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章

顾飞开着车往刘帆家那边过去,半路的时候手机响了,他塞上耳机接了电话,那边传来了丁竹心的声音:“可以啊小子,真不来?”
但顾飞的下个动作就让蒋丞在心里骂了一句大黄狗,丫居然是他妈传球!
不得不说5班的那个塔比他们班的塔要强,卢晓斌就快上去搂着他了,却还是被他脱了身。
蒋丞迅速移动,防止有人盯死自己,他看了一眼计时器,还有时间,这个时候顾飞应该还是会把球分出来。
“操!”他接住球,迅速退了一步带出三分线,没有犹豫地把球高高地投了出去。
或者……他耍个花活儿的话,还有机会。
他认识的人里,不“坏”的没几个,但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是“坏小子”这个词,却感觉只有蒋丞最合适。
“脸不好么?”顾飞笑了。
8班一直以来都是超级小弱鸡的形象,别的班队员到场都会引起小小的骚动和围观,他们的人过去的时候,只有他们自己班的人在班长易静的带领下挥了挥手。
老徐也挺激动,跑到教室来催他们去球场。
蒋丞赶紧往四周看了看,教室里除了他们,已经没人了,都去了球场。
在顾飞拿球的时候像一床棉被似的盖在了顾飞跟前儿。
声音还挺大,蒋丞吓了一跳,大家一块儿回过头,看到了正拿着上课的麦站在后排的老鲁。
蒋丞加速跟上,王旭在他身后很伤心地喊了一声:“我靠,怎么没给我!”
“靠!”王旭激动地过来对着蒋丞耳朵吼了一声,“真他妈爽!”
“我发球,”蒋丞说,“王旭过来拿球,按以前配合过的那样,多跑动,把人盯死,卢晓斌你缠死那个塔,你体力好,他在哪儿你就在哪儿,不用管球。”
“嗯。”蒋丞应了一声。
“他跟老徐关系好,”顾飞说,“一直搭档,老徐要是5班的班主任,他这会儿肯定就看好5班。”
球落下来之后果然被5班的人拿到了,然后迅速往篮下压了过来,对面5班的人顿时喊成了一片。
果然,顾飞的手在空中猛地一沉。
“……你们学校还有贴吧?”蒋丞挺吃惊,重点都歪了。
“走路去拿的?”顾飞问。
“有啊,你可以去看看,”顾飞说,“挺热闹,各种八卦,约架,装逼,还有装逼失败。”
“嗯。”顾飞应了一声。
“叫了我也不会回去啊,”丁竹心笑了起来,“我这么不好说话的人。”
“一会儿不行了的话,蒋丞你先上。”王旭站在他旁边一边活动胳膊腿儿一边看着前方说着话。
“放心。”王旭一脸沉稳地说。
哨声响起时王旭甩开对方的一个人往蒋丞这边冲了过来,蒋丞拿着球正要出手给他,5班个子最小的那个突然斜和图书插过来拦在了王旭身前。
但卢晓斌很忠于职守,迅速挤了过去。
一帮人走出教室的时候,蒋丞跟在最后头,感觉他们一个个的走路都带着风,仿佛是一直以来都让世人看轻而今天即将扬名天下的扫地僧……
蒋丞有些无语地看着球被人家轻松带到篮下,在几乎没有防守的情况下拿到2分。
“哦。”蒋丞在场边的椅子上坐下。
球落进网里的那一瞬间,球场边再次掀了浪,8班的人蹦起来叫得嗓子都快破了。
“不合要求,我这批货有点儿偏‘坏’,刘帆长得太实诚,像老流氓不像坏小子,”丁竹心说,“你有合适的人吗?时间紧所以我价格给得比平时高不少的。”
“人给送到路口了,”刘帆看到了他戴着耳机,“打电话呢?”
“顾飞蒋丞,准备。”老徐这时过来说了一句。
“也不全是在拍我,”顾飞无所谓地笑笑,“你是不是不知道你来第二天学校贴吧里就有人打听你了?”
