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七章

他看着蒋丞的侧脸,有一瞬间他觉得这个样子的蒋丞,简直帅到了人神共愤。
进了教室,蒋丞就发现平时懒散的这些人,在期中考试的时候还是会表现出些许紧张的。
政治不太好抄,那边王旭和周敬把选择题抄完了之后,放弃了继续抄简答题,相比辩认他的字,估计想办法在抽屉里袖口里裤腰上各种翻答案要更容易一些。
他经常会想入非非,某个明星,某张不知道在哪儿看的小黄图,某个小黄片儿里的片段……顾飞这种明确的而且就在身边的目标还是第一次,无论怎么说,他都还是会有罪恶感。
他一交卷,一帮写不出来又抄无可抄的还有顾飞这种已经胡编完毕的也一块儿都交了卷。
“徐总。”他叫了老徐一声。
“哦。”蒋丞继续应着。
“挺好的,题又不难。”蒋丞说。
不过比起以前还是要强很多,班上成绩好点儿的都坐前头,他们后边儿这伙人连抄都不知道该抄谁的。
“别操心我了,”顾飞的腿在桌下轻轻碰了碰他的腿,“我就混个毕业证。”
“你们猜猜是谁?是哪三科?”老徐激动地卖着关子,但这个关子都没给人多留点儿机会猜测,他就马上公布了答案,“蒋丞同学!数学!英语!地理!全都是满分!”
学霸真是一种奇妙的生物……
“成吧,”蒋丞坐到台阶上,“少年羞涩了啊。”
四周依然安静,一个平时上课只能听见嗡嗡声的班,这会儿居然听到了笔和纸摩擦出来的沙沙声,简直有种奇妙的违和感。
“刚随便吃了点儿,”蒋丞说,“你要说你过来,我就等你一块儿吃了。”
离得不远的教室还没考完试,监考老师出来指着他们,他们只得往厕所那边又挪了挪,坐到了厕所门口的石桌边。
老徐还在讲台上激动着,顾飞也趴到桌上,看着蒋丞:“排名应该也差不多出来了,一会儿去问问?”
“回去早点儿睡吧,你这感冒明天别考一半就困了。”顾飞说。
俩人一块儿骑着车慢吞吞地晃回了出租房,顾飞没有再上楼,把东西从车上拿下来给他:“再迷路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告诉你怎么走。”
“哎。”蒋丞大概还是不习惯被人这么盯着,趴在桌上叹了口气。
不过相比学霸要写800字的作文来说,顾飞钻空子的诗就快多了,他随便扯了几行似是而非的句子就算齐活儿了,这样答完的卷子也不需要检查,要检查也就是重新抓阄,三局两胜。
“我操!”周敬回过头猛地撞了一下桌子,“蒋丞!你牛逼啊!你很牛逼啊!”
“不了,”顾飞说,“你们抄了及个格什么的好交差,我又不需要向谁交差。”
刚把顾飞的名字点出来,就听到旁边有人吹了声口哨,他转过头,有些吃惊地发现顾飞居然就在旁边,跨在车上,一条腿撑着地。
桌子都已经被拉开,虽然隔得不远,但看上去还是单人单座了。
“一会儿各科老师上课的时候肯定也会说,但是我抢先一步了,”老徐挥了挥胳膊,“这次我们班有三个满分!”
走到厕所旁边没人的地方,他掏了烟出来,看了一眼蒋丞,蒋丞摇了摇头,他点上了烟叼着。
和_图_书“哦,”顾飞说,“我也是,我无论大考小考,前一年都主要是睡觉。”
那边王旭一看就急了,压着嗓子:“别急!”
“应该吧。”蒋丞本来想说这才刚考了一科,但是在四中……他还真是可以得瑟一把。
“你给老子闭嘴。”蒋丞又一通乐。
还有半小时结束的时候,下笔如神的蒋丞学霸把作文也写完了,似乎也没有检查,看了看四周,想直接交卷了。
“我靠你真不要脸啊,”蒋丞跟着他,小声说,“是不是只要不限文体你就写诗?”
