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九章

5班打球也有套路,发球都给糖稀,他再组织进攻,现在他拿不了球,其余的人全被8班人盯人跟死了,发球的人举着球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队长,”蒋丞扯了扯手腕上的护腕,“我带球的时候有人干扰我,你过来收拾他……”
5班毕竟是去年的强队,虽然因为没有心理准备被突然上场的蒋丞和顾飞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几个回合跑下来,也慢慢适应,并且对他俩有了针对性的防守。
“最后一节,最后一节,”老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拿到了麦,裁判席也顾不上他了,他喊得跟上课骂人似的充满力量,“稳住了!不急不躁!稳扎稳打!”
球举起来准备罚球之后,他转过头看着那个塔,然后出手投篮。
“5号打手犯规!”裁判吹了哨。
“郭旭上,张远休息,”蒋丞说,“一会儿李亚东应该不会上,上了也放不开了,糖稀……伟,也不会再一直给他传球,估计会自己先带过去,他交给我,别的照旧。”
四周立刻一阵爆发式的叫喊声。
蒋丞瞬间有点儿想过去抽他一巴掌的冲动,在他喊完这句话,传球的路线就被封死了。
跟8班这种只靠两个主力打配合的形式不同,5班没有特别拨尖儿的队员,但技术很平均,连替补都比王旭那几个强的。
蒋丞听出了这个声音是周敬的,看了一眼,周敬正躲在老徐身后。
这个球大家都带着怒火,蒋丞刚过中线,那边投篮的李亚东已经被顾飞一个完美的盖帽压了下去,球到了卢晓斌手里。
我操!
“知道了,”蒋丞应了一声,“糖稀拿不到球的话对我们就有利很多,塔投篮的球有一半是他传过去的。”
但在倒地之前,他还是咬牙把手里的球对着顾飞抡了出去。
“操!”王旭起身往那边跑了过去。
漂亮。
手里还拿着球站在三分线外好几步的顾飞把手里的球往篮框那边用力扔了过去。
这个拥抱的感觉很……舒服。
蒋丞拿了球继续往前带,但糖稀速度快,再次拦在他面前。
一帮人跟着老徐和老鲁往外走,热血沸腾的劲儿还没过,这会儿全用在了讨论吃什么上。
“你贱不贱啊。”蒋丞跟他一块儿回防的时候说了一句。
那个李亚塔打手犯规了!
“别废话浪费时间,”蒋丞一点儿面子没给队长留,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郭旭休息,换那个谁上。”
8班全员都像打了鸡血,鸡血都不够形容,简直是凤凰血,场上场外都一派沸腾。
蒋丞看着顾飞,虽然顾飞这个动作简直帅爆,但也得瑟到了极限,他都想替小塔说一句了。
“他,”蒋丞指了指他们的一个替补队员,这小子没什么技术,但和-图-书是跑步奇快,“不用干别的,盯死那个……那个谁,他们班小个儿那个。”
“嗯,”顾飞喝了口水,“李亚……东。”
蒋丞没什么反应,球场上他很少会被激怒,带着情绪打比赛是大忌。
“明白了,打起精神,训练的那些现在都要用上了,”王旭说,在每个人肩上拍了拍,拍到蒋丞时他很注意地越过了,最后在顾飞肩上也拍了拍,“大飞,打起精神!”
“没吹犯规!”顾飞喊了一声,“王旭回防!”
的确打得还不错,他跟顾飞强行耍帅的这种配合,是很能鼓舞人心的,但……也容易拉仇恨。
蒋丞一回头就看他张着胳膊冲了过来,没等反应过来,他已经搂住了顾飞,在顾飞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操你妈。”塔顿时就怒了,骂了一句。
王旭并不在意,狂喜之中搂着所有队员挨个亲了一遍。
“浪没完了啊!”蒋丞看着在篮板上弹了一下进了的球。
“传得漂亮!”王旭吼了一声。
我这是个假动作哟!
“走走走,”老徐在班上的人散掉之后激动地挥着胳膊,“我跟鲁老师请客,请你们去吃点好的!”
