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燃钢之魂

作者:阴天神隐
燃钢之魂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卷 明日之渊

第四十二章 随心所欲之兽(下)

光芒错乱,空间扭曲,在这一根根本看不清粗细的丝线摇摆间,空间就像是由方块堆积的积木那样,纷纷解体溃散,然后又再次愈合——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在这区域内,世界的本质变得脆弱了,世界屏障的强度开始急速下降,就像是有人用筷子搅拌凝固的奶油那样,一开始比较困难,但是越来越轻松,越来越简单。
埃尔玛强打精神回应道,她的语气迷茫:“我们的目标达到了……至少阿摩司王庭安全了……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有大帝在,它什么时候不安全过呢?”
巨眼的眼神柔和:“我看得出来,你很愤怒,很不甘,因为你觉得我的态度是忽视,是藐视。但这很正常,我倘若用对等的态度对你们,反而是一种莫大的怪异,那才是值得奇怪的事情。”
毕竟,被极限化的阿摩司人,很新奇,很可爱,也真的很有意思,不是吗?
“一切……一切都是徒然无功。”
库洛斯是之前,在王庭边疆处,和埃尔玛一起转移被极限瘟疫感染的虚空定居点去集众区的王庭禁卫,也算得上是埃尔玛以前的熟人,对方似乎还在负责那一片区域的瘟疫相关事宜,知道了这件事后,就顺手转告了一下这位在他看来刚刚觐见过大帝,如今正炙手可热的老朋友。
自私,唯我,但也能无私,奉献,他可以为了自己毁灭亿万世界,将其他文明和智慧生命如同垃圾一样扫开,也能因为心情好,看得顺眼,就庇护一个种族几万年,甚至允许对方生活在自己的身体内,就像是允许猫狗宠物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那样。
但那就像是搭建在地基上的金字塔那样——最底层,最大的那一阶目标,是‘不死’。
当我诞生的第三天,我就已经掌握了阿摩司人的语言,理解了当前的政治局势,并且开始接管权利,准备征服周围的弱者。
随心所欲,不死不灭——唯我之野兽,叹息着重复道:“无意义的抵抗。”
而不是现在这样,明明目标完成了,但却颓废又迷茫的样子。
更可笑的是阿摩司人,他们居然和这样的究极生物生活了数万年,甚至还发展出了如此发达的文明——哈哈哈哈,阿摩司人真的应该对大帝真心诚意的说谢谢,说对不起,因为他居然慷慨的把自己的壳拿了出来,送给他们这群小虫子当首都当了这么长时间啊。
她有周密的计划,完善的准备,如果不是极限瘟疫,她恐怕早就开始行动了——但是因为极限瘟疫,因为极限瘟疫会杀死数以百亿千亿计的阿摩司人,所以她抛下了自己的理想,转而尝试去收集资讯,http://m.hetushu•com解决这个问题。
埃尔玛原本茫然的表情,逐渐变得生动,她的语气也慢慢地从没有声调,到不可思议,最后到匪夷所思:“极限瘟疫?”
但迎接它的,是‘虚拟世界’加上‘力劈华山’(黑洞版)。
“至少是好事。”
“振作点,埃尔玛!”
她如此自嘲道。
过了好一阵子,将自己的虚空战舰本体拖到某个虚空港口停泊,独自一人发呆的埃尔玛,和精神联通,想要为她打气的克雷勒,突然收到了一则消息。
“这就是那个迈克罗夫人的力量?有趣的构造,真的很有趣,虽然力量很弱小,但是‘优先级’很高,这种纯度的超凡力量,他居然也找到了那条通向尽头的道路?不愧是从失落星河降临而来的先祖种族,这给了我一点启发。”
“告诉你一声,免得你等会回去的时候毫无准备,就算指挥官级不会被极限病毒侵蚀,但也要小心可能存在的极限生物——我知道你杀了一头,但是那种怪物少遇见一次就是一次,对吧?”
