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43章 接二连三

过了一会,门铃响了,任索马上站起来说道:“应该是我妹妹来了。”
然而任索却是嘿了一声,毫无触动,东承灵顿时双眼一凛,问道:“你不相信?”
任索愣了——等等,你拿我钥匙时候可不是这个说法的啊!
东承灵不高兴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身上有奇怪的味道。任索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想混过去,她根本不给任索这样的机会,一声不吭不让对话进行下去。
他平时虽然不拘小节,对什么都不在乎,但对他来说,或许示爱,就等于是托付一辈子吧……
东承灵很自然地进来关门,将手上的大蛋糕盒子放在桌面上,环视家里一周,然后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深蓝色的牛仔裤上,直勾勾地看着任索。
这时候,阳台落地窗被小石子打了一下,东承灵奇怪地看了阳台一眼,任索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东承灵很早就发现任星美对她的态度时冷时热,有时候任星美将任索的消息告诉她,但更多时候,任星美会故意减少任索和东承灵的交流机会,例如在东承灵家吃完饭,她就会催促任索赶紧走。
任索对承诺要求非常苛刻,除非是极端情况,否则他也只会感动而不会相信。而若是他愿意给出承诺,那么就肯定是他多番权衡,剖析真心的结果,绝不反悔。
“那你为什么又躲在这里?”乔木依哼了一声:“没想到,我不再跟你商量之后,你的小心思不比我少了。”
等下又要多记住一个人的生日时间了……
不对,这次糟糕了,愿望都说出来了,这下子生活岂不是能找准我的弱点进行精准打击……
任索一愣:“一个晚上?”
不等任索提出意见,东承灵便直接拿起蛋糕瞬移进客房里了!
也就是希望能顺利通关《猎杀之夜》——任索的难关只有这一个。
“那……那你现在瞬移回去?”任索提议道。
以东承灵的性子,她根本没说谎,直接说道:“我还想继续为你庆生,等下无论是谁,你都先劝她回家,如果她回不了就让她到我家住,我会和_图_书躲在……躲在客房里听的。”
“哦?”
——只要有人闯进他心里,他就会愿意摊开心扉。这究竟是他的真心,还是他的迎合?
——他是习惯与孤独成为朋友的孩子。
要是任星美发现她在任索家,就算不做什么,也肯定会留在任索家,破坏这来之不易的夜晚。
任索睁开眼睛松开东承灵的手,东承灵马上问道:“许什么愿了?”
“我觉得不太好啊。”
东承灵深吸一口气,将生日蛋糕推过去,说道:“吹蜡烛许愿吧。”
“什么等10秒?”东承灵有些疑惑。
现在怎么看看东承灵,脑子里都冒出这么多赞美之词?难道审美能力和赞美能力是随着单身时间持续上升的吗?
“承诺这种东西,说出口的时候都会认为自己绝不会违背,而未来反悔的时候也是真的无法做到。不过,我依然很高兴,承诺虽然无法衡量感情,无法判断对错,但至少在说出来的这瞬间,代表着真心诚意。”
喀。
任索哎了一声:“是这样的吗?”
东承灵可不是乔木依,她不存在‘被困住’这个概念,只要她愿意,一个筋斗就能回家了。
任重而道远呢……东承灵笑了笑,说道:“那每年生日我都和你一起过不就好了吗?”
“哪有哪有。”任索连忙摇头:“反倒是我本来就不打算庆祝,也没准备什么聚会,你特意过来我都不知道怎么招待你……谢谢,承灵你真好。”
任索嗅了一下,凭借三转修士、猫之进化、洞悉尘世种种加成,他还真闻到非常轻微的香味。
任索想了想,先是用「魔王归来」+「一日千里」思考了几秒,马上想出对策,使用「魔王归来」+「魅音幻香」。
东承灵看见乔木依和桌面上的生日蛋糕,瞬间全懂了。她坐在房间椅子上,想了想说道:“是小乔你先改规则的,我也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里做文章……你为什么躲在这里?”
东承灵看着他,斟酌了一下,说道:“也许不是你妹妹……我半夜在你家,被人看到,http://www.hetushu.com不太好吧?”
