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502章 一个人不行

“嗯,回去之后,我就找座大山让你跳。”
这样就好了,这样最好了,今晚能待在他怀里睡觉,已经大赚特赚了。
任索噗嗤一声笑了:“悬崖如果不是一起跳的话,未免也太寂寞了。”
小光头看得都愣了,傻傻地点点头:“美。”
……
今晚,可能是她安稳生活的最后一晚。
“这也太狠了……”
“早点睡吧,明天要早起。”
火焰暴君发出无能狂怒的咆哮,但身躯却是不由自主地跪下,倒向身躯下方的住宅区,惹起附近无数惊呼——以它近百米的火焰之躯,一旦砸落必定造成惨重伤亡!
任索看着被子里乔木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裹紧被子,伸出手将身体微微颤抖的乔木依拥入怀里。
忽然,一个巨大的冰焰锤芒从空中浮现,速度缓慢但势若千钧地击中了火焰暴君的头部!
我曾经期待过你能战胜命运,但你最后还是不敌天数。所以刚苏醒一天的我,再次陷入长久的沉睡……直到现在。
一声清脆的金戈之音响彻深渊市的夜空,再接着一声沉稳的低声怒吼,一道冰蓝寒焰凝聚于空,将近数十米的弯月刀芒由下而上斩出,瞬间削去火焰暴君的半边身躯!
四轮寒焰圆月斩斩灭了火焰暴君的双手双足,哪怕它并没有实体,可以依靠灵气迅速恢复身躯,但断裂处的冰冷流焰却是在不停灼烧它的伤口处,不让它恢复肢体!
“两千年了,我变了一点点,不知道你有没有变。”
《离骚》:“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
“任寒!”
这时候巴微微迟疑了一下:“他,好像,没白衣服吧……?”
她没说过,要是找不到证据怎么办,因为找不到证据只有一个悲惨的结局,或者一个更坏的结局——六大势力的联合追捕,她能躲藏到现在,已经是多亏任索的运气了。
糟糕,太舒服了,舒服得我都想就这样睡到天老地荒。
……
她害怕,她要是再说一个字,可能就再也忍不住了。
啪!
“今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安心睡吧。”
“任寒,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
而在最后时分,人心中的冲动也将达到巅峰,感情也将酝酿到沸腾的极致。
“晚安。”
因为学生毕业之后,那些相处多年的朋友,暗恋多年的同学,就可能变成朋友圈的陌生人,再见面时只能露出礼貌得体的笑容。
至于带着颜色的绮念和幻想,任索在看见被窝的乔木依时,还真闪烁过那么一两秒。但当他听和图书见乔木依的回响后,脑子就马上冷静下来了,心里只剩下怜惜和难以言喻的心痛。
乔木依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吹吧你。”
云望舒看着任寒,轻轻呼出一口气:“当初交灵之后,我在沉睡的最后时分,问了你一次。”
白水川温泉乡旅馆情侣套件卧室里的右侧床被里,躺着两个人。
“我不是一个人不行。”
万象城另一边的住宅区似乎发生火灾,黑色浓烟和火光在夜空中清晰可见。最重要的是,他们看见一头烈焰缠身的巨大怪物正在从浓烟与火焰中诞生,哪怕隔着六百米多的直线距离,也依然清晰可见!
巴没理他,依旧看着远处。
而且附近住宅楼里也是灯火通明,许多人都挤在窗边拍摄灾害现场,小光头还听见酒店上下左右也响起各种杂乱的声音。
一袭白衣如皎月披身,越加映衬出肌肤胜雪的白皙身躯;墨瀑般的头发用玉簪束起,只留两缕秀发披肩。
乔木依不知道,也不想赌。
巴根本不理他,表情凝重地看着远处火焰祸乱之源,小光头不由得急了:“哎呀巴巴,俺要是发财了,难道还会亏待你吗?到时候俺住几百平米的别墅,吃满桌子香辣蟹,喝一整个游泳池雪碧,俺肯定不会忘记你,俺别墅的保安队长就由你来当了……”
还不是因为俺太害怕,手抖得太厉害了,你早说啊,俺肯定会好好拍的啊!
云望舒就是这样的人。
“有机会证明给你看。”
“不过没关系,他还记得我,我能确认这一点,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半夜1点53分,深渊市罗湖区华安国际大酒店20层的豪华套房里,忽然响起玻璃爆碎的声音!
然而此时,任寒眨了眨眼睛,松开了支撑着火焰暴君的左手。
就在这时候,那头已经成型,身高将近一百多米,如同魔幻游戏里走出的火焰暴君,忽然篮球场大小的拳头,重重往地面砸去!
乔木依相信,只要她愿意,她会成为任索目前为止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但她不愿意。
为了不让自己的过去留下遗憾,有的人会遵循这种意识本能,将自己的情感尽数宣泄出去,只求一个念念不忘的回响,哪怕结果并不美好也心满意足。
长生走回来,看了一眼云望舒,问道:“你就这么需要他?你一个人就不能好好活着吗?”
