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燃钢之魂

作者:阴天神隐
燃钢之魂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卷 明日之渊

第二十四章 强者洄游

“……”
先不谈大魔潮洪流中那无穷无尽,取之不竭的能量……到了传奇高阶之上,彻底成就超越生命之上的生命这一位阶,有太多太多办法可以为自己提供几乎永恒的能量来源了,不说乔修亚熟悉的脉冲星引擎,湮灭对冲引擎,黑洞引力潮引擎等等,哪怕是普通的核聚变,只要体量足够大,足够稳定,也能烧个几十亿年,假如其中加入超凡力量的要素,指不定还会有更好的变化。
站立在虚空中,四手持四武,全副武装的乔修亚抬起头,环视周围,他的目光凝重:“不是互相厮杀——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身体上有和别人战斗后留下的伤口,即便是少数几个连肉体也失去的存在,也仅仅是因为其生命形态必须要自我意志进行维持而已。”
“大魔潮开始之前,这里很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空无一物的虚无,没有物质,也没有能量,在那个时间段,的确可能会导致能量和补给物质的不足——但是饿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乔修亚抬起头,他转过身,看向远方的光源,看向光芒巨茧所在的方向,以及其之后,那大魔潮源头,初始之火所在的方向。
很长一段时间里,乔修亚只能看见一片白色的空白,那是魔潮的光辉,虚空中空无一物,无论是前后左右上下都是如此,一片除却能量外完全的虚无,如果不是魔潮本身还有‘顺流而下’的方向可言,恐怕乔修亚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朝着哪里飞行。
乔修亚环视周围众多的强者尸体,他轻声自语,透露出浓浓的疑惑,但很快,战士突然语气一顿:“我明白了。”
能看见,战士的周边,有一团已经大致溃散了的星云状光团,那正是某种元素能量生物的核心,因为失去主体意志,其核心处高密度的能量结晶正在不断被大魔潮冲刷,化作魔潮的一股,朝着多元宇宙的万界扩散。
出现在乔修亚面前的,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尸骸。一眼看上去,是与钢之巨神相比,也异常庞大,如同小山那般的蛇类魔物,它的头顶长有三角,对应着以太,生命能和灵能三种超凡力量,它淡青色的鳞片是层层叠叠,拥有特殊介观构造的超密度装甲,每几个鳞片构成的小型法阵中,都内置数千万个连锁符文结构,这种坚固程度,恐怕即便是超新星爆发都无法伤害其分毫。
能够看出,这敲击软弱无力,根本就没有任何气势,只是单纯的进行机械的工作,这巨茧根本就没有将精力集中在这里。
“他们究竟是为什么——等等。”
群星世界周边,毫无疑问已经被光芒巨茧封锁,无论是靠近还是折返,恐怕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乔修亚也不可能为了一具化身,让三重帷幕冒着可能会导致光芒巨茧入侵的可能性,打开创始者留下的后门接引其归来。
因为虚空中的尸骸,越来越多。
但是乔修亚早已借助情感之火制造的烈焰消失,不见踪影。
在这太过漫长的寂静中,只有一道银色的光芒,在这被白色洪流充斥的虚空中孤独的行进。
巨大的光芒之茧蠕动着,挥动着自己囚禁了复数邪神的触手,和-图-书时不时的敲击群星世界的屏障。
初生之时,它们诞生于淡水河流的上游,在那里挣扎成长;长成之时,便会回到海中,在其中逐渐壮大;待到孕育新生命之时,它们又会回到河流的上游产卵,进行一次新的轮回,而每一次轮回,都意味着一次无比漫长的路途。
而它,同样如此。
“至于它具体是什么……我只能说,它是野兽。”
当生命抵达了极致,当文明也堪称巅峰,当究极的强者们叩问自己的内心,询问自己这一生究竟还有什么不解之事,还有什么谜团笼罩在心头——那么便是该行动的时候了。
“多元宇宙中,渴求真相的人,绝对并非只有我们,圣贤不是第一个,魔之贤者也不是第一个,甚至就连灵能贤者他们,创始者们,恐怕也不能称之为第一个!”
