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876章 被赶出家门的任索

林羡鱼掰着手指头说道:“嗯嗯,你不仅仅是在照顾祖国未来的花朵,还从无到有地学会了厨娘的一身厨艺,随时下厨提供精美的饭菜;当她们需要你的时候,你要瞬移过去屁颠屁颠地提供一条龙的贴心服务,班长尤其喜欢起床的时候让你帮她刷牙;家里的大小事务都需要你帮忙解决,或者你用分身去解决……”
照顾很多个孩子。
林羡鱼微微皱眉:“你该不会是想……四海归流吧?”
林羡鱼一脸震惊:“什么?你还打算吃的啊?我看你买的这么少,还以为是专门给我买的早餐。”
“彼此彼此啦,你也是个卑鄙无耻的男人。”
任索去厨房拿了个锅,将火锅底料放进去加热水,不一会就弄好了。但他发现林羡鱼居然还没起床,无可奈何将她拉起来:“小天现在都不睡回笼觉了!你连孩子都比不过!”
林羡鱼这么一说,任索都觉得自己好惨。
冰雪聪明的她,马上意识到正确答案。
她鼻子动了动,喉咙咕咚一声发出渴望的声音,呢喃道:“破碎的内脏,凝固的鲜血,缠绕的触手,无神的眼珠,扭曲的植物……”
“我就不信你没对乔姐下手,所以既然大家都试过了,她们也不至于生气到要赶你出门。”
随手束起一个高马尾,想到等下要吃火锅,林羡鱼也懒得化妆了,兴冲冲地坐在饭桌旁,哎了一声:“鸳鸯锅我都忍了,但为什么没有麻辣锅?没有麻辣锅你点什么鸳鸯锅啊!”
不等任索回答,林羡鱼就像明白了什么,捂住嘴巴看着任索:“哇!任大哥你不是吧,目光这么长远,居然不让我吃辣……但我不肯的哦!就算班长她愿意,我也不愿意!”
林羡鱼嗤笑一声:“活该,小无暇很反感自己被拿去比较的,除非你说她比别人好。”
任索嘬嚅了一会,都没心情追究林羡鱼夹走他的毛肚。
少女的闺房已经遭到入侵,不速之客手上带着无数凶恶的材料,上面弥漫的邪恶气息,让林羡鱼身体一颤。
没想到任索一关上门就两眼冒出绿光,彻夜不眠,夫妻生活和谐甜腻,hetushu.com以至于古月言觉得一周一次就差不多了,甚至还感叹幸好自己不是一个人。
林羡鱼前几天跟古月言聊天的时候,古月言还在找她抱怨,说任索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古月言明明只是找任索当个大玩偶抱着睡觉,毕竟她白天当教师已经很累了。
门铃声响了三次后偃旗息鼓,但没过几秒后,卧室门就悄然洞开。优良的转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仿佛是清风吹开了门扉。
强烈的震惊袭击了她的脑下垂体,以至于她下巴都快掉下来,只能傻乎乎地盯着任索。
林羡鱼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难道你终于被榨干了?要反抗了?”
没有呼吸声。
林羡鱼嘿了一声:“你还有资格说我?请问任大哥你在进行什么伟大的事业?”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吃火锅,这时候林羡鱼终于想起什么,说道:“你今晚怎么过来了?明天才是我们的游戏日,今天应该是你家的混战聚会吧?”
清脆的门铃声响彻整间房子,卧室里睡在一堆玩偶里面的林羡鱼动了动耳朵,转身拉过被子盖住脑袋,假装听不到门铃声。
他幽幽叹气道:“我被赶出来了。”
林羡鱼自己又否决了这个想法:“但班长也找我抱怨过三次,分别是【班长、小星星、露娜】,【班长、露娜、东老师】,【班长、小星星、东老师】……就差乔姐了。”
不等任索回答,林羡鱼自己就摇了摇头。
任索:“……三英战吕布还能这样用的吗?”
任索有些苦恼:“但也得好好教啊。打不好打,骂不好骂,你说怎么教?”
“……”任索:“这是我烫给自己吃的,要吃自己烫。”
“怪不得你会被赶出来,你居然想一夜过五关斩五将!?”
三秒之后,林羡鱼终于回过神来,大力地拍起手掌,用崇敬的语气说道:“不愧是你!不愧是我认识的任大哥!我林羡鱼愿意称你为真正的强者!”