“不是,”蒋丞拧着眉,“你混个毕业证你不如去上个什么技校中专的,那个证不比四中这种破普高的强么?”
愣了一会儿之后他转过头,跟顾飞眼神对上之后用口型问了一句:“写完了?”
蒋学霸的笔一直没停过,基本上是一边看题一边就答了,题目长一些的他停顿的时间也不算太长,如果说平时上课蒋丞的学霸样子还不算太鲜明,这会儿考试的时候就是真的能看出来了。
作文不限文体,如果诗歌的话还不受800字限制,他打算钻这个空子,能少写就少写。
“晚安。”蒋丞把车推到楼梯间锁在了栏杆上,拎着东西上了楼。
政治考试比较烦,虽然选择题蒙起来还算轻松,但简答题很要命,顾飞什么也写不出来,只是习惯性要把空都填满,简答题怎么也得混个三四行字……这就比较有挑战性了,对胡编乱造的技术要求很高。
哭过了,流氓耍过了……虽然这事儿不能细想,肚子也填饱了,东西也买齐了,走出年糕小店的时候,蒋丞打了个嗝,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
不过一大清早老徐冲进教室的时候,满脸的激动又还是让他有些意外,顾飞看着老徐,如果只是跟易静的成绩差不多,老徐应该不会激动成这样。
“你们的题太简单了。”蒋丞这两天说了起码三次。
“你歌词写得挺有感觉的,”蒋丞说,“真不念两句让我听听吗?”
“你太有才了,”蒋丞啧了两声,“写的什么,念两句听听?”
一提这个,老徐顿时又高兴了起来,站起来走到办公室里面的空办公桌前,冲他招了招手:“你来看。”
四中的考试时间跟以前不太一样,明天一早考两科,语文和政治,他叹了口气,这时间安排如此紧凑,简直不像四中打个篮球赛都要把决赛留到考试之后的拖拉作风……
“有病。”蒋丞说。
一帮人顿时笑成了一团。
“蒋丞。”左边有人叫了他一声。
顾飞起身拿了卷子上去交了,走出了教室下了楼,一会儿还有考试,他得先出来活动一下,上课四十分钟他坐着都烦,考试愣这么长时间难受。
“不看书,但是要睡觉,”蒋丞说,“我考试前两天都不看,主要是睡觉,无论大考小考都这样。”
平时这会儿他就交卷了,但今天他却没有动,旁边的蒋丞还在写作文,他想看看。
“够意思,大方!”王旭冲他抱了抱拳,“这回我及格没问题了,估计还能再往上点儿。”
“同学们!同学们!”老徐站在讲台上,“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回吧,”顾飞看了看http://m.hetushu•com手机上的时间,“你是不是还要看看书?”
“你怎么来了?”老徐看着他,顺手从桌上拿了瓶红牛给他,“给你喝吧,刚鲁老师一人发了一瓶,太甜了。”
这半个学期以来他一直过得迷迷糊糊,虽然听课没什么听不懂的,作业也没有做不出来的,现在却开始有些担心。
下了课之后顾飞就起身出去了,直接跟老徐前后脚进了办公室。
“写完了也别反着放知道吗?”王旭又说。
出了老徐办公室,顾飞就低头打开了四中的贴吧,用小号发了个贴子,带上了刚才拍的那张照片。
发烫的热水顺着脸和脖子,划过身体,他闭上眼睛撑着墙,全身慢慢地放松了。
“啊。”蒋丞应了一声。
“我就知道你没问题,”老徐眼睛都亮了,“这次可以踩2班了,每次都是他们班那个小姑娘跟易静来回争第一,这次你应该没问题了!”
大家边吃边聊正热闹的时候,他往顾飞身边靠了靠,低声问:“你期末考能及格吗?”
