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75章 奇迹·回忆杀

“那就当我输了吧。”任索干脆利落地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想再一次击败古月轩,但用屁屁想想都知道,古月轩打过一场后,肯定不会再上场了!
不过妹妹在莲江很安全,应该无所谓吧……
任索瞬间连抽三次,终于中奖获得奇迹。
现在他运气依然这么差,说明‘在银月之下’这个条件,还需要一个额外的触发媒介,或者‘在银月之下’本身只是为了提供另外一个必要条件。
“而且好漂亮啊……”
任索发现自己攻击时,身体动作无比流畅,而且身体也更加轻盈,出手速度似乎也更加快,手臂快如银光。
古月轩扯了扯嘴角,给自己的直刀延长「暗流」时间,心里苦笑一声:老爸,你这话说的……
……
但这个世界,冥冥之中真的有所谓的命运,无法反抗,无法逃避,例如终将化为尸块的赵火,例如从此变成耙耳朵妻管严被秦涟吃的死死的于匡图,例如手从来没红过的任索……
他离妹妹太远了,已经无法继续屡行与妈妈的承诺。
晚上,老爸一如往常,坐在院子看书,督促他练功。
一声金戈铁响,任索的手掌与古月轩的直刀相接!
……
在除了答题比赛以外的PVP单挑比试里,这都算是作弊了吧?
老爸骂得好他妈有道理,他无言以对。
他嘻嘻一笑,将饭菜全部吃光。
他二十四那年,当完两年义务兵,正处于一期士官的第三年。
他那时候,觉得妹妹就是一只需要保护的猴子。
刹那间,一阵寒意悄然侵入所有人内心深处,冲天而起互相交错的森寒杀机,更是快要将天花板掀翻。
……
奇迹·回忆杀!
但除了闪避逃跑经验以外,缺乏其他进攻经验的任索,「月耀之衣」的强化效果对他来说却是正适合——攻速快,起码能打中人啊!
最重要的是,任索刚才听见古月言的心声,知道她已经接受了他的说辞。
他十岁的时候,跳级上初中,一放学就得回家,先是写好作业,然后晚上得在院子里练功。
随着主持人的再一声开始,任索与古月轩同时向对方冲锋!
他那时候,觉得妹妹就是一个讨人厌的熊孩子。
“古月轩,你有意见吗?”说罢,古文意还问了一句古月轩:“你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为自己施加辅助法术,来获得对等公平。”
「但你的代价是你也要在睡梦中经历敌人的回忆」
古月言的「月耀之衣」,还能稍微提升身体素质,特别是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
任索的羁绊能力也是来源于古月言,根据任索的观察,古月言的觉醒法术应该是远远强于他的羁绊能力,就像东承灵的瞬移几乎无CD,而他瞬移一次就要冷却十几个小时,连续瞬移还得等一个多月时间冷却——他跟东承灵的差距,比氪金玩家和豹子头零充玩家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在场所有人里,比任索更适合当月光灯泡的,毫无疑问只有一个——古月言!
任索看着眼前不远处正在摸着刀刃的古月轩,微微一怔:「你还是很在意吗?」
他超大声地说,襁褓里的妹妹被他吓得又哭了起来,然后他又被老爸打了一巴掌后脑勺,回去加练三小时马步桩。
是啊是啊,要是任索输给古月轩,那被任索击败的赵火,岂不是也等于输给曾经的手下败将古月轩?怎么也得让任索击败古月轩!
唉。
古月言:「也许只是自欺欺人,但如果你能战胜我哥……我会觉得,我终于赢了父亲和我哥一次。我就是这么一个连亲人都会嫉妒的女孩,可能这就叫做叛逆吧。」
所以他才一边躲避一边往观众方向移动,故意露出一个破绽,被古月轩击飞,靠近古月言!