但林羡鱼很清楚,黑暗中有人穿行。
他一个良善纯情少年,经过这些年的磨练,现在居然成长到可以瞬间明白林羡鱼的黄段子了。
和图书林羡鱼都怀疑古月言是不是被任索用这种手法弄得斯德哥尔摩了。
“就你话多。”任索隔空一弹,将林羡鱼弹回玩偶堆里,问道:“在这里吃还是在客厅吃?”
甚至还能说一个更黄的。
林羡鱼想了想,说道:“不如来个抽奖系统吧。”
林羡鱼叉起双手:“但也不对啊,我记得你好像都试过了吧?五个人两两组合,10种方式你都成功了啊!”
林羡鱼:“然后乔姐就发现你们在聊骚。”
“起床吃火锅啦,我去海底捞买了外卖,有金钱肚,血豆腐,鱿鱼须,羊眼球,海带结,腌猪肉,烫脑花,鸭肠。这次是番茄浓汤鸳鸯锅,还拿了加了柠檬汁的酸梅汤。”
任索:“月言还真的是什么都跟你说啊……”
叮——铃——铃——
不过他摇了摇头,脸色微红地说道:“我家……最近买了一张超级大的床。”
反倒是任索一直在退步,连天莲学院治疗修士的工作都辞了,就挂了个莲省对策分部部长二秘的闲职偷纳税人的税金——对策分部现任部长姓乔,名木依。
林羡鱼摸了摸自己被弹的额头,慵懒地说道:“客厅吧。”
林羡鱼是真的很好奇,要知道任索他们都结婚十年了,孩子都有了,任索居然还能惹她们生气?
林羡鱼微微挑眉,赶紧吃完火锅,抓住打开小世界游戏机的任索:“快说!你为什么会被赶出来?”
任索被她说得一脸黑线。
虽然任索说得含含糊糊,不过林羡鱼是什么人啊?作为天莲学院曾经的最强黄段子选手,林羡鱼瞬间就明悟任索的意思:“还说什么亲子日,你脑子里明明就想着混战派对嘛!”
林羡鱼好奇道:“小无暇怎么你了?”
任索打开卧室灯,没好气地将外卖箱放下来,“你也太离谱了吧,我以前顶多就是12点起床,你居然晚上7点都还没起床?”
任索眼神游离:“她现在也到了启蒙教育的时候了。她学的倒是挺快,但很不乖,我用小天作为例子说了她几句,又打了她几下屁屁……”
林羡鱼一边吃鱼饼一边说:“你愿m.hetushu.com意这么想,也是好事,至少少点痛苦。”
“什么事?”
“你能吃辣,我不能吃啊!你都不知道我的嗅觉有多灵敏,我跟黎丹路过火锅店都会打喷嚏……”任索没好气说道,夹起一片毛肚下锅。
任索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再一次为自己能瞬间领悟林羡鱼的黄段子而感到悲伤。
林羡鱼掀开身上的玩偶,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说道:“你这话说的……你还不是因为中午要去找东老师吃饭,所以才不得不中午起床。哼,不愧是妻管严。”
林羡鱼一边吃毛肚一边憋笑:“啊,我忘了加上这一条:在家里没什么地位……”
林羡鱼这番话让任索豁然开朗,任索赞叹道:“没想到羡鱼你自己学习不怎样,但学习计划倒是一套一套的啊!”
任索:“哇,《全面战争:洪荒》这个十星游戏你都快打通关了啊?”
“什么混战聚会,是亲子日!”任索纠正她的说法。
任索嘬嚅了一会,轻声说道:“我只是觉得吧,都这么多年老夫老妻了,今晚人又特别齐,所以……”
任索挠挠头:“那个,你也知道,我们有时候会三口子一起睡觉,有天在她们睡着后,卡莲找我聊天。你也知道,因为时差问题,卡莲一直都是晚上找我聊天。无暇不知怎么醒了,偷偷摇醒她妈妈举报我……”
十年过去,时间不仅没能让林羡鱼身上留下任何痕迹,甚至还开始倒退——自从一个人住大房间后,林羡鱼的睡姿开始往幼儿方面发展,天知道她是怎么睡到将双脚架在墙上的。
林羡鱼:“快乐吗?幸福吗?”
