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九章

但是故意犯规他并不是太赞成,只是这会儿跟顾飞没法多说,只能先打着。
“……你好。”蒋丞对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对着脸连拍感觉非常不爽,有点儿想抢下相机看看自己被拍成了什么鬼样子。
这个速度不错。
卢晓斌没说话,转脸看别地儿去了。
顾飞往油脸那边看了一眼:“……是。”
旁边顾飞突然呛了一下,偏开头咳了半天。
一个一看就是文艺青年还长了满脸痘的男生和一个一看就是校园小喇叭个子小得站人跟前儿都能偷拍的女生马上挤了过来。
不过野猪头不是新手,没有直接冲撞过来,倒是比较自信地在面对两个身高跟他差不多的对方队员时依旧选择了投篮。
“蒋丞同学,”刘校长笑着拍了拍蒋丞的肩,“不错,我看你们打球了,打得真不错啊,你的水平完全可以去我们校队啊!”
观众们很多并没有看清这一幕,只觉得是正常碰撞,只有2班的队员喝了倒彩,还有几个人把拇指冲下晃了晃。
蒋丞还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你们好,我们是校广播站的记者,”文艺男生先拿着个傻瓜相机对着他俩咔咔一通拍,然后拿出个小本子,“想采访一下你们。”
“他们换人了。”顾飞说了一句。
“那蒋丞呢?”王旭又把袋子递到蒋丞面前。
不过下半场一开始,7班就跟集体打了针似的一个个横冲直撞,估计是豁出去了,就算赢不了,也不能让比分拉得太大。
这人技术有,不要脸也有。
“嗯。”蒋丞点点头。
在顾飞要收回手的时候,王旭也追了上来,啪一声拍在他手上:“好样的!”
“注意防守!”蒋丞喊了一声。
“手黑么?”蒋丞问。
技校的场地不如四中的好,不过大家还是很认真地先蹲在场边讨论,然后严格按讨论结果进行练习赛。
“没事儿,”顾飞接过易静递来的水,“当我交门票钱了。”
他想要侧身避开继续往前,但油脸的肩已经顶到了他右肩上,并不算非常隐蔽地狠狠撞了他一下。
“好好,不拍,”刘校长并不在意,表扬完了之后又拍了拍顾飞的肩,“你的肩能拍吧?”
“人再怎么说也是个队长,”蒋丞说,“还能让你们把风头都给抢了么。”
“大胆一点!”老鲁的声音突然响起,还伴随着洒水车的音乐。
“刘校,”王旭没等蒋丞出声,抢着说了一句,“不要拍他肩。”
“找胡建么?”顾飞在他身边一边换鞋一边问。
上半场并不算非常难打,7班只靠野猪头一个外援并没有提高太多实力,二十分钟下来,蒋丞也看出来了,胡建就是个自信爆棚的中二少年,技术比王旭好不了多少,真拿篮球说话,他顶多是个结巴。
“笑一个。”顾飞转头。
“其实不用。”蒋丞说。
好在他长期学霸,拥有过硬的耍帅专业心理素质……
“这是肉啊,”顾飞拍了拍胳膊,“不是树干。”
球进了。
“哎!”顾飞吓了一跳。
卢晓斌拿到球也很快地就跟大家配合着进攻,蒋丞和顾飞几乎是缠在了野猪头身边,如影随行,让他没有办法过去截和*图*书球。
“看看,”暂停的时候王旭喝了两口水,冲对面斜了一眼,“2班的现在盯着我们的呢,头号对手。”
“王旭!”蒋丞一眼看到了正非常期待地往这边看着的王旭,“队长!”
“不是,”蒋丞有些无语,“你也太嫩了吧……我应该也没用多大劲儿……”
7班的包围圈迅速缩小回防,速度也挺快,但说实话,比不上5班,毕竟5班是仅次于2班的强队,想想就这么没有心理准备地被他们淘汰,也够憋屈的。
“你掩护我,”顾飞说,“九日他们现在配合挺好的,我们发挥不用超常都肯定能赢。”
“你小子,”刘校长笑着指了指他,“你就打球的时候我才看着你顺眼,你跟蒋同学算得上完美搭档,下回我们学校老师出去打比赛的时候你俩要来!”