“作文呢?”老徐又问。
“你还关心这个呢?前一百名,又没有你,正数倒数都没有你。”老徐说。
虽然这种情况下会想起顾飞和跟顾飞干的那些事儿也并不奇怪,但多少还是会有些别扭。
“文体不限的话很好写啊。”蒋丞回答。
回了卧室,把门关好,他把今天买的被子枕头都弄好了,本来觉得新买的被套床单什么的应该洗洗再换,站在床边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放弃,老爷们儿就不讲究这些了。
“大飞那边你不用管,他考试从来不作弊,你管我就行了,”王旭依然是一脸严肃,“我还要负责往外传的。”
他觉得自己的安排非常完美,拿过答题卡开始写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状态跟旁边的那位学霸差不多。
“年级排名出来了没?”顾飞接过红牛,问了一句。
班上的人一块儿懒洋洋地给鼓了个掌。
“吃过了?”顾飞问。
答题卡和卷子蒋丞就放在桌角,那边的王旭正疯狂地抄着,但有些填空题他还得伸长脖子,样子挺艰辛的,周敬也不轻松,就蒋丞那个字儿,正着看都看不懂,倒着看简直跟天书不相上下了。
这回不再是因为顾飞,而是因为明天的考试。
大概是已经无人可抄,王旭那帮人也提前交了卷,下了楼先是东张西望,看到顾飞和蒋丞之后就全都过来了。
“嗯,”顾飞笑了,“写三回了,第一次判卷的时候老徐他们还讨论来着,该给多少分。”
接下去是政治,还有十分钟进考场的时候,老徐带着小风跑了过来:“蒋丞!”
“我很平静地去问一下。”顾飞往嘴里塞了颗糖。
顾飞点点头。
“嗯,”蒋丞点点头,“老师就站王旭边儿上了,我估计他也抄得差不多了,就交了……你刚写的是歌词还是诗啊?”
“你激动个屁啊。”蒋丞说。
“没事儿,”顾飞笑着说,“我也吃过了,是想着你要没吃,我就等你吃完的。”
“我每次都因为字儿太难看了被扣分。”蒋丞说。
顾飞一边掏手机一边走了过去。
“我靠,”蒋丞震惊地看了看时间,“你几点来的?”
“你要看和-图-书答案就自己看,你考试的时候敢这么叫我名字我马上举报你作弊。”蒋丞指着他。
他又翻到作文题那儿看了看。
本来考前他是不碰书的,这会儿却坐了起来,从书包里掏出了笔记翻开了。
季羡林先生说过:“每个人都争取一个完满的人生。然而,自古及今,海内海外,一个百分之百的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所以我说,不完满才是人生。”
顾飞把第一遍眼熟的过完,开始对着选择题抓阄的时候,那边蒋丞的卷子已经翻页了。
中午一帮人都没回家,王旭不知道是不是上午抄爽了,一直很兴奋,非拽着一帮人去吃馅饼。
一帮人立马又乐成了傻子,监考老师再次冲出来,把他们赶到了操场边儿上站着。
他上了床,关上灯之后瞪着眼好半天都没有睡意。
左边的王旭什么状态他不打算看,因为不用转头他都已经感觉到了王旭炽热的目光,以及余光里他往这边偏着的脸。
蒋丞先是一愣,然后转头冲着卷子开始笑。
“我靠——”这回班上一下炸了锅,全喊了起来。
四周的人前所未有的安静,安静得都让蒋丞有些不习惯了。
“这个破诗就是凑合事儿,”顾飞说,“以后有空了再写了什么新的歌词再让你看吧。”
蒋丞看了一眼时间,闹钟还没有响,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他的生物钟在关键时刻还挺靠得住。
“哦。”蒋丞应了一声。
“太神奇了。”蒋丞笑了起来,心情突然变得非常好,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顾飞笑容的时候就觉得很……亲近,也许是因为俩人干了些什么,虽然谁都不会提起,却毕竟是有过不纯洁关系的同桌……
不过冲了没多大一会儿他就关掉了水,迅速地擦了水,走出了浴室。
没过几分钟,蒋丞也下了楼,他有些意外:“你交卷了?”
