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86章 东承灵天下第一

……
为了东老师,为了班长,我是不是该向班长他爸他哥举报这家伙呢?
“我做一次饭要冷却一年时间。现在回想起来,上次我亲自下厨仿佛就像前几天的事,那我就提前360天邀请你冬至那天来我家吃饭吧。”
在他们的经历里,他们还真见过东老师还真试过心情不好的时候,例如11月下旬那几天,东老师上课时全程黑着脸,宛若冰山,谁敢搞事直接爆发四转修士气势镇压,直到12月东老师才恢复平时状态。
那天在任索家吃完饭后,白忌感觉自己对未来已经不再抱有那种期待般的担忧。他并非觉得地球已经安全,毕竟上有仙宫世界树,下有神灵超自然,也许仙宫的一时兴起,神灵的一场试炼,就能让地球万劫不复——当整个世界悬于刀尖之上,而且这把刀还被人争抢,谁能放心?
应该是东老师今天心情不好,那个人撞到枪口上了吧?学生们心想。
坐前排听课的大学生,不是没有;但所有大学生都坐前排听课,那肯定是期末考试划重点那节课了。
青年微微一怔,才想起这位兄弟是过来蹭课的,等下出去估计要被东老师教训一趟并且禁止进入教室,怎么可能回来!
其他学生也没想到一向亲切待人的东老师今天忽然严格起来,虽然蹭课是不太对,但教室座位也没坐满,蹭课不算是占用了其他学生的教学资源。
她将自己那份礼物塞进书包里,才戳了戳古月言的欧派。
白忌拿出牛皮纸袋里的冰蓝色围巾,围巾上面有一连串整齐美观的白色菱形图案,宛如冰晶。
“不能。”任索摇头:“你不喜欢吗?”
林羡鱼沉默了一会:“不是,但……算了,全都要不行吗?”
“嗯。”
林羡鱼脸色一喜,拿过纸袋就掏:“是什么吃的?算了只要是你做的我肯定都……喜……”
任索听说过有的地方为了求个吉利,将所有罕有数字‘4’和‘7’的门牌号全部删掉,但没见过连‘6’都禁止的啊!
青年:“那东老师是不是很漂亮?”
青年:“那你觉得东老师身材好不好?”
白忌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跟任索聊聊,但现在他又觉得不需要说那么多了。
虽然任索不上课,但他可是在全校师生面前出了好几次风头,例如吊打赵火,例如吊打古月轩,例如每周值班诊疗……任索对自己的名气还是有很清楚的认知,毕竟他去超市买个方便面都能遇到找他治疗口腔溃疡的学生。
林羡鱼展开围巾,围巾颜色一方格一方格,每个方格里都一个颜色相异的饺子,十分亮眼。
这样一来,任索也不好意思走了,不过外面又挺大风,任索便打算进去教室里玩手机。
任索跟着青年坐到中间位置——因为前面都坐满了人,他们坐在中间就已经是最后一排了。
唉,我还是秉持自己的原则,老老实实在旁边围观吧,反正班长现在肯定是劝不动的……而且不仅仅是班长,我还得管好自己。
青年反应很快:“抱歉,我会认真听课的。”
“是啊。”任索将一个牛皮纸袋递给她:“你将这个拿给她吧。这两天估计我都见不到她了,现在先送了吧。”和-图-书
算了,反正这两天应该又看不到任索,就让班长先开心两天吧……
“唉,午觉睡太久了,没占到好位置。”青年无可奈何地嘟囔一句,转过头跟任索说道:“你看起来很眼生啊,不是我们班的吧?”
“任大哥,你要当我们小学弟了吗?”林羡鱼眨眨眼睛问道:“新人新猪肉(新来的都是小弟弟),学弟第一件事就是要听前辈的话,而我就是你的前辈了……”
咔擦。
林羡鱼用奇妙的眼神注视着任索,心想自己是不是该给任索进行重新分类。
虽然任索的回答都有点奇怪,不过青年也能明白他的意思。他说道:“那么这么一位漂亮、身材好、讲课又好,声音又好听,实力还是全莲江第一的女老师给我们授课,只要能坐到前排听课都是大赚啊!谁还会玩手机啊!”
