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625章 换一个人封神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625章 换一个人封神

当说出自己的答复,任索感觉心里仿佛有颗木星稳稳落地,全身都放松下来,最后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力也烟消云散。
“嗯。”露娜点点头,她还很记得,当她亲眼看着记忆消失时,她委屈得像是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一样。
“不,我来守护月之暗面就好。”露娜摇头:“你快点回去吧,小月月还等着你呢。除了小月月之外,你还有其他人等你的吧?例如很会做饭的大姐姐,很骚气的大姐姐,胸很平的小妹妹……就算我不在,你也会活得很开心……”
任索用泛起「救死扶伤」的手轻抚露娜的头,问道:“这样好点了吗?”
“你不行的,这个世界只认可我,就算我愿意放弃,你也没法从我这里抢走银月之晶。”
“嗯嗯……嗯?”
发动「奇迹·猫力」!
「奇迹·猫力:你的下一次施法将会得到超极效强化,法术效果将会强化至理论极限。」
“对,没错,月神,守护月之暗面……”露娜点点头,微笑说道:“你果然知道。”
“太阳,大地,云朵,风,花……我想怎样,这里就是怎样。如果我什么都不想,这里就是一片空白,当我重新有了回忆,有了思念,那这里就是我心里所想的风景。”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姿态活在月之暗面,是精神投影?是灵魂实体?又或者月之暗面其实是异世界,他们只是附身在一具尸体上活动?
露娜歪着脑袋看着他,浅浅笑道:“是啊,你该走了,不然走不了了。月之暗面已经开始崩溃,正在收束所有梦境的力量。”
当然也仅仅是露娜,换成其他游戏角色任索可没那么多想法,该怎么玩还是会怎么玩。
“所以,相信我,相信奇迹吧。”任索说道:“相信的心就是我的奇迹。”
“什么意思?”任索挑了挑眉,牵起她的手站起来:“我一个人来的时候,可没打算一个人回去。”
哪怕是交换身体后,也依然如此。
任索松了口气,看了看天空,说道:“行行行,你可爱你说什么都对……所以你为什么不能离开这里?因为你要守护月之暗面?”
“其实屁屁那里也有点……”
“我在这里,几乎无所不能。”露娜看着m.hetushu.com.com海里洄游的大鱼砸吧砸吧嘴,说道:“我就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我……如果这个世界是笼子的话,那我就是将笼子聚起来的锁,我怎么挣脱?”
因为露娜对他毫不保留的爱,让任索无法继续隐瞒自己的秘密——如果任索继续隐瞒自己是露娜的命运编织者这件事,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在新年后,老妈为他煮了宵夜,谈起家里多么不景气,多么缺钱,但爸妈肯定会供你们兄妹读书吃饭云云,害得任索感动得主动交出自己藏起了三百元的压岁钱。
“如果……换一把锁呢?”
我跟你们是一伙的啊!
“能挣脱吗?”
“有让我越过空间与你相遇的。”
然而露娜只是对任索嘻嘻一笑,刮了刮任索的鼻子,说道:“果然,我没猜错,真是太好了。”
虽然任索没有后悔,他也不会因此而对自己,对游戏,对小世界游戏机产生什么特殊看法,但归根究底,露娜在月之暗面的一切遭遇都是源于他的游玩。
我就算玩游戏菜又怎么了?如果没有敌人的攻击,没有命运的安排,你们会受苦吗?
基于以上心态,任索对赵子鲤啊,对探秘者啊,对任寒啊,可谓是一点愧疚都没有。
“在这里,我可以知道你的真实情绪!你刚才在笑我!”
正确来说,任索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游玩害苦游戏角色——你们对自己的遭遇不满,找小世界游戏机发脾气啊,就好像只有你们是游戏角色,只有你们被人玩了一样……我也是游戏角色啊!我也被人玩了啊!被自己玩,也是被人玩了啊!
露娜甩开他的手,转过身往花海走了两步,右手食指一转,转出一个发圈,随意束起头发扎成一个高单马尾。天空忽然晴转多云,太阳被云海遮住,温暖的阳光眨眼消失,化为惨白色的阴天。
月之暗面,银月之晶内部。
别以为任索的法术修为真的是三转之耻,实际上他对自己的治疗法术还是颇有心得的——治疗的多了,他能从灵气反馈里分辨出法术是否有真正生效,治疗效果强弱。称他一句莲江第一治疗修士,并没有什么问题。
任索变成了月咏者露娜,露娜变成了莲江第一治疗和*图*书修士任索。
任索站起来,朝她张开双手:“你不用再背负责任,也不用守护什么月之暗面。接下来就是我的任务了,过来吧。”
打痛你们的又不是我,是敌人!害苦你们的更不是我,是命运!