因为对于阿摩司大帝而言,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当然需要’。
很快,震惊的结果出现。
而此时此刻,一股无形的波动,开始在星云天穹,乃至于整个王庭穹顶扩散。
“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真的,几万年,都没有这么有意思的小家伙了。
——我生而强大。
没有丝毫思考,就干脆利落的将这一击轰出,因为乔修亚根本就不需要问题,就已经知道答案。
但是,就在他再次启动出发,准备去配合三重帷幕,继续绞杀那些邪神的时候,他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这声音令他毛骨悚然,猛地回过头。
“说来。也真是苦恼,那群塔库尔杂碎还真的不弱,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办法突破他们‘无限神能变动源’的封锁,这次好不容易极限病毒让他们内乱了,结果你们也感染上。”
埃尔玛惨然的笑着,而金色的巨眼已经离开,它没入高塔之上的星云天穹。注视着这一幕,她无力的抬起触须,挥动了一下:“我究竟是在不甘什么,不满什么……我为什么想要叛逆……”
而此时的埃尔玛,注视着这位凌驾于王庭之上的绝对强者,心中只是闪烁着一个简单的想法。
倘若一个强者,在瞬息之间,就能创造出千千万万,亿亿万万有着智慧,独立人格,完全和自然诞生的生物一样……不,甚至比自然诞生的还要更完美,更漂亮,没有任何副作用的生物。
群星世界,黑暗星河的中央,矛盾螺旋的所在处。
他公允的评价着乔修亚,http://www.hetushu.com夸奖对方手法的精湛,这带给他的乐趣令他心情大好,阿摩司大帝甚至转动巨眼,表示自己的喜悦。
金色的巨眼,宽容的原谅了自己子民的胡思乱想,并且因为心情好,回答了这个问题。
金色的巨眼没有说话,他的话语中不掺杂任何虚假的成分:“我都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哪怕是顺手用的工具坏了,我最多也就是收起来,而不会扔掉亦或是毁灭,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坐视阿摩司人被极限病毒灭绝,在此之前,我会收集一部分有价值的阿摩司人保存好。”
幸亏此时,克雷勒就在埃尔玛体内,他发现对方要在大帝无意识散发的威压和自我折磨中崩溃的时候,连忙汇聚力量,刺激对方尽快清醒。
——人需要传承,需要集众,需要群策群力,生养孩子,是因为人会死。
金色巨眼下方,伸出一根由以太流构成的触手,这触手纤细,却又庞大,相对于巨眼而言,它细的不能更细了,但是对于埃尔玛来说,它足足有十八公里粗,如同一面墙一样,朝着她的头顶坍塌而来。
金色的巨眼耐心的对虫蚁叙述身为‘人’的想法,他不祈求连不死都无法达到的生命能够理解自己,但是谁不会自言自语呢?更何况那只小虫子还挺有意思的,她居然会疑惑,会反抗,想要背叛自己——天啊,这太新奇了,简直就像是在一堆石子中发现了发光的钻石那样令人惊喜。
即便她是一个阿摩司人,并非是迈克罗夫人,这点也值得尊敬,因为她并没有企图用‘伤害别人’的方式,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即便是复活自己,也不过是为了合作双赢。
不死不灭,不朽不老,身具伟力,念分无穷,一体即完全,完全汇一体,可以捕食星河,一念即可毁灭世界的究极生物,自然是不需要什么集体这种累赘的。
唉,叹了口气,克雷勒苦笑着发现,自己的问题,和埃尔玛一样——她是因为太弱,所以什么都办不到,而自己是因为太弱,没办法帮上对方。
但至少,问题解决了。
阿摩司大帝完成了埃尔玛的愿望——他开始扩散自己的力量,驱逐整个阿摩司王庭内的极限病毒波动。
然后,他便看见,一根已经出现在矛盾螺旋的中央,伸展了极长的茧线,正在真空中悠闲的摆动着,扭曲着周围的世界。
意义?那种东西——
——一个问题。
但是这触手却‘温柔’的摸了摸埃尔玛的战舰本体,就像是人类会在心情好的时候,轻柔的触碰昆虫,以尽可能小心不将它们按死的力度,http://www•hetushu.com好奇且愉快的触碰它们的甲壳。
挥动着黑洞之拳,乔修亚漠然的将一个被三重帷幕固定在原地,还不知道名字的邪神扯入自己黑洞引擎的中央,它一时半会还不会被消灭,而是在两个黑洞之间那巨大的引力势中被扯得粉碎,不留下半点痕迹。
那么,这样的强者,还需要文明这种累赘吗?
