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497章 终于开窍了?

如果说反叛者是挑战他的生理极限,那么侍女小锁就是挑战他的精神极限——他可是小时候在幼稚园憋不住大便都脸不改色的豪气男子汉,长这么大除了怕痛怕死怕辛苦外,就没什么好怕的。
“果~然~啊~”
乔木依心想其实绫音或许一开始的想法才是正确的,不过她也没点破,继续详问细节。
“现在暂时还不是。”乔木依笑道。
举报、捉拿和击杀这名凶徒,皆可获得3000万元现金奖励。
在游戏里,慕公子的心情变化,任索只能从怨恨净化量下降来判断。但在现实里,任索可以通过「聆听耳机」来得知乔木依的真实感受。
乔木依摇摇头。
绫音说道:“但如果不是私奔,你会承认自己的心意吗?”
虽然电视开着,不过绫音根本没看电视,而是一直盯着乔木依。等乔木依卸妆完毕,她才开口说道:“你越来越熟练了。”
任索瞧了一眼乔木依,轻声说道:“说什么呢?难道我也是敌人吗?难道我还打得过你吗?”
乔木依眼神一凛,不动声息地询问起来:“哦?那一晚?”
与小索相处这些天,还顺手被小索治疗了失眠多梦、神经衰弱、颈椎不好等疾病,绫音也隐隐约约察觉到小索是明帅实傻的本质,身体不禁打了个哆嗦,心知小索恐怕是逃不过木公子的魔掌了。
绫音很早就起床了,丰岛园是游乐场,星期日反而是最忙碌的时候,她得一大早去上早班。
而乔木依和绫音则是躺在双人床小声聊天。乔木依将这几天的旅游删去调查部分,修改了一些任索的对话,将这几天的事细细地跟绫音聊了一遍——她也是憋得太久了。
任索再走前一点,跟她并排前进:“去哪?”
不过任索在这,她们也不好意思继续聊天,于是她们两个迅速洗完澡后便藏进主卧室里,关上门小声嘻嘻地聊起闺中密事,外面的任索看了一小时手机,顺便复习一下《小索的秘密日记》,感觉睡意积累得差不多了,便打了个哈欠,用被子蒙住脑袋屏蔽声音,在沙发上睡大头觉。
绫音垂头丧气地躺在地板上,说道:“我就说之前他为什么不对我心动,果然是因为那一晚我没化妆。”
绫音马上兴奋起来,连连追问,乔木依气定神闲地说道:“我在大家族里其实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角色,不过当我成为了超凡者,才渐渐被家族重视。但有一个人,他为了m.hetushu.com得到我,千方百计陷害我,逼家族放弃我。我那时候都快绝望了,心想着就这样放弃吧,但这时候……”
……
而且,我再也不能和他继续这场快乐的梦境了。
绫音这时微微感觉到一丝异样:你一个玄国人,怎么总是在强调繁樱东京?不过她很快忽略这点,问道:“所以你这几天又是化妆又是买衣服,就是为了……”
乔木依愣愣地接过口罩,看着自己被任索拉着往车站走。任索努力装得若无其事,不过以她的角度却是能看见任索抿紧嘴唇,手掌更是僵硬,紧张得掌心出汗了。
乔木依微笑说道:“我之前的确是不喜欢化妆的,化妆也是这几天才捡起来。”
洗完澡的任索走出来,正用毛巾搓干头发,疑惑地看着她们两个:“喊我干嘛?有蟑螂?”
只有这位与他们‘一期一会’,以后再也不见的繁樱女孩绫音,才是成为她最好的聊天对象。
“嗯嗯,”绫音点点头,她看着乔木依两眼,唉了一声:“看来我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你和小索的羁绊太紧密了。”
乔木依点点头,有些小情绪地哼了一声,说道:
要不是《小索的秘密日记》突然更新了这些内容,任索都没法下决心。
绫音眨眨眼睛,将屁股挪近乔木依,侧过头往浴室方向撇撇嘴:“因为那个?”
任索纠结了一下,走过去低声问道:“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欢迎回来。”
虽然知道这则通缉令会令自己的处境变得更糟,但乔木依并没有因此多悲伤。她现在黯然神伤,更多是因为她知道这场只有两人、无拘无束的自由旅行,终于要画上句号了。
东京的暖冬,过得好快,只有五天。
绫音再次问道:“我还有没有机会?”
