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604章 外面有许多东西在等着你们

她顿时有些酸溜溜地说道:“你果然也是喜欢更大一点的啊。”
看见露娜似乎释放完压力,一脸愉悦地过去吃饭了,略感郁闷的任索出去换了套衣服。
古月轩忽然问道:“你们觉得呢?”
疯玩了足足一天,当任索、古月言和露娜三人回到套房里的时候,古月言忽然有些小紧张地说道:“我想给这次旅行留个纪念。”
……
古文意此时也沉声说道:“我们想知道任索这小子在哪。”
“对,对不起……”任索摆摆手说道:“以前上大学遗留的习惯……我跟舍友去饭堂的时候会对路上遇见的美女打分,然后就可以作为食饭话题一直讨论到回宿舍……”
“他跟这件事无关啊。”乔木依笑盈盈地说道,心里略感不满,情不自禁叉起双手。跟那时候挑逗任索故意托起胸前兔子不一样,她现在叉起来的双手刚好压住胸前的对策马甲,她的部下都很熟悉这个姿势——代表他们敬爱的乔副局想砍人了。
虽然古月言整天都试图纠正林羡鱼的缺点,但她其实并不讨厌林羡鱼的缺点,她只是单纯地希望林羡鱼能变得更好。但就算林羡鱼死性不改,过来找她帮忙,她也不会拒绝。
到邮轮室外泳池的时候,已经快要跟露娜成为朋友的古月言,拉着露娜一起去换泳衣。
但她发不发情,我控制不了。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不远处,露娜看着他们两个的互动,心想人类真是麻烦,发个情怎么还有那么多步骤,实际上不都是哆嗦一下的活儿吗?
“嗯……105分吧。”
古月言心里对露娜的敌视几乎是悄无声息地瓦解了——她对这种发自内心的天真个性是毫无抵抗力的。
她猛地一拍水,又溅了任索一脸:“我也很大的好吗!绝对能分得清前面后面!”
“我以前从来没尝过这种味道。”
……
只是没想到任索那家伙如此薄情寡义,居然没来照顾你,等你醒来我就带你去点草他。
当古月言拉着露娜过去泳池的时候,露娜突然心生警惕,死活都不肯靠近水边,她居然怕水。
古月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兔子,因为穿了泳衣的缘故,现在看起来比平时更挺更大。她之前很是会因为这对兔子而烦恼,除了因为胸衣选购麻烦还会时不时被林羡鱼骚扰,但她现在却是希望能再大一点,至少要赶上露娜和东老师那个规模。
乔木依微微挑眉,脸上的笑容越加微妙,而东承灵则是微微收敛笑容,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离开吧。你们可以带走小言,不带走的话我也会好好和-图-书照顾她的,但现在这里不欢迎你们。”
“关你屁事。”
习惯性将所有感情都藏在心里,习惯性将恶意和嫉妒在心里酝酿,习惯性成为所有同学学习榜样的古月言,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她对这种表里如一的人几乎都是很有好感的。
露娜全程懵懵懂懂的,甚至连泳衣都不会换,就这样乖乖被古月言换上泳衣。古月言偷偷比较了一下,发现露娜的尺寸居然比自己还大一点,都快够得上东老师了!
好奇怪……但是好可爱的人!
然而,看着新宠物和那个母的在进行发情前的步骤,露娜心里忽然产生一丝涟漪。
任索无奈地摇摇头:“不能,露娜是和我有特殊关系的朋友。”
古月言虽然有点生气,不过鉴于任索给的分数还挺高的,都快接近满分了,她选择原谅任索。这时候她瞄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划水的露娜,小声问道:“……那,你觉得露娜有几分?”
乔木依和东承灵纷纷摇头,同时说道:“不可能。”
“哼,还好不是。”古月轩冷笑一声:“如果他敢用这样的理由搪塞我们,脸都抽肿他。”
等露娜终于停手,古月言连忙扶起任索,发现任索除了身上的衣服被撕成布条外,其他地方居然没什么伤痕,顿时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露娜。
12月27日,下午,东承灵家。
女儿(妹妹)人缘这么好?居然有两位如此古道热肠的女性友人这么关注她的感情生活?
