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784章 跟我回家

任索讪讪一笑,马上转移话题:“黑棺魔王的话……其实跟其他三个相比,他的喜怒哀乐是最多的。”
既然乔木依知道黑棺魔王是小索的曾经,那么其他几个人也不难猜测。
乔木依哦了一声,继续问道:“那你觉得他们四个人性格怎么样?”
“那就走吧。”乔木依轻声笑道。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但乔木依是女的,这通知声音是男的,那就是真的关机了。
反正能出口气就行了,她懒得思考什么仁义道德,反正就是她要那些欺负过她的人,全部都无边落木萧萧下、西出阳关无故人、雨淋白骨血染草、月冷黄沙鬼守尸。
“嗯。”乔木依眨了眨眼睛,问道:“吃醋了?”
乔木依立马拒绝:“不要,我要当孩子们最喜欢的妈妈。”
恰好,她知道有这么一个存在,无论是茶仙儿还是于匡图,都隐隐透露出玄国万里长城里还有一位凌驾于道士游戬等人的王牌战力,多半就是守门人下一次的试炼对象。
难道我受过的苦就忍了?小索没了的记忆就没了?
只是他跟你一样,连骗都骗不了我。
任索想了想,搂住乔木依腰的手主动摸索过去,抓住她的光滑小手十指紧扣,才接着说道:“虚空行者是个性格很开朗的人,看起来平时过得很幸福。”
那是因为天使扎克该打。
乔木依没再看夜空,而是傻乎乎地看着他:“有了孩子?”
乔木依心中忽然有所明悟。
东承灵也很清楚,就算她将任索打个半死,但贵为莲江第一治疗修士的任索,想治疗自己也不过是纷纷钟的事,反倒是用灵气‘附魔’可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哪怕任索想驱散也得花不少功夫。
虚空行者是与小婊砸东承灵双宿双栖的求道者任索?
与此同时,乔木依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任索,按下免提,然后于匡图的声音直接爆响:“我要坐直升机去真理之门战斗现场看看情况,你赶紧回来值班!”
为什么就她这条世界线的任索是最惨的?
乔木依抬起头看向夜空。
“倒……倒不是不行……”任索想了想,这个想法还真有点搞头:“但棺材我怎么带着啊?”
黑棺魔王。
那股令灵气暴走的怨恨气息,乔木依再熟悉不过,甚至觉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乔木依抬起头,她的视力很好,但也不可能在夜空里看见融入黑暗之中的黑棺魔王。
“嗯,”任索点点头:“他心里藏着那么多喜怒哀乐,过去肯定是过得伤痕累累吧。”
“emmmmm……”任索想了想,说道:“其实喜怒哀乐四人组,并不想跟守门人战斗,他们现在只是被真理之门的面具控制了。”
然而守门人却来了莲江?
“我无法以专一还你深情,也无法以承诺许你余生。我只能确认一点,”任索认真说道:“无论我变成什么样,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深爱你。”
“响应国家政策,至少两个。”乔木依温柔地说道:“我很喜欢孩子,也很想……当一个最好的母亲。”
那个浑身黑http://www•hetushu•com雾缭绕,背着沉重黑棺的男人。
呐,你知道吗,小索啊,忘掉了一切了,我只能照着你的套路,重新追求他。
乔木依:“他们来自哪里的啊?被守门人打死了是不是真的死了?”
乔木依低下头继续看直播,看见化为月光的黯月先生已经被守门人彻底击溃,化为月光消散殆尽。
我究竟是爱他,还是爱他为我付出的一切?
“emmm……”任索挠挠头:“那我回去考虑一下。”
对策局里的于匡图懵了一下,“什么,这女魔头睡觉还关机?有没有职业道德啊。”
数秒之后,一轮残月爆发,刹那间整个莲江亮如白昼!
任索眨眨眼睛,一脸问号。
如果,如果黑棺魔王你……
这时候,乔木依看见直播间里的暗惧时师被守门人手撕了,心里莫名地觉得有些安慰。
乔木依下意识看了看夜空,又看了看他。
“回去?现在都几点了,你难道还能坐车回去吗?”乔木依瞥了他一眼:“有带身份证吗?”
她看见自带熊猫头表情包的暗惧时师无惧守门人的火焰风暴,仿佛脱离了这个时空。
“你也想当妈妈?”
呐,你知道吗,小索啊,不再专一了,除了我以外,还爱上其他人,一个又一个的。
任索问道:“你对他很好奇?”
