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93章 任索家的家计事

乔木依对此是最为感同身体,而且她也是最怀疑任索跟她一样是魔王的人——或许叫懒惰魔王?时间魔王?重生魔王?
东承灵,乔木依,任星美,林羡鱼都在站在一边,小玖已经被东承灵提前送回家睡觉了。
乔木依眼神复杂地看着东承灵,她感觉若不是任索突然沉睡,说不定今晚就要决出‘莲江第一强者’的宝座——当然,她从没怕过。
“队长,不如我们跟你回去,将那小子打一顿吧!你一个打不过,我们一齐上,一人一个屁都崩死他了!队长你不是说想带我们去吓唬那小子一顿吗,现在就是机会了!”
《小索的秘密日记》就是最好的明证,这本日记仿佛是任索在无尽时空里尝试了上千次拯救她的经历所浓缩而成的记录,哪怕他最后为了颠倒世界而失去了记忆,但他的记忆却循着思念落到她手上。
而且任星美跟古月言完全不一样,她不喜欢责怪别人,哪怕‘别人’是她非常重视的人。责怪别人没有任何意义,不会改变任何现实,责怪那只是逃避的借口,软弱的表现。
东承灵微微一笑:“这可不是帮你。”
但她终究咽下了这句话,她没办法埋怨乔木依:任索在与乔木依相处的时候沉睡不醒,最难过的就是乔木依了。哪怕任索只是沉睡不醒,身体各种生命特征非常正常,然而在任星美看来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乔木依,依然得躲进洗手间整理好一会儿情绪,出来的时候眼都泛红了。
乔木依沉吟片刻,说道:“我去通知她家人,但不会说明情况,也不会说小索也陷入相同状态的睡眠,直接让她家人m.hetushu.com亲自来一趟。如果她家人执意送院,就随他们。”
“等,”乔木依很确定地说道:“虽然小索没跟我说过,我们之间也没讨论过,但……你们或许隐隐约约猜得出来,他身上还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庆祝聚餐的正主走了,其他侦察队队员便只好各自散伙,勾肩搭背地走在大街上怒吼‘为队长报仇!’‘打倒小白脸!’,然后回家睡大头觉,说不定还能梦见自己痛揍小白脸。
乔木依不敢让任索去医院检查身体,她宁愿自己去医院学会怎么帮别人检查身体,然后她想办法准备好器具,亲自为任索进行私人检查。
无论是好是坏,只要任索的力量被人发现,那么他就无法再这样平凡生活了。
虽然想将任索抱回家当手办把玩,但乔木依也不得不承认,她现在没多少时间照顾任索,反倒是身为老师并且能空间移动的东承灵能完美肩负这个责任。
思虑一定,乔木依便走到阳台,拨打古文意的手机。
“不应该,你还得帮我照顾小索呢。”
“谢谢。”乔木依点头说道。
另外一边,千里之外的天京,古月轩挂掉电话,叹了口气,站起来穿上外套。
乔木依摇摇头:“没必要,你不要牵涉进来,让我出面就好……他们不会怨我,但可能怨你。”
虽然任索会找借口遮掩,但她们也不是傻子,就连林羡鱼都感觉到这个任大哥肯定有‘能将饭菜变得令人吃得想脱衣服但冷却时间超长的特殊能力’,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那家伙?队长你是说你妹妹的男朋友?”
轰轰m.hetushu.com烈烈的爱情,她已经尝过了,她现在只想安全无忧地战胜小婊砸东承灵,然后去环游世界,过上睡觉吃饭玩任索的平静生活。
古文意的电话没接通,估计他是睡觉关机的人,乔木依便选择拨打古月轩的电话。
古月言和任索都被抬到沙发上坐着,整个过程中,哪怕他们两个被人搬动身体,呼吸也丝毫不乱,沉睡得恍如玩了一整天玩累的小孩子。
林羡鱼突然正经起来,连乔木依都有些惊讶——她还以为这个丫头会说什么‘他们两个的排泄该如何处理’之类的问题呢。
“在没有得到任索的允许之前,将现在的他送去医院,他必然会接受全面检查,到时候就可能会出现他不愿接受的后果。如果我们相信他,但……蠢、迟钝、善良这些品质,跟拥有强大力量这个事实并不会发生冲突。”
“什么情况?”古月轩语气顿时紧张起来。
“等?”东承灵有些疑惑。
她非常理性,冷静地说道:“先等一天,我觉得很可能不是精神类攻击,如果是精神类攻击,我必然会察觉到,我个人更倾向于未知影响。而未知影响,被影响的很可能不止小索和月言两人……我明天就回局里调查,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会获得相关信息。”
正在庆祝古月轩回来,而聚餐吃宵夜的侦察队队员马上站起来:“队长,需要我们帮忙吗?”
