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章

“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蒋丞拿过杯子喝了口水,瞪着烤火器。
他吸了口气,脚往地上一蹬,滑了出去。
顾飞抓住了她的手,往蒋丞这边看了一眼。
顾淼点点头,拉了拉头上的帽子。
他扒拉开这帮人,直接回了屋把门甩上了,他们才放弃了。
他狠狠地一掀帘子,跟一个同样正往里冲的人撞在了一块儿。
蒋丞简直震惊得火都没了,瞪眼儿看着这个女人。
前后左右围着他参观,还各种打听,当着面儿议论。
“你干什么了!”女人扑上去对着顾飞一巴掌扇了过去。
短暂的飞行之后,板头如他判断插进了雪堆里,在他摔出去的瞬间,突然看到了前面有人。
“嗯。”蒋丞看着他。
“你写了没?”顾飞问。
“我操!”没等他出声,蒋丞一偏头看到了他,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威胁,嗓子压得很低,“你他妈怎么不明天才来!”
有种说不上来的孤独感。
“你不嫌丢人是吧?”顾飞抓着她的胳膊把她甩到了旁边的椅子上,手指着她的脸,“你再疯一个试试!”
“滚蛋。”蒋丞有些无语。
蒋丞瞪着他。
“借我抄一下。”顾飞说。
“你发什么疯。”顾飞扔下笔站了起来,拧着眉。
蒋丞坐了一会儿,感觉实在没法再待下去了,总不能在这干坐着等顾飞抄作业,他站了起来:“我走了。”
蒋丞?
“嗯。”顾飞应了一声。
落地之后他又往前一直滑到了街口,这次他滑得很快,顾淼没有跟过来,站在刚才那儿看着他。
蒋丞居然从她眼神里看到了小小的挑衅,没忍住笑了:“你这是跟我挑战呢?”
肯定有钱,看看这打扮这气质啧啧啧……
恭喜你!答对了!
不过偶尔老妈心血来潮了也会做一两次饭,老妈做菜很好吃,他和顾淼都爱吃,只是吃一次很困难。
“大哥!哥……啊操!我错了!大哥我错了……我以后有多远走多……远……啊!别打了别打了!我操别打了要死……人了!”
蒋丞话还没说完,顾飞点了点头:“哦。”
“那就是走神了,我没听到你说话,”顾飞重新坐下,拿过手机看了看,“你刚是想说走哪步吗?”
“不是,你刚没看到右上角能出个竖着的炸弹吗,”蒋丞说,“出了炸弹正好还有同色,你再用一步就能把下面那个……”
玩什么玩得这么投入?蒋丞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趴到收银台上往他手机上看了一眼。
顾飞低头开始抄作业,抄作业的时候倒是挺专注的,不知道的以为他多用功呢。
他按了一下,是条语音,还是外放的,坐在一边的蒋丞听得清清楚楚。
他回不了过去的生活,也融http://m•hetushu•com不进眼前的生活,游离在种种陌生之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一个可以踏实待得住的地方。
“这么早。”顾飞愣了愣。
然后手指在屏幕上划拉了两下。
“是么,”顾飞把门打开了,屋里的暖气扑了出来,“今天是我妈在这儿,下午……大概有事儿走了。”
弱智游戏爱消除!
蒋丞也叹了口气,叹完了又觉得有点儿想笑。
“嗯,”顾飞从书包里翻了能有十几回合才摸出了一支笔,划了两道还没水儿了,他看着蒋丞,“有笔吗?”
像?
“哪步?”顾飞问。
然后把那锅饺子吃光了,甚至连蒋丞碗里没来得及吃的三个也吃掉了。
他实在忍不住了,伸了根手指头过去想给顾飞指点一条明道:“你看不到这里吗?”