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乔木依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黑棺魔王身份的人——她很肯定小索这个冤家也不知道。
由下而上,也只能看到偶尔爆发的光辉,以及剧烈的灵气波动,或者些许火焰碎冰,还不如看直播呢,任奈瑟的直播视角简直是将摄像头怼到别人脸上一样。
在乔木依进入直播间后,她的视线马上被其中一个身影所吸引住——
“……闭关那几天,我就是在家接待他。”任索说道。
任索:“……你能不能问一些‘你和我妈掉进河里我救谁’之类的问题?”
乔木依看着直播间里那个浑身黑雾缠绕的,宛若战斗狂魔的黑棺魔王,心中升起无尽的疑惑。
乔木依刹那间紧张了一下,然后迅速放松下来,挨在后面那人怀里,脑袋搁在他肩膀上,仰望夜空,也仰望他。
白棺……天使?
其实乔木依对此有些不满,毕竟在《小索的秘密日记》里,黑棺魔王是代她将所有人都暴打一遍了,什么‘枪天下一’、‘道士’、‘雷熊’、‘暗影’,一个都没放过,打得全体跪下,看得乔木依十分舒爽。
“我前几天装成女学生勾引赵火,被他识破了,打算挨他一巴掌然后当无事发生过,谁知道他居然用上法术来扇我。”任索张口就是一句九假一真的谎言。
我可不愿意什么都是第四位啊。
什么佐仓杏子,游戬,天使扎克,雷熊乌尔萨……等我强到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狗头都把你们打爆!
但那股同出一源的怨恨气息,仿佛将她们的距离拉近到咫尺之间。
“既然你要去深渊,那就让我这个魔王带着你这个共犯走下去吧。”乔木依深深吐出一口气:“hetushu.com如果天使扎克要来捣乱,我们就一起将他从深渊打到天堂。”
为什么跟小婊砸东承灵结婚就是‘囍’,被他妹妹包养就是‘乐’,哪怕接受管家婆古月言的监管也只是‘怒’——就只有跟她一起的任索,变成了‘哀’。
乔木依早就记下那些欺负她和小索的人的名字。
乔木依都想好了,大不了到时候套个麻包袋上去,乱棍打晕,谁知道是她打的。
“最多的?”
而且那人还不是我?
但千米高空之上的夜战,哪怕任索拥有「洞悉尘世」也看不出什么,低头看乔木依手机上的直播间,好奇问道:“为什么不看直播间?抬头看看不出什么吧?”
“至于他们来自哪里……我也不知道。”
乔木依:“那如果重伤者是我呢?”
赵火+任索=任何沙雕情况。
现在还有东承灵瞬移逃跑服务,报复计划越加完善。
任索知道乔木依颠沛流离的童年,默默点头,说道:“都会的,我们会幸福的。”
虚空行者的能力,源自于东承灵。
这是仙宫那些超凡势力的力量?以小索为蓝本做了一次复刻活动?
乔木依,很记仇。
而且……
暗惧时师是被富婆任星美包养的小白脸任索?
说到这里任索也是暗暗庆幸,幸亏那时候他是绝对理性状态,挨再毒的打都不怕。如果是他现在再来一次100%痛觉的补考,肯定一开始就会被黑棺魔王老师逐出考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莲江里有比道士游戬等强大的修士?
“你背着呗!”乔木依理所当然地说道:“到时候你背着一副象征救人的白棺到处走,就可以当白棺天使了!”
但是……
任索挂掉电话还给乔木依,两人对视一笑,同时获得一股负面情绪,仿佛两个正在分赃的共犯,名为犯罪的羁绊将他们两个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
别人以为黑棺魔王是什么新的超凡势力,可能是混乱邪恶的超凡组织之类的,所以才会突然追杀天使扎克,一路追杀三千里,浅草寺和晴空塔都有他们的战斗痕迹,甚至晴空塔还没修复完毕。
“噫……我也想啊。”
为什么黑棺魔王是佩戴哀脸面具的?
呐,你知道吗,小索啊,已经不再爱我了。
“嗯?”乔木依揉了揉眼睛,躺在床上小脚丫搓了几下,发出不想起床的声音。
这时候,守门人已经击败了所有试炼对象,并且打开真理之门,进入其中。
乔木依试图靠近战场,但发现他们的战斗区域实在太高,起码在海拔千米以上,她就算站在莲江塔上左脚踩右脚也蹬不上去,便找了一个视野最佳的位置,然后拿出手机看直播。
虽然不知道名字,但既然连乔木依都能猜到,那万里长城的人肯定也能猜到,多半在天京地区布下天罗地网恭候守门人自投罗网。
「幽灵漫步V2.10D」!
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连绵的黑冰在夜空中爆散,沸腾的黑炎宛如小小的烟花。
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放屁!
