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二章

“你有什么乳啊霜啊水儿啊之类的吗,”蒋丞问,“我脸要裂了。”
“哦,”蒋丞左看看,又往右看看,然后看着镜头,“那什么,我问问你啊,就,那什么……那个,心姐是你……那个,她跟你……呃,她是你……”
顾淼帮他卸好妆之后出去了,他拿过顾飞的洗面奶看了看,清爽不紧绷……屁,这个他用过,一样紧绷,要清爽就肯定紧绷。
“我会保密的。”顾飞说。
“有的,”顾飞妈妈说着又回头看了一眼蒋丞,“这孩子是李炎男朋友吗?”
“有,我留了挺多的,够你俩吃。”顾飞妈妈回答。
“嗯?”他把照片缩小到全屏,调了一下白平衡,“我……什么?”
没等顾飞开口,顾淼飞快地跑回了自己屋里,拿了一瓶儿童霜递给他。
“闭眼是吧?好。”蒋丞闭上了眼睛。
“嗯。”顾飞点了点头,印象里这是蒋丞第一次没叫他顾飞。
那顾飞呢?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他就差不多一直吃外卖,要不就是出去随便吃点儿,现在为了省钱自己做,一般也就是煮面条。
“七楼,顶层,”顾飞转脸瞅了他一眼,嘴角带着不明显的笑,“怎么,爬不动了?要不要我背你。”
蒋丞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顾飞举着相机骂了自己一句傻逼。
宽松和宽容,只存在于二次元,现实就是这么无情。
“我也……”蒋丞犹豫了一下,还是又夹了一块放进嘴里。
“他俩就见过两三次,李炎也没有男朋友,”顾飞估计也挺无语,“你睡吧……二淼也回屋睡觉去。”
“化妆跟李炎有什么关系,李炎又不化妆……今天丁竹心请他拍照片,化了妆没卸……对了,”顾飞从厨房里探出头,“蒋丞,你用我妈的卸妆水什么的洗洗吧。”
“是啊。”蒋丞叹了口气。
顾淼看着他,用力地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盯着他。
顾淼揉了揉眼睛,笑了笑。
“哦!”蒋丞像是想从尴尬里解脱出来似的,很大声地应了一声。
屋子不大,也没有任何装修,就是刮了个大白,但每一件家具都看得出是精心搭配过的。
但偏偏为了解围他又多说了一句,还没说完就后悔了,一句比一句不合适,但又不得不坚持着说完,要不显得更假。
“不知道,”蒋丞靠在书柜上,看上去对这种谈话有些无力调整了,“不太像吧,我看他跟刘帆更像。”
现在小姑娘的头发长长了不少,虽然还是横七竖八没个规矩,但跟光头时小男孩儿的模样一比,漂亮了很多。
“朋友知道,我妈不知道从哪儿知道的,不过也不会上外头说,”顾飞一边传www•hetushu•com照片一边说,“这事儿没谁愿意谁都知道吧。”
如果顾飞身边有这样的人,接触过这样的事……那自己那天亲他的那一下,就会有多一种解释!
一进门就看到了顾飞他妈妈站在客厅里,正拿了手机打电话,手上夹着一根烟,看到他俩进来,有些吃惊的目光越过顾飞的肩,落在了蒋丞脸上。
照片传完了,顾飞建了个文件夹,标好日期,然后开始修图。
“你是吗?”蒋丞问。
“快十点了都还没睡吗?”蒋丞看了看她,把她脑袋上乱七八糟的头发理了理,“明天要有黑眼圈的。”
蒋丞突然有一种其实一切都已经被看透了的乏力感。
“大飞,”蒋丞偏过头也看着他,“我其实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跟你说,如果你知道了,替我保密,我不想……让人知道。”
他赶紧又闭上眼睛。
“李炎给她买的,她天天推荐别人用,自己从来不抹,嫌麻烦。”顾飞说。
“哦,”蒋丞捧着杯子,用腾起的热气挡住了自己的脸,“都知道他……吗?”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顾飞回过头看着他,“书柜有什么不能看的还要问啊?”
