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10章 能再说一遍吗

陈辽忽然语气沉重,低声说道:“二千五百里!”
布莱特点点头,补充道:“而且北面有许多风景名胜,开发了旅游区。他们现在肯定不愿意出现在人们面前,像北面有旅客的地方,他们多半不会去的。”
虽然说乔木依刚才清理了一下山洞,但飞弹山脉现在已经进入冬天,地面依然很阴冷潮湿,坐下来肯定不太舒服。
乔木依刚才一直都在用眼角余光注意任索的表情,但任索从落水到在山洞坐下来,表情一直都很正常,自信中带着一丝轻松,刚才也很正常地跟她对视。
他会不会觉得我很随便?
幸好任索好好保护她,所以这东西还安然无恙。
至于任索为什么知道要逆流而上,为什么知道这个隐蔽山洞的存在,她已经不在意这种细节了。
“干,干嘛?”任索疑惑地看着她。
然后他麻利地拿出一个充电宝,幸好藏得密,在河里也没泡水,还能用。
布莱特拍拍手,大声鼓励道:“不用灰心,魔王这次逃跑只是侥幸,她绝对逃不出飞弹山脉,现在所有周边交通都已经对她封锁,她已经是笼中困兽,我们只需要慢慢包围过去,就能抓住这只祸乱世界的野兽了!”
插着口袋走路的游戬听到这句话,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淡淡反问一句:“为什么这么说?”
“但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魔法师都愿意给她一个机会,朕也不会吝啬一点小小的帮助。她们获得了天时的垂青,抢到了地利,朕就给点人和吧。”
乔木依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气旋灵气用了很多……”
“没问题,我能帮你恢复!”任索马上拍胸口说道。
乔木依扶着任索走过去,果然发现山壁里有一个被藤蔓遮掩的大山洞,十分隐蔽,而且洞里还拐了个弯,灰尘雨水很难落到山洞里面。
乔木依侧过头,看见靠着墙壁躺着的任索正在挠头。他问道:“什么刚才?”
“先生你是说,乔木依和仙宫、世界树……”
乔木依一惊,连忙从任索怀里掏出手机,打开前摄像头,360°检查自己的脸还有没有其他伤痕。
陈辽等黄河修士都一脸蛋疼——你说自己就算了,怎么还将我们拖和-图-书下水?
我是他一个人的主角。
笑罢,游戬率先滑下山坡,黄河修士们紧随其后。
就在任索坐下来玩手机的时候,准备离开的乔木依,忽然停下来,背对着任索说道:“我刚才……我刚才说的话,你还是忘掉吧。”
至于站着治疗,那就更蠢了。
“朕倒不觉得守望者给假情报。”游戬说道:“现在全球已经统一口径,只认定乔木依是超级罪犯,但不公布她的罪行,就是所有人都认可了魔王存在‘收割怨恨增强自己’这个设定……连小川子都认可了这个结论,朕自然不会在上面纠结。”
回到河滩边,乔木依一边将她们的足迹抹除,一边镇压心中泛起的羞意和悔意,银白的月光都无法洗去她脸上的羞红——
因为「纯白小圣杯」的存在,任索所有治疗法术都会获得效果增强和消耗降低,「救死扶伤」、「妙手回春」这些法术自然触发了道具特效,任索没花多少功夫就治好自己,甚至还有余力帮乔木依补魔。
她咬紧嘴唇,等待任索的审判。
乔木依低着头,注视着地面上烛光被自己割裂出来的影子,脸上露出愧疚的神色,仿佛影子里藏着她不愿意面对的人。
不等布莱特回答,佐仓杏子便说道:“北面是这条河的上流,他们不太可能会逆流而上。”
“你说的倒是好听,”游戬踢开地上的鹅卵石,声音像是虚幻的软烟:“所有人都对她做了有罪推论,她身上肯定也有无法辩解的污点……这种被天下人敌视,连辩解都做不到的感觉,朕……”
“叫陛下。”
“朕不知道。”游戬看了一眼山坡下的河滩,一大伙人举着战术手电搜索河滩两岸和河底,不过现在可是半夜时分,他们的搜索效率自然是十分低下。
卡德尔盯着布莱特,说道:“那万一他们偏偏就会逆流而上,偏偏就要往人群里钻呢?”
任索接过手机,想了想,直接将sim卡拔出来了——天知道武魂殿能不能通过信号发现他们。
黄河修士小队长陈辽无奈地看了一眼前面驼着背走路的游戬,也不在称呼上纠结,直接问道:“先生你是不打算抓住乔木hetushu.com依吗?”
