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824章 林羡鱼的阴谋

至于对哪个女友坦白都没所谓,只是刚好露娜在,所以任索就找露娜自首了。
任索微微一怔,但还是很乖巧搂住古月言的纤腰。古月言靠在他怀里,说道:“你回答得还不错,那我当这件事已经解决,不告诉其他人了。”
古月言眨了眨眼睛。
“都差不多啦。”林羡鱼直接忽略这个细节:“其实更重要是任大哥这个人性子很软,你一味迁就他,他固然会念着你的好,但也就那样。但你若是以女朋友的身份严格要求他,他不仅会有所回应,甚至会更加喜欢你!”
“但现在是我们一起分享索先生哦……”古月言小声提醒一句。
任索吓得一个哆嗦,连忙坐直身子,将手放在膝盖上危襟正坐,简直就像是被老师责罚的小学生。
面对古月言的拜托,露娜自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答应,而是马上睡觉找月咏者88询问,醒来后告诉古月言,至少让任星美打盹才能让她陷入沉睡。
很久以前林羡鱼就发现,古月言这种严于律已严于律人的完美主义者,对一切都有很强烈的操纵欲,要求一切都要按她的意思运行。
但就像闯了祸的小孩会更愿意找疼爱自己的奶奶坦白,任索找露娜自首也多多少少有这方面的心思——五人之中,露娜最不介意任索喜欢其他女人,她对伴侣的占有欲不高,只要任索不离开她,她就会对任索无限制地宽容。
林羡鱼歪了歪脑袋:“怎么不行?”
“你百般嫌弃他,但也只为他绽放!”
“还是要我?”
“你是要讲道理。”
露娜不满地说道:“月月,不许欺负索索!”
古月言搂住任索的脖子,两人脸庞贴的极近,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甚至连心跳的脉动都仿佛同步起来。
“那是不是所有很像我的女人你都会一见钟情啊?”古月言昂起下巴,得理不饶人地瞪着任索,“我也变成你见一个爱一个的借口?”
古月言眼光闪烁,忽然伸手狠狠扭了一下任索的腰间软肉,疼得任索全身激灵。
这也是自然的。
测试结果,非常好。
旁边的露娜也吓了一跳,连忙学http://www.hetushu•com任索那样坐直,小心翼翼地看着古月言。
“嗯?”林羡鱼放下手机,好奇问道:“班长你这么晚过来干嘛?难道还是想和我睡吗?好啊好啊。”
古月言哦了一声,凑到任索耳边,轻轻吹了一下任索的耳垂,耳语道:
林羡鱼想了想,说道:“但班长你要记住,傲娇傲娇,重点是娇不是傲,你以后要给多点甜头才能让任大哥始终为你献上忠诚。”
“所以你们这种就叫作秀恩爱,耍花枪,属于一种高级的恋爱模式!在繁樱里,你这种叫傲娇,先傲后娇!”
哦呼。
任索的算盘打得贼响,找露娜坦白来减少自己的愧疚几乎没有任何风险,还能让自己原谅自己。
林羡鱼连连点头:“是啊,就像班长你喜欢虐人。”
“这就对了,你之前因为太过爱任大哥都快改变你的性格,你明明是对一切都有很高要求的完美主义者,在任大哥面前却总是妥协。”
古月言也没马上生气,而是问道:“那如果你对其他女人一见钟情,你打算怎么办?”
思修效果拔群,任星美从打盹到睡在古月言怀里,时长不超过五分钟。
古月言嘟囔道:“我又不是傲娇……那你有什么建议?”
林羡鱼夸夸而谈:“而且任大哥这个人啊……虽然有点不好意思说,但他应该是那种很喜欢这种霸道野蛮的女朋友。”
……
“其他女人找你说话你不许回应,其他女人撩你你必须躲,如果躲不开也要同样受罚。”古月言理所当然地说道。
古月言看了一眼就脸红得要滴出水:“不行不行!”
古月言不置可否,问道:“如果不是一见钟情,而是你在什么冒险里遇见了什么女人,在同生共死过之后你发现自己喜欢对方,那你打算怎么办?”
“但那是最后一盒冰淇淋。”
林羡鱼嘿嘿一笑:“你有,难道你不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吗?你不喜欢这种让恋人向东他不敢向西的权威吗?”
“这就牵涉到第二个问题,甜头。只要大棒萝卜双管齐下,保管谁都要屈服。”
自己谈恋爱有什么m.hetushu.com好玩的,将别人的恋爱,塑造出自己期待的形状,不是更有意思吗?
