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606章 宠物的宠物

他们不是不担心任索,只是任索的情况实在太良好了,看起来完全不像有事,简直像是吃饱完睡午觉,所以才都愿意等等。
……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何沉睡,但他们醒来之后,古月言多半会表白:她可没不是那晚‘生日条约’的成员。”乔木依问道:“如果她跟小索在一起了,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露娜本来也是这么以为的,不过她这次运气极好,抽到一个令全场大乱的奇迹,她也趁机抢了银月之晶逃跑了!
「你的奇迹是可令范围内所有人的身体随机转变为其他人」
等等,既然我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我也可以找那个母的发情了?
哼哼,那就让我向宠物示范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发情吧!
“就是……娥皇女英……”
乔木依脸都黑了。
发现没能骗东承灵下套,乔木依耸耸肩,拿起手机看了看:“小玖快回来了,承灵你该做饭了。”
该陪你演出的我,只好演视而不见。
“从未闻过的香味呢……”白衣女人轻声问道:“不过你……你是谁?”
此时他被露娜在走廊里壁咚了,露娜似乎终于醒悟过来,发现任索就是所谓的人类渣男,便跑过来质问他,任索也只好老实回答了——没错,我的人物标签就是这个!
感受到杀机散去,露娜顿时松了口气。她这时候看了看白衣女人,忽然认出来了!
东承灵点点头,简单说了一下古月言和任索的情况。白忌听完后,问道:“那你们有通知了古月言的家人吗?”
“嗯。”露娜美滋滋地舔着冰棍,踩着月光离开了,去争夺下一枚银月之晶。
东承灵点点头:“大概是想出来了……索脾气很软,只要我多吹吹枕边风,他应该就不介意……”
“是啊,”易昭耸耸肩,提起手上的猫咪太空舱手提袋,让白忌看见袋子里熟睡的黑铃铛:“我家的猫好像病了,一直都在睡觉,我老婆让我带它去看看兽医。”
白忌也认可这番言论,松了口气说道:“那我也可以安心了……任索的工作,古月言的学习,我都会帮他们遮掩,承灵你不用担心。”
“什么猜测?”
不过当露娜抢了银月之晶逃跑到安全地方后,她才发现自己居然变成那个新宠物的样子!
特别是那个蓝魔女,都不知道被她抢了多少枚银月之晶了……
……
12月28日,傍晚,任索家。
她跟露娜贴hetushu•com得很近,用恬淡的笑容看着露娜。本来露娜看见这样的笑容还稍微放松了一下,但不知为何,白衣女人看着看着忽然就蔓延出杀机,令露娜都快要炸毛了!
“肯定是选我,这个毫无疑问的。”乔木依随口说了一句,不给东承灵反驳的机会,问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理性来说,不应该是会怀疑我带着小索双宿双栖吗?”
其实古月言喜欢任索这件事,乔木依早就知道了,她之前就是东承灵和古月言的恋爱咨询顾问。
乔木依微微一愣,旋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且笑得越来越大声,都快笑出眼泪了。
这个词其实是贬义来的好吗!
东承灵没给乔木依转移话题的机会,问道:“那你呢?万一索已经……小言也是你的朋友,你打算怎么办?”
“白忌这家伙还真能想啊……但可惜了,让任索人间蒸发的,是月言。”
“古月言也沉睡了?”白忌问道。
任索一个治疗修士,前吊打赵火,后压制古月轩,之前冬至的时候还给他们整了一顿非常美味并且隐隐对他们觉醒法术颇有裨益的美食,毫无疑问身上存在很多秘密。
而站在任索这边的角度,任索除了几天没进食但脸容越加红润,显得有些奇怪以外,也没什么其他状况,完全没有送院的必要。
这是猫,那是人,怎么会联系到一起呢?
露娜动都不敢动,她没想到自己还会有被人掐住命运后颈的时候。
乔木依和东承灵本来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反倒是古月轩了解任索的情况后才提出这项担忧。四人商讨之后,便决定让古月言也留下来,而古文意回天京查询资料,古月轩则是留在莲江观察情况。
难道……
她可以对乔木依寸步不让,因为乔木依是跟她对等的朋友,她没有谦让的理由;但她当古月言是妹妹看待,她非常喜爱也非常爱护这个妹妹,如果古月言真的……
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将是一场苦战!
但无论如何,大家都十分相信任索,所以才没人询问也没人在意任索的秘密,除非任索主动找她们聊这些事。
这不就是我宠物的宠物吗!
这时候,东承灵忽然注意到乔木依眼睛微微眯起来,眉眼里露出一丝熟悉的狡黠。
这个新宠物,怎么这么不懂事!