任索以前没有接触过香水,只能用‘好闻’‘自然淡雅’‘宛如四路泰坦燃烧’来形容,怪不得他自己都没发觉,他挺喜欢这股味道的。
“嗯,我明天没课。”
东承灵抿紧嘴唇,小声说道:“他,他刚才不知道为什么,气味特别好闻,声音又很古怪……”
“我懂我懂。”乔木依也没有嘲笑她,反而是过来拍了拍东承灵的肩膀说道:“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爱意一定会化成水流出来……刚才你听到他说‘承灵你真好’,你是不是觉得要死啦要死啦,想直接将他就地正法?”
当东承灵进入客房,她发现房间虽然没开灯,但却很明亮——有个蜡烛被点燃的生日蛋糕正放在桌面上当台灯了。
下一秒,他的手被东承灵拉住了。
任索随口问了一句:“你的许愿方式也是吹完等10秒吗?”
“索,生日快乐。”东承灵说道:“希望我的唐突前来没有对你造成困扰。”
东承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想了好几秒,缓缓说道:“……这不是正确的许愿方法呢。”
不过任索也不会骗人啊……
任索嗅了嗅自己,闻到一股跟刚才香水味差不多的香味,也不浓烈,有点像是棉被晾晒完散发的舒适味道,舒适得想在上面滚来滚去的味道。
东承灵现在的穿衣也有了她自己的风格,追求实用的她天生就与裙子合不来,虽然她穿裙子的那几次的确很张扬艳丽,但她最后还是放弃了这种必须加穿安全裤的麻烦服饰,而且她作为教师必须要以身作则。
也许任索心里也会升起‘她会不会是喜欢我’的想法,不过他会迅速湮灭这个想法,从而让自己规避一切需要浪费时间的试探举动。
看着似乎真的在思考的任索,东承灵忽然想起乔木依对任索的判断。
而且他还是一个爱整洁、修炼勤奋的人……话说地砖都能当镜子了,他一天究竟花多少时间擦地?
片刻后,东承灵白净嫩滑的俏脸变得红扑扑的,她眨眨眼睛,轻声说和图书道:“这个香气……”
但乔木依没有出来,说明她依然希望任索继续隐瞒。
东承灵忽然掩住嘴巴,眼神复杂地看着任索:“……能再说一次吗?”
因为刚才已经许了关于游戏的愿望,因此任索这次许的愿就比较正式一点:“我希望能顺利越过所有难关。”
真的假的?
“正确的许愿方法,是牵着亲人朋友的手,然后吹灭蜡烛,闭上眼睛,一边亲吻亲人朋友的手,一边许下愿望。”东承灵声音有些打颤,视线盯着蛋糕上的蜡烛火光,脸蛋被烛光照得白里透红。
只见东承灵手掌一划,生日蛋糕上的蜡烛瞬间燃起,看的任索目瞪口呆——这绝对不是火焰法术,而是「灵震术」的衍生运用,借助高速震动将烛丝点燃!
“我不是没有这些小心思,只是平常没人值得我用。”东承灵淡淡说道:“你这么晚过来,没有车回去……你今晚打算睡哪里?”
任索眨眨眼睛,意识到这里唯一算得上‘亲人朋友’的人只有面前的东承灵,只好握住她的手,一口气吹灭所有蜡烛然后许愿——话说实现生日愿望的神是哪位?连续许两次愿不会上黑名单吧?
她感觉乔木依对任索的判断未必正确,任索并非真的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但他对承诺的标准却是充满一种童话般的认知。
嗯?
跟我一样呢。
东承灵没说话,只是鼻子一皱,嗅了一下,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盯着任索,双瞳剪水,小嘴微微嘟起,看起来好像有点小生气,看的任索一愣。
“最后一句话。”
而且,饶了我吧,你要是真帮我每年过生日,那我也得每年帮你过生日……想了想就感觉双重麻烦。
饶是大家都是女孩子,东承灵还是被乔木依的黄段子羞得全身颤抖尴尬万分。她侧过头说道:“听听是谁来了……嗯?”
