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846章 互相制衡,互相伤害,2049年的未来通讯所!

如果乔木依不是一直被东承灵看管,任星美甚至觉得任索这些天根本出不了酒店下不了床。
“傻兮兮的笑容很可爱。”
任索闭上眼睛准备迎接风暴,然而下一秒感觉到脸颊被温暖的手掌轻抚,紧接着双唇遭到温柔地索取。
任索怜爱地摸了摸妹妹的发丝,说道:“好,反正都当了你二十多年哥哥了,再当几十年也没所谓。”
金瀑逆流而上散尽,未来通讯所恢复到普通状态。
也是,她刚刚才被乔木依破坏了好事,又怎么可能允许任索和任星美在她面前鬼鬼祟祟地亲热——我得不到快乐,谁也别想得到!
如果任索第一个选的人是身为妹妹的自己,那倒也罢了,任星美就算没准备好,也愿意调整心态。
罢了罢了,小时候也不是没被老妈打过,不就是挨揍,我任索精通得很。月言可能是那几天来了心情不好,让她出出气也算是男朋友的义务之一。
“呜呜呜呜我要踢死他!”
但他思索了几秒,最后还是笑道:“你看你这么紧张……我们不急,慢慢来吧,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你可是时间能力者。”
妹妹忍不住乐呵呵地笑起来,装模作样地拉扯古月言,笑道:“你都想得那么周到了,肯定已经准备好了吧?”
然后忽然一阵流光在房间内爆发,任索视野被白光覆盖无法视物,紧接着胸口受到一阵冲击,整个人被击倒了!
最重要一点是——
“别打了别打了,月言你再这样我生气了!”任索严肃地说道。
这就是富婆的慈善方式吗?
瞬·间·爆·炸!
发展到旅游这一阶段,其实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胜率已经很渺茫了,大家的攻略目标也悄悄从‘夺取唯一胜利’变成‘获取更高地位’。任星美是最早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她才会主动砸钱请大家旅游。
在要求任索侍寝之前,或者说在这趟旅行开始之前,任星美敢肯定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花了一些时间,才将这里修好。」
拿起手机的任索,看见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显示出一条未读信息:
“是是是。”
在这时候,乔木依就不再是任星美的敌人了,反而成为她的盟友。
在以前任星美进行投资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忽然冒出这样那样的念头。那时候她以为自己是运气好,现在想来,那应该是她在时间长河里短暂地跳了出来,隐隐窥探到些许未来的光景。
「要不是银河歌姬、血莲宗主、次元女皇她们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需要用这里。」
画面里的无上至尊坐在王座上,地面的雕文泛起碧银色的光辉,宛如光阴流转的金瀑如幕落下。
现在你让她在乔木依可能会偷看的潜在危险下,还要跟任索继续……
“爱上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爱上了之后,他的一切就成了理由。”
任索:“那你就没法享受到最新版本的尊享福利,只能数十年如一日地体验我二十几岁对你的爱恋。”
那不仅仅是兴趣与急迫,还是时间的启迪,以及未来m•hetushu.com的回响。
2049年的……未来通讯所?!
跟他一样,妹妹也穿着橘色仓鼠连体睡衣,他们两个站在一起仿佛在开动物派对,不过听说最近联邦连环杀人犯电影主角也喜欢穿这种衣服。
“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是最亲密的那种。”妹妹昂起脑袋看着任索:“比妻子更近,比情人更蜜,比任何外遇都更有吸引力。”
无论刚才任索有没有乱说话,古月言都肯定会忍不住找机会A上去!
古月言咬牙切齿地说道:“原来你早就算好一切了……真有你的,乔木依!”
“毕竟我等下要脱裤子的啊,但穿这种连体睡衣,我只能整套衣服都脱下来了。”任索摊摊手说道。
但他居然率先被古月言魅惑……那就休怪妹妹无情。
任索轻轻呼出一口气,感觉到古月言的利爪终于离开他的腰间肉。
他反手抱住古月言,直接使用「咫尺天涯」瞬移到床上!
任索说道:“那你几十年后再问我一次,我就会回答‘反正都当了你半个世纪的哥哥,再当半个世纪也没所谓’。组队契约也要时常更新一下,跟进最新的版本嘛。”
穿上之后,他看着镜子陷入沉思,摇摇头拿起手机去隔壁房间。
“没做其他事吗?搂搂亲亲,或者更进一步……”
他只明白一点:古月言心情不好,跟那几天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爱就可爱吧,但这套衣服不方便啊。”任索苦恼地说道。
任索看了看镜子,实在也无法违心说自己很帅。
她直接关灯然后抱住任索的后背,认真说道:“晚安,你们说话小点声。”
她对吃掉任索的渴望,已经彻底压制住作为女性的矜持了!