“啊——”王旭奋不顾身地扑来上来,搂着他就是一口。
这种时候不用再急着拿分,可以打得更稳,球压着时间出手。
郭旭这会儿也有如神助,拿到球甚至都没有带,在糖稀转头看的时候,他从上方又把球传回给了已经从糖稀身边绕过的蒋丞。
“啊——”在一片欢呼声里,王旭的声音特别地响亮。
郭旭在他右前方,糖稀过来堵他的时候,他迅速把球传给了郭旭。
进球带引诱犯规带加罚一球同时完成,蒋丞差点儿都要跟场外观众一块儿吼叫了。
大家纷纷激动地点头。
球进了。
但紧接着王旭就喊上了:“大飞传球!大飞传球!”
“蒋丞!”王旭急了,冲了过来。
蒋丞站了起来,顾飞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摇了摇头,脚上问题不大,他有防护,就是摔到了之前肋骨的伤,震得有点儿发蒙。
“我呢?”王旭又问,这次问得更明确一些了。
“你们打得太棒了,”易静小声说,“班上的人从来都没这么激动过。”
顾飞慢慢退到罚球线上,冲塔伸出三根手指:“三次了。”
我操你大爷的南天门!
5班的人已经泄了气,虽然一个个怒气值都是满的,却没有机会再爆发。
“操!”塔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脸都涨红了。
球几乎是直着向上飞起,快速旋转着落入了篮框里。
5班发球相当快,这会儿糖稀已经带着球从他们身边跑过。
但就在这个时候,顾飞突然做了个要起跳投篮的动作。
http://www.hetushu.com比分被拉开到了16分,现在最后一节也没剩多少时间了,哪怕没有他和顾飞,这分也不太可能追得回来。
这厮一开始的投篮动作居然是个假动作!
在投篮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一眼这时才猛冲过来的5班的几个人,然后不急不慢地把球投了出去。
观众们也像吃了药,大概是怎么也没想到在比赛的第一天能看到这么让人意外的比赛,喊成了一片,也不知道该帮哪边儿了,总之一进攻就吼,一进球就尖叫,不分你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蒋丞笑了笑没说话。
估计看5班和2班打都没有这么激动,毕竟8班这种弱鸡横空出世,打得5班好几分钟时间就只进了一个球,场面太难得。
“喝水吗?”蒋丞身边有人问了一句。
如果他是5班的队长,这种时候他会换人了,但5班明显还是依赖他的篮下得分能力,没有选择换人。
“啊?”蒋丞愣了愣,看了顾飞一眼。
“谢谢。”蒋丞接过了她手里的瓶子,拧开喝了一口。
好纠结哦。
裁判的哨声几乎是跟球进篮同时响起:“5号打手犯规!”
“想吃火锅,”王旭说,“不,想吃烤肉……啊涮羊肉也不错……”
“你想赚钱吗?”顾飞问。
他之前打校队的比赛都没这么得瑟过。
蒋丞盯着准备发球的那个人,留意观察着场上的人都在什么位置上。
顾飞突然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想赚钱吗问出来,让他顿时有种妈咪跟无知少女对话的感觉。
“我发现你真欠啊。”重新上场的时候顾飞在他身后低声说。
蒋丞感受了一连串的震惊。
“傻逼,”蒋丞推了他一把,“回防!”