当他一进来,露娜马上松开枕头飞扑过来抱住任索的手,古月言也不甘示弱,抱住他另一只手,十分不甘地问道:“你能不能别让她跟着我们啊!”
露娜鄙夷地看了古月言一眼。
玩桌球的时候,露娜伏在桌球桌,视线与桌面平齐,伸出两只手一碰一碰桌球,配上天蓝色的头发和清丽的相貌,古月言瞬间被萌到了。
不过,虽然古月言认可了露娜,但不等于她就没脾气。她马上将矛头对准任索:“那我呢?你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
乔副局最喜欢的出手姿势就是叉起双手,一副像是要和你好好谈谈的样子,然后突然出手要你命。
古月言神色不善地看了一眼任索——你原来不是100分制的啊!?
任索摇头:“我不会,但我有手机啊,要给你拍九张凑个九宫格发朋友圈吗?”
古月轩放下古月言,看着古月言的睡颜,心里暗暗为妹妹感到高兴。
乔木依和东承灵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们,让出一条路,示意他们赶紧滚蛋。
任索回来的时候,看见露娜已经吃完饭菜,嘴巴都没擦和图书,直接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一个人都玩得很开心。
虽然二人世界里多了一个人,但意外的,古月言心情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甚至变得更好——当她摘下有色眼镜后,便发现露娜真的好可爱!
任索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是我一见钟情,生万千欢喜心的女友。”
不过,古月言也发现露娜其实……怎么说呢,像个小孩子?
“目前为止,我在对策系统仍没获知跟月言类似的案件信息。”挨在墙边的乔木依说道:“觉醒者突然陷入长睡不醒,这件事有可能会被医疗系统当成普通情况,没有上报给对策系统,因为有的觉醒者的觉醒过程就是睡眠数天。”
古家父子微微挑眉,此时他们后面响起东承灵平静的声音:“小乔,不要那么激动。两位,我们并无恶意,只是对小言的感情生活很感兴趣,我们聊聊吧。”
古月轩看着她们两个,微微摇了摇头:“这是他给你们的理由?他是这样跟你们说的?”
她想在现实里,和任索确确实实地留下这样那样的回忆。
乔木依察觉到什么不对,但她那句‘没错就是他说的’还没吐出来,东承灵就已经摇头了:“不,任索并没有这么说。”
古月言其实也知道,无论任索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露娜都是吃定任索,毕竟利用人物标签变强这条捷径实在太吸引人了。
妹妹你快点醒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你这是上大学上傻了吧!
乔木依和东承灵有点惊讶古月轩的反问,乔木依想了想,说道:“我建议是继续观察,因为我在医疗系统发现类似的病例,或者就算有类似的病例,医疗系统也是束手无策。送院治疗会有点希望,但希望不大。”
等等,这么一想,古月言的觉醒都与任索有关,这次她又是和任索一起沉睡,说不定她还真的会进行第三次觉醒……
喜欢的人有缺点没所谓,因为我都可以完美地包容他。
花了一天时间从天京赶过来的古家父子,看着他们的心肝宝贝躺在床上。古文意一向冷峻的脸现在黑沉如水,古月轩也一改嬉闹的态度,轻轻理好古月言的刘海,坐在床边默默无言。
古文意轻轻点头,说道:“谢谢你们对小女的照顾,那接下来我会接小女回家安……”
古文意和古月轩是古月言的亲人,他们两个有权利决定古月言接下来的治疗方案。东承灵本来以为古月言和他们两个感情不太好,但现在看到他们两个的表现,东承灵便知道他们误会是有的,感情也是有的。
但现在她却发现,蛋糕和冰淇淋是远http://www•hetushu•com胜于金枪鱼的顶级美味!