察觉到这一点后,光芒巨茧并没有多做反应,它只是扫视周围,想要找到乔修亚的所在,看看那个挡住了自己的捕获,又干扰自己计划的存在现在在何处。
能够看见,曾经的群星世界周边,应该是一片明亮且繁荣的星河,但是现在,漫长的时间过去了,在大魔潮的冲刷,混沌的侵蚀,以及时间陷阱错乱的时间轴作用下,所有昔日辉煌的星光都已经黯淡,化作了在魔潮中沉沉浮浮的钢之微粒和世界残骸。
而此时此刻,乔修亚的分身,仍在顺着大魔潮的洪流,朝着群星世界的远方急速遁去。
即便是光芒巨茧也不能忽视这一片在魔潮洪流中也能燃烧的火海,它伸出自己的触手,扫荡自己真菌网络的周边,熄灭了烈怒之火,但是这并没有任何用处,因为这火海并非只是朝着上游蔓延,它同样朝着下游扩散,光芒巨茧的力量再怎么强,也只能熄灭自己周围的情感火焰,而下游的,那些仍在扩散的火焰,将会成为吞噬它波动种子的陷阱,在乔修亚的力量完全消耗掉之前,光芒巨茧制造的瘟疫便不可能继续以魔潮为工具蔓延。
似乎是思考了一段时间,光芒巨茧缩回了几根本来想要延长伸出的触手,它沉默的停顿了一瞬,然后便缩回白色的能量洪流之中,隐匿踪迹。
它们生命不同阶段,都要在不同的地点度过。
【咨询:具体的状况究竟如何?】
“恐怕在多元宇宙内,也没有之一。”
——有一种鱼类的生命之旅非常奇特。
如此说道,战士眯起了眼睛,他回忆起那个被自己捕获的恒星级虚空巨兽,然后又回忆光芒巨茧,以及极限病毒在各地扩散后的一系列举动,然后继续道:“最强大的野兽。”
乔修亚本以为自己这具化身的旅途,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自己来到距离群星世界最近的一个多元星河为止——他也知道,自己昔日所在的多元星河,可能并非是距离群星世界最近的那一个。但是,隐约之间,战士却依稀看见了,在魔潮白色的底光之中,出现了一片异常的阴影。
乔修亚能办到的,其他强者自然也有不同的手法能办到,哪怕是之前确认巨蛇没有生命气息的时候,战士还在警惕对方只是假死休眠,只要自己一靠近,就会m•hetushu.com激活对方的警戒系统复苏。但是通过种种方法验证,乔修亚不得不承认,这只巨蛇的确已经死了,那庞大的躯体,只是一团半死不活的血肉。
——轰!!!!
银色的光辉继续飞驰,但是这个时候,就和之前的旅途不一样。
寻觅着初始的光辉。
哪怕就是为了迈克罗夫文明,顺便为了多元宇宙中其他的无辜文明和种族,乔修亚也绝不能袖手旁观——所以在临走的前一瞬,战士深吸一口气,凝聚了这一具化身所有的力量,然后发出无声的怒吼。
“……居然是饿死的?这不应该啊。”
所以,哪怕是为了废物利用,乔修亚也会控制自己这具注定不可能返还的化身,尝试去顺流而下,探索群星世界周边的虚空。
或许,它们昔日的光辉,还在照耀多元宇宙彼端的众多世界,但是在这个它们的起始之地,一切都已经消散于无形。
群星世界内部。
“那是什么?”
