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615章 被爱与追逐

在滴滴答答的玻璃碎片散雨里,任索他们三人艰难地抬起头,看见二十多米高的钢体架构上站着十几个人影,璀璨的下弦月照亮了他们身影,以及他们手上的枪械利刃!
站在红发长枪少女旁边的佐仓沙耶加大声说道:“好好想想你过去的所作所为。”
虽然古月言身上还有2枚,但因为「银月之晶·微光」的影响,其他月神使徒根本无法发现她的银月之晶,因此她不会被人视作目标。
任索愣了一下,连忙放下她,说道:“你走另外一条路回家,我……”
之前任索可以用‘人物标签’这个理由去解释这一切,但现在不可以了。
“今天,就是你蓝魔女的末路!”宏亮的声音再次响起,尖锐刺耳的音波又击杀了一批羸弱的人类投影,任索果断捂住古月言的耳朵,看见面前的白人老神父捂着双耳化为轻烟直接消散。
……
「索先生。」
“蓝!魔!女!”
「获知其他银月之晶的位置」。
然而到现在为止出现的21枚银月之晶,有19枚都在露娜身上!
「月言,我要光。」
再稍微跑远一点,从繁樱区跑到意大利区,任索说道:“他们的目标是我,你……”
史德利拦不住他们很正常,月神使徒的奇迹太强势了。而且史德利只是为了还人情,没必要跟他们拼命。
他玩《猎杀之夜》的时候,因为不愿意浪费时间和不愿意吃狗粮等诸多原因,所以跳过了第六轮月相里的结婚过程,直接从露娜迎战来袭者开始游玩。
羞涩的微笑,对视的脸红,小心翼翼的肌肤相触,托付生死的信任,任性的要求,慵懒的撒娇……
这简直就像是……
路过紫发女的时候,古月言听到她笑着说道:“我们欠蓝魔女一次,现在还了。”
「嗯,我不怕。」
哪有这么多月神使徒?
「但你的代价是你被接触也会被人进行远程推送」
等等,为什么乔木依会穿着婚纱……
“胜利属于守望者。”米兰德五名守望者齐声宣告。
当然,任索也没忘记后面那群追兵才是真正的敌人,这群下三滥正面打不过露娜就搞这种小动作……简直跟在街机厅里打不赢拳皇m•hetushu.com就来真人快打的混混一样垃圾!
任索他又不是无血无泪肆意剥削他人的暴君,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这是一场针对露娜的奇袭。
附近的群众看着任索抱着古月言狂奔,又看了看不远处破碎的教堂,纷纷为他们让出一条路——这昏天暗地的居然还有人抢婚加私奔,而且还直接炸了教堂,真是做了几十年的梦都梦不到这么精彩的剧情啊!
任索施放「纱衣」,捂住古月言的耳朵为她抵挡住这一波冲击,然后马上抱起穿着婚纱的她,旁边的露娜直接一巴掌拍中任索的小腹,月光顿时淹没了任索和古月言,将他们化为流光推自教堂外面。
任索自然不可能跳出来说他不是露娜的同伴,而且他也证明不了,难道要露娜给他写一封休书证明他是完璧无瑕的清白之身吗?
“他是蓝魔女的搭档,前方的使徒,拦住他们!”追兵们马上喊道。
任索暗暗啧了一声,前几天的安逸生活,让古月言忘记了月之暗面凶险,但一旦遇险,古月言又开始愧疚了。
晶莹的玻璃碎片如暴雨崩落,宏亮如降世神音的杀意宣告压倒了所有奏鸣的乐声,响彻整个夜空——
任索记得,露娜有一次抢了他们两个的银月之晶,但事后治疗了重伤的他们,让他们免遭其他月神使徒的追杀。本来任索只是为了让使徒们一个不少地活到BOSS战,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会为这件事报恩。
“谢谢。”任索迅速回答一句,抱着古月言赶紧溜了。
还有敌人?
“他去了那边。”
不过,任索也已经下定决心,要解决他们了。古月言留下来也好,免得任索有睡大街的风险。
他在楼宇间跳起来舞动,便是繁花血海!
「奇迹满月」,发动!
任索一点都不惊慌,来到教堂外面之后马上施展「幽灵疾步」撒腿就跑,惊魂未定的古月言也终于反应过来,轻柔的月耀之衣覆盖到两人身上,提供更强的防御力和反应能力。
他只是习惯性进行回避,来让自己可以安逸地躺在舒适区里过休闲日子。
或许是今晚的下弦月很漂亮,又或者古月言很http://m.hetushu•com漂亮……反正任索一发就中奖了。
古月言闭眼埋头,抱紧了任索的脖子,双手微微颤抖。
任索,危急!