这个配合他们训练的时候练过,卢晓斌有身高优势,上空接了球之后一个跳投的姿势把球给了顾飞。
“我们能赢!”王旭在5班叫暂停的时候红光满面地一边喝水一边说,“我靠,我们能赢!我们肯定能……”
张远不错,李炎二号,不,糖稀……糖稀什么来着的移动速度很快,别人盯他的时候他很快就能脱身拿球,但现在张远跟个蹦枣似地跟着他,他晃了几个来回都没能甩掉。
“没事儿。”蒋丞笑笑。
“脚没事儿吧?”顾飞在他背上拍了拍。
Clean shot。
他转头往5班那边看了一眼,好几个人都盯着他们,眼神里全是火。
“蒋丞——”卢晓斌吼了一声,气贯长虹,把球对着蒋丞传了过来。
四周的叫喊声再次掀起,不知道是在喊顾飞那个漂亮的上篮还是在喊他摔了跤狠的,好几秒都没能站起来。
“好,”张远点点头,“他叫唐希伟不叫糖稀。”
“别碰我!http://www.hetushu.com”蒋丞一看王旭转身,马上指着他喊了一声。
不过激一下对手还是可以的,他跟塔对视了一会儿之后,隔空给了塔一个飞吻,还是在手上亲了一下再吹过去的那种。
有时候蒋丞就觉得挺神奇的,任何学校任何年级,都会有这种情况,会打球的都集中在某一两个班里。
顾飞这个罚球能不能进基本没有任何悬念,但他也不知道是欠的还是要气人,强行制造了个悬念。
他和顾飞在对方没回过神来的几分钟里迅速把比分追到了只差一分,这期间5班只拿了一次2分,这边蒋丞进了一个三分之后,顾飞连续上篮得分,球场边的观众差不多都达到了兴奋的顶点。
蒋丞喝了一口水。
蒋丞拿了球转身带了几步,脚尖压着三分线停下了。
还有十分钟,算上暂时加时也没多少时间了,8班拼了,5班也一样是拼了的状态,所以比分一直没有拉开到蒋丞希望的15分,现在是13分。
他转过头,看到易静手里拿着一瓶水,先看了一眼顾飞,顾飞在喝着水,她转头看着蒋丞。
蒋丞带着球从右边冲了过去,看到了已经进了三分线的顾飞……还有从右边拦截过来的,李亚东的脚。
接着就重重摔在了地上,胳膊肘撑着地猛地往旁边滑开了一米多远。
“只要下半场我们继续这么打,稳中有放,我们就能拿下!”王旭说,“想想,这不光是我们第一次赢比赛,这可是把5班给淘汰了啊!淘汰了啊!淘汰了5班,离我们把2班踩在脚下那天也不远了!”
“记着让他犯规,”蒋丞说,“他放得太开我们下半场不好打了。”
他差点儿想说不我还小。
顾飞接到了球,但5班的回防依然神速,塔在顾飞带球的几步里已经拦在了他面前。
蒋丞这一瞬间挺希望糖稀在8班的,这种速度和反应……他往左边看了一眼,糖稀果然马上往那边微微倾了一下身体,情绪太亢奋,反应又太快的缺点就在这里了。
蒋丞左脚一脚踩在了李亚东的脚上,右脚又迈不上来,整个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往左倒了下去。
但现在5班比分落了他们9分,如果李亚东不上场,追回比分的希望也会变得渺茫……
5班重新换了李亚东上场,蒋丞拿到了球,这个球如果能保证顾飞进了,15分光从心理上就能打垮5班的人。
“那个,有个事儿,想问问你。”顾飞跟蒋丞并排走着。
“跟你学的,他禁不起激,这会儿已经要疯了,”顾飞说,“看吧,到不了下半场他就得四次。”
“嗯,什么事儿。”蒋丞说。
但现在场边喊得像是火山爆发,而他们这样的一个队,居然能打到这个程度,他实www.hetushu.com在也不太能保持冷静了。
蒋丞笑了笑没再理他。
“还有,我们回防太慢,”蒋丞说,“我们训练的时候不是练过么,对方进攻的时候我们要马上回篮下,三秒区两个,别的顶在三分线不让他们进来。”
上半场结束的时候,李亚东四次犯规,无论他有多牛逼,下半场都会先不上场了,要留到关键的刻。
全班都乐疯了,拥到球场上,逮着人就搂成一团地喊,这种心情大概只有这种从来没有在学校任何比赛里赢过任何一场的超级弱鸡班才能体会了。
“嗯。”顾飞看了他一眼。
蒋丞刚一拿到球,顾飞已经往篮下跑过去了,他都没怎么多带直接就狠狠一抡,把球扔给了三分线外的卢晓斌。
塔跟着就跳了起来,比顾飞快了那么一小瞬间,顾飞在他跳起来之后才起跳,而这时他已经因为这个微小的时间差胳膊压了上来,顾飞从他双手之间强行把球投了出去。
“那我们呢?”王旭问。
最后在全员极度兴奋的气氛里,全场结束的哨声响起。
上半场结束只还有不到7分钟,球权在5班手上,必需在这点时间里把比分拉开,下半场他们调整好了也不那么好追。