靠。
“不问,”蒋丞说,“这有什么可问的,说真的,一个期中考试而已,而且你们的题真的简单,我原来地理从来都没拿过满分。”
特别是有一题14分的居然是让结合四中的各种文化活动聊聊加强校园文化建设的意义……顾飞往蒋丞那边瞅了瞅,此学霸依然跟语文考试时一样的状态,下笔如飞,丑字唰唰地就一排了。
这个消息的确是有些让人吃惊,班上的人顿时一阵议论,不少人的目光都聚到了蒋丞身上。
蒋丞没忍住笑,俩人一通狂笑,他差点儿把鼻涕给笑出来了,赶紧掏了纸巾出来按着鼻子:“操。”
“你再喊大声点儿,你妈就会过来把你做成馅儿。”顾飞说。
“这个说来话长,”顾飞笑了笑,“以后有时间再跟你慢慢说。”
“嗯?”蒋丞看着他。
“你真不抄啊?”王旭压低声音。
“嗯。”蒋丞点了根烟,把旁边的窗户推开了一点儿,每次考完试他都不是太有食欲。
“下午数学,”王旭一边吃馅饼一边说,“靠你了,学霸!”
他把卷子翻回前面,安心地开始做题。
“……我已经知道怎么走了。”蒋丞说。
“斌啊,”王旭掏了五十块钱出来给了卢晓斌,“去买点儿吃的喝的,给咱学霸补补精神。”
“行。”卢晓斌接了钱立马就往小卖部那边跑www.hetushu.com着过去了。
“我一直就没想明白,”王旭说,“为什么要在厕所门口修一套桌椅?”
顾飞把现代文阅读的小文章看完了,可惜不是小故事,讲的建筑的理性精神……看着没什么意思。
顾飞的态度让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环境不同,就连潘智那种不靠谱的,期末考的时候都会咬牙摆个架式复习几天,顾飞这种完全放弃的样子,让他莫名其妙就有点儿着急。
蒋丞最后笑得咳了起来,才总算是止住了笑。
“那我去问。”顾飞说。
桌上放着一张很大的红纸,老徐毛笔字写得好,每年的年级排名都是他写的,然后贴出去,算是学校“文化建设”的一部分。
虽然推开房门,跟李保国那里一样,屋里空无一人,但感觉上已经完全不同了,他不用再去管李保国那些烦心事,不用再替他一次次还钱,也不用再听他的咳嗽和大着嗓门儿的怒吼,更不用担心房门被突然打开。
“感觉怎么样?”老徐问。
顾飞看了他一眼笑了:“差不多吧,我运气一直还可以,抓阄也能抓个差不多了。”
可是急什么呢,顾飞家里没有等着看他成绩如何的家长,似乎也没有非得有个好成绩上个好大学的理由……
然后把作文竖起来让他看了看。
蒋丞把热水器的水温调到有些烫手,从头到脚地冲着,这里还有热水洗澡,不需要像李保国家那样每天都得用桶接热水……他都没见过李保国洗澡,也许都是去澡堂子吧。
蒋丞叹了口气,对着卷子开始发呆。
笑得很挣扎,要笑,还不能有声音,还得用纸巾按着鼻子以免把鼻涕笑出来,顾飞本来不想笑,纯粹是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
“我靠我从来没有考得这么好过!”周敬很感慨,“不过不是我说,蒋丞你那个字儿啊……真是防抄神器,还好我眼神儿好经验足,你说老师判卷子的时候会不会因为看不懂你写的什么鬼给你扣分儿啊?”