顾飞一直没动。
蒋丞还是看着他,这人跟个并没多熟的刚同了两天桌还有一天半没见着人的同桌借作业抄,居然语气里连一点儿恳求都没有。
顾飞站了起来,在店里转了两圈才把书包从角落里拎了出来,刚把本子放到桌上,手机响了一声。
顾淼边跑边蹦了一下,做了个豚跳的动作。
“弱智?”顾飞帮他接了下去,“我玩的不就是个弱智游戏么。”
他看了一眼顾淼,顾淼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低头盯着地,打算在经过顾淼身边时跃过大的那个雪堆。
蒋丞在收银台上趴了快有五分钟,他还是没动,要是算上之前的时间,他愣这儿就算这三步得算了有半小时了……
顾飞看着屏幕没理他。
“什……什么?”蒋丞整个人都是愣的。
在顾飞店里愣了快半个小时,蒋丞扭头看了看顾飞,他还是之前的样子,低头看着手机屏幕。
“不是,”蒋丞指了指他家店关着的门,“你家这生意做得很随心啊。”
顾飞还是没吭声,也没动。
说实话,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但这跟疯了一样的状态他实在是有点儿看不明白。
“行了。”顾飞拿起手机说了一句。
-我吃了。
身后传来了轮子跟地面摩擦的声音,这声音非常熟悉,他赶紧回过头,果然看到了踩着滑板过来的顾淼。
这个响指打得蒋丞都有些自愧不如,特别脆响。
“我倒是会,”蒋丞搓了搓手,“不过很久没滑了。”
“我说了你就能到了么?”蒋丞说,“再说我手机冻得开不了机了。”
指尖刚过顾飞眼角,还没碰到屏幕,顾飞突然猛一抬头,接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指,顺着就往后一掰。
“你走什么走!”女人回过头,冲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你跟这王八蛋一伙的吧!你也别走!”
板头大概和图书会插进雪堆顶端。
蒋丞看着他没说话。
但没等他回过神,李保国号称给他做的饺子他还没吃完十个,突然就来了五六个男男女女,挤了一屋子。
蒋丞抽了支笔给他。
“过了,”顾飞舒出一口气,转脸看着他,“谢谢。”
顾飞低头看了看,然后在屏幕上划了一下,接着就皱着眉“啊”了一声。
你看看这大城市长大的小孩儿就是不一样哈!
整个人就像是被悬在了空中。
他趴着跟着也算了一下,很快就找到该先动哪个,但本着观棋不语真君子的原则,他沉默地等着。
“那怎么不先回去,”顾飞拿了个杯子,往里放了一片柠檬,倒了杯热水递给他,“我过去拿也行。”
他掉头滑回去的时候还冒着摔个狗啃屎丢大人的险跳上了台阶再下来,不过运气还成,没摔,只是晃了一下。
但眼下这种情况,就算自己走了,顾飞他妈会挨个耳光,他也得走。顾飞的心情他大概能体会,就像自己不愿意被人窥见跟李保国的关系一样。
睁眼的时候还差一站到家,但时间已经过了八点,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蒋丞没有发消息过来,估计是还没到。
他加快脚步走过去,看清了的确是正缩着脖子双手揣兜从门口的台阶跳上去又蹦下来的蒋丞。
顾淼依旧不出声,只是看着他。
操!
“嗯?”顾飞看了他一眼。
“让让,让让……”蒋丞跟在他后头,把他推开之后进了店里,原地蹦了好一会儿才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靠,冻死我了。”
来吧!飞吧!少年!
“死了?”蒋丞看着他。
“不好意思,”顾飞看了看他的手,“没伤着吧?”
“卷子不要了,我又没有,”顾飞拿起本子翻了翻,“你这字儿真跟学霸一点儿没挨着。”
顾飞往自己家的店走过去的时候,老远就看到门口站着个人,他借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到那人正在人行道上来回蹦着,跟跳舞似的。
顾飞把手机扔到收银台上,伸了个懒腰:“今天有作业吗?”
顾淼没说话,从滑板上下来,脚轻轻对着滑板踢了一下,滑板滑到了蒋丞脚边。
顾飞把手机放回兜里,走到车门边等着下车,这小丫头越来越酷了,连打字都惜字如金。
“废话,”蒋丞说,“你们平时会有没作业的时候么?”
“不客气,”顾飞在收银台后面坐下,腿搭到台面上,“主要是不洗太恶心,你又不拿走。”
你养父母家挺有钱吧!
在他准备起跳的瞬间他看到了前面地上有一小块砖。
至于他自己嘛,应该会摔到前面的人行道上。
“王八蛋!”撞在一块儿的是个女人,俩人还没分开她就骂上了,“http://m.hetushu.com王八蛋!”
