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84章 心里思索

三天后的圣诞节,二月份的北海道之旅,她全都要了。
乔木依回忆起刚才吃饭时,心里浮现的画面,全都是她和任索到处旅游到处玩的内容,还有她们进行不同类型婚礼的照片。
“嗯?二月份,但我这里……”
任索明显被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木公子你在开车?是不是出车锅了?离学院远吗?不远的话我找东承灵瞬移过来找你……”
乔木依咬紧嘴唇,眼睛看着路面,没让自己崩出一个音符。
手机响了,乔木依接通蓝牙耳机,一个熟悉的声音便穿过了她的耳膜,直达她的思维:“木公子,怎么了?”
“喂喂喂,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
他看着天上的圆月,心想圣诞节那天,自己从0点到24点都被人预约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凑凑《猎杀之夜》的热闹……
任索忘记了,那我就和他创造更多回忆。
任星美忽然想起什么,她低下头,视线可以直接看到双腿,中间毫无遮挡,不禁有些泄气。
“对了,你圣诞节有安排吗?”
东承灵忽然从床上坐起来,过去打开衣柜,开始思考那一晚穿什么衣服好,发带要不要用可爱一点的……
刚才思考那种无聊问题的自己,真蠢。
……
我当然能猜出来。
一阵鸡飞狗跳后,林羡鱼抱着古月言的大腿求饶:“我错了班长,我不该觊觎你未来老公的,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美人只配强者拥有,我不该这么胆大包天……”
“过两天就是平安夜圣诞节了,不约出来玩吗?”
冤家。
太他喵值得了,完全不委屈。
“心里思念任索,简称心里思索……”林羡鱼摇晃着身子笑嘻嘻地说道。
“说起来……”
“嗯,出去玩,吃饭,看电影,唱歌,或者其他都行,我也不懂……但只有我们两个人出去玩,可以吗?”
“你拨打的用户正处于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任星美敏锐地从任索的回复里提取到真相:“……两个都约了?分开的?”
“你这是滥用职权!”
她忍不住了。
“嗯,问吧。”
“我想重温一下,圣诞节那天的凌晨,我们来通宵玩游戏吧!”
“哼。”古月言看着今天的满月,说道:“我只是想努力一下,至少拖一下时间,毕竟我还年轻,时间还长,我有很多机会……”
值得吗?委屈吗?
听见他的声音,东承灵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那我也相信我们的缘分。”古月言说道:“我从来不会半途而废,我相信我所有的付出都不会白费。而且,我……有很多想和他一起做的事。”
“我倒是无所谓,但你白天不用上课吗?”
“哎?我是有这个打算,你居然猜出来了。”
而且,要是面对一点困难就退缩,那她就不是古月言了。
“那如果……”
东承灵忽然噗嗤一笑:“你要躲在树荫下一边看油菜花田,一边玩手机吗?”
乔木依暗笑一声,和-图-书她这么多天的努力没有白费,总算是将任索驯养得不再抗拒跟她出去了。
“没有。”
“记得,我还让你假装去上厕所用水流声掩饰开机的声音,我们一般都是玩FIFA之类的,又或者我看着你玩ARPG……怎么了?”
“不对啊班长,我还以为经过这两天的事,你应该会主动出击,全面进攻,不畏强敌,以弱胜强……不打个电话聊聊天煲电话粥吗?就用写论文的名义吧。”
为了这个目标,先从圣诞节开始。
开始期待起来,无论是明年三月还是三天后的圣诞节,东承灵都由衷地渴望时间快点流逝。
惊呆的林羡鱼先是摸了摸古月言的额头,确认后者没发烧,再捏住古月言的脸,问道:“班长你是不是被什么垃圾系统附身,还是穿越回来又或者被别人魂穿了,你怎么变得这么奇怪了——”
任索已经不记得那八天的事了,只有她记得;
“哥,圣诞节有安排吗?”
“难道跟莲江本地话差不多……?”
“那……好啊,不过我不会那边的语言,交流什么的,就靠你了。”
古月言脸红得快要滴血,懒得跟林羡鱼臭贫,转过身走去阳台晒月亮练觉醒法术。
“那你是想怎样?”
她软绵绵地躺在床上,眼睛眯着,两只白玉琼脂般的脚丫情不自禁地摩擦起来,露出醉人的少女姿态,轻声说道:“我有些事想问问你。”
文可智斗乔木依,武可硬拼东承灵!这就是古月言的目标!
