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八章

顾飞退后几步按了快门:“再转身吧,转身侧脸,不用动作。”
想想又搓了搓胳膊,打胳膊上那一下是真不轻,感觉起码会青一片,他叹了口气,都多久没被人打得在身上留痕迹了,就这半个学期居然让蒋丞咬一口不算还弹弓追杀一回。
“好。”蒋丞严肃地点点头。
疯狂原始人的这套衣服,估计也不是主打,顾飞拍了几张之后就让蒋丞去换衣服了。
但现在他告诉了蒋丞,突然感觉很轻松。
不过……他伸了个懒腰,现在心情倒是很好。
-不愧是我爷爷,这自信我喜欢
蒋丞拽了拽拖把,这小子踩得很用力,随便拽两下没拽出来,他看了看这人的脚:“蹄子挪挪。”
分数是多少,排名是多少,蒋丞其实不是特别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真的能写出来,真的懂了的有多少,在这之后才是分数,当然越高越好,毕竟学霸这种称呼已经流传出去,甚至会有人用来调侃他,一个高分就能让这些人统统闭嘴。
“现在还有联系吗?”顾飞问。
“……没有,”蒋丞叹了口气,“也没有扫厕所一星期的经验。”
“嗯,高中之后我旷课几次,出去玩了玩,”顾飞说,“没去太远,钱不够,而且时间也不能太长,主要是拍点照片……哦,还去了一次星爸爸,进去都不知道怎么点东西。”
“看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吧,”顾飞说,“等顾淼长大点儿,她现在很固执,不能接受改变,我很多时候都摸不透她,你给她新衣服,新帽子,她会高兴,但你给她换个新被套,她又会生气全剪碎,滑板不让动,就差抱着睡觉了,轮子坏了只能换轮子,给她买新板子直接就会往地上砸,砸坏为止……我根本不知道她能接受什么,不能接受什么,你看她跟李炎他们认识挺久了,也不太搭理,但是跟你就见过一面又那么喜欢……”
拖到最里一间厕所门口的时候,门打开了。
他又想起今天的那个女人,他的亲妈,他甚至连她叫什么都没来得及问,她也没有给他问的机会。
“要点儿脸吧,跟自己亲妹妹都要比一下,”蒋丞乐了,“怎么有你这样的人。”
大家得先去打扫厕所。
“不能比么?我一直觉得我很帅。”顾飞一本正经的。
蒋丞都不忍心多看他拿着抹布时脸上那种即将英勇就义的悲痛表情。
“估计有两个,我以前跟他们打过球,手黑,下午注意点儿,”顾飞说,“中午拉上九日他们再练会儿。”
“怎么,要不要上一节语文课?看不明白题?”老师抱着胳膊说。
“笑什么!”教导主任站在门口,“觉得好玩的可以去替替他们!或者就在这儿打一架,我给你找拖把。”
全班顿时笑成了一片,老师愣了半天才敲了敲讲台:“安静!一个个这么兴奋是都想上来做题吗?”
“没错和_图_书!我们现在的配合已经很好了,”王旭一挥手,“那下午我们怎么弄?”
“哎,”蒋丞摸了根烟出来点上,“我挺喜欢她的,我觉得她一点儿都不怪,非常帅气。”
以顾飞这种学渣来看,这题说的是什么,要干什么,他都不知道,就看蒋丞一边写,一边在旁边的黑板上打着草稿,没多大一会儿就把题给答完了,最后还很认真的把草稿擦干净才转身走下了讲台。
“这话说得好!”王旭冲他一竖拇指,“走吧,去旁边技校的球场保密练习,我跟那边的朋友说好了,给我们留场地。”
顾飞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说:“我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认识你这样的人,你跟我的朋友还有同学都不一样。”
“呃,认识你们,你啊,顾淼啊,九日啊……”蒋丞赶紧补充说明,“老徐也挺好的,还有老鲁……”
“就你刚拿弹弓打我的时候那眼神就可以,”顾飞调整着距离,蒋丞的眼睛一直自带不屑气场,这么一突出,就很有气势,倔强……没有,但挺勾人,他又清了清嗓子,弯了点儿腰,按下了快门,“很好。”
顾飞扫了一眼他的桌子,书都没翻开,只有一页没写完的检讨放在桌面上。
他一扬手,抓着拖把杆狠狠一拽,把拖把从这小子脚底猛地抽了出来。
这人立马往后一仰,踉跄着退了好几步,扶着墙了才没摔进蹲坑里,回过神来之后顿时就一脸怒火地扑了上来:“操你……”
“随便扫扫就行,厕所平时也有保洁打扫的,”顾飞说,“你会扫地吗?”