林羡鱼点点头,这时候她看见任索手上还拿着两个牛皮纸袋,微微一怔:“你居然织了不止一条?”
“有那么多讲究的吗?”任索挠挠头,他刚才就将礼物直接放到白忌桌面上了。
“那可是东老师,东承灵东老师!你上课怎么还可以玩手机!?”青年一脸认真地拍了拍任索的肩膀,说道:“你不觉得东老师讲课讲得特别好吗?”
十分钟后,课间休息,白忌因为回来办公室拿点东西,自然发现了那个牛皮纸袋。
以前她以为任索是‘不小心’‘误打误撞’才将局面推进到现在这种万劫不复的地步,但任索现在的行为,却是宁愿花费那么多时间来织围巾,而不是选择淘宝或者干脆不送……
虽然围巾看起来有点花,不过林羡鱼看起来却好像挺喜欢。
敏感部位受袭的古月言,下意识就想对林羡鱼来一记手刀,然而这时候林羡鱼却是塞给她一个牛皮纸袋:“任大哥送你的。”
“第七排坐着的两位。”
林羡鱼看着看着忽然将围巾塞回牛皮纸袋,拉着任索走到一个不会被人围观的角落,紧张兮兮地问道:“你送我围巾干嘛?”
任索寻思要不要换个空教室待着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也迟到了?一起走吧。”
在外面等东承灵下课?回家,等明天见面才将礼物送给她?还是今晚上门送给她?
青年:“那东老师实力怎么样?”
“学你个大头鬼,我都三转了哪还会回来上学。”任索问道:“你是不是晃点我,哪里来的306?”
这份温暖或许并不能让他占什么便宜,但它能让他对明天有所期待。
他摸着围巾坐下来,露出浅浅的笑意。
任索一个三转修士,他愿意的话自然能挣脱青年的手,不过他也没找到其他进去教室的办法,就这样扬长而去又好像很不给东承灵面子,便随着青年进去教室。
任索瞄了一眼东承灵,点点头:“虽然她穿的运动外套跟白板装备差不多,但依然很有女性魅力。”
回到学院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多了。
白忌越看越喜欢,直接给自己换上了。
“跟我出来一下。”东老师表情毫无变化,依然平静如湖,淡淡说了一句,自己率先走出教室。
任索好笑道:“坐不到前排就坐不到前排,后排和图书不也能听课吗?”
……
如果爱情无望,那就用友情来替我圆谎。我无法靠近太阳,难道还没办法待在萤火旁边?
此话一出,好几个过来蹭课的男生女生缩了缩脖子——什么,东老师还抓蹭课的学生吗?
任索回到家,妹妹已经去上课了,不过他探了探床铺温度,感觉妹妹没走多久……估计是睡过头了,果然是我妹妹。
而且他刚毕业没多久,因为修炼的原因,脸也越来越小白脸,看起来十分像是学生,但他都24岁了。
“都是手织的?”
“是啊,你真是亏爆了。”
就当任索以为林羡鱼晃点自己的时候,他看见林羡鱼从女厕所出来,蹦蹦跳跳地跑到他面前,用惊奇的眼神看着他。
任索踌躇了一下,而当他决定回家再说的时候,他的视线与教室里的东承灵目光交错了。
他看见东承灵那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轻轻眨了一下,嘴角微微扬起,似乎有些惊讶。但目光交错只是一瞬,东承灵依然继续认真讲课,也没再看任索,仿佛她根本没看见任索。
当然,如果我不小心破坏了乔木依和东承灵的某些计划,那肯定也是我故意的。
林羡鱼抱紧牛皮纸袋,忽然认真地说道:“谢谢任大哥,那我就厚颜无耻地收下了,但你可别指望我会因为这份礼物而回送你礼物哦。”
教学楼306教室,应该是在三楼吧……
古月言愣了一下,接过牛皮纸袋,瞬间忘掉林羡鱼刚才捉弄她的事。她从纸袋里拿出一条素黑色的围巾,围巾上编织了编织七个图案:满月、亏凸月、下弦月、残月、峨眉月、上弦月、盈凸月……再加上彻底漆黑的新月,刚才就是月亮的所有阴晴圆缺。
「那承灵呢?」
“不,是我们都亏爆了。”青年再次纠正他,问道:“我觉得全学校老师就是东老师最好,也就那群愚蠢的女人会觉得白老师好……你说,东老师是不是天下第一?”