任星美噗嗤一声笑了:“不会自动更新吗?算了,听起来好像也不错,我很怀旧的。”
就在此时,异变徒生!
而且任星美觉得,月言只是因为面子放不下的原因,所以战斗欲望才仅仅比乔姐差一点点,但也远超于东老师。
“哥~!”开门的任星美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声音中的喜意就像融化的冰淇淋一样甜美。
任索愣了一下——不是吧?连未来通讯都会失败吗?
古月言的声音里满是嫌弃:“你哥就是个大傻逼,但我就是愿意当他是珍宝一样喜欢,我就是想嫁给他。”
过了十几分钟,等妹妹和月言都沉入梦乡。看着这两位毫无防备,予取予求的美少女,任索微微舔唇,伸出罪恶的双手——
她穿着吊带真丝睡裙,那光滑的面料以及温热的身躯,让任索逐渐陷入理智崩坏。
「2049年,未来通讯所」
“我又没有情人或者外遇……”
“也就你信她。”
「发动未来通讯!」
古月言像是中了虚弱术,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她软绵绵地瘫坐在床上,双唇颤抖,眼泪汪汪,一副快要哭起来的模样,发出细如蚊讷的呜呜声,委屈得就像是抓不到鱼的小猫。
“晚安。”
他倒是想答应啊,但古月言明显不肯。
“我虽和图书然很同意你们的结论,但你们的前提其实是错的……”任索小声反驳道。
“你看我刚才都去洗冷水澡了,我总得要睡觉啊。”
任索还穿着连体睡衣呢。
他居然不知不觉在浴缸里玩了一小时手机,着实是新奇的体验——毕竟通常情况下这种事都是发生在马桶上。
“噫。”古月言撇撇嘴,继续安安心心抱着任索型大玩偶睡觉。
任星美微微一怔,表情呆滞起来,双颊如朱墨点纸晕开,吹弹可破的俏脸红彤彤一片,结结巴巴地说道:“哥,哥,你,我懂,你毕竟也二十几岁了……”
拿起手机,打开《明日之劫》,点击未来通讯所。
旅游?旅个屁。
「六库仙甲」!
古月言闷闷说道:“你哥很帅。”
古月言紧紧抱住任索,似乎想将自己揉进他身体里,拨动心弦的声音丝丝入耳:“……别逗弄我了,好吗?”
陪女朋友玩居然沦落到要用法术防御,任索觉得自己的平静人生其实也算是处处有冒险,时时有惊喜,他的日常就是由无数奇迹所构成。
又是一轮月光拳头风暴,身为四转修士任索自然不怕,但他怕自己反抗弄疼古月言,便抓准一个机会抓住古月言的双手,无奈地问道:“我到底错哪了,你告诉我啊。”
“那你就将衣服全部脱下来呗……但你得将小星星带去你房间!或者我去你房间!反正,反正一定要分开……”
只是心中的不爽,总是无法消弭。
“你被光打过吗?”
任索回复完信息,忽然说道:“木公子答应过我,只要我回复她就不会……”
一个倩影从无上至尊后面走出来,坐在王座的把手上,居高临下地俯视无上至尊:
任索露出满意的微笑。
毕竟这套睡衣别说是他,就算给赵火穿,在皮肤特效的加持下,那也是一样会凸显出丑萌丑萌的气质。
然而跟依然兴致勃勃的任星美不一样,古月言现在已经气饱了。
任索叹了口气,散去身上的「六库仙甲」。
她早有准备。
妹妹拉着任索坐下来,问道:“有什么不方便?”
这套衣服真的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也不知道是谁教她的,古月言这些天不停调整自己的语气与小动作,将自己的隐藏属性彻底发掘出来。
因此任索也只好做一晚好哥哥了。
古月言恶狠狠地看着任索,说道:“我怀疑你对我有不轨意图,但我没有证据。”
“我哥不傻,比赵老师聪明多了。”
妹妹这时候抓住古月言的手,笑道:“好啦好啦,你们都有错,互相认个错,就当无事发生过吧。来,一起说声‘我错了’。”
“真的吗?”
她手指指尖微微交错,十指纤纤,灵动温润。
她为什么会让任索穿那件睡衣?
任索眨眨眼睛,感觉有一股热气从丹田直冲百会穴,好不容易凝聚的理智又逐渐陷入崩坏。
“不愧是我哥,一听就懂。”任星美嘻嘻笑道:“毕竟我可是你的终生队友,不转个强力的进阶职业,怎么陪你玩通现实这个垃圾和_图_书游戏?”