“至于黑棺魔王……我不太了解他。”
www.hetushu.com守门人与喜怒哀乐四人组进行最后的真理试炼,感受最深的自然是莲江市区的人民。那激荡的灵气涟漪连郊区天莲学院都能影响,市区里的所有超凡者,几乎都被这近乎暴风般的灵气波动惊醒。
“慈父慈母我都不介意的。”任索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过,孩子……们?”
她媚眼如丝地看了一眼任索,笑道:“有我在,所谓无底深渊,也是前程万里。”
这几个试炼对象,其实是不同时间线的小索的复刻版本?
注意到乔木依在凝视夜空,任索也抬头看去。
“喵呜。”猫窝里的胖橘小索跑出来,恭送主人离开。
“木公子。”任索将乔木依扳转身,跟她面对面直视,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我知道我是错的。”
任索眨眨眼睛,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
乔木依若隐若无地叹了口气,呆呆地凝望夜空闪烁的辉光。
亏了!
“棺材?”任索一脸懵逼。
这样的乔木依超级可爱,任索忍不住啄了一口,然后嘻嘻笑道:“先说好了啊,如果我们以后也有孩子的话,那肯定是你来当严母,我来当慈父。”
乔木依不置可否,反问道:“守门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真理之门》第五次试炼直播?上面是守门人和强者在战斗?
“不过,他肯定也过得很幸福。”
“当然是跟我回家,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你回去被承灵再打一巴掌吗?”
乔木依直接跳出阳台,化为一道闪亮的星痕,越过大楼踩着春风飞奔而去!
乔木依当然知道为什么黑棺魔王要打天使扎克。
乔木依低头看了一眼直播间,这时候守门人正好与黑棺魔王进行最后的对轰,一拳贯穿了黑棺魔王的身躯。
乔木依问道:“小索你特意前来一趟,就是想告诉我,你要拖着我们几个女孩一起下地狱?”
“没有。”任索诚实地说道。他这次匆匆忙忙出门,钱包都没带,自然也没带身份证。
乔木依眼里闪烁过复杂的情绪,一个荒诞的念头在她内心深处悄悄升起。
乔木依瞬间就信了一半,也没说话,只是哼了一声。
“那现在跟守门人战斗的四个人,你应该有所了解吧?”
任索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前几天因为招待守门人的缘故,情绪变得不太对。现在恢复正常,所以赶紧过来通知你们我没有变心……”
“如果我不再喜欢你,那我就是我的敌人了。”
黯月先生是被小妮子古月言调教的人民教师任索?
任索连连摇头:“当然不会死,他们大概是某些强大存在的投影分身,被守门人击败后连尸体都不会留下,直接化为虚无消散就是证明。”
她隐隐约约猜到什么了。
还在天空跟人战斗?
但只要认真观察,乔木依都能从这几个人身上看见小索的影子。
但现实却是只留下天使扎克的痕迹,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天使能力,还是因为他是最后一个受害人,或者干脆就是他倒霉……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不该被报复?放屁!
乔木依微微一怔:“为什么?”
和*图*书且还暴露了我装成女学生勾引赵火这档事!
按照试炼敌人一次比一次强的规律,乔木依跟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守门人下一次的试炼对象必然是比天使扎克和道士游戬更强的存在。
在半空中不怕被车撞,乔木依一边跑一边拿出手机,准备问问对策局发生什么事,但一看见手机通知她就懂了——「你关注的UP主‘任奈瑟’正在直播」。
任索愣了一下,认真思考后才说道:“你没说的话没有,你说了之后,有一点。”
这时候,对策局那边发来消息:「莲江市中心上空出现守门人和四名特殊强者,根据直播记录,四人分别名为虚空行者、黯月先生、暗惧时师、黑棺魔王,分别佩戴喜、怒、乐、哀四种面具,具体来历不明,标准普通话口音,肤色接近黄种人,疑似新超凡势力成员。」
“只是我们吗?”乔木依忽然冷笑一声:“你来之前,已经找过承灵、月言和你妹了吧?”
她看见全身燃起蓝色灵气的虚空行者在夜空中闪烁,虚空漫步,神出鬼没。
连真理都实锤她的爱情是悲伤的命运吗?
“我觉得我就是带着你们一起堕入深渊的恶魔,死了之后估计要被天使扎克吊起来审判。”
其实他并不痛,一来东承灵并没有兴趣对他施加肉体的惩罚,二来这个巴掌印也不是因为击打而产生,而是东承灵用手将灵气‘附魔’到任索脸上,所以造成了类似于巴掌印的‘烙印’。
她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灵气波动。
乔木依终于提出她的建议:“你觉得拿一副棺材作为治疗道具怎么样?”