他十二岁的时候,妈妈病逝了。
这时候妹妹走过来,表情倔强又可爱,要求也要一起练。
任索看了一眼50米外的古月轩:「……认可。」
任索本来就不想打,现在可以用这样的借口结束比赛,倒也不错http://www.hetushu.com,起码算是不胜不负了。虽然他有把握用奇迹战胜古月轩,但奇迹的代价令他感觉有点蛋疼,如果能不打那就不打。
如果触发满月效果是只需要‘在银月之下’,那他大白天也应该能触发:白天看不见月亮,只是因为月亮被太阳光挡住罢了。
他要是敢因此乱动,那就好玩了——正在读书的老爸眼比班主任还尖,肯定会直接一本新华字典飞过来。
古月言微微一怔,她刚才被任索的话语和气息冲昏了头脑,只想着帮助人所,倒是没想到这一层,忍不住内疚起来。
老爸那张比屎坑还硬的臭脸难得露出笑容,双手擦了擦衣服,小心翼翼地抱起妹妹。
攻击最快的「惊涛」配合攻击范围最大的「暗流」,堪称是战术级的破坏力,古月轩面前的地面就像是受到山岭巨人的践踏一般,被他斩得烟尘四起泥土翻滚!
现在他可是在战斗训练场里!
他看见古月言嘴唇微动,耳边忽然响起古月言的声音:「放心,我没有在意父亲说的话。别看我,上场吧。」
任索暗叹一口气,果然心理阴影没那么容易处理。
都是很简单的题,他轻轻松松就讲完了。
“还能够对其他人施放?”
「但如果你能打败我哥,我还是会很高兴,因为你身上穿着我的月耀之衣。」
闲来无事,他找到初中的老师,问清楚初中附近的地痞流氓情况,然后染黄了头发戴上了口罩,将初中附近所有隐患清理一遍,没人知道是他干的,除了他老爸。
那些天,他觉得自己长大了,是时候要屡行与妈妈的承诺了。
然后他又被妹妹赶出房间了。
他十九岁那年,大三学生,暑假提前回家了,跟一个名为赵火的高中生打了一架。
如果是在平时家里抽奖,说不定任索还真会自认倒霉,然后继续睡他喵的大头觉。
他那时候,觉得妹妹是需要他持刀守护的珍贵家人。
这事难分对错,不过亲疏有别,任索自然是站在古月言这边:「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大家都认为古月言和任索都没错,毕竟古月言被撞到了,施展法术保护自己和对方,是非常正确的意识,没有可以指责的地方。
他立即脚踩爆风退后,维持三十米直刀的最佳攻击距离,继续进行狂风猛攻!
一粒一粒的光粒从他身上飘起,特效感十足,仿佛他正处于一个类似于天魔解体的潜力爆发状态。
古月言的祝福回响:「谢谢。」
老爸再也没有督促他练功,每天都在外面喝得烂醉。
不仅白抽了,而且还抽不到,这是最气的!
唯一的问题是,古月言会不会配合他呢?毕竟这要求有点奇怪……
院子里有张桌子,老爸就坐在那里办公,读书,盯着他练功。
而在刚才的战斗里,前面任索可是在戏耍古月轩,后面任索虽然处于劣势,但任索从始至终都没拿出吊打赵火的真本事啊,肯定是在等大招CD,准备要放超必杀了!
于匡图他们心情一沉,古文意是测试队伍的话事人,古文意不同意,那他们说什么都没用。
因为这几年他得跟着导师进行专业学习,一年也就回几次家。他每次回家都觉得,妹妹长大得好快啊。
如要找一个发光更亮一点的,中奖率会不会提高得更多?
古月言:「怎么可能不在意?我们是一家人,无论如何都会在意的,只是我不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心情低落,我能调节好情绪了。」
任索:「明白,这是我们的秘密。」
虽然打输了,但老爸没骂他,反而询问他学业上的情况。
武馆?
闲着没事,他只好用手机跟妹妹聊天,因为保密条例,他也不能说太多有趣的事,只好聊聊自己的修为和法术。
幸好他现在因为在战斗,所以他一直在用「魔王归来」强化「一日千里」,「求道者之始」附身的帽子也一直没坏,他始终处于高悟性状态,因此他马上就想出了替代方法——
hetushu.com直沉着脸盯着任索和古月轩的古文意,转过头看了看于匡图和袁初,又和场上的古月轩对视一眼,沉着声说道:“重来?换人?等?不必了!”
