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878章 被人赃并获的任索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878章 被人赃并获的任索

任索讪讪一笑:“哪有七个……”
“你这话留着用来骗鬼吧。”林羡鱼哼了一声,又说道:“而且我也是女孩子,我对结婚多多少少还是抱有一丝幻想……而你将我所有幻想都打破了。”
除非任索主动找她,否则林羡鱼两三个月才会找一次任索来进行恋爱游戏商谈。由于频率太低,两人的地下关系居然足足维持了两三年,至今仍未被发现。
“而羡鱼你跟她们不一样,你是晒着太阳的云。”任索顿了顿,又补充一句:“跟我一样。”
“小星星你说好不说出去的!”
任索:“我是说我来照顾你一辈子。”
“承灵就像一汪春水,绵绵入骨回味无穷;月言就像草莓味的冰淇淋,甜美得让我也融化了;妹妹就像夏天里的哈密瓜,清爽甘甜酣畅淋漓;木公子是海,时而惊涛时而平静时而漩涡时而龙卷风,绝不可触怒;露娜,露娜就比较厉害了一点,基本是我变成春水、冰淇淋、哈密瓜和海来照顾她。”
“你的出现时打乱我的人生计划,虽然我本来就没什么人生计划,但……我绝对没想过,我会成为某个人的六分之一,啊不对,以后可能是七分之一了。”林羡鱼拱拱手:“我以前还以为你是张无忌,没想到你是韦爵爷!”
林羡鱼一脸鄙夷地看着任索,摇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任大哥你怎么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以前敢一次过对五个人求婚,现在居然能若无其事地在女人面前大谈特谈自家五个妻子的用户体验,真是够变态的。”
任索用黄段子还击:“哦?你的意思是今晚战场换到客厅吗?”
林羡鱼歪着脑袋看他:“其实你家里有五个如花娇妻,为什么偏偏要来找我?”
林羡鱼:“你的意思是你爽上天了?”
林羡鱼看了看换衣筐的衣物,脸色顿时一黑。
哪怕没有经历生离死别之类的磨难,林羡鱼也已经认定任索是她的人间理想。
林羡鱼眨眨眼睛,她拉过被子遮住自己,平静地环视一周,过了三秒后忽然露出如梦初醒的表情:“哎?”
林羡鱼十年前就喜欢任索,但那时候东承灵喜欢任索,所以她就等一等,等任索被甩了,再想想怎么接近这个小哥哥。
任索摇摇头:“还没,这件事当然要先问问你,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时刻给自己加几个https://m•hetushu•com•com防御法术,我才能放心去找她们啊。”
七转法术,「八门金锁」!
任索:“我又不是说她们坏话!而且是你问我为什么要来找你的啊!”
林羡鱼没好气地躺到床上滚来滚去,瞥了一眼屏幕,问道:“你怎么忽然玩起超级马里奥了?”
怎么说呢,这感觉就像是你今年看好一套房子,但感觉今年楼价持续升涨,所以想等它降价再出手。
林羡鱼呵了一声:“被赶出来才想起我?”
林羡鱼噫了一声:“你是哪个沙雕国产电视剧里冒出来的反派?我开始害怕了。”
林羡鱼侧过头思考了一会,问道:“你有没有带那个?”
林羡鱼:“你只需要说‘因为羡鱼小姐姐是四千年一遇的美少女’不就可以了吗!我会接受这个理由的!”
林羡鱼的心情是真的很复杂。
露娜:“索索哪来的尾巴……前面那条吗?”
衣服都不给,就只给我一套血滴子内衣!?
其实这也跟任索的家庭复杂有很大关系,毕竟就算有妻子发现任索忽然不见人了,也会猜测任索去给其他妻子送外卖了,哪里会想到肥水还会流外人田?
任索摊手:“我这不是被赶出来了嘛……”
林羡鱼歪了歪脑袋,问道:“但这样不是更刺激吗?”
任索撑着脑袋看着她:“那你想怎样?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什么时候跟我结婚,虽然我每晚都有预定了,不过那也仅仅是夜晚,但羡鱼跟我一样都是专职打游戏的无业游民,白天就是我们的回合,我们可以白日宣那个啥,不会跟她们的安排起冲突。”
“乔姐你没见过吗?”
然后这一涨价,就是十年。
五人对视一眼,东承灵说道:“索,你的确准备得很充分,甚至还单方面迷惑了我的令咒术,我只能感觉到你在你的小窝里。”
古月言满脸通红,咬唇说道:“还有羡鱼,你之前不是一直说索先生是火坑吗?现在你怎么也跳进来了?”