“暗惧时师最爽,平时应该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虽然我现在的语气很羡慕,但其实……没啥。”
当乔木依走到宛如多肉花园的阳台,便看见远处夜空忽然黯淡下来,月亮突然消失不见,夜幕变得浓重而深层。
暗惧时师的能力,源自于他妹妹。
……
是他么?
今天乔木依心情大起大落,回到家修炼了几个小时就感觉累了,早早上床休息,刚刚入睡没多久就被吵醒了。
任索看了一眼乔木依,顿时明白了,拿起手机说道:“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但是啊,”任索指了指自己的胸膛:“我心里有一块地方,是独属于你的,是独一无二的。谁也夺不走,它永远都寄存在你手上,随便你如何处置。”
而且,时间长着呢。
“是啊,棺材,你可以将人放进里面,然后一边走一边驱动治疗法术,借助棺材全方位治疗同伴维持生命。”乔木依十分认真地说道。
“小索,你被谁打了?”乔木依瞥了一眼他脸上那清晰的巴掌印。
虽然这几人的体型都略有差别,黯月先生最高最标准,暗惧时师稍微胖一点,虚空行者最壮,而黑棺魔王的身型跟现在的小索毫无区别。
忍一时风平浪静,让他们忍;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他们退。
“万一有重伤者需要你治疗,但你治疗的和-图-书时候又想进行移动呢?”乔木依问道。
乔木依不太满意:“小索你再多讲一点关于黑棺魔王的事。”
“你这心都有五种颜色了,还变的话是想变成彩虹色吗?”乔木依冷哼一句,忽然问道:“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治疗道具的?”
“黯月先生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但内心其实闷骚的,对于这种严格自律优雅的生活,应该是痛并快乐着。”
有种你们早点老死,不然等我权倾天下,威压众生的时候,按着名单一个个报复下去。
“那现在我就没有重伤者,只有一罐骨灰。”任索给出了一个明智的解决方案。
乔木依瞥了一眼又惊又喜又丢人的任索,嘴角微微勾起,目光流转间,流露出一丝羞涩的笑意。
一听就知道不是谎言的真心话。
让你们欺负我和我的小可爱,哼。
任索点点头,“他们是喜怒哀乐四人组,是真理之门召唤出来,专门作为守门人的试炼对象。”
乔木依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谎言,不过这事任索不愿意,乔木依也不勉强,毕竟任索作为那些超凡组织的地球联络人,有很多事情需要保密。
但今天是于匡图值班,所以乔木依转身抱着大号皮卡丘抱枕,打算继续睡觉。
任索大事上骗不了乔木依,小事却反而有可能蒙住她。
忽然,后面泛起一丝灵气波动,接着乔木依被人从后面搂住水蛇腰。
“我是第四位吗?小索你还真是看重我……”乔木依酸溜溜地说道。
无耻。
这个话题跳跃得太厉害,任索想了一下才说道:“我们治疗修士哪需要什么治疗道具,有一双手就够了啊。”
任索实在太可恶了,所以东承灵决定给乔木依添堵。
「空速星痕V1.21B」!
奇怪的比喻。
想到这里,乔木依忽然有些想哭,心里一阵委屈,恨不得当场打一顿游戬扎克出出气。
“嗯。”任索一点都没迟疑,给出肯定的回答。
果然还是骗不过去吗!
“跟你回家?”任索眨眨眼睛,心跳忽然加速起来。
不过很快,乔木依就睁开眼睛,麻溜地起床换衣服。她睡觉时不太爱穿衣服,所以换起衣服来速度很快。
黯月先生的能力,可能是古月言,也可能是露娜,或者两者都有。
直播结束。
她其实也不在意守门人。
“那你总算可以理解一点点我看见你和其他女人一起时的心情了。”乔木依嘴角勾起,狐狸般的眼神里露出一个危险的笑意。
“黑棺魔王平时的时候,更像是一个人狠话不多的父亲,虽然很严厉,但心里都只是单纯地为别人好。没有怨怼,没有愤怒,只是表现形式比较狠。”
老土。
乔木依最后也释然了,毕竟她都死而复生,又可以跟小索在一起,没有什么事比这更重要。
那个曾经只在日记里见过的身影,无比真实地再一次出现在她眼前。
“所以他平时肯定也很幸福,内心才能这么善良。”任索说道:“说不定是已经有了孩子,然后当黑脸当惯了?”
乔木依歪了歪脑袋,牵住他的手说道:“那就跟我回家吧。”
而黑棺魔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