“现在吃吧?”顾飞妈妈跟顾飞一块儿往厨房走,“我给你们热热菜吧。”
鼠标最后点在了蒋丞手指勾着衣领的那张上。
现在猛地吃到这么好吃的“家里的菜”,他猛地心里一阵发酸,虽然努力地想要让自己不这么矫情,却依然是控制不住,鼻子跟着也酸了起来。
他胳膊撑在椅子扶手上,手指顶着额角,轻轻吹了声口哨。
顾飞条件反射地以为他说的会是“你闭嘴”,等反应过来蒋丞说的不是这句时,他甚至没敢转过头去看蒋丞。
顾飞妈妈把他带到浴室,拿了卸妆水给他:“用这个吧,卸得挺干净的,洗面奶你用上面那瓶,那是大飞的。”
顾飞从鞋柜里拿了双拖鞋扔到蒋丞脚边,又转头看着她:“还有吃的吗?”
顾淼捏着棉片皱着眉摇了摇头。
“拍完这次,丁竹心应该会再找你拍别的,”顾飞还是举着相机,盯着镜头里蒋丞的脸,“你要觉得价格合适,可以跟她长期合作,她对模特总是各种不满意,今天对你倒是很喜欢。”
前半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这话说得不太合适,特别是在李炎的性向“暴露”了的情况下,这样说话未免也太暧昧了。
“李炎真没男朋友,”顾飞说,看了他一眼之后又笑了起来,“不过李炎的确是……喜欢男人。”
“……不是,”顾飞说,“你想什么呢。”
“看二淼呢hetushu.com,”顾飞妈妈跟蒋丞解释,“我们家二淼……他当个哥比当爹还操心。”
“……是么。”蒋丞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再说话。
“在这儿,大概是挺好的吧。”蒋丞想起了刚才看到的李保国一家和那个瘸腿的女人,是啊,在充斥着这样的人生和这样的生活的环境里,自己这样的人才能算得上“好”吧。
“不用了,”蒋丞站了起来,跟着走进屋子,“我睡沙发就行,我反正怎么都能睡着……你这屋子很……不错嘛。”
太自然了。
“……你,”蒋丞有些吃惊地看着他,“这会儿突然不怎么像交白卷的人。”
“你以前……家教也太严了点儿吧。”顾飞说。
“我妈做菜挺好吃的是吧。”顾飞笑笑。
“啊,”蒋丞笑了笑,“我习惯了。”
但顾飞的卧室,却让他有些意外。
最后他停在了书柜前。
但全都说完之后,他跟蒋丞都僵住了。
顾飞又看了他一会儿,没说话,转身继续往上走了。
“嗯,”顾飞应了一声,“饭有吗?”
“你挺好的。”顾飞看着照片传输的进度条。
“女朋友?”顾飞打断他,“不是,我说过吧,我跟她是发小,我叫她姐。”
“没睡?”顾飞靠着门框,对着门缝里头说,“丞哥来了,你要起来跟他打个招呼吗?”
“晚上好。”蒋丞笑着说。
顾淼没什么表情,就是挺着急地跑到他身边,在沙发上挨着他坐下了。
顾飞可能什么都知道,这个最新的情报让他有些没法应对,甚至连继续平静地聊天都进行不下去了。
蒋丞头往后枕了枕,轻轻靠在书柜的玻璃门上,看着靠在椅子上玩着相机的顾飞。
顾飞妈妈做的饭菜很意外的好吃,虽然是凉过一次又加热的菜,依然很香,特别是排骨,蒋丞一连吃了四五块,最后还是因为不好意思才停了手。
“就像你也不愿意让人知道一样。”蒋丞喝了口水。
“喝茶吗?”顾飞拿过桌上的一个小电茶壶,往里放了点儿茶叶,“还是白开水?”