“不过,那是对于不认识的人的标准,如果有两个外貌差不多的女孩,我应该会对大一点的女孩更有好感。”任索十分认真地说道:“但对于认识的人来说,我就无所谓了,哪怕我分不清你的前面后面,该喜欢的还是会喜欢,喜欢一个人就要喜欢全部嘛。”
古文意沉声问道:“那她会不会可能是在进行再觉醒?”
古月言现在对露娜已经完全放心了,露娜就像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只要他们不暴露自己是月神使徒,那么露娜就不会成为他们的威胁。
啪!
古月轩微微挑眉,不过面前两位是照顾他妹妹多天的老师和朋友,他当然不会朝她们两个发脾气,一边走一边冷声说道:“行,你们不告诉我任索在哪,我就自己找他。他作为月言的男朋友,在这个时候居然不出现……”
任索也是这样。古月言以前讨厌他的时候,会将他今天没剪指甲这个细节都会讨厌;但古月言喜欢他之后,会连他今天没有打理的发型都会一起喜欢,然后帮他整理好发型。
现在她的人格标签是恋爱中的女孩,吃醋是她不可动摇的固有权利!
你以为我是你们人类啊,我才不会弄坏自己的宠物呢。
古月言瞄了露娜一眼,发现露娜听到这种话脸上都毫无波动,甚至还打了个哈欠,将下巴搁到任索肩膀上,似乎是想闭眼睡觉。
露娜冲过来的时候,他也想起这段剧情了,而且他也从露娜的心声里听到露娜刚才应该是连续使用了「魔法师不死于站桩之羽」,虽然露娜能迅速治疗身体,但疼痛却是实打实的。
东承灵自不必提,林羡鱼学渣,懒惰,时常找古月言借功课抄,按理说古月言应该不会跟林羡鱼交朋友的,然而她现在却几乎成为了林羡鱼的监护人,老是为林羡鱼操心。
任索擦了擦脸上的水滴,心想我又不是在说你,我是在说我家老妹啊……
古月言彻底放下心来,她和任索换好衣服后,便带着露娜去邮轮里到处逛逛走走。
古月言对露娜越加怜惜了——居然还有从小没尝过甜味的人。
外面还有很多美好的未来在等着她,她要快点醒来。
只听得一声爆响,古家父子看见乔木依关上了房门,拦在他们面前。她挨着房门,双眼紧紧盯着他们两个,脸上笑容彻底消失,脸若冰霜地说道:“先别急着走,我忽然有些问题想问你,在问清楚之前,谁也不可以离开。”
她现在忽然觉得,那一哆嗦之前的发情步骤,似乎也很有趣。
东承灵也说道:“任索虽然是治hetushu.com疗修士,但他的治疗能力多用于普通疾病和外伤,像小言这种沉睡不醒的特殊状态,他也无能为力。”
乔木依站在门口,东承灵靠着窗边,完美封锁住房间里的两处出口,看得古家父子一愣——
既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又认识了那么多关心你的朋友,这两份快乐叠加在一起,妹妹一定过得很开心吧?
“嗯……可能是吧?”任索自己都不太确定。
我现在才是你的正版恋人,我说什么都代表正义!
因此这么一算,任索发现居然是自己的锅,也只好认了。
那……我也要试试这些步骤,我明天要给自己安排个可以进行这些步骤的身份……
照片里,任索和古月言为了再刷一点经验值,双手歪歪扭扭地比了个‘心’,然而露娜非常好奇地看着镜头,她的脸足足占了大半的画面。
露娜吓得抱住古月言呜咽几下,不过她很快发现只要自己站起来,脑袋就能透出水面。她忽然就不怕水了,好奇地在泳池里晃来晃去。
“等等。”古月轩站起来,打断了老爹的话,紧紧盯着两个女孩,问道:“任索呢?”
“哦?”古月言瞥了她们两个一眼,抱起妹妹说道:“你们两个跟任索关系很好?告诉我,他在哪?”