“所以,所以……”
任索避开她的问题,笑了笑说道:“你刚才跟怪物月神战斗的时候,是不是用了会抽出三个图案的奇迹抽奖机?”
虽然他们也好像对任索没什么怨恨(不过任索也避免召唤这几个强喊男性单独共处),但如果他们问‘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任索也早就想好了理由来反驳他们。
“那你想的还挺美的哦。”任索幽幽说了一句。
以鸭子坐姿势坐在任索面前的露娜忽然嘟着嘴小声痛呼,摸着脑袋,眉头紧皱。
“没错。”露娜点点头,认真感受了一下,说道:“感觉就是……所有能量都聚集在我身上,我在银月之晶里可以随意行动,但我如果要离开这里,银月之晶的能量就会束缚住我。”
没有!
“好痛!”
“其中有一个奇迹,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但我现在知道了,它就是为了让我解决你现在的情况。”
抱紧露娜,任索仰头看着太阳,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露娜说着说着就忍不住了,瘪着嘴抱住任索,低声说道:“但我还是想跟你走。但,但如果你不走的话……”
露娜歪歪脑袋,嗯了一声说道:“那你为什么不选别人来帮你抢银月之晶封神呢?你偏偏就选我,所以你还是喜欢我的。”
“行了行了,我们现在快点走吧。”任索疼得受不住了,推开露娜说道:“回到现实你再找我蹭吧,以后日子长着呢,我回去每晚保证每晚用洗面奶,给你准备一张一点都不油而且十分光滑的脸皮。”
“有让我进入银月之晶内部的。”任索举起手里的「银月之晶·食客」。
“脑袋好痛。”露娜可怜兮兮地说道。
现在一放下心,精神不再专注,任索就被痛楚撕咬浑身不爽,不得不默念‘生活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到达彼岸’来聚焦精神。
任索对这种亲昵其实倒没啥意见,但他现在身上的伤还没好,被露娜这么一蹭真是感觉脸皮都快www.hetushu.com.com烂了——他脸皮现在变得好薄。
我跟你们是一伙的,发脾气朝游戏机和敌人发就对了啊!
出来吧,完美继承露娜所有属性,跟露娜100%相似,可以完美代替露娜的——分身!
虽然感觉露娜的脑回路有点清奇,但这件事可以这样解决也挺好,就是任索有种欺骗小孩子的感觉,有一点点羞愧……任索忽然感觉,老妈真是个狠人啊,当年他那么天真可爱蠢,老妈居然还真下得了手骗走他所有压岁钱。
“嗯,好像好了一点。我后腰那里也有点不舒服。”露娜凑过来抱住任索,憋住笑容说道:“还有后脑勺,那里也摸摸。”
露娜哇的一声扑到任索身上,骑着他不停揉搓他的脸,狠狠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你在笑我!”
“有让我引起你注意的。”
“露娜!”
他不是对游戏角色有感情,他只是对露娜有感情。
“我就是这里。”
彳亍口巴。
“难道是刚才拉出来的时候伤到头了?”任索有些紧张,刚才他就被月之暗面的黑暗腐蚀得全身像泡在四川火锅里,而露娜出来的时候脑袋也变色了,难道黑暗在那时候趁机钻进露娜脑袋,导致露娜脑进水了?
在月之暗面,任索的所有能力,法术,道具都会生效。
“喂,我又不是傻子。”
“其实我也不太明白……”露娜歪着脑袋看他,说道:“我只知道我有某种职责,我已经属于一种很奇怪的存在,但我不知道怎么说……你应该知道的吧?”
比起死亡,现在露娜还能活蹦乱跳地骑在他身上,任索当然不会认为自己的游玩是错误的选择。
“你对我哪来这么大的仇啊。”任索扯了扯嘴角苦笑一声,正色问道:“所以你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无法离开?”
露娜突然手足无措起来,呆呆地说道:“我待在这里就好……这里也挺好的,太阳很暖,花很香……”
“我离不开这里。”
他的「纱衣」经过心悦强化后有强镇痛效果,号称就算摔下山崖也不会痛,但他现在却是感觉全身都在都像是被带了牛粪的鞭炮炸过一样——又辣又痛。
“在你抽到我的图案时,我其实也有感觉,我眼前也出现汽奇迹许愿www.hetushu.com.com机,也进行了奇迹抽奖。”任索说道:“所以,我也获得好几个奇迹。”
“有让我唤醒你记忆的。”
露娜抬起头看着任索,露出甜美的笑容,又用脸蹭过来。刹那间花海卷起狂风,花瓣乘风起舞,围着他们两个添加上梦幻般的花雨特效。
露娜也是唯一一个在他面前倾诉过对自己遭遇不满的游戏角色,因此任索多多少少都对她有些许愧疚。
“呐,我之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成为月神,是不是都是因为你?”