东承灵轻轻一划,解开任索和林羡鱼的身体限制。她平静问道:“好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任索:“额……如果你非要这样理解,也不是不可以。”
任索想了想,说道:“怎么说呢……对我来说,不存在哪个更香一点,你们给我带来的都是独一无m.hetushu•com.com二的感受。”
林羡鱼:“我一直都很能吐槽,只不过我没乔姐那么能打,所以只敢在心里吐槽,不敢说出来而已。”
任索:“……你的吐槽功力已经不下木公子了。”
没想到等着等着,任索都有五个孩子了,然后她现在才凑上去加入这个大家庭……
林羡鱼都忍不住嘴角扯动:“你的忠贞就是指邀请更多女人一起结婚吗?你家是不是打麻将凑不齐人?”
任索比了个‘ok’手势,“我已经做好万全准备了,保证不出纰漏。”
林羡鱼完全没被任索蛊惑,摇头说道:“概率只对社会统计学有意义,具体到单独个体时并无参考价值。”
任索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别怕,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没有风花雪月,没有惊心动魄,甚至没有浪漫蒂克,他们是玩着玩着就水乳交融了,自然得就像是凹酱契合凸君。
“任大哥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我为什么穿着这么羞耻丢人的内衣?”林羡鱼一脸难以置信:“难道,难道你对我用了你从小世界游戏机新拿到的催眠法术吗!?”
虽然林羡鱼十年前出手也未必能成功,毕竟她的竞争对手强悍得令人发指,但令人后悔的往往不是自己没成功的事,而是自己没尝试的事。
任索麻溜地扔开手柄爬上床,不过林羡鱼却是先推开他,问道:“你确定今晚没问题?”
两人笑了一会,任索收敛笑容,认真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任索没理会林羡鱼耍宝,他一脸困惑地问道:“等等,让我死个明白,你们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林羡鱼切了一声:“我有自己的大平层不住,非要跟你们挤别墅?虽然你家是比我这里大很多……”
轰隆!
林羡鱼扯了扯嘴角:“你还不如指望小星时和小无暇,小希月和小黑音也行,小天……小天多半对玩游戏没啥兴趣。”
这种错过正确投资时机的后悔,让林羡鱼心里颇为纠结。
乔木依也说道:“你甚至还用迷惑了「真理之眼」,我只能看见你在打游戏的画面。”
林羡鱼点点头:“还行,你也知道该防患于未然,不然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任星美微微一笑,说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没错,哥你的确所有方面都提前做了反制措施,但唯独有一和-图-书点,彻底暴露了你今晚根本没去打游戏。”
空间灵气忽然连绵震荡,两人顿时身体一僵!
任索一脸惊愕:“难道你还以为自己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她瞥了一眼任索:“而且,就算我们几率再低,难道还能比你跟露娜低?小黑音简直是生物学上的奇迹,连续100连抽全部都是SSR的概率也比你们生出小黑音的概率大。”
任索傻眼了:“等等,羡鱼你好好想想我们是什么修为啊!我现在好歹也是六转修士,你也是五转修士了,我们一发入魂的几率有多低你知道吗?反正小数点后面有好多位数,我数不清。”
反倒是嫉妒吃醋等关节容易解决,毕竟十年过去了,任索都有了五个孩子,林羡鱼的三观早就破碎重组无数次。别看她说得好像挺不满,但她其实已经完全接受自己被任索拱了的事实。
林羡鱼:“……谁告诉你我一定会和你结婚的?”
任星美嘻嘻一笑,揭开任索的老底:“我那天想找月言商量一下学院招聘的事务,让灵姐将我传送过去,便看见哥和月言在办公室里……幸亏月言的办公室是独立办公室。”
任索不服:“我哪里不符合打破你的幻想了?幸福、忠贞、互相扶持、相敬如宾,我哪一点没做到?”
说到这里,林羡鱼主动搂住任索,懒洋洋地说道:“唉……我还是有点怕跟她们抢东西啊。虽然她们大概率会接受我,毕竟我们也相熟多年,她们也应该有所预料,但……”
林羡鱼:“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重新组织语言,不然你今晚就去客厅睡沙发吧。”
任索绞尽脑汁地思考,还是想不出来,无奈问道:“我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但林羡鱼就是不爽。
“我不知道。”林羡鱼幽幽说道:“平时跟你随便玩玩是挺快活的,但如果跟你结婚……总感觉输了。”
唉,当年那个帮我治疗手臂都会脸红的腼腆小哥哥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任索:“……”
在情感上,林羡鱼很早就知道,任索是各方面都与她完全契合的灵魂伴侣,他们互相之间就是对方缺失的一半。
与此同时,五个人影轻轻落到房间中。
她想了想,没再扎起高马尾,而是扎了一个侧垂肩马尾,就是动漫里经常出现的贤妻良母的那种特别危险的发型——这是少数几个哪怕躺下https://m.hetushu.com.com来也不会梗到自己的发型。
“来的不是时候啊。”
林羡鱼:“那你就快点啦,你以为我跟你说这么多干嘛?我都洗白白穿上你最喜欢的内衣了,你居然还在打超级马里奥?”