“想过啊,”顾飞说,“怎么会没想过。”
“今天下午比赛可能有点儿难度,”顾飞小声说,“我刚在外边儿看到外援了,7班的。”
“好吧,”蒋丞转身往布景走过去,“你跟我说说这个倔强是怎么个状态。”
“今天下午不能人盯人了吧,”王旭说,“他们有外援,起码一个,可能两个……”
“抬胳膊,”静态垂手站立拍了两张之后顾飞说,“两个胳膊都抬起来……不是投降姿势,像遮太阳那样……”
拖地相对来说还算轻松,毕竟不跟手直接接触,蒋丞跟欠操一人一边开始埋头拖地,本来这种时候以欠操的德性,应该打打嘴仗,但此时此刻呼吸都已经很残忍……
“没有,”蒋丞拧着眉,“上回把我的东西都给我寄回来以后就没联系了,有什么可联系的,聊聊我在这个破地方过得多难受么。”
蒋丞把作业收好,开始准备复习。
“他刚出来的时候火挺大的,”王旭说,“下午有好戏了。”
拍完之后他出去换衣服,顾飞扯了扯裤子,里脊肉里脊肉里脊肉……
也许是接触得比别人多,也许是相互知道的秘密比别人多,也许是昨天他们都有过的“认识你是个意外却很幸运”的感触http://www.hetushu.com……
蒋丞都愣了愣。
“上节就是语文课。”蒋丞说。
蒋丞没有明显地表现出同情,安慰也安慰得乱七八糟,但是让人觉得挺舒服。
“在四中,想拿篮球说话,”这人手往他脸上指了指,“还轮不上你。”
上身是正常的上衣,但长袖被剪断了,两截儿袖子像个长手套一样套在胳膊上。
在老师准备发火的时候,蒋丞开始在黑板上答题。
他写完作业之后给潘智发了消息,让他把这学期用的所有资料都给他拍照片发过来,打算照着买。
晚上一直看书看到一点蒋丞才上床睡觉了,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精神还不错,也许是很久没有这样安静地看书,像是回到了他习惯的生活节奏里。
顾飞在身边坐下时,他看了顾飞一眼,突然觉得两个人之间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密感。
走到路口的时候他往顾飞家那边看了一眼,没看到顾飞,按顾飞去学校的时间,这会儿应该连床都还没起。
“不用写太长,上去念的时候太长了念得难受,”顾飞说,“你应该没有给全校念检讨的经验吧?”
蒋丞不想在这种环境里说话,于是扶着拖把不出声,只是看着他。
回到李保国家的时候,依旧是空无一人,不过蒋丞觉得这样挺好的,他也并不想跟李保国两个人待着,虽然不尴尬,但是难受。
“你这字儿该练练了。”老师说。
蒋丞直起身看了这人一眼。
蒋丞这一转身,顾飞才注意到这衣服后面也有好几条长长的口子,动起来的时候结实的竖脊肌能看得很清楚……顾飞清了清嗓子。
“没事儿,”蒋丞说,“戏再足也不如赢一场。”
他在里屋把被蒋丞打得飞散的木头扣子都找到,放回了桌上。
“这是什么玩意儿?”蒋丞换好衣服进来了。
他正想把拖把移开,里面的人一脚踩在了拖把上。
“我一般说话都直接说,不拿篮球。”蒋丞说,忍下了这人用手指他的事儿。
他打开书,一边看着笔记一边小声说:“现在学霸蒋丞准备从英语开始复习,他复习一向很有计划……用最拿手的学科开始,容易建立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心理状态……好现在我们保持安静看看他的脑电波里都有些什么内容……”
“我和……”顾飞清了清嗓子,指了指蒋丞,“他。”
“完事了?”蒋丞看着他。
俩人一通乐,过了一会儿蒋丞才缓过劲来:“你想过离开这儿吗?”
“别老操来操去。”蒋丞拖把杆往前一指,顶在了这人的喉咙上,逼得他一个急刹。
不知道算是看到了蒋丞秘密的交换,还是他就是想找个人说说。
“胡建?”蒋丞差点儿想提醒王旭是福建,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刚那小子的名字叫胡建,“嗯,怎么了?”
本来想着一放学就去打会儿球,为hetushu.com下午热热身,结果教导主任堵到了门口。
“不是,”蒋丞看着他后脑勺,“我什么时候答应帮你写了?”