凭什么……
“若是先生你出全力,他们根本逃不掉。仅次于三千里的二千五百里,若非故意留手,怎么可能让区区魔王安全逃离?”
她看见一个抿紧嘴唇,眼里流露出不甘神色,眼眶的泪珠快要溢下来的可怜女孩。
背着大提琴盒的卡德尔问道:“那北面呢?”
“我刚才在外面看见一些枯黄的野草,我去割一点回来当垫子吧。”乔木依说道,划动手机,退出照相应用,回到桌面。
所以我没有辜负承灵和小月言的信任,我没有和他们争抢这个傻瓜,我没有堕落成一个恋爱脑的笨蛋女人,我也没有让自己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我是没有共犯就活不下去的魔王。
“那,那边有个山洞……”
她沉默地处理完她们的足迹,然后蹑手蹑脚走回山洞,便看见山洞里一片明亮,而本来应该快要死的任索,居然在做俯卧撑。
他好像……没说谎。
“她这些天不是在谋划祸乱天下吗?”陈辽问道:“繁樱出现一次祸乱之源,莲江和深渊各出现一次祸乱之源,而且都是堪比超级天灾的恐怖祸乱之源,她这是走投无路,想报复社会啊。”
他们落到河滩上时,听到前面的游戬冷不丁说了一句:“万一她真的是被冤枉的呢?”
“我没有哪里受伤……”乔木依摇摇头,不过这时候任索凑近她,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脸:“你脸上被石壁刮出一道血痕了……好,治好了。”
乔木依看得傻眼了,一时不知道该从何问起,片刻后才问道:“这些蜡烛……你在村子里买的?”
“二千五百里……”
而且……
难道你才是花丛老司机?我是不是被你骗了?
“没事了,我的治疗法术很厉害的,不就是断了手,碎了骨,肌肉撕裂,”任索摆摆手:“你出去一会我就治好自己了。”
又生气又高兴的乔木依放下心头大石,狠狠捏了任索的脸几下,才哼了一声气鼓鼓地跑出去,留下一脸不明所以的任索。
而且还不是喜欢,喜欢还有转圜的余地,例如是像喜欢猫那样的喜欢,像喜欢朋友那样的喜欢……为什么直接就用‘爱’那和_图_书种听起来就让人脸红的字眼啊啊啊啊?
山洞地面上放着五个圆形无烟香薰蜡烛,虽然每一盏都不算明亮,但加起来足以照亮整个山洞,让本应潮湿寒冷的山洞,忽然蒙上一层暧昧绮丽的纱衣。
“多亏有他们出手,不然莲江和深渊就遭殃了。”陈辽真诚地感叹一句,忽然反应过来。
“你还有没有其他伤啊?”任索问道:“接下来就轮到你保护我了,你要是有伤没治好,到时大家都完蛋,不要讳疾忌医啊,你有什么问题都说出来吧!”
布莱特将平板递给游戬:“游大哥,我们打算沿着下游搜索,将搜查方向主要放在西面的松尾山、南面的山毛欅尾山、东面的大笠山,你觉得怎么样?”
我才是要调戏你的人,现在怎么变成我被你套路了!?
“我的觉醒法术又进化了,你运气不错,是第一个享受我的补魔服务的患者。”任索说道:“我这个法术不需要耗费我多少灵气,放心吧。”
“公子……”
“游大哥!”
乔木依眨眨眼睛,问道:“你的伤……没事了?”
陈辽的话让游戬非常舒服。游戬挖了挖耳朵,掏出一大坨,随手弹掉,说道:“乔木依不是在逃,她还在谋划着什么。”
游戬忽然哈哈一笑:“如果这是一个以乔木依作为主角的传奇故事,朕和你们肯定是要被狠狠打脸的反派吧?”
乔木依没花多少功夫就整理出一个干净地方,小心翼翼地扶着任索坐下来。
游戬看了一眼平板地图,耸了耸肩:“就这样吧。”
乔木依愣愣看了他一眼,忽然走过来捏住他的脸,认真端详他的眼睛。
游戬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你是这么想的吗?”
卡德尔认真看了布莱特几眼,缓缓点了点头:“那我没意见。”
“嗯?是啊。”任索跳了起来,双手像大风车转了转,笑道:“幸好我放在怀里,没放在裤兜,不然肯定摔断了。”
除了我,你是不是还这样套路了别人……
“叫朕陛下。”
“你们的打算,我无权过问。但我,布莱特在此下令,从此刻开始,所有守望者,以击杀魔王作为第一目标!”