说着露娜还舔了一下任索的脸,任索心想你能不能先把嘴唇的www•hetushu.com奶油擦干净——露娜自从昨天吃到甜食之后,就对甜食完全停不下来了。
白衣女人轻抚露娜的脸庞,让露娜看着她。
“这个我们也商量好了,”东承灵说道:“七天,如果七天后索和小言都没苏醒,那我和古教官会亲自送索和小言去天京。”
毕竟现在小乔不教自己了,只能自学了!
就当露娜心情愉悦地踩着月步在楼宇间穿梭,赶着回家教宠物该怎么正确发情的时候,她忽然被无法抗拒的力量压制住,整个人顿时呆滞在天台上。
任索也不可能听露娜的话,因为人物标签要求的就是他必须在两人之间不停周旋。
白忌沉默片刻,微微点头:“的确。”
“没有,小言现在依然是我在帮忙照顾。”东承灵回答道。
白忌走到楼下,迎面看见易昭踩着夕阳回来,便跟这位未来的同事打声招呼:“刚从外面回来?”
只不过你们人类舔毛就舔嘴……哼,等下我就用高超的舔毛技术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白忌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卧室里睡得很安详的任索,轻轻关上门。
“通知了,也来过了。”
果不其然,露娜顿时气得想要尝尝任索喉咙的味道了,这时候古月言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索先生,过来帮忙洗菜!”
露娜也有点无语了,只好用拙劣的情话激将任索:“我没有你就吃不下饭,活不下去,我这么爱你,你能不能为我付出你的爱,永远只跟我一起呢?”
「但你的代价是必定说真话」
乔木依呵呵两声:“那你想出方法了吗?”
……
东承灵微微皱眉,心里顿时纠结起来。
联邦的五人组合,英雄联盟的红魔女,多达十六名的竞争者……
……
东承灵:“……但你没法让索失联。”
虽然乔木依努力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东承灵看得出,乔木依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了。
本来露娜对一对一发情没有太多的感觉,甚至觉得人类好麻烦,但现在她也执着起来——我也要一对一发情!
“就是我们将索禁锢住,然后问他选你还是选我……”
“来了!”
难道她的毛比我多吗?
“因为他们也知道小索和月言是同时沉睡的,他们跟我们都认为,小索和月言肯定是一起陷入了特殊事件之中。”乔木依说道:“贸然分开他们两个,或许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
白忌问hetushu.com道:“没事吧?”
而任索虽然有不少秘密,但他是什么人,大家有目共睹,根本没人担心他的秘密会与‘违法犯罪’搭上关系。
乔木依撑着下巴,看着东承灵笑道:“他连讨好一个人都不太会,他真的有能力变成一个,可以骗得几个女孩子都为他心甘情愿的……渣男?”
“但等待必须有个限期。”白忌说道:“如果任索和古月言一直没能苏醒,对策局那边也没有相关病例,那就直接送他们去天京那边接受治疗吧,我会动用我长江部队里的关系。”
枕边风,想得还真远啊!
他回到客厅看着乔木依和东承灵两人,问道:“所以,你们是打算继续等下去?”
“没什么事,甚至还挺正常的,不知道它是不是之前吃了好多东西,睡了好久但身体还是倍儿棒。”易昭说道:“猫一天都是需要睡十几个小时的,兽医说可能是猫咪熬夜了,所以才睡得这么久这么沉。”
任索马上蹲下来从露娜的壁咚里逃开,气得露娜狠狠一跺脚。
时间差不多要去抢下一枚银月之晶了,露娜也只好放下舔毛的心思。
东承灵此时略感疑惑地问道:“我还以为小言一直讨厌索呢……我还苦恼过以后他们两个要是互相讨厌起来的话,我该怎么处理……”
白忌忍不住笑了笑,听起来怎么有点像任索。
将一切都聊清楚后,白忌看了一眼卧室房门,跟她们告别之后便离开任索家。
体育馆封锁了所有退路,天花板唯一的空洞便是承接银白光柱的争夺之地,所有竞争者都手握奇迹和法术,施展超凡风暴淹没所有试图对银月之晶出手的狂妄之徒……
她没想到自己也中招了。
东承灵恍然大悟,连忙记笔记:‘讨厌和喜欢是可以互相转换的’。
舔毛我也会啊!
而且说情话的时候应该是含情脉脉,而不是露出小虎牙,一副想咬我的样子啊!
东承灵想了想,又说道:“其实,白忌除了怀疑我们逼迫索进行抉择,还提出另外一种猜测。”
看了一眼平静的东承灵,乔木依语气轻松地说道:“不过,就古月轩他们的描述,月言只是跟你一样,对任索抱有一定爱恋之情,但依然处于暗恋状态,并没有跟任索确立关系。”
要好好学习,不然以后肯定会被小乔欺负的!