知道自己没法独占新闻的小光头嘟了嘟嘴,晃了晃放在巴肩膀上的小腿,说道:“巴,回去睡觉!”
待在任索怀里,和-图-书享受着这份温暖和安心,乔木依咬紧嘴唇,止住身体的颤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让喉咙再发出任何声音。
她害怕死亡,害怕自己变成魔王模样,害怕遗憾,更害怕从此拖累了任索的人生。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忍住。
一直听着这两只虫子叽叽歪歪的火焰暴君终于长出了脑袋,第一时间就发出烈焰咆哮打断他们的无聊对哦华,嘴巴里酝酿着烈焰火球,准备喷爆眼前的虫子!
乔木依轻轻嗯了一声,也没回答,就这么蜷缩在任索怀里,过了半晌才说道:“明天那个口罩还是你戴吧,我用普通口罩就可以了……你比我更需要隐藏身份。”
“我特意打扮成你最喜欢的模样。”云望舒有些不好意思地撩起耳边青丝,这个模样若是被小光头看见肯定怀疑这个世界是虚假:“我化形之后,脸和原来还是很像的,稍微打扮一下就跟以前一样,倒是衣服比较麻烦,我要自己设计然后请人做出来的。”
“我不会走的,你害怕的话就抱住我睡觉吧。”任索轻声说道:“虽然比较战斗力的话,我保护不了你,不过,两个人一起睡觉,会比较安心吧。”
“但我没等到回答,就化为地灵沉睡了。”
小光头最后狠狠一咬牙,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模样,颤抖着双手拿出手机,打开拍照模式……
云望舒也没有停止施法,让肃杀的月华压着火焰暴君摩擦。一分多钟后,身躯越来越小的火焰暴君最后不甘地咆哮一声,彻底化为飞烟消散了。
“祸乱之源!是超超超超强大的祸乱之源!”小光头骑在巴头上,看得眼睛眨都不眨,大力拍了一下巴的脑袋:“巴巴快点拿手机出来拍照!发到网上俺就能红了!”
伴随着森寒杀机的话语,天空高悬的明月所洒落的月华忽然有了重量,有了锋锐,聚焦到火焰暴君身上。它身上被月光所照的部位,刹那间如同被万剑突刺,躯体被月光削了足足一层!
但,如果成功了呢?乔木依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云望舒心之所系的爱人任寒。
仙宫从幽冥黄泉召回的死人任寒。
“这话问的,如果你有机会再见关长生,难道你会放弃?”
巴看了看云望舒,瓮声瓮气问道:“没,事?”
……
汉任家第六代家主的古人任寒。
寒焰混元冲盈怒吼天尊势并不难辨认,更别提远方爆发的灵气波动远超寻常修士。而同时兼具这两点的人,这世上,只有一人m•hetushu•com
只要保持这种关系,那么哪怕我失败,他会伤心一阵子,然后继续和承灵在这个灵气复苏的时代走下去。
“没事。”云望舒脸带笑意,语气轻松:“任寒这个胆小鬼,又被他混过去了。”
如果没有遇见你,
同时,最后也是最好的机会,过去发生的所有事情、产生过的一切情感、留下的无数印象都已经深深沉淀下来,不好的东西被隐藏分解,美好的回忆越加浓郁甜美。
为了不让自己的过去留下遗憾,有的人会遵循这种意识本能,将自己的情感尽数宣泄出去,只求一个念念不忘的回响,哪怕结果并不美好也心满意足。
“寒焰混元冲盈怒吼天尊势!”
“聒噪。”
幸好这手机有防抖动,不然这状态什么都得拍糊——小光头情不自禁为高科技产品点了个赞。
如果突破了这层关系,那么我失败后,他这么傻,会不会伤心一辈子?
这时候,小光头看见云望舒转头看过来,他鼓起所有勇气,按下了拍照键!
巴被他弄得烦了,指了指远处公路。小光头定睛一看,发现已经有好些车辆停在火灾外的公路,有几辆车看起来像是直播车,有人扛着笨重的摄像器材在近距离地录制火焰祸乱之源的画面,很可能是记者。
“我没有睡,一直都没有。”
她已经与绝望成为朋友了。
宛如回到两千年前相遇的那一晚。
要不是刚才任索先一步安慰她,她可能就忍不住了。
骑在巴头上的小光头直接被拍进地面,他将脑袋从地面拔出来,吐出嘴里的土,委屈地说道:“为什么又打俺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个煞星换了衣服后连性格都变了!哈哈,这次俺不用被打了……
最后,真是一个残酷又唯美的词。
“嗯,晚安。”
旁边套房里,正在大床上睡觉的白发大汉巴,和正躺在巴身上的小光头同时惊醒了,他们连忙走到落地窗前,便看见一抹白衣飞影在空中越过如同电击器的地王大厦,飞向万象城那边!