任索在学院的人缘还是不错,毕竟他平时工作相当尽责,几乎没有人讨厌他,而且任索怎么也算是学院的一员,大家理所当然都会支持他。
任索眨眨眼睛,对啊!
他刚才忙着测试‘月光灯泡’这个想法,都忘了他被古月轩击飞到安全区域,不知道算不算出局。
“一个二转修士的辅助法术,并不影响战斗,也就是很好看罢了,战斗继续!”古文意冷声说道:“战斗区域理论上是整个训练场,安全区域只是临时规划的……不知者无罪,但无论是谁再落入安全区域,即视为战败!”
任索倒下了。
因此悟性超群情商爆表的任索又想出一个借口,小声补充一句:“我要让你哥和你父亲看到,你已经成为一个人如其名、无比闪耀的人了。”
哪怕其他学生无法完全理解古月言的厉害之处,但在他们还在一转修为挣扎的时候,古月言不仅晋升二转,而且在法术上还大有建树,足以令他们认清楚自己与古月言的差距!
而妹妹瞳孔里所泛出的光,也是他以前从没见过的。
而听到古文意的话,任索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古月言。
他那时候是熊孩子,直接说了出来,直接被老爸一巴掌打得后脑勺震荡。
大家都想看超必杀啊!
老子要不是为了站高点,有更多能力保护你们,老子也不想来!
他问老爸为啥不让妹妹也来天京,老爸一巴掌拍他,被他挡住了。
命运,命运,这是强者的谦辞,这是弱者的借口。
然而,将攻击觉醒法术改造成防御效果,这就很罕见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刚才谁说任大哥打不过,快点出来,我要打爆他狗头!”
在场所有人里,除了任索这个不学有术的家伙外,其他人都进修过超凡知识里,知道国家编写的超凡教科书,明确指出修炼法术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无限强化原有作用,一个是将法术延伸出其他作用。
他倒是没啥所谓,反正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想做的事,只不过从军的话,又得几年回不了家了。
借助古月轩营造的烟雾,任索也能无所顾忌地使用一次「魔法师不死于站桩之羽」!
古月轩的「暗流」直刀附魔依然存在,当任索进入他三十米内的攻击范围,他毫不犹豫施展起「惊涛」,直刀疯狂舞动,围观群众甚至连刀身都看不见了!
别看赵火吊儿郎当,但就凭他能将「意气」延伸出攻击、防御、移动、辅助四个作用,他就足以当天莲学院的修炼教师!
「效果·满月:每当处于银月之下,你的抽奖成功率将会提高。离银月越近,银月越圆满,抽奖成功率越高,奇迹更强,所需支付的代价也会更少。」
老爸当过兵,认为男子汉就得去军营这个熔炉一趟,去接受千锤百炼,无论是不是天才都得去。
他越想越觉得蛋疼,决定时不时刺探妹妹一下,一旦发现坏男人的苗头,马上杀过去湮灭它!
因此从22次抽奖之后的15次抽奖,他都是一边躲着30米大刀追砍,一边暗暗驱动「阴晴圆缺」进行身体发光来抽奖。
哪怕身处万里之外,只要月亮被乌云遮蔽,暴风也能席卷万里,扫尽天地阴暗。
作为一个玩家,任索对深挖技能向来有敏锐的触觉,以及不亚于熊孩子看见手办模型的好奇冲动。
……
“既然你要求这样……那就如你所愿。”古月言低声呢喃。
例如,她的舍友林羡鱼好咸鱼。
特别是赵火,他非常激愤地为任索辩解:“绝对不可以这样!任索他也不想这样的,再来一场啊!真正的战斗哪有场地限制,如果这样就断定他落败,那就太不公平!”