“就像是创始者那失去了组成‘思考部件’的个体,完整的生命形态溃散,身躯解体化作灵能小虫那样。”
而遥远的群星世界所在之处。
这实在是太古怪了。
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他们的前进,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质疑他们的举动,所以他们从遥远的彼方,逆着大魔潮流动的方向,来到了这空无一物的虚空中。
三重帷幕同样严肃,毕竟,群星世界的事情最为着急的其实是祂,而并非是作为过客,被召唤前来援助的乔修亚,相比起其实并无必要责任的战士,作为这个世界所有生命保管者的人造意识集合体,三重帷幕哪怕是拼尽最后一丝力量,也要与所有意图毁灭众多文明生命的敌人战斗。
再也没有其他了。
“不能坐视不理。”
注视着这些尸骸,乔修亚不禁喃喃,他紧握了手中的武器,战士沉声道:“邪神,幕后的黑手,星河之间,文明反复的重生和毁灭,乃至于这愈发衰亡的多元宇宙——多元宇宙内,轮转反复的悲哀之环啊,但凡是想要了解的强大存在,就必然能了解,并且心生疑惑!”
他们失败了,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亡于此处,但是他们都踏上了这条漫漫长路,并且绝无悔意,即便是尸体,也是面朝前方。
生前,它的实力绝对无比强大,至少乔修亚认为不亚于自己,是以一己之力便能在世界星河范围内纵横的究极超凡强者,但是现在,它已经化作灰烬,在久远的未来,就连尸骸都不会存在。
乔修亚此时所在的虚空中,已经有着密密麻麻,数目众多的强者遗骸,其中每一个强者的遗骸,都至少有着传奇高阶的实力,至少毁灭一个小型世界轻而易举——他们的身体,绝大部分都还活着,甚至能自动与魔潮的能量进行交互,但是他们的精神,灵魂,或者换句话说,代表着自我的意志,已经完全的消散了。
“好家伙!”
“只有——只有初始之火。”
时间流逝。
所以,便开始追寻真相,朝着初始之火,魔潮源头的方向洄游,就如同那洄游的鱼要完成生命的轮回一般,强大者们,想要前往多元宇宙这悲哀之环和图书的源头处,质问这轮回背后的真相和意义!
魔潮震荡,烈焰焚烧!
疑问有很多很多,乔修亚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从不思考暂时无法得出结果的问题,在沉默了片刻后,他叹了口气,然后便继续顺着魔潮洪流,向下方行去。
乔修亚心中顿时升起这个纯粹的念头,他能看见,那片阴影并不在自己所在的方向上,而且其实很不明显,如果不是钢之视界这种级别的观测方式,很可能根本看不见这个阴影——但是他看见了,所以便打算靠近一点,去看看阴影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在这一瞬间,乔修亚仿佛看见,自己周身的尸骸们都复苏了过来,他能看见一个个由执念构成的幻象,这些尸骸原本的主人,那一个个强大无比的超凡生命,正如同一颗颗飞驰的流星一般,在大魔潮还未开始的情况下,在这空无一物的绝对虚空中飞驰着——他们有的迷失了方向,有的坚定不移的走向前方,他们离开仍然存在,仍然可以提供无穷物质和能量,也是他们母文明所在之地的世界星河,行走在这片寂静的黑暗中。
眉头抬起,乔修亚虽然面色不变,但却忍不住开口称赞:“这可真大啊。”
“……这让我想起了‘创始者’。”
但乔修亚怎么可能给他们这个机会,战士直接举起手中情感之力化作的猎龙长枪,以熊熊燃烧的烈怒之炎点燃了自己制造的波纹!
并非是见义勇为,也不是正义感发作,只是单纯的因为有着切身利害,乔修亚深知极限病毒的可怖,也明白当它真的顺着大魔潮的光辉席卷万界之时,会造成怎样的恶果: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以上的生命都将直接化作灵魂都被消磨殆尽的枯骨,而剩余的一点幸存者,也会异化为比混沌魔物更加恐怖的极限生物。
渴求真相的人,绝对不止自己,而有能力去追寻源头的,也绝非自己一人。
本来,乔修亚打算直接离开,不与光芒巨茧多做纠缠,但是在注意到对方居然利用大魔潮来传播超凡瘟疫之后,他便立刻改变了主意。
正在星河大空洞中,准备进行长距离迁跃的乔修亚本体睁开眼睛,面色凝重地说道:“的确出现了意料之中的存在——但是对方的实力有点出乎预料。”
你为何会离开自己的母世界,来到这片绝对的虚无中?又究竟是谁杀死了你,令你的尸骸在此沉寂了不知多么漫长的时光?