“谢谢,就按照你们的安排吧,我和老爹会尽快过去的。”古月轩感谢一句,问道:“请问,为什么是乔局长你打电话给我……”
其他人纷纷点头,东承灵说道:“那我负责照顾索和月言吧。hetushu.com
“我这是经验。”
“我是莲江对策局副局长乔木依,”乔木依单刀直入:“你妹妹出现了异常情况,你和古文意教官请速度来莲江一趟。”
“不用。”古月轩摆摆手,摇头说道:“我们远在天京,能帮上什么忙?反倒是那家伙……”
“怨我是应该的,我就在离他们的距离不到十米,但……”
任索用那些借口,也不是指望她们会相信——羁绊是羁绊,不是降智打击。
但无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任索,拥有某种强到可以扭曲因果的伟大能力,以至于连他自己都受到影响。
“那班长呢?”
“那么任……嗯,谢谢,真的十分感谢你对我妹妹的照顾。”
任索家,客厅。
古月轩有心想反驳‘其实我打得过’,但妹妹现在疑似出事,他也没兴趣搞其他事,摆摆手说道:“下次吧。”
任星美马上说道:“我哥就不用了,我知道就好,爸妈那边……我哥以前就跟我说过,除了他完完全全死了,否则其他消息就不用告诉爸妈,免得让爸妈担心。”
“没查明原因之前,我们的确没有办法。”乔木依微微叹气。
任星美和林羡鱼两个学生,完全没有发言权。
特别是东承灵,任索又是能自体发热,又是三更半夜突然冲过去找她强化体质,她当然不相信这是任索的觉醒法术效果——就算是,也肯定不是任索档案上写着的觉醒治疗法术。
“那家伙怎么搞的,怎么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
但羁绊的意义就在于:她们愿意相信任索这个人。
“突然陷入昏迷,除却病理性原因,超凡性昏迷大概和-图-书有三种情况。第一,发生初觉醒或再觉醒,第二,受到精神类攻击,第三,受到未知影响。”
“我妹妹可能出事了。”古月轩说道:“我要赶紧回去通知老爹。”
“随便你怎么说。”
“因为是我和月言她们在圣诞节聚会的时候,月言忽然昏睡过去了。”
乔木依看向东承灵,东承灵平静说道:“虽然你拉着索去他房间,还关门关灯;虽然我就在离你们不到十米外的厨房,帮你们准备宵夜;虽然你想不到用手堵住他的嘴,非要用双唇……但,我相信小乔你已经尽力了,索的沉睡属于不可抗力。”
“……他还没醒呢。”乔木依才不答应呢,赶紧转移话题。
乔木依坐在沙发上,双眼微微泛红,但表情却是很冷静:“根据我看到的情况,小索绝对不是初觉醒或者再觉醒,而且不仅仅他,连月言都陷入无法唤醒的沉睡,可以认为是受到精神类攻击或者未知影响。”
“小乔,我没有怪你。”
畏惧,觊觎,利用,野心……人的本质是人的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只要任索表现出价值,那么他就必然会被卷入漩涡。
古月言跟任索不一样,古月言没那么多秘密,送院治疗应该不会出现意外情况。
一直静静看着他们两人的东承灵,说道:“那,送去三院治疗吧?”
“他会醒的。”东承灵淡淡说道:“我虽然会忍不住担心他,但我自始至终都相信他会平安归来。”
“表现状态为沉睡不醒,原因未知,非常突然,我认为是未知影响。”乔木依说道:“我们预定是先照顾两天看情况,等你们到来,或者三天之后她还是沉睡不醒,就送院治www.hetushu•com疗。”
“你这是唯心?”
林羡鱼看着熟睡的班长,担心地问道:“如果只是长时间沉睡不醒,直接当做植物人送院治疗也可以维持生命,但如果是受到其他影响,万一睡着睡着突然脑死亡,我们想帮忙都帮不了啊……”
天意如刀,人心难测。
电话接通了,古月轩似乎还没睡,“喂?是谁?”
东承灵走过来说道:“月言是我的学生,我的妹妹,于情于理,都应该是我来通知她家长。”
“队长,发生什么事了?”侦察队队员文俊杰问道。
不是不打,等天气好再打。
“我来说吧。”
如果对方是聪明人,不需要她的责难;如果对方是傻瓜,她会选择远离永不接触——任索算是唯一一个特例了。
“在不知道沉睡是好是坏,会受到任何影响之前,他们两人就先由我们照顾。修士的身体,而且处于低消耗的沉睡状态,坚持一两天问题不大。”
“那么……”东承灵凑到乔木依耳边,轻声低语:“我下次要做什么,你可别打扰我哦。”
任星美坐在任索旁边,看着这个本应陪自己玩通宵的哥哥现在却是提前睡着了,而且还很有可能,心里又是担忧又是埋怨,甚至忍不住想问为什么我哥有事,但你没事?
林羡鱼忽然问道:“要不要通知他们的家人?”
这个老成持重的建议,却并没有得到乔木依的支持。她微微皱眉,沉思片刻后摇摇头:“先等一天。”
乔木依不相信任何人,她只相信自己和任索,她不会让任索受到任何一丝风险,更没兴趣让任索闯入诡谲风云里——而且任索拥有这份力量却一直窝在天莲学院,已经表明了他的志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