“没叫你回去么。”顾飞说。
“你?”顾飞转了个弯,看到了正拎了两个大兜在路边走着的刘帆,他加了一把油门过去吹了声口哨。
“我操,”蒋丞看着记分牌上的时间和比分,“平时打得也没这么烂啊。”
“5班的那个中锋厉害,”顾飞在他旁边走着,小声说,“比卢晓斌壮一圈儿,跟个塔似的,球到了他手里我们基本没机会再拿。”
“嗯,心姐,”顾飞腿撑着地偏了偏头,“上来。”
王旭没说话,想想又非常郁闷地对着桌子拍了一巴掌:“操,这对战表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抽签就算强弱分开抽,起码也应该是一个差队对一个强队吧,这样才能保证后面的比赛好看啊!”
“老鲁还挺看好王旭他们?”蒋丞说。
5班的人回防挺快,跟8班之前的回防速度一比简直是光速了,顾飞相当拉风地直接中线冲到篮下时,他们的人已经全部压缩回了三秒区。
刘帆跨到了他后座上:“开慢点儿,晚上风太冻了。”
“没事儿,也就是随便唱唱,”丁竹心说,“之前在野火,所以叫你,现在跟朋友出来喝酒了,你肯定不会来的地方。”
“起来起来,”王旭走过来冲他挥了挥,一脸得瑟,“这是队员休息的地方,观众去旁边。”
“鲁老师!”裁判席那边有人喊了一声,“鲁老师!不要用喇叭,会干扰比赛。”
“紧张什么?”蒋丞看他的样子有点儿想笑。
蒋丞觉得挺佩服老徐的,在这种所有人都觉得5班是来表演赛的气氛里,能喊得仿佛8班就是未来的冠军队。
“一会儿你也中线,”蒋丞看着场上越打越紧的王旭他们,“杀杀他们风头。”
“对和-图-书,临时找一个拍完这批就行,不过别找刘帆了,他身材倒是好……”丁竹心说。
王旭这会儿对于他队长的活儿被蒋丞抢了完全没有怨言,站在一边拼命点头,最后上场的时候也没顾得上像平时那样做个总结发言。
“嗯行,”顾飞说,“模特也要我找吗?”
“你离我远点儿。”蒋丞有点儿受不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女生也喜欢扎堆儿讨论哪个班的谁谁帅,他也经常被拍,但女生多少还有些羞涩,拍照也是偷偷的,起码得装着是在自拍。
蒋丞顺着往那边看了一眼顿时乐了,那边有一个拿着摄像机的老师,正对着球场转圈儿拍着。
“用你名字命名的球队吗?”王旭一把扒掉了自己的衣服,拿了一件套上了,“挺不错。”
没到五分钟,5班已经进了四个球,王旭他们没办法阻止塔拿球,也就挡不住人家进球,好容易拿了一次球,带到篮下的时候5班立马嘘声四起,球都没出手就被人给抢了。
球往空中抛起的时候,蒋丞就知道卢晓斌碰不着这个球,塔虽然个子大,但反应并不慢,而且比卢晓斌还高了小半头。
“放松打!放开了打!”身后突然传来了喇叭声。
“塔?”卢晓斌问,他的确是体力不错,这会儿连喘都不带喘的。
“你放下,放下,”老徐指着老鲁,“好好看比赛。”
“我找找吧。”顾飞说,丁竹心说到坏小子的时候,他眼前不知道为什么会闪过蒋丞的脸。
顾飞和蒋丞一上场,场上双方队员带场边的观众,气氛全变了。
“不是我要拍照,”丁竹心说,“我店里之前找的那个摄影师回老家结婚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平时用惯的那个模特也……你过来给我救个急,我一堆衣服没拍呢。”
“我觉得吧,”郭旭有些不踏实,“还是别拖得太久才上场,分一拉开就不好追了,是5班啊,那么强的队。”
“李亚东现在就是中线直插篮下,没人拦得住他,走位相当嚣张啊,”顾飞抱着胳膊靠着椅子,“上半场就这么下去,王旭他们打个蛋出来也有可能。”
“队长。”蒋丞在王旭身后叫了他一声。
这两分非常重要,能把8班的士气激起来。
顾飞拿来的队服果然比牢服和农贸市场面条鲜要强得多,红色的衣服,背后除了数字,只印了一个做成火焰燃烧效果的“飞”字。
塔是有名字的,顾飞说了一遍,但是蒋丞没记住。
只要再从塔的胳膊下边儿一勾,球就有可能进。
“这个球很重要,”蒋丞说,“靠你了。”
“比赛又没开始!”老鲁对着麦说。
现在这一堆四五个手机举着,他顿时有些别扭。
“你要不要用这个?”老鲁m.hetushu.com依然对着麦。
顾飞站起来没两秒钟,对面和四周的观众就都发现了,有人立马喊了一声:“我操,8班这次有顾飞?”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摄像的老师都直接走到了他俩身边,还有好些手机对着他们。
“那不就行了,”丁竹心说,“我倒不是记仇,我是膈应……对了,什么时候有空帮我拍点儿照片?”