其他羁绊者的情况也差不多,因此他虽然没看过古月言的觉醒法术效果,但古月言的灯光特效肯定远和图书超于他。
他不顾老爸的新华字典攻击,连忙扶起妹妹。
虽然正如古文意所说,二转修士的辅助法术,在三转的战斗里,顶多也就是锦上添花的程度,并不能扭转乾坤,而且古月轩还给自己的武器延长了三十米攻击特效的持续时间,这么一算,任索还是亏了。
在场众人里,只有代表莲江对策局的于匡图,和代表天莲学院的袁初,有和古文意商量的资格。
那些天,他没上学,在家里照顾妹妹。那时候电视台播着一部名为《穿越时空的爱恋》的明朝电视剧,他挺喜欢看的,觉得里面的锦衣卫特别帅。
然后任索便意识到问题所在了:他是在夜晚环境下,获得了中奖率加成,才能凭借二十多次的抽选就中奖,不然很可能不止二十几次!
那些天,妹妹一清醒就哭着要妈妈,他只好穿上妈妈的衣服,给她说童话故事,逗她开心,每晚都得抱着她睡觉,每天醒来右手都被妹妹枕得手麻。
但任索也万万没想到,「奇迹满月」这个技能,居然连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妹妹瘪着嘴,甩开他的手,坐到一边生闷气。
他本来就是赶鸭子上架,现在没有战斗的理由了,自然想赶紧回到观众席继续看戏。
……
啪!
他连忙扶着古月言起来,说道:“对不起,我为了躲避不小心撞到你了,没受伤吧?”
在一片欢呼声中,古月轩看见任索的眼睛悄然合上,他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他身上的月光外衣也迅速消散,就像是灯泡没电了。
任索暗叹一声,不过能用得上,他也不介意了。
足足37次连抽,一次都没中!
五岁的妹妹已经知道什么是离开,她靠着病床哭了好几天,出殡那天哭得晕了过去。
于匡图沉吟片刻,对古文意教官远远说道:“我认为这场比试出现意外,可以重来,或者换一个测试人员。”
他十六岁那年,从少年班毕业,获得了天京大学的免试入学资格,兴奋地从庐阳回到莲省老家。
月光,任索下意识判断出这才是真正的必要条件。
“我没意见。”
得益于不知从何而来的战斗意识,身体因为瞬移所受的内伤痛苦被任索完全压制住。
……
在场唯一绝对实力碾压古文意的,只有东承灵。不过她看见一脸无所谓的任索,便静静站在人群里没有说话。
副校长袁初也说道:“可以等古月言同学的辅助法术消失之后,再让任索进行比试,以示公平。”
完成老爸的嘱咐后,他本来想直接退役了,但没想到灵气复苏,他作为天资聪颖的优秀军人,被调去对策局进行秘密培训。
然而面对这种狂风暴雨地疯狂打击,只见一道月影窜入烟尘之中,越过所有刀风,撞入古月轩怀里,速度快如奔雷!
天京对策局侦查队队长的战斗意识,并不比他差多少!
除了通风管,战斗训练场几乎是全封闭的,连窗户都没有!
他真的是故意的?
回到家,没看到妹妹,打电话问老爸,老爸说妹妹在武馆。
他本来是害怕自己落败,会让古月言不相信他的安慰说辞,但任索已经跟古月轩激战数十回合,足以证明古月轩也并没有多少了不起。
“但……任大哥你这算不算作弊?”林羡鱼愣愣问道:“而且你离开战斗区域了。”
嗯?
他那时候,觉得妹妹就是一个谜团。
他在旁边跟妹妹聊天,妹妹都是瘪着嘴,很嫌弃地关上房门,要求他别不要再烦她,她想安静读书。
直刀被击飞了。
后来,他看见妹妹在尝试做高中的数学卷子,便自告奋勇为她讲解,并且教她怎么用初中数学推出高中数学要用的定理来解题。
「阴晴圆缺」!
“任医生又赢了!”
