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燃钢之魂

作者:阴天神隐
燃钢之魂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万界之门

第十三章 让我看看

碑文到此便结束了,探索队员们并没有发现上个纪元终结的原因,这是困扰迈克罗夫大陆所有智慧生命的未知,除却一部分传奇强者之外,无人知晓纪元更替的真相。
而似乎是习惯和自己的好友一唱一和,一旁正在操控仪器,进行古龙血脉最后提纯的巴尼尔也扭过头,一本正经的加了一句:“我还能叫上巴巴罗萨,他虽然总是臭着一张脸,但还是会看在我和威廉的面子上过来的——这样就是六位传奇了,对上神明也不是不能一战。”
大陆的气候变迁,洋流和地壳运动的改变造成了整个世界的环境升温,在火山接连不断的喷发中,人类发现了各种金属,并学会了如何利用烈焰去锻造工具,一部分天天赋异凛之人甚至从自然现象中感应到了魔力的脉络。
实验飞艇的隔离实验室中央,三位传奇强者都凝视着这一份血脉,战士将其握在手中,他的掌心中闪烁着银色而朦胧的光辉,一股浓郁无比,完全压过了古龙之血的庞大生命力被其释放而出,扩散到了外界的整片天空中,将数千米内的云层直接驱散。
“让我看看,你的脸。”
热闹而嘈杂,也就是所谓乌七八糟一团混乱的气氛和整个酒馆的环境相比,完全格格不入,但是在场的所有酒客都习惯了这一点,甚至有几人在喝完酒结账之后,也起身来到了角落,加入其中,兴致勃勃的围观起了这种名为‘妖精卡牌’的新型游戏。
剩下来的所有碑文都是在称颂圣贤与诸神的伟大,他创造了圣光,统一了魔法体系,他明确了斗气修行的脉络,并稳定了术士血脉的延续。他令精灵不在散漫,也令矮人统一为一个国度,他与诸神联手终止了战争,并让整个迈克罗夫文明统合在一起,焕发出了全新的活力。
其实,除却这些大事之外,对于那些普通的冒险者而言,还是一件事情让他们的生活有了极大的改变,或许说起来有些奇怪,但许多人的确为此而狂热,就算它仅仅只是在摩尔达维亚主城酒馆中,不知何时多出的几张牌桌而已。
“现在就可以。”
虽然说,最近几年对大埃阿斯山脉的完全开发减少了官方对勘探任务的发布,但是因为山脉中丰富的物种和无数珍惜的资源,狩猎和开采任务就变得多了起来……但最重要的事是,不知什么原因,那位居住在北地的大人突然出力,挪开了一座挡在众人进和_图_书入大埃阿斯山脉内必经之路上的一座陡峭山峰——这顿时便让所有依靠这座山脉为生的冒险者平日的进出变得容易了起来。
人类在中央大陆的东南部平原诞生并生活,他们以家庭和部落为单位居住,使用火焰和石骨为工具开拓,建造房屋。而在一次漫长冬季带来的雪灾后,一部分人类穿着原始的皮衣朝着更南部迁移,他们驾驶着小船,来到了另外一个大陆,并在那里寻找到了一颗擎天巨树,他们与巨树共生息,那正是最古老的精灵一族的原型。
“闭嘴,现在我没有费用——你个蠢货,现在他知道我的牌了!”
而就在这么两个多月中,各大势力对万界祭祀场的探索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他们已经巡遍了祭祀场的所有地域,并来到了中央核心区,看见了数以百计的巨神兵护卫正沉默的凝视着他们。
“快,出牌啊!”