为了这个目标,先从圣诞节开始。
看着前方逐渐往后飞逝的风景,乔木依激动的心情微微冷却下来,忽然感觉有些滑稽:她这样,值得吗?
叩!
“我们?”林羡鱼感觉有些不对。
……
乔木依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放下手机,缓缓开车驶离天莲学院。
上一次任索泡温泉的时候,就很遗憾只下了一点点细雪,山上没有银装素裹,不够尽兴。
你当然心动了。
一群人落到2号宿舍楼楼下,为首的东承灵、乔木依、白忌三人对视一眼。
她究竟是爱他,还是报答他曾经付出的一切?
“没用,我不是乔姐,也不是灵姐,经历、实力、甚至连相貌,我都比不上她们,我主动点,顶多就是让她们警惕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已经分完这个圣诞了。”
乔木依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忽然觉得自己工作了全年,一次休假都没有,实在太惨了。”
乔木依嘴角微微扬起:“我会教你的,你学这个肯定会学的很快。”
东承灵回忆起她刚才吃饭时浮现的画面,有的是她终于攀登到超凡巅峰,有的是她与爷爷在桃花源再见……
挂掉电话,任星美坐起来,抱着双腿思考人生。
沉浸在嫉妒里的人,最擅长的就是默默耕耘。
乔木依微微挑眉,想了想,又打电话给东承灵,便听到一模一样的通知。
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和*图*书可以托付终生的恋人,她一定要让对方也对她托付终生。
“而且,任索他对我,多半当我是妹妹……妹妹等级可能还不如小星星。”
其中最让她印象深刻的,却是她们两个背贴背泡在温泉里,一边聊天,一边欣赏满山雪景,看着雪花落入热气弥漫的温泉里消融,这么一副唯美自然的画面。
“是啊,怎么了,你有种投诉我啊。”
“好。”
“没问题!”任索答应得干脆利落:“难得承灵你想出去玩,我肯定奉陪到底,反正那晚我也没事干。”
……
“你不如先停车……”
被狠狠锤了一下后脑勺的林羡鱼泪眼婆娑地看着后面的班长,瘪着嘴说道:“我就是说说而已……大不了除了做饭以外的时间,任大哥随便你用了,别玩坏就行。”
她都很喜欢。
“到时候我们当然要一起去玩了,我就说是你带我出来的,然后‘巧遇’她们……放心,我跟踪很在行的。”
东承灵挂掉电话,将手机贴住胸口,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快,身体也很热。
她转过头,看见镜子里洋溢着幸福笑容的自己,心里知道自己已经忍不住了。
但吃饭的时候有一大群人在,东承灵也只好强忍住,本想着等他们离开后再做打算,没想到乔木依还留了一手……
任星美躺在床上,问道:“是乔姐还是灵姐?”
“哦,没事了……”任星美心想古月言还是有点怂啊。
“可以啊,不过你家乡应该有4G信号吧……?”
古月言嗔怒地瞪了林羡鱼一眼,妙目流转间的喜怒看得林羡鱼啧啧称奇:“要是班长你平时这么可爱,肯定会有一个足球队的追求者。”
虽然现在胜算渺茫,但古月言毫不气馁,她早就习惯在胜算渺茫的情况下奋起直追。
……
任星美想了想,问道:“那月言呢?”
啧,这小婊砸好快啊。
要不是乔木依对任索用了那个「标记符文」法术,东承灵是打算直接瞬移过去的。
“喜欢啊,我从没看过雪,超想在雪地里打滚。不过我觉得无所事事睡到中午其实也不错……”
“月言怎么了?”
所有画面里,任索都陪着她。
没错,她需要时间好好修炼,好好发育。
“对策局那边你不用担心,二月份春节也没放完假,学院肯定还没开学。”
林羡鱼:“那万一任大哥提前被人得手了呢?”
……
“不约。”
哥哥保护她、哥哥在病房陪她玩游戏、哥哥打游戏打输了红着眼要求再来一局……任星美想着这些,脸上忍不住露出笑意。
不过她也没什么资格说这句话,她更加怂。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反正她不喜欢东承灵、乔木依、古月言乃至白忌接近她哥。
为了这个目标,先从圣诞节开始。
“总之就这样说好了,到时候还能一边欣赏雪景一边泡温泉……你觉得怎么样?”
“哥,还记得我们小时候通宵打游戏hetushu.com吗?”