更何况她还抱着任索呢,要是任索一边被她抱着,一边接受妹妹的温柔,她可能会觉得自己在某种意义上被DoubleKill了。
这种事就像洗澡,得自愿自发地去做,如果被人催的话,就不太想去做了。
但由此一来,所有人都受到客观因素的制约,因此互相之间形成一个绝妙的平衡。乔木依正是注意到平衡的形成,才会那么大方将任索的侍寝权让给她们!
“月言你冷静点!”
一个冷傲的声音在通讯所里响起:「你离开的时候还真是什么都不顾,拍拍屁股就走,又要我帮你收拾烂摊子。」
等任索吹干头发出来滚到床上,古月言好奇问道:“怎么忽然就去洗澡了?”
古月言喜怒不定地看着他,再次举起拳头,拳头泛起璀璨如白银的光辉。
任索和任星美懵了一下,任星美旋即捂住嘴巴,双肩不停颤动,最后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月言你怎么可以骂人!”
冷静下来后,古月言才发现拥有「真理之眼」的乔木依在现阶段是版本王者,她根本无法匹敌。
任索眨了眨眼睛,松开古月言双手,重重呼出一口气,“你原来是说这个啊……”
任星美忽然说道:“那个……”
他能怎么办?
「我愚蠢的弟弟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任性?」
任索愣了一下,古月言用力一甩就睁开任星美的控制——她好歹也是三转修士,任星美只是二转。
任索骄傲地昂起脑袋。
任索眨眨眼睛,认真观察一下画面里的建筑,发现墙壁和地面真的多了些许岁月的痕迹,虽然依然干净整洁,但不可避免地出现陈旧感。
画面右上角,忽然弹出一则信息:
任索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赵火用压马路机砸了脑袋一样,脑子晕乎乎的不知所措,但灵魂深处每一个阴暗角落都在唱赞歌,全身细胞都在雀跃地燃烧ATP,血管里的液体如同泄洪的河流般奔流不息——
这次就比较正常一点,任索睡中间,虽然双手只能安安分分地放在肚子上,但好歹没昨晚那种侍寝的感觉——是的,侍寝一个叫侍寝,侍寝两个,那地位就换过来了。
“我没有!我没有!”古月言羞怒地说道,拳头月光如瀑,居然打出一秒七拳的高速,打得任索捂住脸的手臂啪啪响。
“哥哥的气质让人很有安全感。”
通过这几天一起睡觉,任星美察觉到古月言更多生活细节:她的睡衣、她的内衣、她无意识的动作,都表明她严谨端庄的外貌下,藏着一颗截然相反的祸水之心。
她看着正在想方设法脱掉熊猫连体睡衣的任索,那股预感如同风暴般来袭。
任索温柔地催促妹妹睡觉,他想打游戏。
“月言别打啦,你打坏了他那我们怎么办,我们等下还要用呢!”
这段话就像是一盘冷水泼下来,隐隐要沸腾爆发的暧昧气氛因此瞬间平静下来。大家规规矩矩地在床上躺下,幸好床够大,躺三个人也没什么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不敢www.hetushu•com让任索单独跟乔木依旅行,不然等他们两个旅游回来,乔木依可能春光焕发,但任索肯定得瘦十几斤。
任索无奈,说道:“好,我错了。”
任星美抿紧嘴唇,感动地看了一眼任索,伏在任索胸膛说道:“哥,晚安。”
她为什么会在刚才主动催任索过来?
她忽然轻声说道:“小星星……你暂时去索先生房间里待一会可以吗?”
不知道是不是任星美的错觉,她觉得自己在五人中算是欲望最淡薄的那个。
“你可以自己来嘛。”任星美坏笑着做出谜迭谜迭帕里桑的手势。
任索挠挠头,起来将自己擦干净,换上妹妹给他买的睡衣。
“没做什么,我拿出真理之眼给她们玩,然后我自己就睡了。”任索老实说道。
水到渠成,水乳交融,理所当然。
不甘、释然、好奇、悲伤等复杂情绪让她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但她想亲眼见证一切的发生。
任索说道:“但你说的妹妹听起来像是妻子的豪华加强版。”
虽然她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但实际上她面对实战依然忐忑不安——她和任索的关系已经维持了二十多年了,她是真的不急。
她的眼睫毛微微颤动,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小:“如果你真的……我可以帮你一下。”
古月言这颗祸水之心,以前似乎是被‘严格班长’的人设压制住,但现在她却是反过来将乖学生的人设融入到自己的气质中,杀伤力呈指数上升。
战斗欲望最强烈的,自然是乔木依和露娜。要不是露娜还没办法常驻人形,要不是乔木依被东承灵看管,她觉得自己老哥多半不能像现在这样又蹦又跳。
“你说没有就没有吧。”妹妹一脸溺爱地揉了揉任索的脸颊。
任星美展颜一笑:“如果我忘了更新呢?”