“第一是蒋丞吧?”顾飞笑着问。
顾飞一眼就看到了第一个名字,蒋丞。
“哎!好好好好……”周敬愣了愣之后笑得脸上都成花园了,“够朋友。”
他把卷子翻回去,打算第一遍先把眼熟的能差不多猜个答案的写上,然后再开始抓阄,抓阄完了之后再胡乱把空着的位置填上字儿,最后再凑个作文。
“别,”顾飞说,“你那个字,睁眼写都认不明白,闭眼写……”
“哦。”蒋丞应了一声没再说话,突然觉得有些发闷,说不清是真的闷还是心里闷。
《刚才路过办公室无意中看到。。。。办公室偷拍.avi》-帅炸苍穹
他一坐下,周敬就回过了头:“蒋丞,蒋丞……”
“这有什么,”蒋丞看了一眼拿了一兜零食和饮料回来的卢晓斌,“还有人在厕所门口的桌椅上吃东西呢。”
到路口的时候他又停下了,不知道还需不需要叫上顾飞一块儿,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他掏出了手机准备拨号。
两天的期中考试很紧凑地考完了,按顾飞的观察以及蒋丞自己毫无掩饰的得瑟,他差不多能估计出蒋丞的成绩,易静年级第一的竞争对手又会多一个了。
“牛逼啊!”周敬又说了一句,转回hetushu.com身坐好了,想想又回过头,“牛逼啊!”
“太美了我都不好意思念。”顾飞说。
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早上醒的时候书已经被扔到了地上,人在被子里团得好好的。
“考试的时候我坐这儿,”王旭一本正经地回答,“手别挡着答题卡,知道么?”
“坐好。”顾飞看了周敬一眼。
租房这边的早点跟李保国家那边差不多,他在路边小摊买了碗豆腐脑和俩油饼吃了,骑着车准备去学校。
监考老师是高三的,非常威严的一个中年眼镜女,进了教室把卷子一放,先盯着教室里的人从左到右从右到左再前前后后都看了一遍,然后清了清嗓子,把考场纪律念了一遍。
顾飞这话别人都没什么感觉,蒋丞听了却突然有点儿不是滋味儿。
“诗啊。”顾飞说着,慢慢往教工厕所那边走。
蒋丞转过头,发现王旭居然坐在了他左边的位置上:“你坐这儿?”
俩监考老师挺严格的,一前一后地不停交换着位置,从前面周敬身体的扭动频率来看,蒋丞判断他的内心现在应该很焦灼。
“不会,”蒋丞摆摆手,“我闭眼也能写出来。”
一路到学校都很消停,没有碰到动物园那俩,估计是因为已经约了架……不,约了球,所以要保持最后一点儿风度吧。
以前在学校,他每一次放松,都会直接影响成绩,现在四中这样的环境,身边连一个认真听课的人都快找不着了,就算考卷难度肯定比以前的要低,他却还是有点儿担心自己的成绩。
在他开始填字儿的时候,蒋丞开始写作文。
炸年糕的确挺好吃,在寻找不起眼但很好吃的食物这方面,蒋丞觉得顾飞的技能点是点满了的。
“……知道了。”蒋丞点头,又转过头往顾飞那边看了看,顾飞正在玩手机,转头跟他对视了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他往顾飞那边看了一眼,顾飞还没有开始做题,而是盯着现代文阅读那一页看得津津有味。
相比之下还是潘智冷静,从来都是不急不慢地先胡乱答着,等他做完了之后再统一改正……
蒋丞的字儿虽然奇丑无比,不过写得还挺快的,就跟他脱稿念检讨一样,唰唰地一行行就上去了。
这次蒋丞依旧是提前交卷,顾飞觉得这小子装逼大概是常态,他闲得无聊的时候观察了一下,蒋丞跟易静差不多时间写完的,但易静还在反复检查修改的时候,蒋丞已经交卷出去了。
“早啊学霸。”顾飞冲他挥挥手。
蒋丞轻轻叹了口气,这个作文题简直太简单,特别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别说800字,8000字也不在话下。
“晚安。”顾飞笑着说。
“大飞,你真不抄点儿么?”王旭又问顾飞,“简直是不抄白不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够意思的学霸啊!”
“蒋丞啊?”他迅速拿起手机对着纸按了快门,然后转身出了办公室,“徐总你接着写吧。”
“刚到五分钟,”顾飞说,“考试我从来不迟到的。”
卷子发下来之后,蒋丞先拿着卷子大致扫了一遍,发现四中的考卷难度果然跟四中的整体风格比较统一,起码这份卷子对于他来说,挺简单。
根据自己的理解,联系实际,自定立义,自选文体,自拟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