蒋丞挺想问你们准备问题都是成对儿准备的吗。
“这是校广播站的记者,”蒋丞介绍,“我觉得他的提问由队长来回答比较好,队长才是我们一个队的灵魂……”
顾飞走了过来,什么也没说,直接一把掀起了他的衣服。
但场边一片女生的尖叫让他又有些不自在,老有种被人当场捉了奸似的心虚感。
“怎么,”野猪头冷笑一声,“碰瓷儿啊?我能有你黑么?”
现在比赛都是单场,为了让大家看得过瘾,每天的两场不同时进行,所以现在所有的观众和选手把球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顾飞直接转身走开了。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没出息了。
“不怕,”蒋丞脱掉了外套,“只要不拿刀捅,有多少干掉多少。”
野猪头像坦克一样带着球就往篮下冲,速度惊人,而且带得很稳,蒋丞切过去拦在他面前,他急停过人没有假动作,直接撞开蒋丞胳膊上冲了过去。
“靠,”顾飞拍了拍手,“九日疯了啊。”
胡建的技术他没有了解,而且他放过牛轰轰的狠话,但在蒋丞看来,能在他面前带球过人的,在这儿除了顾飞和李炎,没有别人了。
顾飞没说话,沉着脸就往野猪头跟前儿走过去。
这种连考试都比别的学校少的破学校,居然有广播站,还有记者?
“九日,”顾飞跟在王旭身后,“靠你了。”
下午有比赛,所以第一节 课照例乱七八糟没人管,他们在技校一直练习到第一节课都过了一半了,才一块儿回了学校。
“不能。”顾飞笑笑。
蒋丞对别的人都无所谓,换上来犯规的人也没人敢在进攻时随便就犯,罚个球只要进了,他们就不划算,只有野猪头。
“没事儿。”蒋丞半天才倒上气儿来说了一句。
“哎!什么事儿!”王旭以光速窜到了他身边。
蒋丞余光扫到了顾飞的鞋,手一勾,把球传了过去。
蒋丞被他弄得有点儿烦躁,但这种情况,裁判不吹,你就得稳着心情继续控制。
裁判吹了哨。
上半场还有几分钟结束,7班又叫了暂停。
蒋丞被他撞得几乎要弹开,肩膀上一阵发木之后带着疼,他皱了皱眉。
“黑,”顾飞说,“我和不是好鸟跟他们打球的时候多半都输。”
晃得他感觉裁判都该吹和_图_书哨了的时候,胡建突然往左一偏,带着球就冲。
顾飞一扬手就把球勾到了手里,他转身的时候,7班的人已经迅速往篮下回防,他身边只剩了胡建盯着。
“丞哥!”王旭反应很快地接了一句,“嗯!知道了!传给你和丞哥!”
蒋丞有些无语。
蒋丞想再缠上去的时候,油脸对着他就撞了过来。
7班的人已经到了,蒋丞坐在凳子上,努力不去看四周冲他和顾飞举着的手机和相机,盯着7班的队员。
卢晓斌拿球,往对方篮下压的时候,他把球传给了蒋丞。
不得不说,8班这帮人,上课学习的没一个成样子,但受到鼓舞之后,练球的进步却非常大,从最开始的人跟着球跑,到现在的已经知道几个人配合着带球和保护队友,蒋丞简直感动得想为他们写一篇英文广播稿。
“什么问题?”王旭马上瞪着记者,“我可以回答。”
“他们会有人专门犯规,”顾飞说,“7班替补多,情况一有不对肯定会换人上来犯规,只要干扰得我们进不了球就行。”
蒋丞想问哪儿就来了规矩了,但没问出来,吃了王旭家那么多好吃的馅饼,他还是愿意力保王旭坐稳8班班霸位置的。
相比5班,7班的水平差了不少,第一节 结束的时候,他们已经领先了6分。
老徐一把抢下老鲁的喇叭,递给了身后的学生。
还没到他们班的休息区,王旭就已经很潇洒地把外套拉开,一脱一甩,扔到了旁边的卢晓斌身上。
“尽量不要跟他们有肢体接触,”蒋丞说,“多传球,有人靠近马上传球。”
顾飞带球往前冲了一步,胡建跟着一动,他反手就把球往后传了出来。
大家纷纷表示同意。
蒋丞立马撤离,文艺男生想拦他,但被王旭堵住了:“你问吧,不过我时间比较紧,你可以挑重点问。”
蒋丞被撞开了之后,野猪头已经到了篮下,顾飞被两个人锁死,没办法阻止,野猪头上篮成功。
“你够黑的啊。”顾飞转过头看着野猪头。
王旭没回头,只是往自己胸口上锤了锤。
裁判吹了哨:“阻挡犯规!”