任索勉强同意。
感受到背部传来的柔软,任索觉得他今晚不用睡了。
任星美眨眨眼睛:“只是再当几十年吗?我们可是要长生不老青春永驻的修士哎,我可是时间能力者哎。”
啪的一声,被任星美抱住的古月言愣是冲过来骑在任索身上,举起闪烁月光的拳头,一拳一拳怼着任索的脸上砸!
这是多少个冷水澡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古月言瞬间清醒,坐起来探出小脑袋惊喜地问道。
甚至可以说,五人之中也就古月言会因此缩手缩脚,露娜、东承灵乃至任星美都不会太在意。
两人一愣,然后任星美转过头死死盯着古月言,眼里流露出如同看见新玩具的眼神。
「木公子:小索睡了吗~跟星美和月言睡觉的时候可别做多余的事哦~」
任索有些迷茫地看着妹妹——不想成为我妻子,只想为我生小宝宝?
熊猫连体睡衣。
“你已经是了。”
脱下来和不脱下来都很难受啊!
“哥,我由始至终,都只是想成为你的妹妹。”
任星美白了她一眼:“但我还是想为他生个小宝宝。”
“你错哪了?”
“……因为你不信木公子嘛。”任索无奈说道:“好了,关灯睡觉吧。”
连瞬移都用上了m•hetushu.com,古月言轻嘤一声,藏起脑袋不敢看任星美。
“逼得我给他写了个藏头诗。”
因此,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既是每个人都要忍受的,也是每个人都要享受的。
她又不是林羡鱼,暂时还做不到那么没皮没脸!
任索也是一脸苦逼,心想月言以前很乖的,现在变成这样,多半是林羡鱼的错。
怪不得我不是有钱人,有钱人的思考方式我真的不懂。
“好吧,你没怀疑错,我就是对你有不轨意图,我认了。”
就像是童年时期被迫分享自己的玩具,不愿、难舍、害怕玩具被人弄坏等等情绪在心中交杂翻腾,最终熬成一碗柠檬汁,又黄又酸又有汁。
“你可以对我任性的,不用为我着想,我可是你哥。”任索轻声道:“你的意愿,比一切都重要。”
“这就睡了?”任星美挤入任索怀里,问道:“那你昨晚跟东老师乔姐做什么了?”
突然,任星美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
“哎,月言你这么快就睡觉啊?”任星美说道:“来聊天嘛,我其实很好奇你喜欢我哥什么。”
“是个好人。”
任索眨眨眼睛,将手机递给古月言和任星美看。
任索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手机忽然弹出妹妹的信息,任索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皮都快泡皱了。
你们怎么都喜欢预判一个错误的前提然后擅自原谅我理解我再跟我聊天……
其次是古月言,再然后才是东承灵。
至于妹妹的提议……如果妹妹没说出来,他还可能会考虑一下,但妹妹已经说出来了,那他就肯定不会做。
跟生闷气的古月言,任星美其实是松了口气。
任星美:“我也一样。”
任索环视一周,挠挠脸说道:“但你们这里也有洗手间啊,我在你们这边上厕所不就得了,还得回去上厕所吗?”
古月言气鼓鼓地背对任索睡觉,她主动提出让任星美去其他房间待着已经是极限了,刚才任索没让任星美离开,更是突破她的底线!
“你先说!”古月言瘪着嘴,恶狠狠地说道。
在一旁静静坐着的古月言微微咬唇,表情几经变幻,直勾勾地看着任索,眼里泛起盈盈泪光,似乎又激动又委屈,最后狠狠咬牙道:
妹妹满意地拉着任索转圈圈,笑道:“我逛淘宝看见的时候,就觉得老哥你穿起来肯定会很可爱!”
“怪不得她答应得那么爽快!”古月言抿紧双唇,恍然大悟。
任星美脸色一变,然而古月言又说道:“或者我先过去待一会也可以……总不能一起吧?”
任索苦笑一声,忽然起床去洗手间,沐浴室里顿时响起洗澡的水声。
古月言抚平吊带真丝睡裙上的皱褶,忽然说道:“连体睡衣真的不方便。”
任星美没有离开,眼睁睁地看着。
两人像哄小孩一样答应,任星美笑着笑着忽然小声说道:“哥,我其实……并不想成为你的妻子。”
「我们等你等到花都谢了~」
“我可不愿意。”
她预料到,就在这一分,就在这一秒,将会发生一件事——
任星美笑道:“是吗?我觉得挺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