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812章 这个女人,好帅

“我选择——”
总而言之,对于东承灵,任索也一样顶不住。
乔木依跟任星美对视一眼,古月言在旁边抱着委屈巴巴的黑猫偷看,只有东承灵好像没什么所谓,坐在沙发上拿着一本书静静阅读,林羡鱼摸着小玖脑袋在一旁围观。
直到乔木依现在提醒,她们才如梦初醒:如果再这样下去,就真的没有赢家了!
那么跟妹妹和月言一起睡会不会好点呢?
“无论你赢不赢,小玖今晚都愿意抱着你睡觉!”小玖下定决心,露出一副‘出卖灵魂’的表情。
东承灵皱眉说道:“小乔,这样不太好吧?”
“那又怎样?”
“也是呢……”乔木依微微点头,看向任星美。
哪怕是最固执最死板的古月言,只要乔木依别在她的回合搞事,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东承灵看了她们好一会,又看了看任索,缓缓点头:“我也接受。”
讲道理,跟女朋友共睡一室对任索来说,当然是一件令人心潮澎湃的梦幻事件,但这是建立在仅仅跟一位女朋友一起睡的基础上。
“不玩可以,我当你电脑挂机,到时候输了的话,你还是要脱衣服的哦。”
这种耻辱感,就连任索都接受不了!
F:睡厕所,坚决表明态度,不触发任何事件,预计难度:无。
“不行,明天我们一大早就要起来去上野恩赐公园赏樱,这两天恰好是樱花盛开的时间,你要好好睡觉才能养足精神去玩。”乔木依一本正经地说道1。
乔木依对东承灵,古月言对任星美,林羡鱼对小玖。
至于任索为什么那一晚还能忍得住,没有兽性大发禽兽不如,那当然是因为小玖和黑猫就在旁边卧室睡觉……而且乔木依一直在短信轰炸他,令任索不甘羞愧难当。
而且这还不是任索说做木头人就能做得了木头人,譬如跟乔木依东承灵一起睡,乔木依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就这么侧身躺在他旁边,哪怕只是用指尖碰碰他,用头发撩拨他,任索都无法坚定自己的道心。
站在任索后面的露娜重重点头:“我会抱紧索索的!”
D:在客厅睡沙发,还可以玩手机,预计难度:爽hetushu.com
古月言和林羡鱼点点头,然后乔木依微微眯起眼睛,说道:“恰好,我们每个人都有25000点分数……这样吧,我们每输5000分,就脱一件衣服?”
仔细一想,任索就发现她们的住宿安排隐隐符合一个规律:势均力敌。
“那……结算下限设在20000分,只要你一炮不点一盘不胡,也能净赚5000,怎么样?”
命运在我面前分开成六条互不相关笔直的线,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我必须走上其中一条道路,迎接其中的挑战,承受其中的苦难。
林羡鱼一听,表情顿时愤慨起来:“你以为用钱,就能收买一位在超凡学院读书的,修为一转前途无量的女大学生吗?”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没有输家就是了。
此时此刻,无论是任索,还是东承灵,古月言,任星美,林羡鱼,还是露娜,都不得不承认——
“何出此言?”乔木依微微挑眉。
“如果有人不遵守游戏规则,我和承灵会采取强制措施。”乔木依幽幽说道。
然后任索就看了个爽。
“不要!”小玖马上说道:“我也要和大哥哥一起睡!”
但比起以前喜怒形于色的她们,任索觉得现在全员平静化的女朋友更加令人畏惧……
任索悻悻闭上嘴。
跟两个女朋友一起睡,估计比自己一个人睡还要惨一点,任索几乎都能预料自己整个夜晚都要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他要是敢乱碰,另外一个女朋友就肯定不爽了,只有什么都不干才能保证不触发任何badending。
不过任星美却是想起什么,说道:“我哥也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能力,他如果作弊的话,我们也发现不了啊!”
如果单纯按照乔木依的意愿,她多半不会选东承灵,而是选其他人——除了东承灵以外,根本没人能阻止她肆意妄为,无论她和任索做什么,另外一个人也只能咬手绢眼睁睁看着,甚至可能会被赶出去睡沙发。
C:选择林羡鱼和小玖的房间,触发CG,无挑战,预计难度:轻松。
不过林羡鱼忽然狐疑地看着乔和图书木依:“等等,乔姐姐你不会作弊吧?”
当众脱光!
