看发型,”潘智一本正经的,“还看脸和身材,我们这个年纪,就是这么浅薄,她看我也差不多就是看脸,大家都一样。”
“啊?”潘智愣了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