“按你的说法,这可是神的力量。”露娜摇摇头,随意挥手,他们底下的土地便拔地而起筑成高台,其他地方忽然涨起海流,顷刻之间整个大地便化为倒映蓝天的海洋,唯一的立足之地只剩下他们所处的小小花岛。
这份愧疚,并非是因为任索觉得自己的游玩害苦了露娜——如果没有他的游玩,杀戮月神完美降临,说不定会引起更大的祸乱。就算地球的超凡组织,以及他控制的其他游戏角色可以解决这头外星怪物,但所引起死伤必然会令全世界又多了一个‘全球哀悼日’。到时候露娜这些月神使徒,说不定就首当其冲率先凉凉。
露娜嗯了一声,软绵绵地倒在任索怀里。
发动「奇迹·猫心」!
好柔软。
露娜越听越不安,挣脱任索的怀抱,退后几步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露娜忽然敏感起来,端起任索的脸庞,揉搓几下,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想代替我封神吗?”
“什么太好了?”
任索马上看过去:“怎么了?”
露娜抬头看着天空,举起手的瞬间,太阳刺穿了云海,阳光落到她手掌,刺眼的光芒从她的指缝里漏下来,令她不得不闭上一只眼睛,轻声说道:“这里就是我。”
任索敏锐地察觉到自己的法术对露娜并没有什么卵用,心里马上知道露娜又在装。不过他倒没有揭穿,忍不住露出一个不太好意思的笑容,身体僵硬地抱住露娜。
那么……
虽然妹妹事后就告诉他,妈妈跟亲戚聊天的时候,说出自己大衣的价格四倍于他藏起来的压岁钱……但任索依旧每年都中招,直到三年级第一次玩到游戏机,才认识到金钱的力量,从此夺回压岁钱的主权。
反正他的所和图书有法术所有能力乃至道具都能生效,感觉也是如此真实。
这样就结束了吗?
不过当任索看着露娜,他忘记他在每个夜晚思考的写下来可以挤满一个新华字典的理由了。
任索有点害怕露娜得知真相会怨恨自己,但他更无法忍受自己隐瞒这件事。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又不是无血无泪的播种机,露娜对他付出了无暇的真心,任索无法自私到让自己的真心带有瑕疵。
他对露娜的愧疚,源于他的隐瞒。
好舒服。
「奇迹·猫心:在目标全身心愿意的情况,你可以与对方交换身体。」
任索眨眨眼睛:“……难道你不觉得我只是想让你抢到银月之晶封神吗?”
露娜轻轻一转身,周围的花海也随之飘落花瓣化为风暴裹住了露娜。当露娜停下来的时候,她身上的白衣已经被点缀成万紫千红的花衣。
所以,想要完美解决露娜的封神禁锢,为银月之晶换一把锁,自然只能用上这个能力了!
发动,超极效强化的「夜月战士」!
小世界游戏机,你果然还是爱我的!
任索沉默了一会,问道:
“我抓抓鱼,追追蝴蝶,玩很久都不会厌……”
任索没有犹豫,大步向前抱住了她。
“别别我错了……我脸真的快烂了……”任索挠了挠她的腰肢,露娜被挠得乱动傻笑起来,没在揉他的脸,而是轻轻捧着任索的脸,端详说道:“要不要给你留几个爪痕……”
坐在花海之中,任索龇牙咧嘴地给自己用「救死扶伤」,他根本不敢松开「纱衣」。
好温暖。
更别提我一直都是善良守序的游戏路线,能结婚就绝对让你们干了个爽,能发飙就绝对让你们开无双碾压全场。
任索心中微微一怔,随之淡淡一笑,点头说道:“没错。”
刹那间,任索和露娜交换身体。
但任索的性格依旧没多大变化:别人对他推心置腹,他也会毫无保留。只不过年纪大了,任索用游戏武装起自己,不再会被老妈骗,也懒得参与无聊的社交。
我玩游戏的时候也是希望你们能开挂打爆所有敌人怪物的啊!
任索坐起来,认真说道:“你是月神,要守护月之暗面的月咏者。”
“因为你喜欢我啊,所以你才特意让我来月之暗面,让我陪你一起玩几天。”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