利用羞耻和愤怒来作为培育嫉妒的温床吗?
看见任索一脸纠结地沉默,乔木依挑挑眉,问道:“你是不想选呢,还是不知道怎么选呢?”
“什么彩头?”任星美问道。
“你来吧。”东承灵随意说道:“我不会玩,不要输了。”
“除了这三个房间以外,你没有其他选择。”乔木依率先封死任索的后路。
“你拥有作弊的能力。”乔木依理所当然地说道:“你的时间法术可以让你在另一个维度穿梭,让你看完我们的牌再回到位置上,而我们根本发现不了。”
这段时间逐渐跟上乔木依节奏的任星美马上心领神会,说道:“我再加一个彩头:凡是结算时分数在25000分以上,多多少分,就赢多少钱,我出。如果羡鱼你结算时有35000分,就赢10000哦!而输了的话,就按照乔姐的规则来。”
任星美看了古月言一眼,刚想说话,乔木依马上说道:“你们只能派月言来打,星美你不许玩。”
东承灵微微加重语气:“小乔!”
而另外一个目的,自然是继续她们的《嫉妒作战》。
乔木依:“算上外套和内衣,我穿了五件衣服,月言羡鱼你们也差不多吧?”
可能会好一点,至少任索的可操作范围大很多,但按照妹妹那跳脱的性格,还有月言死不服输的倔强,那任索今晚很有可能被她们刺激得痛苦难耐但又无处发泄——东承灵和乔木依就住在旁边呢。
“那就这么说定了。”任星美立马敲定这个剧情事件:“每个房间派一个人来打麻将,这里是繁樱,那就按照日麻的规则,每人初始25000点,打东风局,最后谁分数多谁就赢。”
“三~家~?”正在揉搓小玖脸蛋,被小玖捏脸的林羡鱼惊讶说道:“我和小玖就不用参加了吧?”
听到林羡鱼的问题,乔木依忍不住轻轻一笑。她翘着二郎腿,双手拱在胸前,嘴角勾起,狐媚的眼睛弯出自信的弧度——
乔木依点点头,“有道理。”
“我以我的人格保证,我只打了三盘麻将,初步了解和图书规则,而且好久没跟人玩过了。”乔木依笑道。
任星美神色变幻,最后认真说道:“我接受这个游戏规则。”
在这种势均力敌的同床关系下,任索能得到的愉悦很少,还不如留在客厅睡沙发,继续攻略《明日之劫》来得快乐。
那一晚,就是任索通关真理之门,瞬移去找乔木依,正准备和乔木依进一步加深关系,却被东承灵瞬移回家的那一晚,任索其实在东承灵家待了半个小时才回家。
“那你就10000分一件。”乔木依随意说道:“反正谁打到后面一分不剩,那就当众脱光。”
其实东承灵花了一分钟就睡着了,只是任索花了29分钟才脱离意乱情迷的状态,回家洗冷水澡又在床上挣扎了半个小时才睡得着。
然后她们还想趁机会试验一下,带任索离开家后,任索还会不会因为「仙宫接待人」这个身份而受到影响。
林羡鱼直接说道:“那我不玩了!”
也就是她们打不过仙宫,不然的话乔木依早就带着东承灵过去拆家了。
不可以。
“啊,承灵你说得对,是不太好。”乔木依嘴角勾起:“毕竟是代表其他人一起打,那就……每输5000分,自己和自己床伴也一起脱一件?小玖你不用,羡鱼你脱就可以了。”
“其实我还是略懂一点日麻的。”林羡鱼站了起来。
“不知道怎么选。”任索诚恳地说道:“不如让我在客厅想一晚,明晚再答复你们吧?”
B:选择任星美和古月言的房间,触发CG和普通挑战,预计难度:老手。
乔木依指了指客厅的自动麻将桌:“刚好,我们可以打麻将。我们三个房间算三家,小索你算一家,我们哪个赢了,你就住哪个房间;如果你赢了,那你想睡沙发就睡沙发吧。”
姐姐们,我可是四转修士。按照内网的调查,别说一晚,就算连续十晚不睡,我顶多也就会荷尔蒙失调内分泌失败,想精神还是能精神的……
将决定权还给她们果然是正确的选择,毕竟这种事根本没有道理可讲,很容易争吵起来,这样就显得有点丢份了。都是聪明人,所以妹妹跟木公子都没有轻举妄动和-图-书
“羡鱼,羡鱼姐姐,去吧去吧!”小玖抱着林羡鱼卖萌,林羡鱼一脸不情愿:“我也不会打,也没兴趣……”
不愧是乔木依,居然想出这么阴险毒辣的主意。
只是这么多天下来,大家都隐隐发现,自己的心理底线每天都在逐步刷新下限,对于任索跟其他女人的互动也没那么生气。
“你主动提出打麻将,又主动提出追加脱衣这个彩头。但打麻将很看运气的,除非能作弊,或者技术好。”林羡鱼说道:“你难道很会打麻将?”