绫音叹了口气,双腿并拢抱住说道:“我就知道……只不过你们第一天来到的时候,还不是那种关系吧?”
「这名超凡罪犯是极其危险的凶徒,拥有可怕的超凡能力,请发现者马上联系当地警视厅。
乔木依噗嗤一声笑了:“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如果有的选,她是真不愿意离开东京。
卸妆水还分为粉底卸妆水和眼影卸妆水,乔木依先用发夹将额头前的发丝全部夹上去,不让头发挡住脸庞,再将卸妆水挤湿卸妆棉,细细擦干净脸上的化妆品,最后拿出洗面奶进行进一步清洁。
“在!”
任索和乔木依和_图_书一回来,绫音马上出来迎接他们。忙活了一天的任索将手机充电就麻溜地去洗澡了,而乔木依则是坐在客厅对着一面镜子,从手提包拿出发夹、卸妆棉和卸妆水。
任索戴好兜帽、口罩和耳机,若有所思地看着前面正在走楼梯下去,戴着一顶黑色加绒贝雷帽的乔木依。
乔木依没说话,捏了捏手上的口罩,单手给自己戴上,嘻嘻地笑了一声。
她马上打开Yahoo搜索关键词,很顺利就在武魂殿的官网找到了一张指名手配公告——也就是通缉令。
“就是你们来的第一晚,”绫音说道坐起来,叉着手气鼓鼓地说道:“在你去洗澡的时候,我对小索用上了独门秘技,他却什么反应都没有……我还以为他会不会是传说中的绝食系,原来是我自己的原因。”
洗漱完开始化妆,绫音一边化妆一边点开手机,看看line上有没有什么消息,便看见多人聊天组里弹出了许多信息。她看了一眼聊天记录,正在画眼线的她,瞬间将眼线画歪了!
“是啊……”乔木依声音非常轻柔:“在繁樱,在东京,在这里,我和他的羁绊就是最紧密的……”
不论她能不能找到关键线索,都宣布她这趟逃亡之旅要到达尾声——找得到,就想办法洗雪沉冤;找不到,那就凉拌。
她静悄悄离开房间,看见客厅里的任索睡觉睡得踢开了被子,半个脑袋侧着都快掉下沙发,脸上口水痕清晰可见,简直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大孩子——超可爱!
「身高164cm、长发、23岁、乔木依(此处有图)」
乔木依看了她一眼,心里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我和他都是超凡者里比较强的人了,所以我们的洞察力都比较强。你在化妆状态下,是非常可爱漂亮的;不过要是卸了妆,我和他都能很清晰看见你鼻梁上的毛孔……”
乔木依转过头看向绫音:“绫音,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现在我们必须离开了,如果武魂殿和警视厅的人找到你,你不需要隐瞒,如实告诉他们就可以了。”
“超凡者也很辛苦呢。”绫音点点头:“武魂殿的武士也会在战斗中死人,玄国的超凡者连谈恋爱都这么困难重重……我当一个普通人,好像也挺好的。”
同时这名凶徒的超凡能力极有可能转移到击杀者身上,杀死这名凶徒的人可获得凶徒的超凡能力。
“难道……是小索!?”绫音兴奋hetushu.com地问道。
乔木依看了看附近的住宅楼房,轻轻叹了口气:“这些天在东京调查的线索已经足够了,我们要离开东京,去另外一个有关键线索的地方吧。”
然而乔木依却是脸色一红——‘いつまでもお幸せに(永远幸福)’一般是用来祝贺新婚夫妇的。
任索转过头,看见乔木依的双眼妩媚得像是月牙,眼里的笑意都快要泛滥成灾了,哪还不知道自己的逊样被她发现了,只能用力拉紧头上的兜帽,低头装鸵鸟——我好逊啊!
她早已知道这场梦境就如泡沫般虚幻易碎,但当现实沉重的压力降临时,她依然无法忍受——但是连空气里都是遍布想要刺破泡沫的针,她还能怎样?