任大哥,我真的很喜欢你。
“在你陪我的时候,你不许看其他女人,不许找其他女人说话,如果你做不到,晚上就要偷偷过来找我,根据我当天心情,任我处置。”
古月言满意地点点头,看着任索说道:“你是说,有个女人很像我,所以你对她一见钟情?”
说罢,古月言主动送上亲吻。
三分钟后,任索像条咸鱼一样睡在沙发上,看着古月言抱着黑猫回二楼。
说完任索大气都不敢出,眼巴巴地等待古月言的审判。
回到房间后,古月言就主动跟任星美讨论线性代数和古典概率,但任星美跟林羡鱼不一样,她属于天赋型学生,虽然不怎么学但学习成绩也很好,居然跟得上古月言的思路。
“那……好吧。”
然后古月言便脱去所有枷锁,恰好东老师和乔姐这一晚居然也没有行动,她便随心所欲地去夜会索先生了,顺便测试一下林羡鱼教她的技巧。
古月言忽然用手捏住任索的脸,十分严肃地说道:“索先生,你是以为我们好欺负呢,还是觉得自己魅力无限?光是我们还不够,你还想继续从外面带人回来——放下手,坐直!”
任索连连摇头:“这不讲道理啊,明明不是我的错!我又没法控制其他人!”
意识到这一点的林羡鱼,发现古月言和任索许久都没有进入属于他们的‘野蛮女友与奶狗男友’的节奏,便偷偷给了古月言一个建议。
别看古月言现在连连否认,但她眼中的兴奋根本无法遮掩。
任索眨眨眼睛:“这个……要具体情况具体处理……啊!”
“真的啊?”林羡鱼瞬间兴奋:“他是不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不够。”古月言摇摇头,光是‘有女朋友’这一点可挡不住狂蜂浪蝶——她自己就是鲜明例子,明知东承灵、乔木依喜欢任索的情况,她还不是飞蛾扑火地沦陷了?
毕竟在回房之前,古月言就已经偷偷拜托露娜,让露娜给任星美一个完美的睡眠。
古月言说这番话时脸不红m•hetushu•com心不跳,仿佛在说‘你回家罚抄一百遍’那样轻松的话。
然而没想到古月言居然这时候出现了,任索也只好认栽,但凭处置。
黑猫连连点头,盘起尾巴睡在任星美毫无起伏的心胸上,露出仿佛回到家般的安心表情。
从没谈过恋爱的林羡鱼,在古月言面前大谈恋爱经:“这样为了恋人而扭曲自己是恋爱中的大忌!必须要维持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能保证恋人不被其他人抢走——”
古月言还是有些疑虑:“真的吗……但我看网上说,我这样不就是‘作’吗……”
“超凡学院哪有那么多规矩,班长你不用担心这个。但班长你现在更需要的是改变形象,毕竟在任大哥心里你依然是乖乖女,你必须竖立一个威严满满的女王形象,才能千秋万载地镇压任大哥!”
古月言看了一眼怀里被压得小脸变形的黑猫,她想了想,走进房间将黑猫放在熟睡的任星美旁边,说道:“那你今晚和小星星睡咯,我去隔壁。”
其实任索之所以找露娜坦白自己对其他女人一见倾心,就是希望能得到女朋友的惩罚和谅解,以好减少心里的愧疚。
放下黑猫后,古月言马上溜到林羡鱼的房间,看见林羡鱼果然是抱着小玖玩手机,便蹑手蹑脚睡到林羡鱼旁边,小声说道:“羡鱼,羡鱼!”
看着面前外表乖巧但眼里满是兴奋的古月言,林羡鱼非常满意地点头。
跟某位一学习就睡觉的咸鱼小姐完全不一样。
“我,我……”任索支支吾吾。
任索:“我会表明我只喜欢我的女朋友!”
客厅里,在听见任索的辩解后,古月言走过来毫不客气地踩了任索一脚,小脚丫还摩擦了几下,任索自然不敢乱动,乖乖接受惩罚。
任索如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但我以后想当老师……”
古月言冷冰冰地看了他好几秒,忽然说道:“抱住我。”
“你也变得这么不要脸了啊,跟乔姐学的?”
“就像玩游戏一样,你为难他一下,他完成任务,然后你给他奖励……他会喜欢这种相处模式的!”