“低一些,我再拍张只有嘴的全身照。”顾飞说。
“不……”蒋丞咬住了后面两个字。
-应该没问题
“蒋丞你聊得挺热闹,上来把这道题做一下吧。”老师一脸不爽地看着他。
今天的衣服数量跟昨天的差不多,但因为已经熟练了不少,所以就算中间连打人带交换秘密耽误了时间,拍完也还是比昨天要早。
“神投手啊,这么巧,”这人一脸假笑地看着他,“手劲儿都是拖厕所练出来的啊?真没想到。”
他进了自己屋,把门关好,坐到桌子前,开始写今天的作业。
展现学霸能力的时刻到了?
“所以那次我给你说你妹跟我在一块儿你压根儿不信是吧?”蒋丞问。
蒋丞上了讲台,拿了根粉笔,在讲台上摁断,然后定在那儿继续看题。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哪个大户人家扔出来的落魄少爷啊,”蒋丞有些无奈,“我家……我养父母家也就是条件稍好一些的工薪家庭,加我仨孩子呢,你以为有保姆么。”
蒋丞在家也拖地,慢吞吞地拖几下玩玩手机,现在是他此生第一次如此投入而神速地拖地。
春天多湿润啊,怎么一个个都跟顶着炮捻子似的。
“我那会儿觉得你像神经病,”蒋丞也笑,想想又觉得能感觉到顾飞的无奈,“她这样子能治吗?”
吃完面往回开的时候顾飞还没忘了又交待一句:“记得帮我写检讨啊。”
数学老师经常叫人上去做题,所以数学课大家都还比较收敛,毕竟谁也不愿意上去拿根粉笔傻站几分钟还挨顿骂的。
“丁竹心有自己的品牌吗?牌子是不是就叫‘什么玩意’,”蒋丞张开胳膊展示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这个应该是怎么个感觉?”
一见他出来,王旭就迎了上来:“刚你是不是跟胡建碰上了?”
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再去学校堵着,一想到这儿蒋丞就觉得有点儿害怕,明天都想直接翻墙不走门了。
蒋丞从放清洁用品的那个厕所门里拿了个拖把出来,欠操马上把另一个拖把抢到手里,再进去的欠操的手下就只能拿抹布了。
“嗯。”蒋丞继续抬着胳膊。
他这么帅,不能秃。
蒋丞平时来上厕所都憋气,速尿速撤,今天算是领教了这个厕所的味儿。
“从来不遮太阳,”蒋丞抬起右胳膊,挡在了额前,“你直接说擦汗的姿势就可以了。”
蒋丞照做了。
“……这已经是练过的了。”蒋丞说。
这话说完之后所有的人都没了声音,一块儿转头看着顾飞。
这人只得瞪了他一眼,扯了扯衣服转身出去了。
“不太管,比赛精彩就行。”顾飞说。
蒋丞站了起来,慢吞吞一边看着黑板上的题一边往讲台走。
蒋丞笑了起来,笑了www.hetushu.com好半天才拍了拍腿:“哎,其实我也没去过星爸爸,你现在知道进去怎么点东西了吗?”
从厕所出来,王旭和顾飞正在外面等着。
“知道了,”顾飞笑着回过头看了看,“有机会去的话,我教你。”
蒋丞在心里叹了口气,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压着声音以免被站在外面的教导主任听见:“7班的吧?你想拿球说话是吧?下午我等你来跟我说。”
“是么?”蒋丞想了想,“因为我比你帅么?”
“我检查一下!”教导主任走了进来。
“嗯,另外一条胳膊放低些,就是一上一下,露出眼睛就可以了,”顾飞说,“好,你不动,我来找角度。”
这一戳,正好戳在了蒋丞的开关上。
“那我们……”蒋丞话没说完就被讲台上的老师打断了。
这套衣服还是粗麻的,裤子是宽松长裤,但整条裤子竖着剪了无数条口子,长长短短,一走动起来就能从大大小小的破缝里看到腿。
“我感觉你每套衣服都要问一次这句话。”顾飞笑着说。
“嗯,裁判不管么?”蒋丞问。
蒋丞定着不动:“要倔强的眼神吗?”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这人明显不爽了,又用手指往他肩上戳了戳,“傻逼。”
“是啊是啊,你是花式帅,”蒋丞竖起拇指伸到他旁边晃了晃,“你最帅。”
顾飞笑了一会儿:“这脸也不比我的小。”
“谢谢。”顾飞说。
一帮人出了校门,边走边讨论。
他举起相机,这么一想,顿时就美感全无了。
“我一直玩弱智游戏也能写得出来。”蒋丞说。
竖脊肌,就是平时说的里脊肉。
他不是逗蒋丞,他一开始的确是情绪低落,后来也的确是听着蒋丞的所谓安慰实在忍不住想笑。
四中的作业挺少的,用不了多少时间,蒋丞有时候都觉得老师布置作业不太科学,很多上课讲到的重点都没在作业里出现。
-我直接给你寄过去,爷爷你这回在四中是不是得考个全校最高分?