能量的洪流奔腾着,在那由过于浓郁的能量构成的白色迷雾之中,有着众多单论是体型,就足以比拟世界的尸骸——当然,其中也有比较微小的个体,但那些个体中溢散的能级,也是特异点级别的超凡力量,在这一方面,大和小都是无意义的事情,前者可以变小,后者可以变大。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死在这里?”
依照乔修亚的速度,光芒巨茧哪怕是想要追上,恐怕都需要花费极大一番功夫,但是战士却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而是继续朝着前方前进,前进。
就像是明亮的火星落入了深邃的油田,闪烁的电火花接触了黑色的火药,一瞬之间,所有被乔修亚影响到的魔潮区域,http://www.hetushu.com包括哪些已经化作漩涡暗流的魔潮光辉,尽数被赤色的火花点燃了,而光芒巨茧制造的波动种子便在这些烈焰吞没,化作灰烬,烈怒的爆炎甚至顺着魔潮之光向上攀爬,以这纯粹的能量为燃料,开始在周围的魔潮中蔓延。
而这种独特的生存方式,就名为‘洄游’。
在这漫长的,寂静而寂寞的旅途中,回溯着,洄游着,就这样……
正如战士所言,这是一具尸骸,虽然说,尸体中的能量还未完全散去,甚至说身体的一部分机能还未彻底丧失,拥有攻击其他靠近自己的敌意个体的能力,但这点攻击力对于乔修亚而言不过是挠痒痒一样——环绕一圈,乔修亚确定这并非是一头蛇类的虚空巨兽,而是一头由普通生命层层进化而来,极其强大,在传奇极限走了很远的‘虚空蛇’。它应拥有直接在虚空中生存,以世界为食的能力,但是不知为何,死在了此处。
巨大的茧,‘凝视着’光辉起源的远方。
“事情有点不妙。”
【疑惑:极限病毒的源头邪神?】
打个比方,假如是乔修亚的话,他倘若真的缺乏能量,哪怕大不了就真的变成一个世界去休眠好了,只要关闭绝大部分思维器官,将战斗系统休眠,他就能变成一个人畜无害的世界在虚空中漂浮——无论是谁都发现不了,因为那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世界飘在那儿——这种状态,足以持续乔修亚都算不出的多少年,甚至足够其中生存的文明英灵发展出强盛的虚空文明,更别说等一个大魔潮了。
在转眼之间,乔修亚制造的激波便已经开始冲击光芒巨茧制造的波纹,亦或是说,诱发极限病毒出现的诱因,战士抬起头,他正在逐渐变得赤红的双目中倒映着这些蕴藏无穷猛毒的‘种子’,他看见了光芒巨茧所在的巨大丝线网络再次震荡,制造出大量波纹随波逐流,同魔潮一齐流向万界。
它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面向大魔潮光辉的那一侧。
【询问:你在外界发现了什么?】
它盘踞成一团,似乎正在沉睡,但是完全丧失了生命气息,可以看见这头巨蛇的鳞甲上仍然正在闪烁浅金色的光流,顺应着大魔潮的光辉而浮动。
以乔修亚为中心,实质化的圆环形震荡波开始扩散,在这骤然爆发,足以摧毁复数世界的伟力之下,即便是浩瀚的魔潮之光也为之偏移了一瞬,从澎湃的河流化作了无数遍布漩涡的扭曲歧路,令暗流在其中滋生,而洪流中的钢之微粒和世界残骸在这鼓荡的激波中沉沉浮浮,最后化作齑粉。
乔修亚此时,就感觉到了,这便是一种洄游——一种独属于强者的洄游,独属于强者的生存方式。
“你——存在即为升华的病毒——你也是在追逐初始之火吗!”