任星美也叉着腰说道:“哥你今晚不许熬夜,陪我一起睡吧!”
“露娜,你要抱紧小索,别让他作弊。”乔木依淡淡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追加这样的彩头?”林羡鱼很是不解:“如果你输了,你也要脱光光的哦。”
但形势逼人,她们只能从任索身上想办法,尽力帮他避开潜在的危险。而且她们不用问,也知道任索对每一次即将遭遇的危机都毫无预见——如果任索能预见危险,早就带着她们躲在对策局里面避风头。
这趟旅行的目的有很多,最初原因自然是任索答应了乔木依要去旅游,其他人不服,所以你一句我一句,最后居然听从了任索的建议——买多几张机票,去多几个地方。
四人一愣,就连旁边围观的古月言和东承灵也忍不住看过来。
几乎所有人都呼吸急促了,任索结结巴巴地说道:“但……我只穿了三件。”
其实在任索面前脱光并不是特别难以接受,但在浴室里跟其他女性坦诚相见也没问题,然而在任索和其他女人面前,因为游戏输了而被迫脱光……
E:出门找漫画喫茶店,试试繁樱的网咖,预计难度:未知,可能触发未知时间。
“承灵。”乔木依喊了一声。
一分钟后,任索坐在麻将桌旁,脑袋枕在两团柔软之中,蓝色秀发垂落在他耳边,露娜每动一下,都让任索感觉耳朵痒痒的。
“为什么?”
那半个小时任索其实啥也没干,东承灵希望能牵着他的手睡觉,所以任索就坐在床边看东承灵睡觉。
乔木依看了一眼古月言和林羡鱼,忽然说道:“但就这么打也没意思和_图_书,还是来点彩头吧,不然有人故意放弃的话,那就没意思了。”
而除了乔木依,对于古月言和任星美来说,她们多半也不愿意跟东承灵一起睡——师生关系睡在一起,总感觉会放不开。
感觉自己被小看的小玖,坐在一边生闷气玩手机去。
但任索当然不会跟她们犟这个,而且你说他心里是不是有所期待,那当然是有的,所以任索马上卸锅:“哎,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选,不如你们帮我做决定吧。”
大家瞬间紧张起来。
上个月任索没离开家,结果他还是因为这个兼职而性情大变。幸亏任索变回来了,不然她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不脱!”
古月言微微一怔,也说道:“我也接受。”
那么,任索可以背对乔木依,看着东承灵吗?
“我不是为了钱,我只是想和朋友们玩一下麻将。”林羡鱼拍了拍麻将桌:“赶快的赶快的。”
任星美还想说什么,但古月言却是放下黑猫,过来跟任星美说了两句,任星美就放弃了争辩,让古月言代表她出战。
林羡鱼连连摇头:“我不愿意,打这个麻将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吗,反倒可能会脱光光,我不要!”
这么多天过去,乔木依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大幅增长,哪怕任索就在她对面被其他女人抱住,乔木依居然也能心平气和,其他人也差不多。
大家微微一怔,旋即沉默不语。
这个女人,好帅。
的确可以,「时间漫游」状态下的任星美太快太迅速,还能穿透物体,作弊操作空间很大。
A:选择东承灵和乔木依的房间,触发CG和特殊挑战,预计难度:炼狱。
起居室里一时间有些静谧,任索心中一喜,说道:“既然决定不下,那我还是在沙发上将就一晚吧……”
“玩游戏吧。”任星美忽然提议道:“离睡觉还有段时间,就用游戏来决定我哥今晚睡哪吧。”
“别忘了,我们这趟旅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乔木依一定都不慌,反过来劝说东承灵:“是时候给一潭死水加点调味料了,又或者你们已经放弃了,甘愿接受这样的结局?”
至于林羡鱼和小玖……她们可能单纯就觉得好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