“就你最有礼貌,每次都这么客气。”王旭妈妈笑着说。
这个火锅盖得挺漂亮,蒋丞再次进行了内心的自我赞美,特别是跟顾飞的这种默契配合,让他打得很舒服。
刘校长指了他两下没说出话来,于是又扭头冲后面招了招手:“记者,采访一下黑马搭档嘛!”
蒋丞跟对面的顾飞交换了个眼神,弯下了腰。
“大飞,”王旭把一袋馅饼递给顾飞,“牛肉的,里脊肉的,你要哪种?”
“我……”蒋丞看着王旭,感觉这家伙脑子里缺了不止一根弦,他是缺了一张琴。
虽然对顾飞的接触他已经没什么反应,但这么大动静的动作,他还是差点儿一巴掌抽过去。
“我要去撞人了,”顾飞跑过蒋丞身边,“你甩开张威拿分。”
“是油脸吗?”蒋丞问。
蒋丞还没在这种紧紧的包围圈里打过比赛,莫名其妙地有些亢奋,如果潘智在就好了,场上再多一个潘智,他们能拿下冠军。
球被打飞,落到了卢晓斌www•hetushu•com手上。
蒋丞看了一眼,老鲁拿着个喇叭,不知道为什么没关喇叭音乐,一直响着跟配乐似的。
完美搭档?
“不。”顾飞还是笑。
“好球!”拿下这两分之后王旭吼了一声,握着拳两眼圆瞪,“好球!”
“加油!”易静握了握拳头。
“你帮我拿一下!”王旭转头瞪着他。
“蒋丞,就蒋丞,蒋丞,”王旭摆摆手,“都哥们儿就不讲究那么多规矩了……先去我家拿点儿吃的,我让我妈都准备好了,然后直接去技校练球。”
“蒋丞同学,”文艺男生立马提前拦断了蒋丞去8班休息区的路,“请回答我两个问题。”
“嗯?”蒋丞看了他一眼,跟着转过头,看到易静正拿个相机对着他俩,于是笑了笑。
其实这个时机不是太好,顾飞没有来得及掩护,倒是野猪头冲了过来。
蒋丞追过去在他手上轻轻拍了一下。
按顾飞的说法,野猪头是来拿分的,那个油脸,应该就是上来犯规的了,7班替补的确是多,8班替补凑三五个都费了大劲了,7班凳子上穿着队服的能拉出去踢场足球。
8班是王旭跳球,蒋丞不想把主力浪费在跳球上,相比王旭的抢球能力,不如让顾飞去抢。
顾飞和蒋丞同时跳起盖了下去。
很完美。
哨声一响,球被抛起,全场观众有一瞬间的安静,这个空隙里就听到王旭一声怒吼,一巴掌甩在了球上。
校长姓刘,蒋丞都没跟他面对面过,这会儿猛地他就拦在了跟前儿,蒋丞吓了一跳,发现刘校长鼻子边儿上有颗痘子,不知道是不是看球兴奋了发的。
“我尝尝里脊的。”蒋丞按王旭的指示拿了个里脊肉馅儿的。
“嗯,”顾飞也看了看,“只来了一个,不知道后边儿还会不会有别的。”
“顾飞!”蒋丞赶紧捞了一把,抓住了顾飞的胳膊。
“哎这杯子不错,”王旭说,“运动范儿,一看就是运动员用的,不是我说,蒋丞你真挺能装逼的,难怪人都看你不顺眼。”
“校长是真爱篮球啊。”蒋丞感叹。
一帮人没有多做停留,拿了馅饼又轰轰烈烈地往技校那边走。
“丞哥说得好!”王旭也压着嗓子憋着声音,一脸悲壮。
“你话怎么那么多,让你帮拿拿衣服看你这不服气的,”王旭瞪眼训着他,“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
“你们班上一场比赛非常出人意料,”文艺男生看着他,“我想问问……”