“走了。”蒋丞一想到自己居然在别人眼里已经混成不是好鸟那规格的了,心里顿时一阵堵,差点儿想发火。
虽然大冬天顶着风干这种事儿挺冷的,但是很爽。
像你大爷!一模一样你祖宗!
现在的速度正好,蒋丞带着风往前,雪堆很快就接近了。
说完之后俩人都没再说话。
完了。
-在楼下吃的吗?
蒋丞想起了老徐上午的话,顾飞呢,挺聪明的……这叫聪明?
要说学渣,也是有级别的,潘智也是学渣,但跟顾飞一比,他简直就是个纯良的小渣,起码人潘智有笔,还不止一支。
“让我滑么?”蒋丞问。
往回走的路稍微有点儿坡度,速度一下快了不少,感觉也慢慢回来了。
但他不想走。
“今天作业挺多的,得抄一阵儿,”他从书包里拿出了几个作业本还有张卷子,扔到收银台上,“明天早上带给我吧。”
……只能看这一跳的高度了。
“七点五十。”蒋丞把装着衣服的袋子往收银台上一扔。
“那个……”蒋丞尴尬得都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看了,“阿姨我走了。”
他知道这个时间这一片的店除了牌室差不多都要关门了,顾飞估计是在等他走了好关门。
-嗯
顾飞很舒服地半躺在收银台后边儿玩手机,蒋丞没手机可玩,就那么坐在椅子上发愣。
“我以为你没地儿去呢。”顾飞边抄边说。
这都不用介绍也不用猜,就看得出来肯定是顾飞他妈妈,眼睛鼻子都一模一样。
还有一条消息是顾淼的,就三个字。
今天李保国家很热闹,不知道李保国怎么突然发了疯,找了一帮人到家里来打牌。
蒋丞看着他好半天:“这是昨天贴树上那位吧?”
顾淼眼睛亮了起来,有些兴奋地跳了一下,一扬手打了个响指。
蒋丞感觉自己现在每天都处于各种“难以置信”当中,左看是不可思议,右看是匪夷所思,活得喘不上气来。
“我靠。”他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怎么会有人玩这东西玩得别人说话都听不见了!
“你睁眼睡觉?”蒋丞问。
“是不是有病!”蒋丞甩着手,还好自己是用左手指的,要换了右手,伤口都得让他给撕开。
经过店门口的时候她大概是听到了里面的声音,顿了顿,但并没有停下了,而是一蹬地,风一样飞了过来。
顾飞有些疲惫地点了点头,他迅速地掀开帘子跑了出去。
滑板是个挺解烦闷的东西,踩在板子上,风一样掠过身边的人,讨厌的,无聊的,烦躁的,全都被甩在身后。
从墓地回家的公交车路线很长,要绕小半个城了,顾飞靠着车窗晃着,没晃两站就睡着了。
“谢谢。www.hetushu.com”蒋丞说。
最后一个中老年表情包妇女说了一句,一看就是亲生的,看看看看,长得跟保国多像啊!一模一样啊!
“你是不是……”蒋丞咬下了后半句没说。
“哟,”蒋丞把书包扔到一边的雪堆上,脚踩上了滑板,“小妞挺有范儿。”
他往门口退了退,顾飞看过来的时候,他指了指门。
顾淼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快点儿。
那种弥漫全身的尴尬和感同身受的别扭,被外面的寒风刮了好几下,才总算是消退下去了。
“自己悟去吧。”蒋丞说。
“我……”顾飞把手机扔到一边,拿杯子倒了半杯水喝了,“我刚睡着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顾飞拿了个电热烤火器放他旁边打开了。
“我,”蒋丞指了指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守时。”
去那天他就想吃但没吃成的饺子馆吃了饺子,给顾飞发了消息之后又在人店里把作业全写完了,最后整个大堂就剩他一个人,他才起身出来了。
“人隔壁大夫刚才走的时候说下午就没开门。”蒋丞说。
他看了看这一关,挺难的,就还剩三步,但是要是每一步都不白走,这关就能过,估计顾飞是在计算。
这块砖在他的必经之路上,以他现在有些生疏的技能,避开不太可能,只能提前起跳,但落下去的时候可能还在雪堆上面。
飞到蒋丞面前还招了招手,蒋丞刚想提醒她小心,她已经一踩板子跃了起来,从蒋丞面前一掠而过,稳稳落在了他前方,然后一个漂亮的转身,停下了。
速度不高,这里的地形他不熟,好在顾淼这块是双翘板,他最熟的板子,适应起来还算容易。
“请,把作业,”顾飞叹了口气,“借我抄一下,谢谢。”
“还行,洗掉了反正。”顾飞说。
滑出去一段距离之后他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回过头看到是顾淼跟在后边儿跑,看到他回头,顾淼马上拍了拍手,也不知道是在给他鼓掌还是催他快点儿。
“你们干了什么!”女人一巴掌拍在他的胳膊上。
但是运气不太好。
不过踩着滑板还能让个小姑娘跑步追得上……也挺逗的了。
“别挡道!”女人用力推了他一把,“顾飞你个混蛋!”
