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20章 侥幸

但任索不得不承认,这个侥幸的念头正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心怀希望地走出家门,翻墙爬进东承灵家,开始游戏剧情。
幸福快乐的时候,害怕这只是个美梦,醒来,一无所有。
她努力让自己专注在这个想法上,不让自己思考其他内容。
任索一开始就看见乔木依就像打了特效一样,整个人泛着将近一丈的紫光,不过刚才心情激动,他这时候才有空询问。
早在八天前的那个凌晨,任索就已经猜测出《颠倒世界》的所有游戏内容,哪怕有些许出入也无伤大雅,其中就包括侍女小锁召唤的‘师门前辈’,其实是游戏角色这件事。
然而,任索选了另外一条路。当他陪着乔木依走到路的尽头,便验证了自己当初的推测——「魔法师不死于站桩之羽」,会以实物姿态出现在他身上。
这个设定看起来无关紧要,也就仅仅在小九尾狐这个剧情上发挥了作用。
在这种决一死战的场面下,任索不可能吝啬这点家务战力,那么侍女小锁不用「斗争战士(残)」的理由也自然而然得出来了:从一开始,暴打BOSS的侍女小锁本身就是分身!
我究竟是睡着了,还是醒过来了?
好冷。
听见前方的声音,乔木依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傻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跟她一起蹲着,只穿着长袖的男人。
乔木依将布莱特打得原地自爆,现在便是她收获奖励的时候。
“不过你无论怎么哭都是这么可爱好看呢!”任索疼得扯了扯嘴角,颤音说道。
“没事的,我们既不生离,也不死别。”
任索看着手上的白色羽毛,心里暗道还是小世界游戏机有保证啊,人凉了东西还在。
飞扑过来的乔木依彻底将任索压在地上,她埋头贴近任索的胸膛,哭得稀里哗啦的,鼻涕泡都要吹起来和图书了,双手像无尾熊抱树一样,死死缠住任索,用力之大让任索感觉自己的肋骨备受挑战。
甚至可以说,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于是任索躲在草丛里的时候便召唤了分身,将外套和裤子给分身换上,全程躲在一边,通过心灵链接将布莱特的攻略方法告诉分身,让分身像是能预见未来般暴打布莱特。
不过当乔木依抬起头,露出一脸梨花带雨的宝宝委屈模样,任索便伸手捧起她的小脸,用大拇指拭走她的眼泪,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行行行,任乔也好,乔任也好,你喜欢就好。”任索用白色羽毛拨弄了一下乔木依的鼻子,弄得她鼻子发痒,气得她用小拳拳锤了任索几下胸口。
求生欲极其强烈的任索自然是不停思考,他那时候虽然还没跟乔木依建立起这种负距离的亲密关系,但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与自己具有深厚羁绊的乔木依,因为被人冤屈而走向末路——尤其是在他有能力拯救乔木依的情况下。
乔木依整个人蹲在地上缩成一团,双手捂住嘴巴,用嘴唇感受羽毛的温度和柔软,任由知识淹没自己的意志,任由思绪散乱无章。
乔木依微微一怔,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边沿还真的泛着淡紫色的光芒。
“没有,我怎么有这种想法……不过看见你哭得这么可怜,我心里也是有一丢丢高兴……”
咚!——
现在乔木依精神恢复平静,精神大门漏出缝隙,她便得开始接受理解这份突如其来的狂乱知识!
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夜空,被乔木依一巴掌扇得脸肿的任索,惊愕地看着乔木依。
悲伤难过的时候,希望这只是个噩梦,醒来,一切安好。
这个星球活着七十亿人,被疾病、暴乱、贫穷等原因困扰的人,数不胜数。任索没办法帮助他们,也和_图_书不会故意去寻找去帮助,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品性和能力。
“你,你就,就这么想看你的女朋友哭成这样吗?”乔木依伏在他胸膛上,抽抽搭搭地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扭他的腰间肉,疼得任索倒吸一口凉气。
而最后,小世界游戏机虽然给他这只烧烤架上的小羊羔撒了点孜然辣椒粉,但终究没有将他烤了——任索担惊受怕了足足八天,最后到了BOSS战,发现果然有「魔法师不死于站桩之羽」的实物,而且分身也能用!
他就是这样,坏人沾不上边,也够不着圣人,只会在能力范围之内的舒适区里办事的普通人。
玩家装备道具,只会装备类似投影的印记,不存在实物;
“对不起啦。”
本来脑子已经极度混乱的乔木依,现在心里思绪已经杂乱如麻。她嘴巴微微张开,但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
勉强冷静下来的乔木依,抽了一下鼻子,问道:“那,刚才死的是……”
“别哭啦。”
“呜……呜呜……”
好冷。
乔木依这才松开手,泣不成声的她甚至打了个嗝,听得任索忍不住笑出声。
而损失模糊口罩、一件外套和一条裤子,完全在任索的承受范围内。
游戏里,慕公子打败了BOSS后,出现了「慕公子令自身武学彻底圆满大成,夺取了天魔之敌的记忆」这样的提示。
“我的分身。”任索伸手拿过乔木依一直握着的羽毛,笑着说道:“过几天再向你介绍,分身很能干的,以后你嫁到我老任家,家务事你不用管,分身全包了!”
刚才因为执着于任索的生死,大悲大喜的情绪占据了脑海,等于关上了精神的大门,将狂乱的知识屏蔽在外面,所以乔木依才能勉强保持正常。
这一点在任索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其他游戏角色召唤分身好http://m.hetushu.com歹还有衣服,就任索的分身全裸。若不是任索早有预料,连裤子都穿了两条,不然分身肯定得裸奔了。
“认账,但得是我娶你!”乔木依抽了抽鼻子,恶狠狠地说道:“等你嫁给我,就得好好遵守三从四德,不能喜欢别的女孩,一辈子遵守夫德……别人说起你,第一印象都要是‘任索是乔木依的男人’……户口本我的名字得是第一个!”