他居然也参加到这场试炼里了?他多半不是使徒,那就是说他旁边那个紫发女路人是使徒?
所以任索也不记得婚礼进行到哪里才突然中断,只记得露娜拍走新郎新娘后,独自一人单挑月神使徒全体——这场战斗难度不高,读档三四次摸清楚对方的攻击型奇迹后,接下来的事就是凭借「魔法师不死于站桩之羽」和「月蚀」放他们风筝,然后一个个打爆他们狗头。
而有些事,如果你一旦意识到了,那你的脑子就会被这些事挤满,例如爸妈的催婚,例如飙升的体重,例如听日的月票,例如……被爱。
“干掉那个男人!”
声音如无形之刺洞穿所有聆听者的耳膜,令他们思绪紊乱,动作迟钝,看东西有重影,飞蚊症,甚至无法反应移动!许多凡人观众直接重创倒下,化为虚影消散!
听见古月言的轻声回应,任索眨眨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
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为了抱起来顺手,采用的姿势是公主抱。古月言自然而然是环住他的脖子,免得被他抖下去,他们两个看起来不像是逃跑,倒像是游街晒恩爱,还是穿着五星礼装婚纱婚服的满宝暴晒。
哪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月神使徒都是两人一组降临月之暗面,按照他们的经验,露娜自然肯定也有一个异性同伴,所以就将目标锁定任索。
都结婚了,你还说你不是蓝魔女的奸夫?
「放心,别怕,我们没事的。」任索轻声默念,借助月耀之衣安慰古月言:「露娜也不会有事的。」
拉着任索奔跑的古月言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咬着下唇,眼里荡漾着月光,轻声默念:「你以为我就是那种永远都理性思考的人吗?」
然后任索便看见古月言脱掉了婚鞋,撕烂了鱼尾裙的下摆,赤脚踩在地上拉着他继续跑,说道:“我现在的奇迹是模仿其他人的法术,我也可以用幽灵疾步,速度不会比你慢!”
但他这时候才想起自己早就用光了可召www.hetushu•com唤时间——为了让厨娘在冬至做一顿盛宴,任索可是将从《猎杀之夜》赚取的可召唤时间全部花光了。
第三列图案!花嫁乔木依!
追兵们不由得大喜:“停下,我们会给你一个痛快。在梦里死亡没什么大不了的,或许死了之后就能在现实里醒过来了呢?”
任索下意识就给自己换上「清泉流响」,别的不说,他直接甩一个厨娘出来,就足以收拾这群追兵了。
只听得一声惨叫,古月言抬起头,看见手持双刀的史德利斩出两道十多米长的血痕,重创了两个追兵!
“放我下来!”古月言忽然说道。
因此任索遭遇袭击之后马上就反应过来,甚至还有一种早上比闹钟提前一分钟醒来,然后等闹钟响起来‘你终于来了’的满足感。
第一列图案!花嫁乔木依!
“但这是最好最聪明的做法,月言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比我聪明,你应该明白……”
「但如果你死在月之暗面,那么,至少……你任索的尸体躺在哪里,我就站在哪里。」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轻轻颌首,一步踏出,下一秒已经不见踪影。
……
“啊!?”
因此,这是多名月神使徒针对露娜所布下的绝对杀局!
而且在游戏里,露娜回家后是看见了完好无损的新郎新娘,所以任索自然是一点都不慌:他已经预见了未来,里面的他不仅没事,而且还活蹦乱跳看起来非常新鲜的呢。
任索这时候也认出来了,那个红衣男他在游戏里,在现实里都见过——纸牌组织前杀手,‘血魔’史德利·古尔!
怎么办?
“那你怎么不用你的前列腺上吊自杀?是不是没有前列腺?”任索毫不客气反骂一句,面对手持利刃冲过来的史德利,他一步不停冲了过去。
而且任索本身就用不了几次瞬移羽毛,瞬移两三次也没法甩掉追兵!
神父询问的誓词直接叩响了任索的心扉,质问了任索的内心。
「我实力不弱,我还有奇迹,我不会拖累你的。」
古月言大腿和脊背传来的温润手感,她呼到自己脖子的吐兰气息,让任索心里咯噔三四五六下。
但古月言根本无法控制这件事,而且这次追杀的原因和图书是露娜,而露娜的行动是任索用手柄编织出来的……所以好像还是任索自己的锅。
戴着鸭舌帽的俏丽女孩指着远处朦胧的街区,说道:“他在移动,大致方向是东偏北30°,可能是在被人追杀。我也只能感觉到一点,我越接近,他就越虚幻……”
而且就算这次没法击杀露娜,击杀露娜的同伴,说不定也能搅乱局势,令这场露娜必胜的局面出现变数呢?