“那个李亚塔已经两次犯规,”蒋丞直接忽略了他,看着顾飞,“让他再来个一次两次的。”
全场尖叫起来,女生的尖叫把男生的掌声和欢呼都快给盖没了。
最关键的是,这是淘汰赛,输了的直接就结束加入观众行列了。
“要毕业喽!”观众里有人喊了一声,接着就好些人跟着起哄。
“滚!”顾飞推开他,在脸上搓了好几下。
李亚塔跟他的目光对上之后,突然双手都举了起来,竖起中指,往他这边一指。
顾飞篮下投球相当准,但现在这种跟塔贴着的姿势他很难上篮,不被塔把球抢了就已经不错了。
“好!”王旭点头。
下半场李亚东没有上场,换了一个跟他身高差不多但要瘦了不少的队员,这个人的弹跳不如李亚东,顾飞上篮的时候他根本盖不住。
蒋丞准备过去接应,不过王旭已经冲到了三秒区,而且暂时没有人防守,随时可以接到顾飞的传球。
蒋丞感觉时间上来不及投篮,投了也很难进,有塔在,篮板也不好抢,这时顾飞还是得传球或者先退出来。
“遵命。”顾飞说。
蒋丞是个不容易激动的人,特别是打比赛,他一直打后卫,需要冷静观察,耍帅也只靠技术,不靠激情。
“谁?”王旭问。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坦然来形容一个拥抱,但这真的是他这么久以来,除了潘智,第一次跟人这样没有距离地接触。
“嗯,张远你就盯着糖稀,”蒋丞说,“你速度快,你就跟着他,可以犯规,http://m.hetushu.com拦不住你就推他,别推得太明显,不要让他有机会碰球,但是他手上有球你不要碰他。”
蒋丞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过去张开胳膊跟他搂了搂:“我也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五打四,5班觉得这2分肯定能拿下,这个球传到蒋丞手里的时候离他最近的糖稀都还在他们篮下的三分线那儿。
这一连串的反应,这一连串的配合,蒋丞感觉非常欣慰,顿时都觉得王旭要这会儿过来拍他肩他都不会觉得反感了。
球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蒋丞竖起三根手指,随着球落入篮框,他把手指往下一压。
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头发梢扫到了顾飞的脸。
“你大爷!”蒋丞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似的胳膊腿儿全上了,把王旭抡到了一边儿。
“哎,”顾飞走到了他面前,张开了胳膊,“好久没打这么爽的球了。”
“我操!”糖稀喊了一声,“瞎的吗!”
顾飞和蒋丞控球,稳稳地往篮下压,这期间5班拿了四分,但顾飞放弃两分,两次传球给蒋丞投三分,蒋丞都能感觉得到自己每次三分出手时身边的音浪。
“他叫张远,”王旭说,“那个小个儿叫唐希伟。”
带着默契和欣赏,也带着跟所有人都不一样的“近”,虽然蒋丞在碰到顾飞身体的那一瞬间,眼前闪过了那天晚上顾飞几乎贴在他眼前的脸,闪过了在阳光下带着光晕的顾飞的脸……但他还是觉得,坦然。
“好!没问题!”王旭一拍胸口。
却没有尴尬和抗拒。
“放慢节奏。”顾飞看了一眼计时牌子。
最后压着5秒时,蒋丞身后的那个人总算绕开了他,冲过去要球,发球的赶紧把球扔了出来,但因为距离有点儿远,球还没飞到一半距离,蒋丞已经冲过去在中间一断,把球拿到了。
在上半场马上要结束的时候,顾飞带球,刚过中场就被他拦住,顾飞甚至没有假动作引诱,只在他的手扫过来的同时偏了一下身体,他就收不住一巴掌拍在了顾飞的胳膊上。
顾飞的判断没错,这个李亚东……蒋丞对于自己突然想起了他的名字而感到万分愉快,李亚东脾气火爆,而且蛮劲儿大,之前王旭他们被压着打的时候他都能犯规两次,现在这种情绪状态之下,让他犯规简直没什么难度。
场边的叫好声里他听到了老徐破了音的那声“好球”,他往老徐那边看了一眼,一片兴奋的脸里,老徐的最显眼,脸激动得比他们打球的都红。
指完了也没有收回目光,还是跟他对盯着。
这姿势这角度都能进!
“战术还有什么要调整的吗?”王旭问蒋丞。
第一场淘汰赛,弱鸡队输了没有什么感觉,能进决赛的队输了才精彩,吃瓜群众们喜闻乐见的黑马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