上次古月言这么兴奋,还是上学期期末考和图书试的前一天。
“穿少一点,穿妖艳一点。”
古月言看了一眼任星美,后者睡得很死,被猫当成床都毫无反应。
“我会远离那个女人,马上找你们坦白!”任索马上态度诚恳地说道。
发现数学效果不太好,古月言便复习思修。
又被掐了一次软肉,任索委屈巴巴地说道:“我会一开始就表明我是有女朋友的!”
她仿佛亲眼见证了一个铁血女王的诞生。
“所谓的‘作’,指的是情侣一方有一人故意刁难。但班长你不一样啊,你虽然也是刁难,但你有给任大哥甜头吧?”
“该罚!”露娜瞬间改变阵营。
计划通。
“真的会有人喜欢吗……”古月言说道:“我们都已经是情侣了还这样,难道索先生喜欢被虐……?”
“谢谢……”
“这个……”
“那我可以去吃其他冰淇淋啊!”
古月言用过都说好。
任索眨眨眼睛:“那如果是其他人主动找我怎么办?”
“班长,除了衣服外,不如染个发?我觉得班长你很适合酒红色的发色。”
任索表情露出一丝挣扎,最后还是袒露真心,结结巴巴地说道:“可,可能会。”
“我毕业之后打算成为学院教师,跟东老师一样教书育人,不可以穿得这么风……暴露。”
古月言坐在任索旁边,认真说道:“是他有错在先,所以就该罚!就像他偷了你的冰淇淋吃,难道不该罚吗?”
“这样不是更好吗?”
……
“相信我,班长你只要用上这招,任大哥那种肤浅的男人,这辈子都会被你吃得死死的!”
林羡鱼看了一眼古月言的身材轮廓,砸吧砸吧嘴:“跟要靠才华的小星星不一样,班长你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超级大杀器,要好好利用自己的资本啊!”
古月言:“如果对方很像我呢?”
“今天的月言好严格啊……”他情不自禁地嘟囔两句。
跟我一起,感受被古月言管教的痛苦吧!
“……真的吗?”
“回答我,你以后看见很像我的女人,你还会不会一见钟情?”古月言直勾勾地看着任索的眼睛,不让他逃避,冷声问道。
眼看着古月言又要掐了,任索脑子转和_图_书得飞快,忽然像是开窍了一般说道:“也不行!就像我只喜欢玩电子游戏,桌面游戏不行,玩具游戏不行。而我喜欢你,长得像你不行,脾气像你不行,不是你不行。”
古月言脸色微红地点点头:“嗯……”
“男人都是很肤浅的动物,而任大哥就是特别肤浅的那种。我找找啊……嗯,穿这件,保证你打任大哥屁股他都无怨无悔!”
以至于任索想抢走东老师的时候,她马上就出来阻止,明明这事跟她没什么关系——然后她就栽在任索这个坑里。
但我更加喜欢,亲手创造出一个女王镇压你的剧情啊!
古月言有强烈的对一切施加压力的控制欲,而任索就是没有压力每天无所事事寻求刺激的欠管教对象。
而恰好的是,任索这个人其实跟古月言刚好互补。
“你该怎么办?”古月言加重语气,一字一顿地问道。
林羡鱼花了那么多功夫,又是僚机又是助攻,让古月言勇敢追求爱情,不就是为了这一刻的收获吗?
身为曾经的月神使徒,古月言多多少少知道月咏者的些许权能。作为月咏者的本体,甚至本身就身怀神力的露娜,能操纵梦境影响睡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只要你有理有据,出发点是为了这段关系,那任大哥就绝不会生气,班长你想怎样就能怎样!”
而关于怎么让人打盹,古月言可是很有心得的。
任索态度诚恳:“你想怎么罚我?”
古月言马上否认:“我没有!”
古月言疑惑地看着林羡鱼,林羡鱼兴奋地说道:“那班长你平时有多保守就穿多保守,唯独在跟任大哥单独相处的时候,才特意换上这些衣服!”
任索听得一愣,认真想了想,摇摇头:“不,不是。”
“不想和我睡?”
“嗯嗯嗯,被我说得话都不敢大声说,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古月言连连点头。
“你不给其他人看,就只给任大哥看!”
“不好,你的手不老实。”古月言下意识捂住胸前,说道:“我刚才按你教的方式去跟索先生相处,大成功!”
“但我还没原谅你,”古月言说道:“做错事就要受罚。”
“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