“就是从山崖上掉下来的时候……”乔木和-图-书依提醒一句。
其余四名四转修士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游戬,只有游戬和卡德尔在注视布莱特。布莱特眨眨眼睛,摊手说道:“你们也看到了,在一百多名超凡者的包围里,她和她的共犯居然能逃离我们的抓捕……”
布莱特的笑容并没有因为卡德尔的抬杠而有所变化,反而是认真点点头:“你说的对……不过现在人手非常不够,那我们派几个小队去北面山脉,再请求警视厅派人值守旅游区,并且张贴传单,让北面的旅客们注意魔王的行踪吧……这样布置,卡德尔你觉得可以吗?”
游戬愣了愣,收敛脸上的哀伤,点了点头,说道:“朕明白了,仅限这一次手下留情,就当做朕对仙宫和世界树的敬意。下一次见面,朕不会再留手。”
陈辽沉默片刻,说道:“这是最好的解释。而且,根据守望者给出的情报分析,魔王是依靠收割被害者怨恨情绪来增强自身的恐怖存在,她现在被逼逃亡,派出祸乱之源制造灾难来收割怨恨情绪,合情合理。”
“你在说什么啊?”
乔木依有些惊奇,她只是随便说说:“你还能帮人恢复灵气?你还有这样的余力吗?”
布莱特将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一字一顿地说道:“哪怕只有我一个人遇见魔王,哪怕需要我牺牲自己,我也会执行正义,击杀祸乱世界的魔王!”
“难道……先生你觉得守望者给了假情报?”
……
河滩边上,五名四转强者都集合起来,布莱特招呼游戬过来,说道:“我们正在讨论怎么搜捕魔王,游大哥你有什么建议?”
明明是我的第一次表白,怎么说的有点像求婚……话说这种话应该是他来说才对的吧?
“啊,当摔到最后一段路的时候,我已经撞得晕晕乎乎了。”任索不好意思地说道:“我那时候都不敢再动,脑子里都六国大封相,只听得风声在耳边哗啦啦地响……你那时候说什么了?能再说一遍吗?”
“好。”
乔木依停下手,从外套内衬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
游戬抬起头,看了看陡峭的山崖:“而且,她突破了全球精英超凡者组成的绝杀包围,抵御了六名四转修士的全力一击,从几www.hetushu.com百米高的山峰跳下来,还能安然无恙继续逃亡……”
太好了,他没听见。
还加了‘真的’、‘好’……我现在真的好害羞啊!
“不过,”游戬忽然话锋一转:“你有没有发现,当乔木依逃亡后,之后出现的大型祸乱之源,都被仙宫或者世界树的人解决了?”
他看了看山洞,说道:“我们就这样坐在山洞恢复吗?”
想到这里,乔木依就很生气:你为什么不害羞?你为什么不脸红?你为什么不避开我的视线?
我和他过了人生中最华丽精彩快乐的七天。
他会不会觉得我在开玩笑?
“你肯定被我弄得很困扰吧……其实我也后悔了,所以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她静静看了手机桌面三秒,然后将手机还给任索:“我出去割草,你在这里乖乖别动……你伤好了也不能乱来。”
幸好任索,没听见她的告白。
她现在的内心已经被另外一件事挤满了,根本分不出其他思考空间。
“如果这时候还打算抓捕她,似乎已经不合时宜了。”布莱特脸色沉重,似乎颇为惋惜,叹了口气说道:“她做出了选择,非要走一条错误的道路。”
正在河滩边徒手化刀割草的乔木依,忽然停下动作,看向月华铺撒的河面。
你怎么就那样说出来了?
小川子……三千里川先生的粉丝陈辽一脸黑线。
现在受伤最重的自然是任索,他两只手都因为受伤而使不出力气。乔木依反而是毫发无损,除了因为阻击雷熊乌尔萨耗费了大量灵气外,还有就是刚才抱着任索逆流而上而消耗了大量体力。
……
一旁围观的任索一脸无语——哼,女人。
游戬忽然说道:“她不是嫌疑人吗?现在守望者已经确证她是魔王了?”
回忆起几个人影,乔木依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心中的羞怒顿时如冰川消融,然后被另外一种更为沉重的情绪填满。
“对了,你哪里受伤了,我帮你治疗一下吧。”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出去清理一下痕迹。”乔木依匆匆留下一句,也没等任索的回应,便快步离开山洞。
陈辽挑了挑眉,马上说道:“那也得先把她抓住,再慢慢调查,之后自然能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