防不胜防,且危害极大,甚至比邪神恐怖多了——就如同黑雾那样,明明不是邪神,但却比邪神造成的危害更恐怖。
即便是乔修亚,也需要环绕其一圈才能一睹其全貌——但不要忘记,乔修亚即便是化身,也是能创造恒星,将小型世界捏球一样玩耍的庞然存在,而这头蛇类魔物,即便是尸体也散发出无比凌厉的威势,www.hetushu.com比一般较小的中型世界更庞大。
——因为好奇,因为责任,因为想要解开轮回。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因为想要统治所有人,亦或是想要拯救所有人,出发的原因千千万万,有无数种可能,但是最终的结果,却会收束为唯一的一条。
一开始,乔修亚还会和之前看见巨蛇尸体那样止步观察,但是到后面,战士最多就是减缓速度,远远看一眼那些隐藏在大魔潮洪流背后的阴影究竟是何物——乔修亚的心中生出难以抑制的惊讶,因为这些漂浮在虚空中的尸体,毫无例外,全部都是无比强大的超凡生物!
察觉到对方的死因之后,乔修亚眉头微皱,他低声道:“这种级别的传奇级超级生命,被邪神杀死也就罢了,但是死于‘能量缺乏’?这是开什么玩笑。”
其中,有体型类似于人类的三目巨人,也有完全由水晶和钢铁组成的结晶聚合体,甚至就连古怪的植物型生命也有,它的躯体仍然活着,枝叶在魔潮之光中延伸,汲取着周围环境无穷的能量……但是它已经死了,乔修亚数次想要与它进行交流,但是却得不到任何反应。
他们失败了,尸骸就在此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他还活着,他还会继续追寻,去寻找尽头处的真相。
归根结底,所有的强大者,无论立场,无论善与恶,无论是痴愚还是聪慧,是温和还是极端,所有的强大者,都在追逐着一切的源头,那温暖且孕育万界万物的火焰。
他眯起眼睛,然后回转过头,看向自己来时的方向,乔修亚看向光芒巨茧的方向,看向群星世界,以及大魔潮源头的方向:“对啊,很简单的事情……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如此众多的强者前来此处?”
当然,祂却是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哪怕是没有责任也会去和敌人战斗,对于混沌来说,简直就像是不请自来的恶客。乔修亚思考了一下语序后,便沉声道:“外界出现了强大的邪神。或者说,充满恶意的超级生命体……怎么说,邪神也只不过是它达成自己目的工具,我甚至怀疑,邪神只是那个生命为自己寻找‘永恒’的导航器罢了。”
当然,这烈焰燃烧的代价,可能便是造成一段时间的魔潮空窗期,部分世界可能暂时失去魔潮力量的滋养,但是想来,比起渗毒的清甜蜜水,还是继续回家喝寡淡无味的自来水比较好。
考虑到魔潮并非是一直持续,而是间隔很长一段时间进行一次的类似间歇喷泉般的存在,乔修亚也明白在那种情况下的确可能会导致能量物质的补给不足这种问题,但是因为缺乏能量而死这种,真的是非常奇葩的死法。
乔修亚改变自己的方向,朝着阴影所在的区域靠近,很快,阴影愈发深沉,愈发明显,逐渐地,在魔潮之光突然变得黯淡的一瞬,阴影背后的存在展露真容。
沉默着,乔修亚转过头,看向魔潮流向万界的方向,他隐约能看见,在那遥远的魔潮尽头处,一个多元星河,另外一个多元星河,无穷无尽多元星河,整个多元宇宙所有残存的世界,所有仍然存在的文明汇聚之地,都有无数光影,正沿着大魔潮的光辉之路,朝着上方洄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