因为宴席散离之后,推杯举盏的朋友就会各散天涯,说有空聚聚却再也没空;
就像没做暑假作业的学生,听到明天老师可能不收作业,心里也肯定忐忑不安地度过开学前最后一晚。
在长久的生命和与你的相识中,我认识到一点——地灵是有极限的。
没有人比他更知道乔木依在面对什么,也没有人比他更明白乔木依所背负的压力。他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前几天乔木依看似放下心结,无和_图_书拘无束地享受东京之旅,实际上只是她在自暴自弃——她根本没想过自己能找全线索,能找出幕后黑手,能找出翻盘的证据。
火焰暴君头部颅骨炸碎,身体也侧向另外一边无人的公园区域,紧接着又是数道冰焰刀芒追砍,砍得火焰暴君身体都火焰暴涨。但因为它脑袋没了,连喊都喊不出来,宛若一朵接受狂风暴雨摧残的柔弱娇花。
乔木依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她往任索怀里钻了钻,蹭了蹭,任索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咋地,轻轻嗯了一声,又将她抱紧了一点。
望舒,月御也。
而另外一部分人,会用理智抑制自己的感性,做出最正确,最合乎情理,最能让所有人受益的选择。
在它砸落地面的前一秒,一个人影垫在它身下,用盾牌挡住它的坠落之势,让它以破坏程度最低的效果落地。
白衣仙子站在这边,盾战仙人站在那边。
如果离开他,那么肯定会工作的时候想他,吃饭的时候想他,杀人的时候想他,拿起手机就想着和他聊天……然后一下班就冲过去找他。
“而且啊,你知道吗,我其实很精通跳崖的哦。”
任索睡觉时自然是没戴「聆听耳机」,因此他只能听到乔木依非常简略的回响:「害怕」。
宴席散离之前的推杯举盏,战斗开始之前的祝福拜托,学生毕业之前的互诉心意……为什么这些事都非得到了最后一刻才会去做?
所以,我变成了人,然后我就想着好好修炼,超越当年的你,超越仙人,直到能让我再次与你见面……没想到仙宫却先一步将你复活了。”
用一面小小木圆盾撑着火焰暴君的恐怖之躯,手持一柄碎颅砍柴两用的斧锤,身穿古华衣袍的任寒转过头,看见一个清丽的人影站在不远处的草地上。
长生走过去观察地面,巴看着云望舒,静静站在一边,骑在巴头上的小光头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神色无比纠结,一副想作死但又怕死的模样。
就像有学生哪怕毕业了,也不会向暗恋的人表白——如果被拒绝了,以后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甚至自己也会成为朋友间的笑话。
乔木依恨恨地锤了一下任索的胸膛,内心无比羞涩。以后不知道,但她现在感觉自己,恐怕是没法离开任索了。
“我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你还有回归平静生活的机会。”
任寒没有说话,云望舒注视着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当初,我错过最后的机会。当我再次来到任家的时候,那http://www.hetushu.com已经我和你分别一百年后的事了……任家已经不见了。
“我只是没他不行。”
乔木依这一晚睡不着觉,心里忐忑不安,非常正常。
“因为你拍得不好看,这画面都糊了。”云望舒面无表情地说道。
因此他也原谅长生,没有继续攻击,而是轻声回答道:
她害怕自己忍不住倾诉情意,忍不住倾诉谢意,忍不住……和任索结下死生契阔的誓言。
如果成功了,那么我们还有下一次,错过这次又何妨?
我本来一个人也行的。
在这种最后时分,人心中的冲动也将达到巅峰,感情也将酝酿到沸腾的极致。
但通过五日的调查,绝望之中居然浮现一丝希望,看似必死的困局有了破局的机会。
“我和他还是心灵交融过的爱人,比你强多了。”云望舒哼了一声,不过他还有机会再见任寒,但长生却是没有机会了,而且长生是把刀,脑缺脑,说话没有情商也很正常。
他们都知道,所谓的最后,就是‘再不做就没机会了’,‘错过了就没有下一次了’。
巴、长生和小光头在这段时间已经赶过来了,看见火焰暴君消失的地方除了焦黑的地面和被烧坏的花花草草公园长椅外,没有其他东西了。
然而云望舒却是轻笑一声,柔声问道:“我美吗?”
失去了支撑,火焰暴君的庞大身躯自然毫无疑问地坠落大地,本来想冲过去的云望舒不得不止住脚步,看着火焰暴君身躯里爆出节节震响。
“错过了这一次,我们还有下一次。”
长生语气一滞,反驳道:“我和他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怎么能一样!?”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巴和小光头转头一看,才发现隔壁房间的长生不知什么时候过来这边了。他瘦削清冷的脸上,此刻满是不可思议:“我刚刚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原来真的是他。怪不得云望舒直接飞了出去……”
害怕我会自己溜了?害怕半夜武魂殿的人上门查房?害怕其他地方又发生了灾祸?
“我好高兴。”
云望舒伸过手拿走他的手机,小光头此时也放下了心头大石,暗暗松了口气。
因为战斗开始之后,祝福幸运和拜托遗愿的战友未必能活到战斗结束,活下来的人,只能背负死者的祝福和拜托;
云望舒双手紧握,放在胸前,低声说道:“反正,这绝不是最后的机会……”
云望舒歪了歪脑袋,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忆什么:“只要他还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我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我们就还有无数次相遇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