“其实……也还凑合吧,一开始我觉得我一秒钟也待不下去,多待一秒我就能跟李保国打起来,但也没办法啊,现在倒是还适应点儿了,反正也没人管我,跟一个人过差不多,”蒋丞看着车窗外面,“能认识你也算是幸运。”
“全力保我和丞哥进球。”顾飞说。
他的亲妈没有在学校门口堵他,这让蒋丞狠狠地松了口气,但他还是琢磨着找时间问问李保国,他得解决这个事儿,每天提心吊胆的容易脱发。
“是不是觉得自己挺牛逼?”这人继续一脸让人生厌的笑容。
刚说完那么悲惨的身世扭头就对着别人的后背起反应,还真是春天到了,少年要发情了。
蒋丞和顾飞并排走在最后头,默契地沉默着听王旭兴奋地说战术。
“嗯,她不会跟陌生人待在一起,”顾飞笑着说,“其实她玩滑板有固定的http://m•hetushu•com路线,很固执,就算去了火车站,也不会迷路,她知道从那儿怎么回来……你当时就特别像骗子。”
“哦。”蒋丞应了一声,顾飞语气里淡淡的失落让他有些不好受。
顾飞迟到一节课,第二节 数学课上了十分钟了他才从后面晃进了教室,蒋丞正一边听课一边写检讨。
“高中之前你没出过这个城市吗?”蒋丞有些意外,说实话,要说王旭周敬那些没出过门儿他并不太奇怪,但顾飞身上的气质并不太像从小就圈在这个破地方的人。
厕所里还有几个学生,看他们拖地擦墙的都先是一脸震惊,接着就开始笑。
不认识。
顾飞偏了偏头。
“不盯人可以,但是眼睛要看着我们,”顾飞说,“7班水平不如5班,就算有外援也未必能配合到一块儿,我们毕竟一起练了那么久……”
“比我帅么?”顾飞问。
家里的事他身边知道详细情况的只有李炎和丁竹心,他不愿意跟人提起这段往事,心里会很不舒服,他也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同情和安慰。
蒋丞一直觉得自己有时候挺中二,虽然乐在其中并不想改变,但今天,在这个厕所里,看着眼前这个从厕所最后一格里走出来的男子,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还有中二成这样的。
顾飞转身装着调相机,扯了扯裤子,今天穿的是厚运动裤,应该看不出来,他不想老去厕所沉思。
顾飞开着小馒头带着他去附近一家味道不错的小店吃了碗拉面。
“过得很难受么?”顾飞笑了笑。
“很难有大的改变,”顾飞说,“只能慢慢来,也许好几年才能有一点点进步,你看她玩滑板玩得多好,但是两位数的加减法她算不明白,十以下的有时候都错。”
蒋丞的粉笔字非常丑,比钢笔字更丑,一看就是领养的字,但是从老师的表情上能看出来,他题答得很完美。
情节没那么严重的扫干净一些的教工厕所,情节严重比如蒋丞和欠操这样的,就得去扫进了门呼吸都是错的学生厕所。
班里一片低低的笑声。
“我以为你一直写检讨,做不出来呢。”顾飞低头摸出手机,点开了弱智爱消除。
“挺好看的,”顾飞举起相机从镜头里看了看,“这套能拍得出很倔强的感觉。”
“我在这儿出生,在这儿长大,”顾飞抬起一条胳膊在四周划了个圈,“高中之前我没有离开过这里,旅游就不说了,亲戚都在这儿,连去外地走个亲戚的机会都没有。”
“还真有找外援的啊?”蒋丞愣了愣,“太不要脸了吧。”
一个个上厕所都那么随性,而且平时都以自己尿得稳准狠为荣,也不知道怎么一到学校厕所里,就总有人能尿到便池外边儿。
松开手之后这人还想动,蒋丞立马冲着门口喊了一声:“主任!我拖完了,能走了吗!”
沉默有什么可默契的呢,蒋丞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