床,书柜,书桌,椅子,懒人小沙发,小地毯,还有窗前的吊床,东西很多,但却不凌乱,而是有一种温暖而舒适的感觉。
“这么费劲,”顾飞都忍不住替他叹了口气,“我以为你要问李炎跟我呢。”
“哦,谢谢阿姨。”蒋丞看着卸妆水。
“我是不是你知道,”蒋丞看着他,“现在是我在问你。”
“哦。”蒋丞没忍住乐了。
说实话,顾飞完全没想到动不动就会尴尬得顺拐的蒋丞这会儿会突然这么直接,语气里已经完全没有了遮掩。
顾淼很听话地回屋去http://m•hetushu.com睡觉了,顾飞妈妈拿着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又看了蒋丞好几眼才回了屋,把门关上了。
照片打开的时候,他往后靠了靠,相对于现场镜头里那一瞬间,这种猛地出现在眼前的清晰定格更有冲击力。
相互都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假装不知道,这种关系相对来说会更容易相处,如果猛地全都被摊开,所有的吸引和关注都有了明确的指向,反倒会让人心慌。
“废话,我什么时候交过白卷,我都填满了才交的。”顾飞说。
顾飞靠在椅子上笑了半天:“这话让刘帆听见要跟你急。”
他不得不捧着杯子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转着。
“哦。”蒋丞站了起来。
顾飞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是这样,那天天跟李炎混在一起的顾飞,对这个应该很了解,那么!我操!蒋丞猛地睁开了眼睛。
蒋丞很想说我会,这样她能快点儿走开不再一直盯着自己,但如果回答“会”,也许会再次成为“李炎的男朋友”,虽然他不知道李炎跟化妆有什么关系……最后他只能老实地说:“不会。”
但刚那句“李炎的男朋友”还回荡在蒋丞耳边,顾飞妈妈说出这句话来时的语气就像是在说李炎的女朋友一样平常,李炎……是?而且似乎还挺公开?
“有些事儿不需要比较就能看得到,”顾飞笑了笑,倒了杯茶喝了一口,“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挺好’,只看这个人就行,不需要看他在哪儿,身边是谁。”
顾飞拿了一片柠檬放进杯子里,倒了点儿水给他。
“算了,”蒋丞拿着杯子坐到了沙发上,仰着头长长舒出了一口气,“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但听顾飞的意思……关系这么好的几个人,也还是会有人接受不了吧。
“你坐会儿。”顾飞跟蒋丞说完就走到了客厅旁边的一个门前,轻轻推开了一条缝往里看着。
“卸妆棉在那个粉盒子里……”顾飞妈妈看着他,“会吗?”
“可能吧,全家都特别严谨,规矩,礼貌,教养,”蒋丞看着书柜上的书,“我也是迟钝,早就该知道自己不是他们家的人了,全家五口人,就我最没样子……”
顾淼很快就跑了进来,顾飞妈妈出去之后,她踮着脚拿下那个装着卸妆棉的粉色盒子,拿了两个棉片,往上面倒了点儿卸妆水,招招手,示意蒋丞蹲下。
顾飞是个学渣,但是个聪明的学渣。
而现在想想,第二天的反应,也过于自然了。
那天自己在顾飞脸上亲的那一口,顾飞甚至没有任何反应,换了潘智至少会愣一愣,然后还会嘲笑他。
顾飞拿起相机,镜头对着他。
“你困了和_图_书睡我床吧,”顾飞打开了另一间屋子的门,“我睡沙发。”
是啊,潘智的话说得很对。
“怎么这么晚,”顾飞妈妈掐掉了烟,挂了电话打量着他俩,看了一会儿又盯在了蒋丞脸上,“你是上回在店里的那个吧?”
他是什么样的态度倒是看得清,他不反感,能接受。
顾淼开始用棉片在他脸上一下下擦着。
“是,”蒋丞笑着点点头,“你有把柄在我手上。”
没有那种特别浓郁的市井气息,楼道里的墙都还是白色的,也没有蜘蛛网。
蒋丞也没再说话,埋头吃着。
顾飞虽说是个喜怒不怎么形于色的人,但那种平静和淡定,在两个并没有熟到可以这么发酒疯的人之间,怎么都还是有些反常。
顾飞没说话。
“哟,”蒋丞接过来,“你还挺臭美,有这个啊。”
外面厨房里顾飞和他妈妈没再说什么话。
也许就不会像一般人那么简单理解成是喝多了发酒疯。
我操!