“想起一些有趣的往事。”花嫁少女勾起一抹微笑,轻轻捻起裙摆,优雅地踏空而去。
围着白色冰晶围巾的长发女子哈出一口寒气,踩着冰面迅速滑行,化为月下白影。
“先击杀蓝魔女的同伴,不要给她梦死复活的机会!”
任索眨了眨眼睛,心里感觉有点不对。不知道古月言是不是识破了她,他感觉之前的古月言软绵绵可怂可怂的,但现在古月言忽然就强势起来了。
当月相来到第六轮后,身上没有持有银月之晶的使徒,将有可能获得一种特殊奇迹——
任索深吸一口气,握紧古月言的手臂,轻声念道:
“我不要。”
真的是打爆狗头,露娜在这场战斗的命中率特别高,月光照着对方的脑袋怼,彻底坐实了蓝魔女的威名。
“蓝魔女的搭档!”史德利看着飞奔的任索和古月言,微微眯起眼睛,冷笑一声,双手一抖,从长袖里抖出两把熠熠生辉的武士刀,径直冲往任索的方向!
他们顶多就觉得蓝魔女很宠她的奸夫,奸夫在月之暗面玩三人结婚,晚上说不定还得铿锵三人行,蓝魔女居然也愿意……真不愧是蓝魔女。
疑似持有声音奇迹的月神使徒站在钢架上开始歌唱《Opera 2》,尖锐的海豚音如同声音风暴般碾碎了所有凡人的梦境投影,大块的玻璃碎片被碾成齑粉,让这场杀戮盛宴从一开始就掀起高潮!
要是就这样逃回家,说不定会被堵门淋粪。
任索跑入一条地势复杂的繁樱一户建街道,前方街道忽然走出一对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男女:男的一头金发,身材高大,身穿血红风衣;女的穿着黑色紧身衣,紫发披肩,正挽着红衣男的手臂。
而听到他们的叫嚣后,任索苦笑一声——原来被他们误会和*图*书了。
这时候,又有七八个人追上来了——主要是任索和古月言这套五宝礼装太显眼了,婚纱和西装,在高处远远就能看到。
女孩转过头,看见旁边的花嫁少女呆在原地一动不动。附近的月光似乎暗淡下来,唯有映照花嫁少女的这一束月光特别耀眼,特别璀璨……她仿佛被月光链接到银月里。
任索全力运转「纱衣」和「幽灵疾步」,避开追上来的法术与子弹,然而对方实力也不弱,纷纷从左右包抄过来。任索光用「幽灵疾步」根本甩不开他们,又因为抱着古月言,根本没法用「魔法师不死于站桩之羽」——她的身体接受不了瞬移魔法的加速度。
水晶大教堂里面打得天雷地火,附近群众要么散了要么被音爆清场,只有四人站在附近的天台上聊天。
有些事,如果你没有意识到,那它就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例如凌晨在家里出没的蟑螂,例如刚过期的酱料,例如错过的三位数大红包……
任索深吸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古月言,恰好古月言也在看着他。她眨了眨眼睛,虽然身处险境,但她眼里全是局促的笑意。
后面响起充满怨念的怒喝声,古月言马上说道:“后面有九个人追过来了!”
“怎么了?不去吗?”
他怀里的少女,活得比人物标签更加精彩。
「我从来都没忘记,这里是我带你进来的,如果不是我,你根本不用来月之暗面冒险。」
「看我干什么?」古月言柔声说道:「看路啊,我会看着你后面的,索先生。」
「你的奇迹是将其他接触物体进行远程推送」
月神使徒阵亡进入梦死状态,是可以依靠同伴的思念重生,因此想要彻底击杀月神使徒,补刀是最安全,但为了预防万一,将使徒的同伴也一锅端了,毫无疑问是最彻底的做法。
“那你快点一个人回去啊!”任索被她拖着跑,马上说道:“这样我也可以毫无顾虑地去对付敌人了!”
任索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思绪忽然堕入记忆隧道里,一抹月光倾泻在他身上。
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这场婚礼有两个新娘,但同伴必须是异性,古月言完全不可能是露娜的同伴。
“继续清场!”
第二列图案!花嫁乔木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