正如林羡鱼所说,任索现在的家庭生活有些微妙。
林羡鱼懒洋洋地说道:“你这话说的……哪家孩子比得过小天……那小子简直是东老师的威力加强复刻版……我都怀疑他投胎时是不是氪金了,选择了天堂级难度的心悦玩家尊享职业‘别人家的孩子’,背景满分天赋满分性格满分……”
林羡鱼嘻嘻笑道:“也就你家会有这种节日……不过谁叫你家那几位都是不安生的主,要么弄权、要么弄钱和-图-书、要么搞事业、要么修神通……连露娜都爱上创造梦境世界,天天泡在月之暗面,我刚才还在梦里看见她要修能容纳七十亿人观看的星空舞台呢。”
“我没结婚就是孩子。”
林羡鱼抱住任索的手臂,在一旁认真分析:“首先,因为今天是家庭聚餐,你只有得罪全部老婆的情况下才可能被赶出来,就算得罪四个,也还有一个保护你。”
林羡鱼继续说道:“她们就算会生气你想一龙二凤,也不至于赶你出来……难道你想三英战吕布?”
任索继续说道:“不过木公子也只是气在头上,后面卡莲也找她解释清楚了。你也知道她好面子,所以我象征性地服软一下,这只是夫妻间的相处之道,是一种情商高的表现!”
林羡鱼马上揭穿了他:“呵,我听班长说,乔姐前些天罚你跪键盘呢。”
被林羡鱼晃得受不了,任索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就,就是那些事咯。”
“培养祖国未来的花朵!”任索牛气冲天地说道。
“谁会早餐吃火锅啊……你家不是还有面条吗,等下面条就是了。”
“不过,小无暇不是一直跟你很亲的吗?她这么聪明,肯定故意搞你的,你得罪她了?”
当然,虽然每周只有一天是亲子日,但晚上任索的侍寝是有日程安排的,甚至偶尔还要加班送温暖。
任索急了:“我没有!但卡莲自从前几年来天莲学院交流学习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木公子照顾她,她变得越来越调皮了,故意说得很暧昧,让木公子都误会了!”
“其实静电容键盘跪起来还蛮舒服的。”任索先是说了一个没什么卵用的小知识,才义愤填膺地说道:“都是无暇害我!”
没有脚步声。
林羡鱼一边贫嘴一边被任索推着去洗手间刷牙洗脸。
“哇,你这个女人真是够阴险。”
任索撇撇嘴:“不然呢?难道学你这样,每天睡到晚上七点起床打游戏?”
“抽奖?”
“这不叫没地位,夫妻之间的事,怎么能叫没地位呢!”任索没吃麻辣锅,但脸都已经憋红了。
“你让小天和无暇写下自己的愿望,按照难度分为www.hetushu.comN级、R级、SR级、SSR级,然后将愿望输入电脑,按照级别设置出货几率。每当小天和无暇达成什么成就,你就奖励他们一点积分。积分够了就可以进行抽奖,可以单抽可以十连抽,十连抽保底R级……你也玩过不少手游了,你肯定懂的。小天这么乖,肯定能很快就拿到很多积分,到时候小无暇就会很羡慕嫉妒,自然就会乖乖学好了。”
林羡鱼嘿嘿笑道:“而且说这么多,你还没告诉我,今晚为什么找我吃火锅呢。你们今晚不该是家庭聚餐吗?”
十年过去,东承灵、乔木依、任星美、古月言乃至露娜都已经拥有自己的事业,她们又要修炼又要追逐各自的梦想,时间根本不够用,只好大家约定,每周空出一天进行家庭聚会,疯玩一天,陪陪孩子。
“毛肚刷10~15秒就可以了!”林羡鱼一边下鸭肠一边提醒道:“放在我那个泰式甜辣酱的料碟里吧。”
任索眨眨眼睛,耸耸肩说道:“嘛,又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说出来也没意思……我吃饱了,你慢慢,我去看看你的游戏记录。”
任索哼了一声:“当然幸福快乐,羡鱼你是不会懂的。”
林羡鱼:“这怎么能叫误会呢。暧昧暧昧,就是爱日未日嘛。”
平日的工作就是照顾孩子。
“但露娜是不可能对你生气的,所以你是惹了其他人生气,以至于她们不得不统一起来对付你。快说,你究竟做了什么,才能一次过让全部人发火?”
“但你又不是孩子!”
任索叹了口气,他不是为林羡鱼叹气,而是为自己叹气。
“睡觉的事。”
两人商业互吹了一会,林羡鱼忽然醒悟过来:“不对,我是在问你为什么会被赶出来,怎么话题就扯得那么远了?”
“照顾孩子、处理家务、妻子兴致来的时候要好好满足、为妻子追逐梦想提供援助……任大哥你的幸福,我的确是不懂啦。”
林羡鱼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智慧的光辉在她眼中闪烁:“你还可以让伊莉娜帮忙。例如你可以让小天单抽到一个SSR级愿望,这样小无暇肯定会上钩。”
林羡鱼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