「= ̄ω ̄=原味手工围巾一条,料子可能没你送我的那条好,不过……凑合凑合啦!」
围好围巾,白忌拿好资料回去继续上课,一向挂着营业式笑容的英俊脸庞,因为喜上眉梢而散发出冰山融化般的光辉,一路上所有遇见的未婚女性都情不自禁对他主动问好,而白忌的回应也让她们忍不住小鹿乱撞。
……
要么他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后宫王,要么他是智商只有七岁的赤诚之子,要么他暗中掌控了一个无条件服从他的围巾编织魔鬼筋肉人。
他故作轻松的笑容里,居然隐藏着这般苦涩!
林羡鱼也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任索还真的将牛皮纸袋递给她:“是啊,送你的。”
青年一脸‘我懂的’表情,拉着任索往前门走去:“一起吧,两个人一起进去没那么尴尬。”
任索想了想,嗯了一声:“当然,漂亮得像是从游戏里走出来的女主角。”
“我应该是不回来了。”他耸耸肩,轻松笑道:“还有,刚才她应该是听见我们两个的所有对话了,你以后上课别开小差聊天了。”
这样迟到的同学要进去教室的话,岂不是会很尴尬?这样会导致很多同学直接回宿舍睡大觉,而不是继续上课啊!hetushu.com
还有好几个人要送,而且现在一时半会也没事干,任索也懒得换衣服脱鞋,直接提起剩下的牛皮纸袋,准备当一波快递员。
但他却是觉得,就算下一秒火星撞地球,核战爆发,沉睡三千年的极品僵尸带着无尽亡灵大军席卷全球……他也能坦然接受这个命运。
“是啊,每条都不一样,你别换了哦,古月言那条是专属限定版,当然你这条也是专属限定吃货版。”
一般来说,教师教训学生的戏码应该到此为止了,其他学生也回过头准备继续听课,而这时候东承灵却是看着另外一位没有道歉的同学,说道:“你不是这个班的学生吧?”
他们进来的时候,东承灵看了他们一眼,没有理会他们,继续讲课。
“是啊是啊。”任索点点头:“图案是我设计,你看喜不喜欢?”
真是不够人性化!
要不是林羡鱼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乔木依东承灵,甚至连古月言都打不过,她说不定会考虑倒贴的可能性,又或者将任索关进小黑屋夜夜笙歌的可能性……
看着旁边面前这个刚刚认识的新兄弟拿着牛皮纸袋站起来,青年十分不好意思,拍了拍兄弟的手,说道:“抱歉啦兄弟,如果不是我先跟你聊起来……等你回来下课之后,我请你吃饭!去三楼!”
走到课室202,任索从窗户看见东承灵已经在上课,教室里一片安静,前排更是坐满了人,所有学生都往前坐,看得任索无比惊讶——超凡大学,也是大学啊!
“什么!?……至少给我来一碟饺子啊。”林羡鱼一脸可怜地问道:“不粘醋不粘辣椒酱都行,我干吃。”
看着兄弟离去的背影,青年默默为他祈祷:念在说过‘东承灵天下第一’的份上,希望东老师对这位兄弟好一点吧!
他一开始还以为又是哪个女老师女学生的礼物,然而当他看见牛皮纸袋上的便条纸,顿时微微一怔:
任索转头一看,是一个年轻男青年。他微微一愣——学院里居然有人不认识我?