林羡鱼歪了歪脑袋,疑惑地看着古月言:“班长,你之前可没这么……恶意主动的啊。你不是一个听我说黄段子都会脸红的纯情小月月吗?怎么变得如此红颜祸水了?”
“我家乡就种着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田,两三月的时候应该就会开花了,很漂亮……下次要和我一起回去看看吗?”
“那就……”
“还没有呢……不过我打算让学院里的大家在平安夜聚一聚。”
“不用,我没事!”
“不打。”
在所有女修士群公开‘白忌非常闲’和‘白忌圣诞节没事干’等信息后,坐在车里的乔木依,开始拨打电话。
她要任索陪着她,两个一起在这个灵气复苏的疯狂世界里吃喝玩乐。
任索不再喜欢自己,那就重新让他重新喜欢上自己,而且这次还得让他先告白。
白天夜晚一条龙,日用型任索我要了,夜用型任索我也要!
“少看点小说。”古月言撇开她的手,笑道:“说不定我以后就不喜欢他了,也只是说说而已。”
她要任索陪着她走向巅峰,她不想独自一人,也不想看见任索陪着别人……她就只要任索。
任索以前付出太多了,那以后我就付出多一点,我付出一生够不够?
“能啊……算了,反正白天我也没事,随你吧。”
“我说了我没事!”
为了这个目标,先从圣诞节开始。
乔木依喜欢那个愿意为她颠倒世界的任索,也喜欢这个忽然做饭做得很好吃的任索……就是喜欢,而且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
乔木依愣了,嘴角微微扯了一下。
喊出分身做家务后,任索走到阳台上,施展「阴晴圆缺」给自己加月光衣,今天月色也很不错,他准备单抽一发看看运气。
我还年轻,时间还长着呢,就先当好妹妹吧。
作为从小和任索长大的妹妹,她一直将这个哥哥视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特别是感觉哥哥上大学后脑子都变傻了,她就自然而然承担起未来眷顾哥哥的责任——就当做养一只大型宠物。
“圣诞夜我应该是没空了。”任索非常老实。
“听起来很好看。”
林羡鱼震惊地看着古月言:“班长,跟踪是不好的!拖我下水更是不好!”
“不给,我严重认床,不是我的床,要多花几十分钟才能睡着。”
古月言十分惬意地将脑袋枕在手臂上,闭上眼睛假寐,说道:“慢慢来。”
“所以你是放弃了吗?”
“有啊。”
“带你出去玩?”任索似乎有些惊讶。
任索眼睛一亮,示意黑铃铛过来,然后老老实实地抚摸黑铃铛毛茸茸的脑袋——今晚黑铃铛这么粘人,任索也放下调戏它的心情了。
这时候,黑铃铛从上面跳下来,落到他阳台旁的空调外机。
“没啊,”古月言笑道:“圣诞节那天,她们多半会出去玩,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趁机加入她们,至少可以将气氛从情侣约会变为普通聚会……这样我也可以和他有更和-图-书多亲近的机会,然后再慢慢发展呗。”
挂掉电话,乔木依心想东承灵你这次可是失算了,任索白天就落到我手里,怎么可能还让他去找你?
“那你白天出来陪我去玩吧,早上就出来,圣诞节你总不能也睡到中午吗?”
“行吧,反正我家客房空着,你到时候困了就直接在我这边睡就是了。”
“那就这样说好了,你要是敢放我鸽子,我就将你关到局里写十篇八篇论文才能释放。”
她忍不住要独占任索的全部了。
“有空。”
任索大胆地将黑铃铛抱在怀里,轻轻抚摸,黑铃铛舒服地眯着眼睛,发出宛如婴儿般的哼哼声。
乔木依不用问,也知道任索的圣诞夜被谁拿走了。她毫不介意,问道:“那你白天有空吧?”
“什么心里思索?”
古月言,冲啊!
“我想睡睡你的床。”
古月言眨了眨眼睛,重复道:“我还年轻,时间还长,我有很多机会……”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现实告诉任星美,智商并不是决定命运的关键因素……
“要加快研究可以藏在活物体内的灵气坐标才行……”东承灵心里思索:“小乔她看起来可不像是会认赌服输的人啊……”
“哎?你怎么知道的。”
……
东承灵一进入宿舍楼里,马上带小玖瞬移回家,然后她督促一声小玖做作业,就迅速回到自己房间,直接踢掉鞋子光着脚丫趴在床上,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但放假总得有个目标,总不能放假就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睡到中午吧?……你喜欢雪景吗?”