“王庭内部的确已经没有极限瘟疫继续扩散了……但是边疆处没有丝毫变化——不,听他们说,的确是缓解了一小段时间,但是很快瘟疫就再次复发……”
黑洞呼啸着,狂暴的力量撕碎了原子,撕碎了中子和质子,将夸克都打的飞舞溃散,令整个时空中的光都扭曲成乱七八糟支离破碎的模样,引力歪曲着时空,让被‘轰击’的目标,感觉在一瞬间感觉自己时间被加速,看见了宇宙的生灭,万物的衰亡——并非是形容夸张,而是事实如此。
“……是啊。”
此时的埃尔玛脑内一团乱麻,她很清楚,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但是听见阿摩司大帝真的亲口这么承认了,她还是无法接受。无论是阿摩司人还是人类,在面对过于可怕的冲击前,都会觉得自己能够接受,但是当真的面临冲击时,他们才会发现心中的防线是多么的脆弱。
举手之劳,没什么难的,无非就是大扫除而已,他还能顺便清理一下王庭内沉积的‘灰尘’,把一些无用的破碎世界残骸一齐清扫出去。
因为会死,所以需要继承者。因为会死,所以要聚集在一起,避免因为意外死掉。因为会死,所以需要互相沟通,互相交流,互相合作,分工,群策群力,构筑出更大更稳定,更不容易死掉的集体。
死一点人而已,算什么大事。
大帝真的驱逐了王庭内的极限病毒。
克雷勒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是在危机处理系统的加持下,那怪异的超凡力量却能让埃尔玛从浑浑噩噩中复苏,她感激的看了眼一旁叹气的人类舰长一眼,然后抬起头,看见了阿摩司大帝分神玩味的眼神。
原来如此,我一切的不甘,一切的愤怒,一切的懊恼和迷茫,都是因为我太弱了……我太弱了,连大帝的分毫都无法理解。
但没有文明,他也能独自前行,他介意并且不喜欢这一点,可本质上对他没有影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或许比大帝更加漠然一些。
“库洛斯,留。”
集体的进步,就是朝着‘不死’这一目标迈进的道路,虽然随着文明的发展,‘不意外死去’这点越来越简单,所以文明中个体的目标就变成了‘更好的活着’,‘让活着更有价值’,甚至到了‘追求个人www•hetushu.com存在的意义’,‘追寻未知和真理’的地步。
“大概到了指挥官级就行了吧,哈哈,简直就和当年一样,不过说不定去掉了大部分劣等人口后,你们会发展的更快。”
“徒然无功。”
“我从未有过弱小的时候,埃尔玛,只有弱者才会弱小,强者永远强大。”
因其名为‘随心所欲的不死之兽’。
他赫然是将埃尔玛和克雷勒当成了对乔修亚传话的工具。
而看着这样的埃尔玛,克雷勒的心中很难受。
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想干什么也无人能制衡——善恶,正邪,一切形容人的概念,都不能强行套在这种生命的身上,他们无拘无束。
是啊——多么正常,阿摩司大帝,本来就想要用极限病毒试试阿摩司人的潜力究竟如何——他都自己说出来了!
换句话说,他既然都已经有了这种伟力,分裂出亿万个思维思考,那么无论是知见障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肯定也能轻而易举的突破,根本就不需要其他人帮助吧,创造出智慧生命辅助自己这件事,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注视着几乎已经说不出话的埃尔玛,金色巨眼提示了一下:“将这件事告诉那个迈克罗夫人,你要是不会,我可以留言。”
“即便是大帝,也应该有弱小的时候吧……”
埃尔玛和克雷勒被送离了内圈,眨眼之间,他们自己都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已经出现在了王庭穹顶之中。
“……怎么回事?”
