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635章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他从睁开眼睛开始,要么只能老实起床跟古月言腻腻歪歪梳头做饭尝尽情侣之间的甜蜜,要么就是被旁边的露娜用口水和拥抱弄醒,然后接下来一天都是陪她们两个搞来搞去,弄得身心俱惫……
答案是完全不能。
包里有一排钥匙扣,任索拿出自己那团叠罗汉的钥匙团——他有七八条钥匙,而且每条钥匙都挺粗,但扣子就一个,钥匙自然挤在一起了。
因此这个四锁保护,就变成了任索在朋友爱人面前,隐瞒小世界游戏机的手段——其实也说不上是隐瞒,反正任索通过这四把锁来表明态度,这里面是他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们自然就不会深究下去了。
当然,任索也不是单纯怀着一腔恶意搞事,只是经过乔木依的教育后,他觉得小孟和孙淑好可怜,毕竟赵火根本没注意到她们的情意,这对她们来说是不公平的——哪怕赵火拒绝她们,也好过一点回应都没有。
“小世界,其乐无穷。”
他可以允许主角一时吃亏,但最后主角必定苦尽甘来。
不过依任索对赵火的了解,无论是一刀两断还是忽视不见,都不太可能。
干完这件事,任索心里顿时舒服很多。
赵火说道:“但最重要的原因,我是怕我自己。”
小孟?
他们两个一起经历的事也不少,在东京目睹九尾狐的惊艳,在秘境见证魔法师的赴死,在深夜品尝女食神的手艺……但都是很平静很轻松地度过,并没有多少紧张感。
假如将爱情比喻成游戏,那乔木依就是穿着最闪亮的金甲圣衣,挥舞着天崩地裂的武器,驾着七彩祥云去打败恶龙,盛装出现大喊着‘我来了’救公主的勇者。
“赵火你睡了吗?”
“什,什么好消息?”
任索叹了口气,他现在唯一能坚持的想法只有一个:不伤害任何人。
又或者说,任索没有紧张感是因为他胜算在握,东承灵没有紧张感是因为她一直都相信任索。
这种保护,本来是形式大于效果,毕竟若是真有人胆大包天敢来天莲学院偷东西,多半也是拥有无声移动、隐声匿迹能力的超凡者。
久违的星球开机界面,以及熟悉的开机音:
虽然任索觉得这个比喻好像不太恰当,但也足以说明他现在心里是何等纠结:他既喜欢乔木依那种炽烈强势的爱恋,也喜欢东承灵这种春风细雨的柔情。
“那赵火你现在是一个人睡觉吗?”
东承灵。」
哪怕偿还债务的是另外一个自己,但任索光是想想都觉得心里闹得慌,心里燃hetushu.com起的无名火和委屈几乎瞬间淹没了他的理智。
任索眨眨眼睛,眼睛闪过一丝寒光:“你跟未婚妻一起睡吗?”
“跟小樊比,我太高太壮力气太大,而且我最近随着修为增加,力气增长得更快,我对力量的控制力也降低很多。我怕我不小心就弄疼她,所以在她对我考核完毕,愿意将自己交给我之前,我都不会强求的。”
任索刚才突然生气,便是因为他想到‘如果有两个我’。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说明在元宵节之前你就已经苏醒并且回来了。
所以任索现在真是十分蛋疼,他是那种不喜欢欠别人的人,虽然不至于‘借十元还十二三元’,但也算是有恩必报——他从小就不公开自己的生日,为的就是让自己无礼物可收,自然也不需要回报了。
任索看了看时间,现在玄国11点30分,繁樱快一个小时,12点30分。
但如果出于这样的自信就一点都不提防,那任索跟游戏里因为过于自信而被翻盘的反派BOSS有什么区别?
而东承灵,就是默默练级,穿过无数山河,历经无数苦难,击败无数敌人的战士。但在击败恶龙后,她会用微笑抹平所有她所受的伤痕和悲伤,说一句‘回家吧’就将公主牵走。
任索本来想直接去世界商店看抽选这个月的免费游戏,但他一进入主界面,就弹出一则系统消息:
他随手将外套放在沙发上,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走到阳台打开窗户通通风,坐到沙发上休息一下。他随手划了一下茶几,发现上面纤尘不染,仿佛他昏迷的时候还坚持让分身回自己家透透气。
“她们跟我住同一间旅馆。”
但任索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说的话还没她在信上写得多。
“不轻率,而且我也不想再等几天了,就是今晚。”
“正在睡……任索你醒了!?”
不过任索这种猪猪粗人,完全没想过买这种小物件让自己变得精致一点,反倒是东承灵会留意到这些小细节。
不过卧室我只是稍微整理了一下床被,打扫一下地面就结束了,其他地方可能会有灰尘,但那些地方我也不便清理。
他合上钥匙包,整齐的钥匙都被牛皮裹着,尖锐的锯齿再也碰不到皮肤衣物,拿起来也没多少声响。
手机接通了。
片刻后,一个无甲分身出现在客厅里。
“什么,今晚?是不是太快了……”
虽然好像只是小小的改变,但任索知道,他以后带钥匙都会舒服很多和-图-书,至少不会再梗着大腿。他有条裤子的裤袋,就是被钥匙磨穿的。
“你怎么那么多意见?”小樊略感不满地瞥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什么,狐疑地眯起眼睛,轻声问道:
“嗯,行了,”任索认认真真道歉完毕后,松了口气摆摆手:“你回去继续做宵夜吧。”
如果任索意识不到倒罢了,但现在他明确知道她们对自己的付出;如果任索还不起倒罢了,但他觉得他还得起!