球场上已经很多人,向来没人理会的8班队员这次到场立刻引起了围观,蒋丞发现就这么几天,他们居然已经攒下不少“粉丝”。
“那个是不是他们外援?”蒋丞抬了抬下巴,那边有一个把板寸剃出了野猪花纹的人。
鉴于中午跟胡建有过“拿球说话”的约定,蒋丞迎上去,拦住了胡建。
“里脊肉的也好吃,你上回不是还挺爱吃的?”王旭说。
那边卢晓斌和王旭不停地传球,打乱了7班防守的节奏,王旭拿着球又是一声怒吼,再次拿到2分。
“我今天就想吃牛肉的。”顾飞说。
“操!”蒋丞这一声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一个水杯也算装逼,”http://m.hetushu•com蒋丞说,“你们的逼点是不是有点儿低。”
这让他有些不爽,完美搭档在这儿呢,轮得着你们得瑟?
这个关门,蒋丞在心里给自己和顾飞鼓掌欢呼带尖叫了一回,他俩同时站稳时,野猪头离他们还有一步距离,吹不了防守犯规。
在他右手伸出去的同时,左胳膊肘借着惯性重重地砸在了蒋丞肚子上。
顾飞手腕一翻,球传了过来,蒋丞跃起接球,在7班的人反应过来防他之前直接一个跳投三分。
因为没有观众席,所有人都是围着边线站着,这种近距离的围观让人紧张,却也会让人兴奋。
野猪头没有上场,现在是7班正常队形。
双方队员进了场,队长选了场地之后开始跳球。
而且王旭很争气地把球拍到了顾飞那个方向。
他们一帮人轰轰烈烈到达王旭家店的时候,王旭妈妈已经帮他们把馅饼装好了,大概王旭从小到大都没干过“带领一个篮球队获胜”这样的事儿,所以他妈妈非常热情。
顾飞撞人的目标是野猪头,蒋丞不用问都知道,目前这小子跟油脸一个干扰一个上篮,配合还挺默契。
“你只管拿分。”顾飞说。
老鲁一手叉腰地继续吼:“奔放一点!人家撞你!你就撞回去!大胆的……”
“……应该给你配个专职摄影师。”卢晓斌说。
“吃完再去吧,一路吹着风吃多难受啊。”她说。
蒋丞没管那么多,直接切了过去,从那两个人中间强行一冲而过,顾飞脱身之后他一个转身,和顾飞一块儿拦在了野猪头面前。
“这不会是我们的外援吧?”蒋丞忍不住问。
这一下砸过之后,从胃里弥漫出来的那种难以忍受的带着强烈呕吐感的疼痛,让他整个人瞬间一片空白,差点儿脚一软跪下去。
顾飞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开了口:“知道了。”
“谢谢阿姨。”蒋丞接过馅饼。
蒋丞冲了上去压着声音喊了一声:“到。”
脑子里被疼痛搅得乱七八糟,好几个声音在齐声高唱——我受伤的心真的好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啊啊总他妈是我!
“5班都去给7班加油了。”卢晓斌说。
蒋丞在心里给这帮人竖了大拇指,半个月前的他们根本不可能打出这样的配合。
蒋丞沉着声音:“打球就是打球,比赛就是比赛,他们不要脸是他们,我们要赢,就要赢得让人无话可说。”
顾飞往前一步压着三分线举起了球。
“一会儿没什么要变动的,”蒋丞看了看那边,“就按刚才这么打,保持住就行。”
蒋丞从书包里抽了自己的水杯出来:“喝点儿水吗?”