任索已经彻底踏入这位学生的思考领域,猛地点头:“没错,东承灵天下第一!”
“后排你听不到吗?”任索开始玩手机。
“还是算了吧。”任索想了想,说道:“你倒罢了,但古月言现在是唯一的二转学生,我怎么说也算是老师,被其他学生看见我和她聊天,怕不是又有人怀疑古月言修炼得那么快是因为老师们帮她开小灶……她很讨厌这个,偏偏她又很在意其他人对她的评价。”
“因为我不是学生啊。”任索懒得理他,拿出手机开始刷朋友圈。
「= ̄ω ̄=十分钟后有课间休息,六点才下课……任大哥你要请我吃饭吗?亲自下厨吗?好啊好啊。」
你明明就是因为睡过头迟到了。
重点是没戴帽子,这可是跟秃头一样具有强大的标识能力,全学院也就任索每次参加重要活动出现都会戴帽子,但他今天出来的时候忘了戴帽子,还围了围巾,衣着大变,别人认不出来很正常。
任索迷路了。
平静的声音在教坛上响起,任索和青年下意识数了数座位排列,发现第七排正是他们坐着的这一排,而且整整一排都只有他们两个。
http://m.hetushu.com怪不得兄弟将所有东西都拿起来,原来是知道自己回不来了!
“不一样啊,”青年一脸悲怆地说道:“能在前排听东老师讲课,那才是上课啊!”
“东承灵天下第一!”青年握紧任索的手,满脸写着‘相逢知己千杯少’,他感动地说道:“我们真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任索提着四个牛皮纸袋走去教学楼,找到四楼的修炼教师办公室。虽然他没来过这边,但他依然能一眼找到白忌的位置——白忌的位置上堆满了各种大小玩偶,简直是被玩偶们簇拥着,明显是女老师们送给他的,桌面上更是放满了各种礼装苹果,充分地表达出赠送者的‘apple’期待。
光是为了能天天蹭任索的饭,林羡鱼都想倒贴了!
“我会哭的,我已经三天没吃你做的饭,我抱着你的大腿哭,还要在你腿上写一个‘惨’字。”林羡鱼瘪着嘴说道:“无端端送我围巾干嘛……哎?这条围巾是你自己织的吗?”
教室里虽然没有暖气,但开了空调暖气,窗户关着,很温暖。
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任索便直接过去放下牛皮纸袋,随手撕下一张便利贴。这时候他忽然想起刚才跟林羡鱼的对话,笑了笑写下留言,然后提着其他牛皮纸袋离开了。
林羡鱼一脸失望地从牛皮纸袋里拿出一条围巾,任索扯了扯嘴角:“用得着这么失望吗?我看你都快要哭出来了。”
古月言似乎完全不在意林羡鱼说的事,脸带微笑地戴好围巾后,继续认真听课。只是她脸上的红霞却是一直不散,看得林羡鱼都不好意思说‘其实我也有一条’。
所能选择的和不能选择的,所能接受的和不能接受的,都是命运。
“306是大教室啦,你要走到尽头下半层才能看见,毕竟大学物理是超级大课……哎?那是送给我的吗?”
听见上课的响铃声,林羡鱼麻溜地回到大教室里,看见班长已经进入听课状态,聚精会神地看着黑板。
我觉得其他人会首先怀疑你勾搭年轻貌美女学生……林羡鱼心里暗暗吐槽,不过任索居然为班长考虑到这个份上,她心里刚浮起对任索的一丝恶意也烟消云散了。
任索忽然想起这茬——教室里这么安静,下面就只有他们两个窃窃私语,凭借四转修士的听力,多半是将他们的对话全部听进耳里了吧?