任索不能让赵火步自己的后尘!
……
不过很快,任索就看到茶几上有一封用小包包压着的信。他翻开看见上面娟秀的字迹,好不容易沉淀下来的思绪又泛起波浪。
所以任索也只是打电话告诉赵火,至于要怎么做,完全看他自己。他如果隐瞒下来,继续当孙淑和小孟是好朋友,那也是有可能的。
“嘿嘿。”赵火这家伙被人一赞就变傻:“那是当然,所以我才有那么漂亮可爱的未婚妻……不过你也不差。”
就像信里所写,在任索还处于昏睡的时候,东承灵就已经笃信他很快就会醒来。
“吵醒你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人嗓门就是大……”
“那是当……啥!?!?”
但他也没有将小世界游戏机放进保险柜,毕竟过度保护就等于告诉别人‘这玩意很重要’,所以任索为了隐藏小世界游戏机,也花了点小心思。
忽然,一只纤手掸走他肩上的雪花,一个暖人儿抱住他的身子,轻声问道:“出来干嘛?”
她为任索去祈福,为任索买礼物,帮任索打扫这个家,帮任索照顾小玖……
“我还以为你可能睡个一年半载……等我回国,我就请你吃饭庆祝一下吧!”赵火似乎还挺高兴:“没有你,我战斗训练都不敢太用力。”
“嗯,我苏醒了。”任索冷静说道。
而发怒虽然是不好的,但这阵怒火却也让任索彻底认清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啥?”
而且,除了‘见机行事’和‘顺其自然’外,任索没有任何可行的方案。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的繁衍了?”
“嘘。”小樊用手指压着赵火的嘴唇,然后慢慢滑落,透过睡衣抚摸赵火的胸肌,腹肌,轻声说道:“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淑妹?
这就是所谓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嗯,总而言之,任索很想念小世界游戏机。
不过想坚持这个想法也非常困难,除了意料之中的生命危险外,也要注意到一点:重婚罪可是触发国家刑法的……
看着厨房里老实干活和_图_书的分身,任索心里的怒火很快就消失无踪。他冷静下来后,身子感觉有点对不起分身。
所有的遗憾都变成了回收站里的存档,所有的幸福都在凝聚在结局里继续无限延伸。
东承灵总是这样,不声不响就成为了任索心里里很重要的人。
至少得让赵火成为自己的前车之鉴。
不过嘛,现在任索的家经常会出现客人,而且这些客人还很有可能变成这个家的女主人,她们想提前熟悉业务打理这个小家也很正常。
“你的考核通过了。”小樊拉着他的手往里屋走。
其实,钥匙包是我在寺庙外的小摊里买的,摊主是一个老婆婆。老人家年关将至还要出来讨生活,我想光顾一下她的生意,也找不到什么想买的,忽然想起你钥匙又多又乱,所以买来当做你的康复礼物了。
当然,任索是觉得自己可以‘偿还’所有人的债务,不过她们可未必就这么想——或者说,她们都觉得任索只‘还得起’一人份的债务。
想得到的都得到,不想错过都抓住。
“……讲道理啊赵火,这个我真的治不了。”
“也有这么一部分原因,武者修炼是要远女色的。跟色字头上一把刀没关系,而是武者体力出众,很容易就沉浸在里面,长时间不练功,那就废了前面几十年的苦修……我认识不少有点潜力的同辈都是这样废掉的。”
任索现在回想起来,发现他和东承灵虽然起于一个不平凡的开头,但却都一直平凡地相处。
……
他有这么多钥匙也是有原因的,除了常用钥匙外,其余钥匙几乎都是为了保护任索最重要的秘密——小世界游戏机。
当任索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将所有钥匙都装到钥匙包里了。
“嗯……是啊。”
思虑至此,任索不禁感叹一句:“如果有两个我的话……”
“童子功?色字头上一把刀?”任索猜测道。
乔木依刚才没气得捏爆他脑袋,算乔木依脾气好了。
“你还是给我滚回医院继续躺吧。”赵火拍走阳台栏杆的积雪,靠在上面,眺望远处的雪山,说道:“你知道的,我从小就是熬炼筋骨的武者,就算我没成为修士,光是肉体力量就几乎能达到摧树断石。”
因为他不满意。
原来,帮助别人的感觉,是这么美好。
这个装置是防小人不防君子,如果真有人想抄任索家,任索放在哪里也没用,但如果来得是毛贼小偷,这个传动装置就足以打消他们的念头——哪怕他们能破坏一把锁也推不开,他们也想不和*图*书到里面这样奇怪的装置,要么只能直接破坏柜门弄出巨大声响,要么只能放弃。
“我是说!”任索对着手机大声吼道:“孙淑和小孟,她们两个都死心塌地地喜欢你,喜欢到要追到繁樱阻止你和你未婚妻加深感情!懂了吗,你!个!大!傻!逼!”