任索点点头:“好啊好啊。”
不过,今天那个母的对自己很好啊,人类发情似乎是一对一的,也就是她在发情的时候,我也发情的话,就会引起战斗。
“无可奉告。”
已经摸透露娜性格的古月言,从附近拿了一个甜筒,让露娜背对泳池吃甜筒,拉着她一步步靠近泳池边缘,然后突然带着她一起跳下水!
因为林羡鱼每天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纯粹快乐,以及对朋友的那份真挚喜爱,是古月言从小到大都甚少体验过的,她几乎每天的第一个笑容都是献给林羡鱼。
回忆起那个电影里的情节,古月言顿时有些脸红。直接照着来当然不可能的,因为原剧情是女主角赤裸身体当男主角的模特,不过她可以穿着睡衣当模特……大不了穿那套护士服也是可以的……
钓鱼的时候,露娜随手一捞,直接从钓鱼池里抓出一只鱼,直接扔向任索。任索非但没接住,而且还被那条鱼狠狠扇了一下脸,看得古月言和露娜两个都忍不住嬉笑起来。
就在她们前方,正挨着泳池边玩手机(反正不怕进水)的任索简直就像被猫日了一样,被溅得满脸都是水。
这样也好,其实古月言也有点害怕他睡床,因为露娜已经跑了出去抢今天最后一枚银月之晶,估计等下不会回来,随意只剩他们两个了。
东承灵问道:“现在小和*图*书言已经三天没醒了,你们是打算继续观察,还是送院治疗?”
古月言顿时脸色一黑,戳了一下任索的额头,气鼓鼓地说道:“你这样对女孩子很不礼貌的!”
自从换了这副身躯,她已经品尝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感觉,例如那些软绵绵的冰淇淋,她以前吃过,一点味道都没有,简直跟沙子差不多。
古月言:“……”
任索马上知道该工作了,竖起大拇指说道:“98分!”
虽然月之暗面的照片带不回现实,不过古月言还是给他们三个拍了一张照片,就当做记忆里的留念了。
面对古月言的抱怨,露娜只是龇牙咧嘴地瞪了古月言一眼,而听见任索维护她,露娜就昂起脑袋,趾高气扬鄙视古月言。
乔木依和东承灵对视一眼,乔木依才继续说道:“就我所知,古月言已经进行过两次觉醒,她现在还是二转修为,进行再觉醒可能性不大。”
古月言则是游到任索面前,就这么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没有二人世界的时候,古月言会抱怨,但现在真的有二人世界,古月言却也是怂了。
她望向任索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快乐太纯粹了,仿佛她真的是任索的宠物一样。
乔木依和东承灵眨眨眼睛,乔木依微微一笑:“他怎么了?”
时间差不多该睡觉了,任索选择睡沙发——他没办法选择自己在哪里醒来,但可以决定自己在哪里睡觉。
露娜虽然懵懵懂懂的,但她却是对现在的自己拥有极大的好奇,并且也拥有尝试的勇气。
“他在哪?月言出了这种事,他为什么不来见我们?”
当初在玩《我的人生不是你的游戏》时,任索为了撩尤菲就曾经学习过如何说情话,现在他扮演起情侣几乎是毫无技能上的障碍,迅速入戏。
甲板吃自助餐的时候,本来一直吃鱼的露娜,意外尝了一口蛋糕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吃得满脸都是奶油和冰淇淋。当古月言问她是不是很喜欢吃甜食,露娜很真诚回答道:
古月言用奇异的目光看了任索好一会,任索这情话虽然听起来一般般,但……听起来莫名其妙的有说服力!
古月言眨眨眼睛,小声问道:“那你会画画吗?素描也行。”
客房床边,站着古文意古月轩两父子,以及东承灵和乔木依,而床上则是躺着熟睡的古月言。
古月言的两次觉醒她都看着,第一次在全球灵脉开启时在任索家里进行过半觉醒,第二次是和任索在艾兰湖里进行完全觉醒。
睡前再看了看手机里的照片,里面全是他们去钓鱼、去玩桌球、去游泳的画面,古月言忽然有点期待离开月之暗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