白忌摸了摸围巾,从容地走进教室继续授课。
哼,果然,我就知道你这小妮子惦记着我家的大米,任索回道:「不请不请,对了,你们在什么教室上课?」
任索也松了口气,他早就知道林羡鱼最喜欢的食物就是饺子了,毕竟她整天都撺掇东承灵包饺子吃,馅料从普通的韭菜猪肉到奇妙的虾仁蟹黄鱼子都试过,就连冬至那晚的晚餐,厨娘都是给林羡鱼包了一碟饺子,吃得林羡鱼都舔盘子了。
任索眉头一皱——后门居然锁了。
好,去送快递了。
「我们在教学楼306上大学物理啦。」
果不其然,林羡鱼没有在听课而是在玩手机,迅速回复任索:「他应该是在给五班上课,怎么了找他有事吗?要紧吗?我们能帮上忙吗?」
但任索晃悠了一圈,看着从教室305走到和-图-书厕所,而走过厕所之后,下一个教室号俨然是307……
任索马上回道:“目前莲江最强BOSS之位非她莫属。”
是的,市区一来一回就是这么费时,任索之所以不太愿意跟着乔木依到处跑,通勤时间是一个重要原因,而且他也没车,只能坐地铁。
他其实跟东承灵,跟乔木依不太一样,他的感情并没有炽烈到要和任索建立新的关系,他觉得现在这个状态就挺好,有空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玩手机,或者尝尝他新做的蛋糕……
任索自然不认为四转修士还能看走眼,只是东承灵上课认真负责,才不会跟他开小差。
“我们都亏爆了!”青年纠正他,然后唉声叹气起来:“东老师很少参加其他活动,能听见她的声音就只有上课这么一小段时间,错过了就没有了!”
任索笑道:“那当然,她可是每天准备教案都认真得跟打BOSS一样,讲课讲得好那是自然。”
哎?林羡鱼这个回复还挺贴心的,任索回道:「没事,我就随便问问。对了,你们什么时候下课?」
林羡鱼试探性问道:“我可以喊班长出来啊,礼物还是亲手送比较好吧?班长也会更感动哦。”
因为晚了一步,以及被各路女生骚扰的原因,他根本来不及约任索,任索的圣诞节就被彻底分割出去了。而且他圣诞节本身也有课,完全分不出身。
林羡鱼复述一遍任索的理由,不动声色地说道:“另外就是他明天整天都出去约会嘛,所以没时间亲手送给你了……”
“那个……我不是学生。”任索笑道。
“课堂上禁止窃窃私语。”东承灵看着他们两个,淡淡说道。
林羡鱼拿过牛皮纸袋,说道:“那我帮你送给班长吧……啊,要上课了,任大哥再见!”
任索也想过要不要弄辆车,但买车得先考个驾照,考驾照得先去练车,练车又得花时间去市区……算了,老老实实蹭别人的车吧,反正一般情况下,其他人不约他,他也肯定不会主动溜自己。
“圣诞节我不做饭的,这条围巾就当做堵住你的嘴吧。”
任索被他说服了:“是啊是啊,你真是亏爆了。”
他想了想,发信息给正在上课的林羡鱼:「白老师现在上课吗?」
「她在202教法术概论课吧。」
林羡鱼心里暗叹,又悄咪咪地戳了一下古月言的欧派,戳到第三下才被古月言手刀斩杀,这让林羡鱼对古月言和任索的关系有更加深层的认识——任索的礼物居然能让班长开心得可以忍受三次她的袭击,好厉害!
不过任索很快意识到真相:他没戴帽子,还围了围巾。
“当然,最好别送……对了,古月言是跟你一起上课的吧。”
古月言问道:“他为什么让你送给我?”
……
按照逻辑推断,第一个概率最大,第二个概率一般,第三个概率最低。
他们看见那个围着围巾的男同学站起来挠了挠头,“我的确不是这里的学生。”
这围巾上的饺子居然还隐隐显露出不同的馅料,更是看得林羡鱼都饿了。
“我知道了,你是其他班过来蹭课的?”青年很快自己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叹了口气:“就是因为蹭课的人越来越多,所以我才坐不到前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