“她之前是讨厌小索啊,”乔木依没好气说道:“但讨厌和喜欢是可以互相转换的,和-图-书现实里作品里就有很多这种欢喜冤家的例子……之前小索在艾兰湖里救了月言,应该就是因为那次,月言便彻底改变对小索的想法。”
“信任倒是可以信任。”乔木依没好气说道:“他不是那种多嘴的人,只是……你知道吗,所谓的感情,是越投入就越深的。本来我是趁这个机会让小索在白忌眼里消失,时间久了,他自然什么都能放下,现在这个计划算是彻底破灭了。”
凭什么那个母的能一对一,但我没有?
白忌看了一眼手提袋里的黑铃铛,暗暗将脑海里无聊想法甩出去。
但修士拥有秘密太正常了,或者说,随着修士逐渐变强,身上的秘密自然会是越来越多:掌握了新的施法技巧,衍生出新的法术手段,觉醒法术再次进化……修士们也不是要故意隐藏,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有空写篇论文上交给国家混点积分奖金。
昨天跟古家父子详谈后,她们两位自然是完全洞悉了那位不声不响却突然搞个大新闻的女大学生的心里想法。当然,她们打着‘了解古月言情感生活’的名义,并没有透露自己的情感生活,不然古家父子还真未必敢将古月言继续托付给她们照顾。
记笔记:‘所谓的感情,是越投入就越深的’。
东承灵倒是非常自然,说道:“我遮掩不住,白忌几天没见过他早就起了疑心,我今天帮索请假,他直接找上来,说怀疑我和你一起藏起了索。我也只能告诉他实情……白忌在这方面是可以信任的。”
那是一位长发披肩的美丽女人,穿着白色连衣裙,戴着一枚玉坠,有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正用小手摸着了露娜的后颈。
她离开的时候,被新宠物喊住了,被塞了一根奶白色的冰棍,圆圆的又长长的,散发着冰凉的气息和羊奶的香味——正是露娜的最爱!
“所以他怀疑你?那他为什么不是你和小索……”乔木依微微一怔,旋即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你有禁锢的能力但没这种心思,而我有这种心思而没禁锢的能力,所以我们一起合作才有可能让任索人间蒸发。”
这时候白忌瞄了一眼东承灵和乔木依,悄悄推翻了‘任索不会犯罪’这个想法——重婚罪说不定会跟他扯上关系。
白忌走后,乔木依没有说话,就这么坐在沙发上,叉着手挺起胸前兔子,用‘绝交’的眼神盯着东承灵——不用手挺起来的话,在气势上和_图_书可能压不住东承灵。
“是啊,没错,我是渣男,真是太抱歉了。”任索诚恳地说道。
不过露娜并没有在意这点,等下就会变回来了,而且变成新宠物的样子,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这是一个极其严峻的战场。
“我还以为会随着时间推移,月言的心会淡下来,没想到她越陷越深,”乔木依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看着东承灵,问道:“她们醒来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过了好一会,她才收敛笑容,说道:“先不提小索有没有这个心思,有没有这个胆子……我们就当他不想活了,心思胆子全都有。那么……”
宠物经常给我好吃的,而她则是经常给宠物好吃的!
“他们带古月言离开了?”
两人忽然沉默下来了。
哪有女孩子会说自己对爱人用枕边风的!
东承灵马上反应过来:“无论我怎样,小乔你都不会放弃的吧?如果我主动放弃了,你肯定会高兴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吧!”
乔木依笑了笑,歪歪脑袋说道:“朋友?什么朋友?”
露娜直接将冰棍含在嘴里,发现里面还有不同于羊奶的甜味,好吃得她都眯起眼睛,警惕地护住了冰棍。
宠物对自己还不错,等下回来就舔舔你。
“小索有很多秘密。”乔木依淡淡说道。
东承灵眨眨眼睛:“嗯?”
的确,古月言和任索同时沉睡,若是两者没有联系那才奇怪。至于这联系会不会因为空间距离而中断,谁也不知道,谁都不敢赌。
白忌微微有些诧异:“为什么他们没有……”
毕竟就算送院,除了吊葡萄糖也没法获得更好的治疗——这种突然沉睡的疑难杂症,可不是超凡能力或者寻常医疗手段可以解决的。
东承灵微微一怔,稍微感到一丝羞愧:不愧是小乔,在爱情上就是比我想得深远,旁门左道更是信手掂来。
精进了一点小婊砸经验后,东承灵继续解释道:“不是我不想继续隐瞒,只是那时候他差点就跟我打起来了……他觉得就是我和你藏起了索,逼索进行抉择。”
“我又不会吃你的,”新宠物哭笑不得:“今天早上刚做好的,你在路上吃吧,回来还有很多。伤好了吗?路上小心。”
一袭白衣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任索挠挠头:“这个……按你这个说法,我应该是不爱你,因为我从来不会因为你而茶饭不思或者活不下去。嗯,没有过,所以我不爱你。”
“什么意思?”乔木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