八点多对于冬天的旧城区来说已经挺晚了,对于他们旧中之旧的几条街来说基本算深夜,店铺都这个时间关门,也没什么人再出门儿,除了打牌的。
蒋丞本来就咬着牙快憋成颗灯笼椒了,一听这句立马扛不住了。
顾飞站了起来,蒋丞注意盯着他的动作,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有什么邪火这会儿想找人打架。
“啊!”蒋丞喊了一声,劲儿到是不大,但吓了一大跳,顿时就火冒三丈,对着顾飞胸口一http://m.hetushu.com拳砸了过去:“他妈有病啊!”
他一踩板猛地跳了起来。
“没地儿去待着吧,李炎刘帆他们没事儿干的时候也在我这儿摊着。”顾飞说。
蒋丞小学初中的时候还挺爱玩这些,滑轮滑板之类的,但初三之后为了中考,老妈把他这些“跟学习无关”的内容都抹掉了。
下午放学他走到楼道口,光听动静就知道那伙人还在,而且大有今儿晚上不走了的气势,他连门都没进直接掉了头。
不能在小姑娘前面丢人,他稳了稳重心,一踩板,从前面的小雪堆上一跃而过,还抽空往顾淼那边一指。
真是划算啊,人家帮着把儿子养这么大了。
“你怎么没回家?”蒋丞看着她,虽然知道她肯定不会回答。
他皱着眉,这个鬼地方还有一个正常人吗?
女人终于没再扑出来,只是突然就哭了起来:“我是不是你妈,我谈个恋爱怎么了,你就把人打得不敢跟我再见面了……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守一辈子寡!”
顾飞的脸色很难看,手都有些发抖。
顾飞松了手。
顾飞没再问:“你衣服我明天早上带给你吧,我拿回去洗了。”
楼下邻居弄了个小饭桌,有时候他回家晚没做饭,顾淼就会自己去邻居家吃,月底顾飞再跟邻居结一次账。
也许是天儿太冷了,也许是太紧张了,总之他这一下力量不够,收腿也不够……他已经判断出了落点。
“不好意思,”顾飞一边掏钥匙一边说,“公交车,开得慢。”
“……操,”蒋丞说,“我那是忘了。”
“啊?”蒋丞抬头看着他,“不好洗吧,还有血。”
“有抄就抄,”蒋丞说,这话他倒一点儿意见都没有,他的字就是难看,一行字能打一套醉拳,“叫花子嫌米糙。”
蒋丞被她推了个踉跄,退了好几步,看清这个女人的长相之后他愣了。
顾淼往旁边的灯柱上一靠,抱着胳膊看着他。
蒋丞感觉如果自己没在这儿,他可能会给他妈一个耳光。
靠,这什么鬼妈!
“什么?”蒋丞愣了。
后面这句说出来之后,顾飞确定他是冻的,声音带着颤,还有牙磕在一块儿的声音。
“你是不是等着关门呢?”蒋丞问了一句。
蒋丞没说话,有种无奈的丢人的苦涩。
“你要急着关门我就走了,”蒋丞说,“不急的话我再待会儿。”
语音里的人连惨叫带告饶的,听得蒋丞一愣。
中午李保国挺熟练地就把他打坏的那两扇窗户修好了,他还挺佩服的,论动手能力,还是这父母这一辈儿的人强得多。
蒋丞没敢像顾飞那样抓住她的手,毕竟这是顾飞他妈,他只能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掌。
顾飞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你到了怎么没跟我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