北地摩尔达维亚,大埃阿斯山脉之上,厚实的云层之中,一座梭形的浮空飞艇正静静的悬浮在蠕动之森的上空,灰白色的云层被飞艇中时不时传出的波纹状魔力波纹搅动,让整个山脉上空的天空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云之旋涡,能够看见闪电在涡流中穿梭,释放着强大的魔力。
“实在不行,还可以叫上你们的那位皇帝陛下和诺查丹玛斯,这样就是五位传奇。”说着,威廉又加了一句。
在这时,乔修亚来不及去思考这些额外的东西,因为他感应到了自己已经找到了目标——一个沉睡在沙漠深处中的庞大存在。它并没有彻底的沉眠,只是待在冰层中休息,只是它的休息对于凡物而言,就是好几个生命循环的轮回,肆虐的风沙更是将它的身躯掩埋,形成了一座巨大的砂砾山脉。此时它已经察觉到有人正在窥视自己的力量,于是便抬头睁开眼睛,用没有丝毫感情的冷漠目光,看向乔修亚意志投射而来的方向。
不管怎么说,妖精卡牌填补了北地冒险者们生活中的空白,这种直接的对抗游戏也的确符合哪些直爽的冒险者的脾气。现在,摩尔达维亚主城中,拥有妖精卡牌牌桌的那几家酒馆成了生意最火爆的地方,这些酒馆大多都有着矮人背景,或者说和领主府有关——通过一些神奇舅舅党的神秘消息,一部分人知道了,这些牌桌都来自北地矮人的魔能工厂,而它们是帝国皇室与摩尔达维亚领主府联手委托矮人制造和图书的。
但在酒馆的角落中,气氛就大大的不同了。
如今,妖精卡牌正在整个北方帝国传播,并且正朝着其他人类聚集地扩散,传闻,莫尔莱宫的那位皇帝陛下也在自己孩子的邀请下试着玩了玩这个游戏,并爽快的给出了评价:不差。这又再一次加速了妖精卡牌的扩散速度。
酒馆之中,气氛还算得上和谐,至少并不像是北地其他地方中满是粗俗的俚语和醉酒者们混乱的气氛,在大厅和每个独立包间中,能够看见许多装备精良的冒险者低声讨论着这一次冒险所得,亦或是即将出发前的细节准备,时不时传出的碰杯声意味着一次愉快合作的结束或是开始。
但是当一对矮人兄弟在所有人面前展示了一下这种游戏的玩法后,整日在酒馆中厮混,缺乏娱乐的众人顿时便被征服了。
迈克罗夫大陆上的文明似乎将要因为种族战争而陷入自我消亡,直到那一天,碑文的最后,一个被称之为‘圣贤’的人如同太阳一般出现在了这个世界,终止了所有的疯狂。
——初始,世界有七个大陆。
发现这些巨神兵已经不会攻击自己后,这群人战战栗栗的在巨神兵全程沿途围观下,来到了整个半位面的中央——一座巨大的金属方尖塔下,他们在这里进行仔细的清扫和发掘,然后找到了众多远古的碑文,通过紧张的翻译解读,他们震惊的发现,这些碑文上记载了众多有关于初始之火创世的古老神话和历史,以及上个纪元,名为光耀时代的一些重大事件。
“我能叫上拉莫特——当代圣剑使!”
伴随着剧烈的魔力震荡,巴尼尔结束了血脉提纯的最后一步,他空手对着面前无数复杂的仪器一握,顿时容器内一丝丝闪烁着剧烈雷光,释放着惊人生命能的雾状云团便压缩成了一滴如同宝石般的血滴。它被传奇法师放在了一个铭刻了十三层符文铭文的试管内,递给了乔修亚:“步骤应该不复杂——通过我们告诉你的方法,你应该很简单就通过生命能共鸣,感知到古龙所在的世界讯息,那个时候不要与它正面冲突,直接自己主动破坏这一份血脉就行。”
‘断剑酒馆’,一家历史悠久,由一位半精灵前冒险者经营的老牌酒馆,它的大门开在领主大道与新歌剧院之间的大街上,终日对所有人开放。它原本名声不显,也算不上多么高级,但最近这么几年因为冒险者和-图-书扎堆进入北地的原因,这里因为老板前冒险者的身份,逐渐转变成了专门面向中高阶冒险者的高档酒馆。
珍贵无比的古龙血脉,在巴尼尔口中只是轻飘飘的一句破坏就行,而乔修亚也干脆利落的将其接过,应承了下来。
对于两位传奇法师算得上是日常的针锋相对和莫名其妙的较劲,被晾在一旁的乔修亚不禁叹息了一声,然后翻了个白眼:“好了,别吵了,我还能把教皇和自然导师阁下给叫来,那样就可以凑够十位传奇强者,类人种族的传奇差一位矮人神匠就能凑齐了——我们又不是去发动世界大战,实验到底开不开始?”
“你好,古龙。”
迈克罗夫大陆上的超凡强者们固然是以实力的进步为第一目标,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平时不需要娱乐。而这个世界的文化水平,仅仅是比中世纪要好上那么一点,所有人都缺乏娱乐手段。
“你非要和我比人脉对吧?难道我就没办法把法伊娜拉过来吗?都是一起探索过黑森林遗迹的老朋友……”
知晓着真相的他们,此时正在进行一次重要的实验。
归根结底,这是一个拥有魔力的世界,超凡力量的存在极大的压缩了普通人的业余时间,他们就算是知道自己未来无法成为强者,也会努力的去锻炼,等待着翻身到来的一天,或许也只有不愁吃喝,寿命几乎无穷无尽的妖精们,才能在百般无聊间弄出妖精卡牌这种游戏吧。
这对诸族起源,迈克罗夫世界的历史研究来说是一个重大突破,在那些古老却依然清晰的钢铁碑文中,记载着迈克罗夫世界文明的脉络。
妖精卡牌,约莫是一两个月前,不知究竟是什么时候突然兴起的奇特魔法卡牌游戏。一开始,并没有多少人想去尝试这种新的游戏,即便酒馆老板用自己的信誉赌咒发誓说它现在是免费试用期也是一样,因为这东西和魔法有关。魔法,天灾,谁知道这上面有什么诅咒或者是陷阱?亦或是一种新的赌博诈骗手段,就和赌馆那些被附魔了的骰子一样?冒险者总是在这方面保守的出奇。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些工匠为了寻找更优质的金属和矿石深入地穴,但却被一次火山喷发造成的地震给封锁在地下,这些人虽然因此与世隔绝,但却因祸得福,寻找到了一颗巨大的神秘宝石,那颗仿佛是世界之初便凝聚在地层深处的宝石拥有奇特的魔力,让那些工匠开始急和_图_书速的适应起了地底生活的环境,他们便是矮人一族的先祖。