“所以小孟和孙淑都跟你在一起?”
但这份怒火是如此莫名其妙,让任索感到深深的羞愧。他好好反省了一下自己,将分身唤回来:“对不起,刚才我心情不好,说话都带了情绪,让你不舒服了。”
不算什么贵重的好东西,希望你能喜欢。
“……你问这个干嘛?”赵火有点扭捏。
这下子,赵火总算是可以认清自己的心意了。
“哦……什么,考核通过了!”赵火惊了:“太轻率了吧?要不再考核几天吧?”
打开家门,那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让任索自然而然地放松下来。
分身静静看着他。
虽然任索觉得对不起分身,但分身好歹召唤出来了,不能浪费。
“听到了,你聊得那么大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小樊笑道。
“怪不得孙淑和小孟都那么喜欢你。”任索冷不丁地说道。
这时候,任索忽然想起什么,拨打了一个国际电话。
赵火这人,既有武者的恩义为先,也有二次元的高尚情操,简单来说就是不愿意伤害别人,并且一厢情愿地认为存在不伤害别人拯救所有人的方案。
乔木依好歹是直接打爆了任索,让任索经受了酣畅淋漓的致命连击;东承灵倒好,给任索留了条全尸,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却又死得心甘情愿。
如果赵火能坚持自己的唯一真爱,认真斩断与其他人的情缘,既守住了节操,也对所有人有个交代,倒也是一桩美事。
“先去煮宵夜,再帮我按摩,然后大扫除。”任索指着厨房,语气冷漠地下达命令。
现在嘛。
按下手柄的开机按钮,屏幕亮起来了。
钥匙包是我去佛寺祈福的时候顺手买的,没有开光祝福过,不过你和我一样,都不喜欢那些一点用都没有的装饰品,给你求平安符,还要麻烦你也小心藏好,所以我买了个你能用得上的小物件。
“很热,我现在只穿着一件单衣,莲江丢了整个冬天的脸。”任索悠悠说道:“这么说,你看来很快就能结婚生子了?恭喜啊。”
毕竟,任索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例子。古代那是合法重婚,现代……现代的话……
面对出身于商人世家,大学时期就开始创业,毕业后随父亲管理http://www.hetushu.com集团企业,堪称美女总裁的未婚妻的注视,赵火……避开了对视。
“现在至少有一个可供参考的例子了。”任索拿起手柄,心里思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无论怎样,都能获得宝贵的经验。”
他的感叹戛然而止。
「索:
哪怕相隔万里,你也能感受到我心里的纠结,面临着我所犹豫的抉择!
万里之外,穿着睡袍的赵火傻眼地看着手机屏幕,脑子里一片混乱。
任索听见手机里传来踢踢踏踏的走动声音,然后赵火继续说道:“我到外面这边来了,小樊刚才都睡着了,在里面打电话会吵着她……我们这边都下雪了,莲江怎么样了?”
他会有点廉耻但又十分高兴地接受东承灵的好意。
任索总感觉,他要么成为犯罪主体,要么成为犯罪受害者。
“不是。”赵火没好气说道:“你别跟我说这些,我和小樊只是睡觉而已,没……嗯。”
哪怕没有昏迷一个月,但任索在月之暗面也是结结实实地度过了七天没有小世界游戏机,没有手机,没有网络,什么都没有的生活。
任索忍不住点点头,感叹道:“没想到赵火你还是个怜香惜玉的好男人啊。”
我记得你很爱干净,所以我在离开前帮你家做了大扫除,希望你回来的时候,能在你熟悉的家里休息。
“小樊?我……接个电话。”赵火回头看向后面的漂亮人儿,有些紧张地说道。
如果是以前的任索,他可能就会毫无廉耻地坦然接受东承灵的好意。
任索觉得,如果有两个甚至多个自己,不就能让所有人都获得满意的结局吗?
任索虽然很有自信,就算别人看到小世界游戏机,也顶多会当它只是个工艺品。
“嗯,谢谢,”任索问道:“你现在在繁樱?是不是和另外三个人一起旅行啊?”
“你心里是不是有别人了?”
任索拿起茶几上的小包包,摸起来应该是牛皮包,料子好坏任索也分不清,当然他也不在意。
“是啊,你从我朋友圈看见的吧?”
所以任索就忍不住召唤出‘另外一个自己’,将这份心里的怒火向分身宣泄。
她仿佛早就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
肚子饿的话,厨房里有一箱虾子面,冰箱里有盒装馄饨。
他给电视柜的四扇柜门里面都加了个传动装置,必须要同时推动四扇门才能打开它们,为此任索给柜门都加了一把好锁。
分身沉默地穿上围裙开始煮面下馄饨。
「5级玩家任奈瑟,你的年度总结已经出炉。」
他是玩什么游戏都想要大团圆结局的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