“相信啊。”任索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小学同学也是信誓旦旦地跟我说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但现在我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只记得他曾经在音乐课唱和*图*书歌的时候放大臭屁。”
一向以恬淡平静面貌示人的东承灵,用这种一声不吭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高兴,任索也是第一次见,顿时让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恶贯满盈的大罪,也让他感觉有点小紧张。
任索摸着东承灵温润滑嫩的右手,心里泛起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东承灵手指修长,用老套说法就是‘适合当钢琴家’,不过东承灵现在用这双手割喉取心,倒也不算辱没。
东承灵看了他一眼,眼睛忽然连眨三四下,小声说道:“为,为什么不好……”
脸红扑扑的东承灵嗯了一声,这件事就算揭过了。过去将大盒子掀开,露出里面的生日蛋糕。
虽然东承灵绝不会嚼人舌根,也不会因为乔木依出现在这里而怀疑乔木依对任索有什么不轨企图。
“什么?”
排空脑子里的其他思绪,任索坐下来说道:“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
看着一脸无所谓的任索,东承灵思考了好几秒,脸上红晕褪去,恢复一如既往的恬淡。她伸出右手,轻声说道:“吹蜡烛许愿吧。”
乔木依微微挑了挑眉,她认真审视了一下东承灵,眼睛忽然一亮:“你……你流口水了?”
“万一只有一个人生日,旁边没有亲人朋友怎么办?”任索用手撑着下巴,十分认真地说道:“一个人是没办法吃蛋糕许愿,未免太亏了……”
“比我还会玩,吻手背。”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的乔木依压低了声音,呵呵笑道。
任索忽然感觉自己怪怪的——他现在怎么会下意识点评女孩子的穿衣风格?他应该是除了‘好看’、‘还行’、‘不好看’这几个词以外再无其他形容词,而对于男人他会使用专属形容词‘傻到爆炸’‘骚包’‘蠢逼’‘出门买包烟要被打九次’‘一出门就会被警察叔叔盘问’‘可以依靠富婆养家致富’等等……
先回家也不行,必须要给予任索足够的压力,让他扫清二人夜晚的障碍!
看着任索闭上眼睛吻住自己的手背,东承灵左手肘支着桌子,手掌撑着下巴,脸上露和-图-书出一丝笑意。
任索将乔木依说的许愿方式说出来,补上一句:“这是我听来的许愿方法,我以前没试过吹蜡烛许愿,不知道怎样才是正确的。”
前有乔木依闪亮登场,后有东承灵徒手擦火,让任索深深为自己的装逼力低下而羞愧——他对法术掌控力非常一般,真没办法利用法术举重若轻地应用到日常装逼环节里。
为此,她想要花一整晚时间来了解任索。
话一出口,东承灵就感觉自己脑海一阵空白,心脏怦怦乱跳。这种发言,跟‘一辈子在一起’有什么区别?
你们一个两个怎么忽然这么重视自己的名声了?
东承灵对任索的说辞颇为满意,她说道:“那我们切蛋糕吧,你没其他节目也没关系,我们可以聊一个晚上。”
“是的。”东承灵认真地点点头。
“哈?”
东承灵马上摇头——我用这个借口,可不是想走,而是想外面的那个人走!
她想要的,是任索主动托付终生的山盟海誓。
东承灵下意识抬起手擦嘴角,这个举动瞬间暴露了她。乔木依双手捂住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东承灵,看得东承灵脸红的快要滴出水。
“我最近在研究一个法术,身体可能会有其他味道。”任索没有说谎,十分坦然地说道。
因此她平时就穿牛仔裤,上身穿着素啡色的修身衬衫,再套一件深色小马甲,看起来得体大方又凸显四转女修士堪称完美的身体曲线……
如果说东承灵之前对乔木依的提议还有点犹豫,现在她已经认可这种竞争方式——如果任何人找任索,任索都会给与同等的爱,那东承灵并不想要这种结果。
任索或许根本没意识到他在潜意识里对感情是如此谨慎,他平日里有太多需要他付出时间的东西:游戏、修炼、法术……他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根本不愿意将一丝一毫时间浪费在他不爱的人身上。
任索眨眨眼睛:“……承灵你真好?”
任索避开东承灵的视线,看见紧闭的客房门,心想刚才答应过要帮乔木依隐瞒。
更何况,来的人可未必是任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