林羡鱼摇摇头:“不是很想吃你家的大米。”
任索:“……良心用一点就少一点,不能这样浪费。”
“鱼鱼,你这套内衣我也有!”
林羡鱼直接踢开任索,拉过被子遮住自己:“不行,今天好像是危险期,你去睡客厅吧。”
从浴缸里走出来,用大毛巾细细擦干身上的水珠,林羡鱼走到镜子前,咬着发圈用电吹风吹柔顺头发。
林羡鱼说道:“我觉得这就像你父亲给你分享邓丽君的歌,巨大的鸿沟和审美差距注定你们不可能互相理解。不过如果是小天的话,他可能怜悯他这个活在旧时代的爸爸,认真地通关游戏,甚至还会写一篇玩后感,来让爸爸获得分享的快乐吧。”
两人虽然在斗嘴,但手上可没停,然而这时候林羡鱼忽然又推开他。
林羡鱼噗嗤一声笑了,无可奈何地说道:“但我真的还没准备好。”
任索讪讪一笑,这十年来人类与妖怪的爱情结晶,还真的就只有他家唯一一例。
那时候林羡鱼很佛系,觉得恋爱能谈就谈,没得谈也没所谓,来日方长嘛。
对一定区域里所有生命体进行完全封锁,包括阻止空间移动、阻止气旋运转、阻止法术生效、镇压生灵行动等八种封锁效果,号称‘天下修士三千万,入我八门须低眉’!
乔木依带着戏谑的声音悠悠响起:“我还以为能看见小索那惊愕和潮红混在一起的奇妙表情。”
“索,羡鱼。”
任索摊手:“但总得要面对的啊,现在我找你要偷偷摸摸,你害怕会有孩子,而且也没有蜜月旅行。严谨一点来说,我们现在的状态是不道德的行为,有身败名裂的危险,所以结婚还是有必要的。”
林羡鱼嘟囔道:“更何况我是最强运气王,你是最强倒霉王,我们加在一起,就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说不定真的就有了。”
“不过,说真的,你为什么会主动来找我?”林羡鱼双手叉腰,认真问道:“虽然我很漂亮,但她们也很漂亮,你还可以每天轮转,然而你还是时不时就来找我……难道这就是家花不如野花香?”
任星美:“我们从sbeam好m•hetushu•com•com友列表里可以看到,你的上次在线时间是22小时前。”
露娜一脸好奇地观看房间的布置:“鱼鱼你的房间好可爱,我也要这样布置我的房间。”
说起任索和林羡鱼的关系,那也是相当的奇妙。他们本身其实都没有往这方面发展的意思,只是前几年玩双人组队游戏的时候,通关后第一次获得140分「万古流芳」的评价,两人实在是兴奋得难以自己,然后就糊里糊涂滚到一张床上。
任索说道:“复习一下,小天年龄差不多了,是时候带他重温一下我喜欢的经典游戏。”
“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啊!”任索说道:“十年来新增的人选就只有你一位了!”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挺忠诚的。”林羡鱼吐槽一句。
任索眼里精光一闪:“那就贯彻到底吧——”
这话听起来,充满‘你们现在再不说,等下就说不了了’的威胁感。
而且林羡鱼的需求很小,先不提露娜、乔木依、古月言这三个令任索欲生欲死鞠躬尽瘁的无情收割者,就连只喜欢粘人的任星美和恬静的东承灵,也比林羡鱼来得强欲。
卧室里,任索正躺在懒人沙发上玩主机游戏,云淡风轻地说道:“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她左思右想,忽然问道:“你说得倒是简单,那你跟你家那几位说了吗?”
首先,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离开任索,光是小世界游戏机,就注定他们这辈子必定如同DNA双螺旋结构那样无限纠缠无法分离。
任索花了三秒才知道林羡鱼在说什么:“没有。我们修士怎么会带那个?”
十年前本来能出手买下的房子,今年不得不用几倍价钱买下来,而且买到的还是六分之一产权……甚至是七分之一产权……
任索有些苦恼:“但父亲带儿子重温旧时代的经典游戏,是我期待已久的剧情环节啊……这可是我在小天出生之后就准备好的计划,我已经精准到他什么年纪补什么游戏,先是益智类的闯关游戏,然后是国产经典情感RPG,再然后是……”
任索:“你就不怕被我打啊?”
任索沉思了一会,睡到林羡鱼身边,说道:“那……如果有了的话,那你就搬到我们家呗。”
古月言哼了一声:“但我们是你老婆,你翘起尾巴我们就知道你拉屎拉尿了。”
林羡鱼气鼓鼓地走出浴室,大声说道:“任大哥你个变态!”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