群众们对王旭队长带过去的队员们完全不感兴趣……也不准确,还是有能他们感兴趣的人,顾飞。
“大飞?”王旭往顾飞那边偏了偏头。
但下一秒顾飞却突然起跳了。
这滋味儿真是太美好了……
这人的风格跟李炎很像,速度快,灵活,这个球没办法再给王旭,蒋丞抬眼往中场看了过去,顾飞被塔缠住了。
这一个配合加三分,顿时让所有人都跟磕了药一样嗨了起来,回防的时候一个个脚底下都像是有弹簧。
坏小子?
今天的开场比赛,大概是为了吸引人,高二安排的是最强的两个队的比赛,1号场地是5班,2号场地是2班,对手分别是头号弱鸡8班和被8班一比就不那么弱鸡了的3班。
“都换上都换上,顾飞和蒋丞捂严实点儿,”王旭一边换衣服一边说,“一会儿他俩先不上,秘密武器还是尽量藏着,不行了再让他俩上。”
顾飞给他竖了竖拇指。
“有什么意见么?”顾飞跑过蒋丞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
5班的人又是尖叫又是鼓掌的,相比之下,他们8班的气势就弱了很多,大概是因为秘密武器保护得太好,连自己班的人都没抱任何希望。
“队长,抽签没问题,强队是5班,”顾飞换好了衣服穿上外套,指了指旁边的一帮子人,“我们就是那个差队。”
“漂亮!”老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扩音器拿到了手里,“这个球漂亮!”
易静站了起来,走到老鲁身边,笑着说了几句,老鲁把麦和扩音器都给了她,过去跟老徐一块儿叉腰站在了场边。
操!蒋丞立马做好了断球和回防的准备,塔像泰山压顶一样跟着顾飞也跳了起来,如果顾飞手上的球出手,这一个盖帽妥妥的。
“那你‘得了’吗?”丁竹心问。
以前学校有看台,四中的球场挺多,但是想坐着看球就得自己扛椅子过来,好在他们班的队伍不行,但后勤强,椅子搬来了很多。
除了临时因为有球赛而被激起了对篮球的兴趣在场上胡乱打着球的那些之外,不少班的队伍已经开始在场上热身……或者说是已经开始在场上显摆。
“我们……”王旭梗了梗脖子,半天才叹了口气,“哎。”
“秘密武器,”王旭冲他使了个眼色,努力控制着自己说话的时候嘴不动,“配合m.hetushu.com一下。”
“中线我两边都受威胁。”顾飞说。
场边顿时挤满了人,啦啦队的声音此起彼伏,把5班视为对手的这会儿都在给8班加油,喊成一片。
只有老徐叉个腰站在场边,冲着王旭他们喊:“好好打!打出你们的水平来——让他们见识一下你们的厉害——”
5班的人对蒋丞的水平不清楚,但顾飞打球什么样他们都知道,没比赛的那些班的人全都挤到了1号球场。
而这时,他和顾飞正站在两排椅子中间脱裤子。
王旭第三次往顾飞这边看过来的时候,顾飞站了起来。
“不是,我……”顾飞这才想起了之前丁竹心发来的消息,“忘了,要不我现在过去,你在哪儿?”