“极限病毒的波动,已经被阿摩司大帝给完全清扫掉了吗?!”
“埃尔玛,你之前居住的那个边疆虚空定居所周边,再次被极限瘟疫侵袭,我们正在组织民众进行撤离。本来,我们应该将物资和可移动房屋也一起转移的,但你的住宅上法阵封锁实在是太强了,我们一时半会解不开,只能留它在原地。”
“人需要传承,是因为人会死,因为人不是永生,所以需要后裔,需要传承。”
“他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过去,才能成为现在这样的……”
大帝可真是一个好人。
“要打了,才知道。”
“可正如我之前说的,我喜欢你们,我也很念旧。”
在刚刚被埃尔玛复苏的时候,人类舰长看见的,是一个内心强大,独立,有着自己的目标,并且为人其实很好,很愿意为其他人思考的坚强阿摩司人。她会为了其他人,为了阿摩司人的未来,选择去尝试摆脱阿摩司大帝的影响,试图叛逆离开,独立在多元宇宙中生存。
“我很喜欢你们。”
没什么办法的克雷勒只能安慰对方:“想一想,咱们不仅没死,而且阿摩司大帝还出手扫除了极限病毒——无论怎么想http://m.hetushu.com,我们的目标都完全达到了。”
——不要太贪心啊,小家伙。
答案是不。
“我可以愤怒,可以冷静,可以重视,认真,严肃的做任何事情——但那都是针对可以匹敌我的强者。因为他们的存在,我才觉得我的生命有意义……而你们,是我在寻找强者之余,创造出来养眼,并打发时间的生命。”
埃尔玛的耳中,隐约出现了大帝的声音,她明白,大帝是绝不可能再次出手……甚至说,他很开心,因为他可以重新再看一遍,他最喜欢的病毒侵蚀剧情了,就像是看丧尸片一样,多新鲜啊。
他想要杀死还是幼体的我,但是却失败,被我天生的以太立场反震而死。
埃尔玛震惊的抬起头,她尽可能的,穷尽自己的极限,去眺望那遥远的星辰穹顶,以及远方星辰穹顶的中央,阿摩司大帝的分身,她终于明白,‘驱逐王庭内的极限病毒’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是啊,我们阿摩司人对大帝带来的帮助,和大帝对我们阿摩司人带来的帮助,根本就不成正比……太可笑了,太可笑了……”
“大帝……”
“但是我不需要。对于我来说,所谓的文明,只是保障我能够顺利孕育,降生,长大的胎盘,既然我已经成熟,抵达了完全,那么胎盘就要被扔掉了。”
当然,前者因为他分身众多,所以很容易就能达成,而后者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搞定,不过这又不重要,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埃尔玛哑口无言,正因为被克雷勒唤醒,所以她才能清晰的理解阿摩司大帝,越来越理解对方的想法,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自己之前对阿摩司大帝的一切指责都可笑的让人干呕。
对于某个正在与邪神战斗的战士而言,他无所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期待文明的未来,正如同他期待未知的强敌那样。
那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异族女子。
“战斗有没有意义。”
他值得被敬仰,崇拜。
“……谢谢。”
我诞生之时,掌握的魔力和以太,就远超我的父亲。
埃尔玛提了愿望,所以他驱逐了,但是倘若瘟疫再次从边疆处传染回来,这也不是他干的……更何况,埃尔玛的愿望,也没有这一条。
那就是文明。
但他没有继续保护王庭,继续驱逐。
完全不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的埃尔玛,在克雷勒震惊的注视下一转之前死气沉沉的模样,她立刻展开自己的通讯翅翼,开始疯狂的联通数百个波段,朝着众多不同的区域联络——一部分是询问熟人,一部分是凭借自己的权限直接获取资讯,一部分只是单纯的确定有没有回复。
可是,问题真的解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