瞬息之间,古月言看着近在咫尺的任索,心中千回百转。此时任索的摔地滑行已经停下,古月言抿紧双唇,用右手食指轻轻按住任索的胸口。
其他师生和对策修士也觉得这样不太好,毕竟这场切磋本来就没什么规则,最和图书大的目的是测试出挑战者实力。
不过……算了。
“这是我觉醒法术的另外一种应用,创造一层光衣,可以削弱各种伤害,并且可以跟其他防御法术进行叠加。”古月言环视一周,虽然眼睛依然有些红,不过大家更在意她的话语:“刚才我被任老师撞到的时候,我下意识对自己和他施放了这个法术。”
「月耀之衣」。
「当然,你现在可是分享着我的闪耀。」
其实之前就已经有很多预兆,例如,除了第一次开箱外,任索再也没触发过任何钥匙的额外中奖效果。
她从小连省都没出过,能在那边说家乡话多好,来这边连朋友都不认识一个,有啥好的?
古月言在紧紧盯着他们这个方向,但古月轩看得出来,妹妹所注视的对象,不是他。
而到了这一步,任索的注意力已经从目前的胜负,转移到研究这个技能特效的真正触发条件上。
屡次从回忆中惊醒的古月轩,看见任索的手印在他胸膛上。
当任索想起那次中奖的时候,他便回忆起「奇迹满月」里一个效果——
银白色的微光在任索与古月言身上泛起,光芒并不刺眼,也没有遮掩他们的外表,但在他们体表形成一层薄薄的银白外衣,仿佛他们本身在发光,显得异常唯美璀璨。
他看着好笑,继续练功。
他那时候还是打不过老爸,只好老老实实认罚,被罚在老妈的神主牌前跪一天一夜。
刹那间,任索发动了奇迹!
古月言:「那你要打败我哥哦。」
他那时候,觉得妹妹是一个复杂的生物。
知道他是年纪第一后,老爸也憋不出一个表扬的屁,只是跟他谈起从军的事。
她已经有很多朋友,也有喜欢的人,她不缺能理解她的人。
能!
他去武馆看了一眼,发现九岁的妹妹混在一大群孩子在练功,练马步桩。
“我输了。”古月轩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看着任索说道:“你赢了。”
他凑过去瞄了一眼,只觉得妹妹好丑哦,脸又红,脸上更是一根毛都没有,像猴子似得……
但依然没有什么卵用。
古月言微微一怔——他怎么知道我晋升二转后,掌握了新的法术用法?他去后山偷看我训练?
古月言:「这是月耀之衣的另外一个效果,我们只需要很小声地说话,就可以将声音传给同样穿着月耀之衣的对方。这个秘密我不打算说出去,你别泄露了。」
但他没料到老爸另一只手也抽过来,还是结结实实地拍中他。
奇迹的力量沿着刀身侵入到古月轩体内,他瞬间陷入了迷茫的回忆状态。
妹妹这时候十二岁了,读初一,背着沉重的书包回家,一回来就做作业,看书。
反正,谁欺负她,我就砍谁。
妹妹有时候只回复一个‘哦’,有时候会中了他的套话术,聊起学校里的事。
任星美小声嘟囔一句:“情侣装。”
躺在床上的妈妈笑着对他说,小轩是小男子汉了,能不能像爸爸那样,好好保护妈妈和小言?
而且古月言这个法术应用,还是可以对他人施放的持续性辅助法术,可以说是延伸出防御、辅助两个领域!
任索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和古月言都在发着光,连忙缩手,然而身上的微光依然没有消失。
夏天的时候,妈妈会带着妹妹在院子里趁凉,每当他练桩功,三岁的妹妹就会过来摸他的脚,摇他的脚。
片刻后,感觉只是热完身的他,发现妹妹已经累趴下了。
是不是自己不够亮?
“胜负已分!”古文意的沉稳声音,传遍了整个战斗训练场。
妹妹有时候做奥数题,一道题想半天,他看不过去,告诉她怎么做,但是却被妹妹瘪着嘴推出房间,还锁上房门。
“你们没事吧?”林羡鱼问道:“不过任大哥你和班长怎么在发光?好漂亮啊。”
下次抽奖得挑一个月色很美的深夜时间,然后拉着古月言一起当月光灯泡才行。
他知道,妹妹长大了。
当他完成培训,可以与外界联系后,第一时间就是通知老爸和妹m.hetushu.com妹,赶紧想办法也修炼,却发现老爸这位著名武术家也调岗到天京对策局成为教官,而妹妹则是被老爸安排到天莲学院修炼。
古月言沉默地摇摇头。
妹妹会有自己的朋友圈,会有喜欢的老师,也会有喜欢的人……
37连抽都没保底,这个技能未免也太坑了!