真的好冷。
好冷。
看着雪花纷飞的夜空,任索看了看怀里正在拿他长袖擦鼻子的乔木依,问道:“公子……你有没有发现……你在发光?”
但,如果可以顺手而为,任索也不会袖手旁观——正如他在《世界树下的魔法师》走圣手路线而救下的联合军,控制赵子鲤进行的射爆义诊,在《命运之手》里摧毁的祸乱之源……
腰间肉360°旋转。
狂乱黑暗正义的知识几乎要将乔木依的脑浆搅成果酱,她双眼盯着掌心的白色羽毛,视觉信息逐渐转换成名为‘事实’的语言。
乔木依抿紧嘴唇,擦了擦眼泪,说道:“谁说我要嫁给你了?”
然后他看见乔木依的口型不停变幻,似乎想说什么,但什么都没说出来;她狐狸一样眉眼弯弯的眼睛,此时已经噙满泪水,红得像是兔子一样。
“那你想怎样?”任索挑了挑眉:“将我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
那一晚,使用「魔王降临·敕令」强化「一日千里」,再戴上「求道者之饰」的任索,很快就想到了破局关键之处,甚至暗骂一句小世界游戏机真是操蛋。
啪——
其实也很正常,那时候分身可是承受了布莱特最后一击的所有伤害,整个人连血肉带衣服都变成光了,口罩自然逃不过一劫,反倒是羽毛居然这么坚挺,完全出乎任索的预料。
没办法继承装备,就代表没法用「魔法和-图-书师不死于站桩之羽」救人。就算任索让分身上去战斗,但结局也必然是装备着羽毛的人过去救乔木依——那么死的人也依然会是他自己。
若是猜测正确,那么他就不用死,只需要消耗一个冷却时间24小时的分身就能完美通关了。
任索抱住乔木依,轻轻抚摸她的墨发,安慰道:“我不是故意隐瞒,让你误以为我会死。都是计划,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如果提前出来的话,那个金发鬼佬冲过来打死我就麻烦了。”
然后夜晚睡觉的时候,就可以在温暖的寝室里,和……一起相拥,听着外面山间夜音,然后……
然而,其中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分身是没法继承装备的。
而如果是任索自己被当成‘游戏角色’,然后在游戏中被装备物品,那么物品就会以实物的形式出现。
当初任索正是因为在游戏里被装备了「纯白小圣杯」,所以他在漫展的时候,小圣杯才会以实物出现在他的口袋里,然后就被小九尾狐准确认出来了。
过些天大雪覆盖,银装素裹,森林和村庄会很漂亮的吧?那些合掌小屋会戴上白色的帽子吧?
她伸出手将他的脸扯起来,他忍不住发出哎哎哎的声音:“别扯,别扯,疼疼疼,我没有死,我好好活着呢!”
“嗯?”
飞弹的冬天真的好冷,而且还下雪。
任索连忙坐起来抱住乔木依,也没有说话打扰她,安静等待她完成超进化。
道具会以实物出现,那么……可不可以将道具交给别人来使用?
如果任索那时候因为畏惧而退缩,那自然是万事皆休。
两个月之前,在《我的人生不是你的游戏》里,任索当反叛者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个奇妙的隐藏设定:
那一晚,如果任索没回忆起这个隐藏设定,他或许还是会走上拯救乔木依的道路。
她将脑袋藏得更低http://m•hetushu•com更深,喉咙像是破风箱般,不由自主地发出吚吚呜呜的颤音,身体更是颤抖起来,全身仿佛轻的没有重量。
「清泉流响」是召唤时间耗尽或者召唤角色没有适合的,这件事很容易猜出来;那么「斗争战士(残)」用不出来,是什么原因呢?
若是猜测错误……八天前的任索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而八天后的任索,他的答案早在浅草寺的时候就已经说出来了:‘我早有觉悟。’
简直就像是地震的时候楼都塌了,但小世界游戏机名下的那个单位却可以稳稳地悬浮在半空中——你任索的楼塌了,管我小世界的房子什么事?
隶属于小世界游戏机的「魔法师不死于站桩之羽」屁事没有,而脱离了游戏机管控的「模糊口罩」,却是连渣都不剩了。
如果别人是陌生人,或许很大几率无法生效无法使用……但这个‘别人’,是与任索同出一源,获得小世界游戏机认证的分身呢!?
然而那晚任索回忆起这个设定后,便产生一个疯狂的想法——
还可以一边和……泡温泉,一边和……看雪景。
“呜……呜……哇——”
乔木依盯着地上被翻开的泥土,感觉视线蓦地加了一层模糊滤镜。眼睛这两个心灵窗口已经盛不下她的情意,随其化为哀河顺着脸颊滑落。
飞弹山脉的气温像是忽然变冷了,纯白无瑕的雪花一片一片地飞舞。
狂乱的知识再次占据乔木依的脑海,足以沸腾脑浆的信息流让乔木依忍不住捂住太阳穴,身体颤抖起来,爆发出混乱的灵气波动,整个人几乎要失去控制!
顺着游戏内容一路进行分析,任索便发现在最终BOSS战里,侍女小锁装备了「斗争战士(残)」和「清泉流响」却不使用,肯定是有无法使用的原因。
那时候庭院会堆起雪层,再去那间温泉旅店,就可以在庭院和……堆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