“不愧是你,说得我都心动了。”
经过三秒的沉默后,乔木依忽然说道:“对策局有个法术,名为「标记符文」,一旦被其他活物触碰到,修士就会知道。以我的能力,可以维持12小时。”
……
古月言闭上眼睛,沐浴在月华之下,回忆起吃饭时浮现的画面。
“哼,记得穿好看点……算了,到时候我陪你买一套吧,你的衣品可以跟于匡图相提并论了。”
而她最喜欢的画面,却是在家乡盛放的油菜花田里,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坐在树荫下,任索枕着她的大腿,暖洋洋的阳光被树叶割成斑斑点点的光碎落到他们身上,他们看着春风将花田刮起金黄色的波浪。
任索对她也没有产生那八天的感情,只有她还留存;
她这样,值得吗?
“那就说好了。”东承灵说道,不过她现在也变聪明了,家乡花开那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现在得先栓住任索才行:“对了,你圣诞节有活动吗?”
看着眼前消逝的夜间风景,乔木依忽然失声一笑,心里犹豫尽去。
古月言用震惊的眼神注视着林羡鱼,说道:“你有琢磨这种无聊事的闲心,还不如多看看书。”
“金黄色的油菜花田,在阳光下泛起金色的波浪……你觉得好不好看?”
她刚才吃饭的时候,眼前一直在浮现过去的画面。
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hetushu.com流声,任索似乎一边用肩膀和脑袋夹着手机通话,一边洗碗:“承灵,怎么了?有事直接瞬移过来找我不就得了。”
好烦。
听到这个熟悉的昵称,她好不容易压抑住的所有情绪如浪潮般涌起,忍不住咬紧嘴唇狠狠一拍方向盘,发泄般叫了一声,“啊!”
“圣诞节夜晚我没课,我以前也不过圣诞节……不过今年我想试一下,你圣诞夜能带我出去玩吗?”
都是一些电影里的画面,都是爱情电影,只不过女主角是她,男主角是他……他们偶尔是青梅竹马,偶尔是医生护士,偶尔是白富美与穷小子,偶尔是新婚夫妇……
任索忽然想起一件事:“《猎杀之夜》的游戏记录最后上传期限是24日23:59,也就是说,《猎杀之夜》反馈到现实的时间,必定是25日圣诞节之后,说不定就是圣诞节0点就开始猎杀之夜……”
“翘课呗,都是文化课,我看看书自己学习都可以了。”
任星美张开嘴巴,本想直接调戏一下老哥,忽然话锋一转:“那约好了,平安夜之后到白天之前,你都得陪我玩哦。”
“没什么不好的,又不违法,也没有伤害到任何人,而且也不会被发现……”古月言闭着眼说道:“挂科才是不好的,羡鱼。”
“所以你要放弃了吗?”林羡鱼期待地说道。讲道理,她对班长的感情是一半支持一半反对,支持是因为这是班长的初恋,任索也是个好人,而反对则是因为任索是个地狱火坑,能别跳就别跳了……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回到宿舍也依然在舔唇的林羡鱼砸吧砸吧嘴,“啧,我要是比任大哥强的话,就把他囚禁在地下室小黑屋,让他天天给我做饭吃……”
“那就去放假呗,对策局难道还能强留你?”
“是啊,感觉一整天都得待在外面了,完全没时间玩游戏了。哎,现在的人为什么会想过圣诞节,玄国又不会在这天放假,真实的……”
不知道是因为今晚的饭菜太好吃,还是因为那些饭菜是任索做的,反正东承灵吃着吃着就感觉……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这个语气不像是没事。”
林羡鱼这时候却是作死作上瘾,跑过去问道:“是不是心里思索?”
东承灵和白忌脸色一变,默默不语,然后三人告别,乔木依独自离开,东承灵带着小玖回家,白忌护送三位女学生回宿舍。
……
“你再慢点,任大哥连条全尸都留不下了。”林羡鱼吐槽道:“早点过去说不定还能抢到一条金大腿,留作余生纪念。”
“木公子我说笑呢,我保证准时到,不会让公子等的……”
除了他以外都不值得,除了他以外都委屈。
乔木依心里一疼,强作平静说道:“我二月份想去北海道滑雪,你要不陪我去吧。”
她乔木依从小就寄人篱下,但也从没低头过,为什么就要为这个大猪蹄子委屈自己?她为什么要沦落到跟其他女人抢男人这种可怜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