他那时候,觉得妹妹就是他的责任。
他七岁时,和老爸待在医院里,直到护士出来示意他们可以进去,他和着急的老爸几乎是箭步跑入房间里,看见妈妈抱着一个小婴儿。
“这种奇迹吗……代价勉强可以接受。”
但明明我上次抽了二十几次就抽中了啊!
老爸允许了,让妹妹跟着他一起练。
而且,他的确十分镇定,飞过来的时候还来得及转身抱住我,然后再转身让他自己摔到地面上,将我抱在怀里保护,根本不像是被我哥斩中,反倒是像借助我哥的斩击进行移动……
而且似乎因为抱着古月言的原因,奇迹老虎机的三个中奖图案,赫然是古月言,而且还都是哭花了脸的可爱状态。
我还是不懂,妹妹究竟是怎么想的。
师生们却是马上欢呼一声,为任索让出一条路。
例如,她很喜欢东承灵老师。
「你获得的奇迹是每次近距离攻击都将令敌人陷入短暂的回忆状态」
赵火很强,形意拳的根底,六合枪的技法,在大学没怎么练功的他,跟赵火周旋了几分钟就输了。
而且古月言可是局外人啊,她给任索加持了防御法术,那任索岂不算是获得了场外观众的援助?
当兵之后,他去经商也好,科研也好,从政也好,老爸不会再约束他。
好不容易近身,任索哪可能让他退开?立马施展「幽灵疾步」上前,双手维持「纱衣」「指锁」,狠狠拍向古月轩的刀锋。
除非是妹妹真心喜欢,否则他绝不认可!
但妹妹老是读书学习,肯定没谈过恋爱,万一被男人骗了怎么办……
任索顿时一惊,立刻意识到这应该是古月言的法术效果,便收敛表情往场中央走去。
所以,他明明有媲美赵老师的战力,却一直避战,假装被击飞,为的是聚集所有人的视线,让我有一次表现的机会?
哎,妹妹对我的态度为什么时好时不好?
当!
“我们学院的奶妈就是这么能打!”
那几天,院子里一堆烟头,老爸每天要抽了好几包烟,但妈妈说他们结婚之后,老爸就已经戒烟了。
乔木依也没说话,不过她拿起手机,开始浏览姚菲发给她的酒店住宿名单……
其他人不由得惊讶了,变换觉醒法术的使用方式很常见,几乎觉醒者都会进行尝试,但几乎都不会改变觉醒法术的原本作用,例如攻击法术的变换多半是增强爆发伤害、扩大攻击面积、形成重重攻击,就像古月轩的风系法术,虽然效果各不相同,但作用都是对目标造成伤害。
古月轩的视线越过任索的肩膀,不费吹灰之力便看见人群中泛着微光的古月言。
任索接受了我的好意,最后却只能得到这样的结果,难道我真的……
任索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但他的防御法术已经被任索的「指锁」彻底击溃了,而他的武器也已经脱手了。
「我哥是父亲选出来的人,而我将我的闪耀分享给你,你等于是我选出来的人……你认可这个说法吗?」
但当任索来到古月轩面前时,却看见古月轩毫无惊慌。
到了夜晚,妹妹去厨房加热了一点剩菜剩菜,给他端过来,嫌弃地跟他说,别在妈妈的灵堂前昏过去啊。
哎,妹妹究竟在想啥?
天京这么厚雾霾,她来这边吸霾修炼吗?
而且哪怕任索把战斗训练场的天花板掀开,头上也是明晃晃的阴天,月光都被阳光遮住了!
……
例如,她讨厌那个缠着东老师的男人。
事后他用小零食逗弄妹妹,然而妹妹要么在练功,要么在读书,完全不理他。
“另外一种应用?我记得班长的法术是攻击型的光线啊……”
不过跟他不一样,大家对他的认输非常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