几个人都往那边看了过去,7班换了两个人上场,一个满面油光的大个子,一个是野猪头。
“……牛肉。”顾飞说。
7班发球,球直接给了野猪头。
在蒋丞拿到球的同时顾飞已经往前冲了出去,蒋丞迅速跟上,先把球分给了郭旭,郭旭拿着没有多带,几步之后就回传给了已经逼进了三分线里的顾飞。
野猪头很轻松地笑了笑,举起了手。
胡建算是灵活,而且戏很多,蒋丞定在原地,看着他忽进忽退忽左忽右地一个劲儿晃,有点儿想提m•hetushu•com醒他不要浪费体力。
好在顾飞很快靠近准备好了接应。
但就在这时,野猪头猛地往前一扑,右手伸出去做了一个断球的动作,但蒋丞马上明白了他并不是要断球。
“撑完上半场,现在分数他们还是不好追,”顾飞说,“我撞人也不是太好撞,他太熟悉我了。”
这个球蒋丞投得非常紧张,这是开场第一个球,必须进。
7班开球,顾飞在他前面往回跑,手垂在身侧,掌心向后。
因为有些意外,7班的人回防慢了一拍,王旭意气风发地带球冲着,身边是各种叫喊声,到了篮下,他强压着对方唯一的防守队员上了篮。
“也不是,”郭旭在旁边说,“我们这里小地方,你这种一看就不是本地人肯定是哪个大城市来的,本身就是一个逼。”
“鲁老师,鲁老师!”校长在裁判席也举起了一个喇叭,“你再干扰比赛,8班就是技术犯规!”
“……不好意思。”蒋丞叹了口气。
“操。”蒋丞咬着牙骂了一句。
蒋丞放低重心,把球从右手倒到了左手,用身体护住了球,野猪头贴上来挡在了他右侧,并且不断地挤过来,不明显地用胳膊肘往他身上顶。
顾飞转过头,一脸不爽地拧着眉:“干什么!”
7班顿时一片欢声鼓舞,一帮人拿着凳子往地上敲。
让蒋丞吃惊的是,老徐和老鲁都换上了运动服,站在场边等着他们。
“我操!”王旭就在蒋丞身后,冲过来扶住了他,“怎么样?严重吗?”
场上声浪顿时从8班休息区那边向四周推开来。
“顾飞同学,”小喇叭有些着急,赶紧追着喊,“顾飞同学!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你……”
“不用了,我们赶时间,”王旭说,“时间短,任务重,你不懂。”
开场就让对方进了球,7班的人顿时被勾起斗志,以胡建为首,拿了球就迅速压了过来。
“自己拿。”卢晓斌打算把衣服扔回给他。
“不撞也能赢,”蒋丞看了他一眼,目光顺着顾飞的脖子锁骨肩一路往下看到胳膊上的时候,他愣了愣,“这是撞的吗?”
“蒋丞。”蒋丞说,他并不习惯一帮人围着他叫哥,虽然潘智都叫他爷爷了。
顾飞低头看了看胳膊:“这是弹弓加木头珠子打的,肚子上还有一块儿呢,你要看么?”
一般这种班级比赛,无球犯规只要不是拉着胳膊不让人走,裁判基本都不会吹,甚至都不一定能注意得到。
蒋丞有些吃惊地看了顾飞一眼,说实话不是好鸟加上李炎和顾飞,六个人的水平正常情况下应该能横扫所有一般的队伍了。
“其实,”顾飞也看得好笑,“老徐老鲁都是我们班的,真上场了都不用说是外援……老鲁球打得还不错的,过段时间会有教师篮球赛,你可以看看。”
蒋丞守在中线,7班的拿了球就马上快攻,依然是把球给了野猪头,顾飞没有找到机会撞他,并且再一次被两个人锁死了没办法防守。
“哦。”顾飞接过瓶子灌了几口。
蒋丞叹了一口气,一步跨过去伸手往球上一推,球立马改变方向弹了出去,那边王旭接住球,转身带着就往他们篮下冲了过去。
刚说完,就看到了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