对于一个从来不会有任何尴尬,也很少去介意别人会怎么想的人来说,会有眼下这种两难的局面本身就够让他无语的。
好在这时顾飞起身拿了自己的碗去厨房洗,他才赶紧抬手抹了抹眼睛,又深呼吸了好几大口,才把情绪慢慢压了下去。
“我妈那人情商低,说话不过脑子,”顾飞坐到电脑前,把相机内存卡接上,“她说话你听听就行,不用在意。”
“你都吃了吧,”顾飞说,“我饿过头了吃不下。”
“阿姨好。”蒋丞赶紧说了一句。
热乎乎的柠檬水,松软的沙发,很久没有感受到了的舒适温馨的房间,蒋丞靠在沙发里捧着杯子话都不想说了。
不是好鸟还有李炎和顾飞,几个人看上去关系挺好的,没事儿就会混在一起,还在钢厂有个共同的小聚点。
七楼四户,顾飞家在最里面,开门的时候蒋丞定了定神,那天顾飞他妈妈在店里发火的样子他还记得。
鼠标在密密麻麻的照片缩略图里慢慢划过,他做图不喜欢按顺序,他喜欢挑着来。
蒋丞喝了一口柠檬水。
“啊?”蒋丞愣了愣,挺震惊地看着他,“你跟李炎?是……”
屋里几秒钟之后就传来了趿着拖鞋的声音,接着就看穿着秋衣秋裤的顾淼从门里跑了出来。
吃完饭他也没跟顾飞抢着洗碗了,不想动。
顾飞看着他。
顾飞家客厅的装修一看就是十几二十年前的风格,没有再修整和更新过,虽然比李保国家搁五十年前都会被人嫌弃的房子要强得多,但也就是极其普通也谈不上富足的家庭的风格。
至少他会是这样,他没有想过要干什么,可一旦这些事情变得透明,他的每一句话和图书,每一个眼神,也许都会变成想要干什么。
“嗯,”蒋丞应了一声,顿了顿又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李炎……”
顾飞家的楼,比李保国家那栋要新,虽然也是建在街边,没围墙没物业,应该也是单位的房子,但看上去要顺眼不少。
这句话声音并不高,但蒋丞还是听到了,然后震惊地猛一抬头,niania!风太大我听不清,你再说一遍?
他拿相机挡着自己的脸,不知道该再说点儿什么缓和气氛。
“书柜我能看看吗?”蒋丞问。
“你拍了大半天了,还没烦么。”蒋丞说。
“二淼,”顾飞在厨房里喊了一声,“去给你丞哥卸妆。”
“你认识李炎吗?”顾飞妈妈看着蒋丞又问。
但蒋丞想知道的,他却有些害怕给出答案。
顾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这兄妹俩都长得像妈妈,特别顾淼,再长大点儿打扮一下就是个标准的大美人。
“烟掐了。”顾飞说。
“……不熟。”蒋丞一边抹脸一边回答,感觉有些无奈。
蒋丞是不是他其实也没太去细想过,是或者不是对他都没有任何影响,他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会一直放在心里。
“拍你的话不烦,”顾飞说,“你笑起来挺好……看。”
“嗯,”蒋丞点点头,想想又叹了口气,看着碗里的菜,“我好像挺长时间……没吃过家里做的饭菜了。”
“白开水,”蒋丞在小沙发上坐下,“喝茶我会睡不着。”
“算了,你也不比我强多少,尿个尿都要尿三分钟才出得来,”蒋丞说,“肾虚呢吧。”
“不是!”顾飞放下了相机,“哎,我跟李炎就是朋友,你看我跟他像一对儿么?”
“威胁我么。”顾飞笑了。
“那你呢?”蒋丞突然在这时问了一句。
“你是吗?”顾飞转过头。
蒋丞笑了笑没说话。
这口气刚叹完,他猛地回过神来,赶紧清了清嗓子,想把这声叹息给掩饰过去。
“那他化妆?”顾飞妈妈说。
“然后呢?”蒋丞蹲下。
蒋丞简直没法控制自己不把他这一眼过度解读,那种很久没在他和顾飞之间出现了的尴尬坚强地再次包裹住了他。
洗完脸出来就挺紧绷的了,再一看到顾飞,简直就绷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是的,”蒋丞点点头,犹豫着要不要换鞋,“我叫蒋丞。”
但是屋子也没多大,能遛达的地方三步就走到头了,他觉得自己看上去就跟瞎扑腾似的,比坐着还尴尬。
不过也一样是楼层不高,没有电梯,进去了就爬楼梯,一直爬,到了五楼的时候蒋丞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家在几楼啊?”
那除此之外呢?
如果是这样,事情就很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