“哎……”蒋丞无奈地叹了口气,到后边找了张椅子坐下了。
顾飞在学校算是个带着神秘色彩的牛逼人物,云游天外的老大,没跟谁干过架却谁都不敢惹,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集体活动,现在居然要上场打比赛。
顾飞上篮的路线已经被双人封死,他退出来的同时一回手把球从身后传了出去,蒋丞一个大步过去接住球,带球晃过李炎二号和一个另一个人,在顾飞再次找到空隙进去的时候,把球传回给了他。
“我记仇,这种事儿我记一辈子。”顾飞说。
“你跟他们在一块儿那会儿是你发挥最好的阶段,”顾飞说,“不用为了我跟他们较劲,都三年了吧,差不多得了。”
蒋丞看了顾飞一眼,莫名其妙地就觉得有点儿激动,以前打校队比赛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心情。
四个球场,全围着人。
“没意见,看你浪呢。”蒋丞说。
“我操?”蒋丞看着他。
王旭跟被踹了一脚似地突然加速,从蒋丞身边带着风地冲了过去,跟在了顾飞身后,跟5班防顾飞的两个人你挤我我挤你的纠缠上了。
跟着往回跑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潘智昨天的那条消息。
蒋丞站到边线,从裁判手里接过球,往地上拍了几下试了试手感,还不错。
“我靠,”刘帆转过头,“我他妈正想看哪个傻逼敢这么调戏大爷呢。”
场上叫了暂停,蒋丞一边脱衣服裤子一边觉得很操蛋。
“李亚东。”顾飞说。
“传球还需要看你在哪儿么?”顾飞问。
选完场地之后比赛就开始了。
“我建议你穿件T恤在里边儿,”顾飞看着他,“别一会儿比赛没开始队长先冻屁了。”
“有我。”蒋丞说。
但王旭他们看得出来从上场就很紧张,放不开,对方十几秒就进了球,他们顿时就被一直压着了,场边的人都在喊,他们却跟一句也听不见似的,打得一团槽。
“刚一进来就碰上小冰他们一帮人,”丁竹心说,“主唱又换了。”
蒋丞转和图书过头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不用,我跑得到。”
“好,”周敬马上跨过几张椅子,冲着场上吼着,“盯人!你们盯人!回防要快!抢球拼一点儿啊!”
“嗯。”卢晓斌点点头。
比赛开始,跳球的是卢晓斌和那个塔。
虽然在球对着自己飞过来的时候蒋丞马上就明白了顾飞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要骂。
大概是被王旭这段时间以来不断地“秘密武器”洗脑,他站起来的瞬间真就有种感觉,他跟顾飞背负着什么重大的历史使命。
“嗯,”蒋丞点点头,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卢晓斌,想像了一下那个中锋的体型,“你只管往篮下去,我掩护……”
“你抓紧时间一展风采。”顾飞说。
顾飞拿到了球就按之前说好的那样,转身从中线带球开始往篮下冲。
“上都上来了,打都打了,”顾飞说,“那就让他们死透了。”
“听他的。”顾飞说。
在顾飞脱身的那一瞬间,冲蒋丞伸出了手,蒋丞把球对着他扔了过去。
“因为我突然觉得,可能打不了十分钟你俩就得上。”王旭说。
王旭顿时很愉快地转过身:“什么事儿?”
四中的球赛阵仗挺大的,下午第二节 课才开始比赛,但除去高三,一二年级的第一节课就没多少人上了,全在球场上堆着。
“好吧,”王旭蹦了蹦,“你俩准备着点儿,我有些紧张……”
还真是……突然就有点儿找回了以前的感觉。
周敬很卖力地喊了一阵。
场边的声音顿时提高了至少能有20分贝,喊得跟掀了浪似的。
王旭马上跟老徐打了个手势要求暂停。
“不行,”蒋丞说,“我和顾飞要一起上,我一个人上去打不出配合,没什么作用。”
虽然还没有到能暂停的时机,但场上几个人看到王旭这个手势之后顿时就像打了强心针似的,跑都比之前跑得快了。
“传球都从下边儿传,”蒋丞说,“对5班我们没有身高优势。”
为了贯彻执行王旭队长“秘密武器”的计划,蒋丞和顾飞没跟队员们走在一块儿,到场边的时候,好几个女生举起手机一点儿掩饰都没有地对着顾飞拍照。
班上的人这时才反应过来,顿时一片欢呼,全都站起来开始喊。
“周敬,”顾飞踢了踢坐在前面疯狂拍着大腿的周敬的椅子,“去喊,让他们盯人。”
“跟过去!”蒋丞说。
王旭一直以来都是想把“秘密武器”压到最后,但昨天对阵表一出来他就无语了,他们第一场淘汰赛对5班,5班的技术水平跟2班不分上下,2班去年差点儿拿下当时高二的队,但也差点儿在路上输给5班。
“嗯!”王旭点了点头,小跳着站到了场边,对着侧面努力地摆出各种热身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