即便是贵族,平时消遣时间也无非就是狩猎,歌剧,去某些红灯场所挥霍财富和天知道有什么用的工艺品,他们养活了这个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艺术家,但却没有人去思考,什么样的游戏才是有趣的。
谁都知道,在冰天雪地中爬山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倘若能通过平缓的冰原慢慢进入山脉,自然不会有人怀念过去的艰辛路途。而且除此之外,那位大人的举动也为他带来了一个不知是好是坏的传闻:听说,当那位传奇强者将山峰挪走之时,整个大埃阿斯山脉都寂静无声,除却土石迸裂的巨响外,整个世界都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即便是山上的飞鸟都不敢起飞,居住在山洞中的魔兽也是瑟瑟发抖,更别说在场的那些目瞪口呆,差点就没趴在地上的冒险者了——这顿时便为他赢得了‘移山噤言者’的称号。
这浑厚到有些过分的背景瞬间就让绝大部分不怀好意者打消了心中不值一提的怀心事,而剩下来的那部分则是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和这个未来必定火爆的卡牌游戏搭上线——为此他们不惜付出大量财富,获得了几个位于帝都和南部要塞的珍贵定点试行名额。
至于邪教徒和五色龙,已经彻底从北地绝迹,的的确确半点消息都没有,想来即便是真的失心疯了的邪教徒想要送死,也不至于千里迢迢的跑来北地,巨龙也是一样。
时间拖延的如此之久,和战士没有任何关系,主要原因出在两位传奇法师身上——首先是古龙血脉的提纯。在上次窥探古龙力量,却被对方隔空摧毁了所有实验成果之后,两人只能重新开始,从蠕动之森的生体组织中提取培养活性化的古龙之血,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在此之余,他们还把希尔和菲娜叫了过去,并对海龙女士做了一系列的测试和血脉实验,两件事混在一起进行,进度自然便被拉慢了。
“你还在等什么?快出‘幽灵将军赫克托’,打脸打死他啊!”
在这一瞬间,乔修亚通过最简单,最直接,也最危险的方法,直接将自己的钢之力与古龙的血脉相连,通过信息共振,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急速的沉入一片黑暗中,在黑暗而神秘的精神世界中穿行,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穿过虚空和数个位面,来到了一个陌生却又有一丝熟悉气息的世界。
对于生活在北地的冒险者http://www.hetushu.com来说,最近他们的生活比起其他地方的同行要好上不少。
并非是环境,北地的环境严苛,即便是在整个大陆都算得上首屈一指,无论是长达半年的冬季,始终被大雪覆盖的山脉和密林,以及覆盖在地面上,就算是魔兽偶尔都会打滑的不起眼冰面都对绝大部分冒险者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但最近却有些不大一样了起来。
乔修亚却是不在意,毕竟两位事主都不着急,他又有什么急的?享受日常的战士在这几个月的确是安分了不少,除却因为每日晨跑的路中有一座山阻碍他欣赏大埃阿斯山脉的视线,被他搬走之外,乔修亚也没干什么大事,至于平时,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偶尔去第七深渊周边看一看,隔空感知一下第六深渊中诸位恶魔大君和魔王歌利亚的动态,这已经成为了乔修亚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如今,那座被移开的山峰被放在极北冰原霜叶之森的旁边,成为了当地著名的旅游景点,传闻在那里任由那位大人留下的些许力量,吸引了不少他的崇拜者前去,在那片酷寒之地进行苦修。
而面对古龙的凝视,乔修亚却毫不慌张,他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在自己的体内沸腾,这令他忍不住嘴角抬起,露出了笑意。
“在这个地方,即便是出了意外也不会危害到地面上的其他人。”
不知不觉,春天已经到来,乔修亚在经过了一阵难得的休息时光后,便开始准备为巴尼尔威廉两人寻找那头未知古龙的消息了。
大陆上,还有许多其他的智慧种族,分别在其他大陆中繁衍,人类矮人和精灵不过占据了两个大陆,在后期的碑文中,能够看见三族为了扩张,开始朝着世界的其他地方进行探索和征服,血腥的战争持续了千年甚至更加久远的时光,无数生命因此而消散,无数种族的骸骨在平原堆积成山,在这期间,魔法,斗气以及一切后来者能够想得到的超凡体系都因为过于残酷的种族战争而急速发展,与其相反的,却是连续十几年的人口负增长。
贯天白塔实验专用飞艇,中央隔离区内,传奇吟游诗人威廉笑着对眼前的乔修亚说道:“而且并非远古的就是强大,智慧的累积可以将物种间先天的差距沟渠填平,这就是文明和传承的意义。就算那头古龙再怎么强,也不可能胜的过我们三位传奇联手,更别说造成什么危险了。”
——究竟是什么东西让我感觉到了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