不过在正经时候,任索内心根本不会思考什么乱七八糟的,说不定女孩子的手在他感觉中,还不如游戏手柄手感好。
乔木依笑道:“我之前就会,而且也不难。”
乔木依摇摇头,低声道:“如果我不是超凡者的话,我和他现在一定还过着平静的生活,不会走到现在这种地步……超凡者没什么好的。”
绫音肯定是看得太多月九剧(富士电视台的黄金剧场,广受职场女性喜爱),直接将日剧里奇妙剧情套到玄国上。不过乔木依想了想,还真顺着绫音的幻想说道:“其实,跟你想的也差不多吧……”
“……然后我就迅速将脸靠近他,结果他还专注着玩手机,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也很正常,不一会儿又转过头玩手机了……”绫音沮丧地说道:“正常来说,如果他因此心动了,应该会害羞地转过头避开我的视线才对……”
“没你的事。”乔木依和绫音同时对任索说道,任索撇了撇嘴,坐到一边挨着墙玩手机了。
“是啊,普通地谈恋爱,普通地工作,普通地结婚,普通地生孩子,普通地变老……”乔木依轻声说道:“这样普通的幸福,其实是很美好的。”
不得不说,绫音真是一位极好的聆听者,她恰到好处的接话让乔木依充满诉说的欲望。说到后面,她感叹道:“你们超凡者的爱情还真是好,都是帅哥美女谈恋爱,还私奔到其他国家。”
不过最后,她还是摇醒了小索和木公子,让他们看看武魂殿官网上的通告:
还是说……终于开窍了?
乔木依想起这些天,在地铁上教日语的时候,第一次化妆炫耀的时候,天象馆仰望群星的时候,在神宫挂绘马的时m.hetushu.com候,在晴空塔自拍的时候,她和他都有过短暂的近距离对视——不过所有对视都以任索的迅速远离和回避结束。
“我为了他都重新学会装扮,他可得好好记住我最漂亮的样子……”
她虽然是振作起来了,但内心回响却是依旧沮丧,明显是强颜欢笑。
绫音哪听不出乔木依的潜台词,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啦,我不会出手的了……我就算想也没机会啊,你们一整天都泡在一起,简直是奥利奥饼干和夹心的关系。”
乔木依说道:“岐阜县最北端的飞弹市。”
乔木依点点头。
她看了看旁边睡颜恬静的乔木依,再次羡慕起超凡者。
但他二十多年的忸怩害羞加起来,都没这几天的多!
不过这个知识点她没教任索,任索应该是不知道的。
“因为你们明明是超凡者,却没什么钱,”绫音说道:“我猜你是大家族的千金大小姐,你和小索因为同为超凡者而结识,然后你因为被逼婚了,所以小索带着你私奔到繁樱,然后大家族因此暴怒,将你们两个的银行卡都冻结了……”
乔木依可不相信他以前没摸过女孩子的手——别说她自己,她感觉东承灵和古月言肯定被他无意中蹭过不少便宜。
看着任索小心翼翼,又想安慰她,又害怕惹怒她的小猫模样,乔木依努力扫清了内心的阴霾,振作心神说道:“哼……你连我都打不过,是不是敌人又有什么关系?”
沉默地看完这份通缉令,乔木依笑了笑,缓缓闭上眼睛:“……他们终于用出这一招了……呵呵,这次我真是无路可逃,举目之内,皆是敌人……”
她立马站起来,想喊醒小索和木公子,但她这时候眼前闪过通缉令上的内容,微微迟疑了一下。
“你们还去了足立那边玩啊,对对对,那间餐厅的鳕鱼籽奶油意粉真的好吃。”
绫音点点头:“我知道了,如果不是因为我,木公子你也不会暴露……祝你们两位武运昌隆,永远幸福。”
举目之内,皆是敌人。
这些事,乔木依除了绫音外,还真是没有其他可以倾诉的人:国内的朋友不行,任索不行,古月言不行,东承灵更加不行。
“你皮肤这么好,我之前还以为你不用化妆的呢。”绫音说道:“有个超凡女孩去《ViVi》当模特,号称全素颜,而且也有武魂殿的武士证实过,超凡者的皮肤都很好……”
11月25日,星期日。
绝食系,是区别于和图书草食系(只埋头干自己事,没兴趣谈恋爱)、肉食系(喜欢谈恋爱)的新品种,意思就是‘不仅不喜欢谈恋爱,甚至是根本上不愿意与异性进行任何交流’。
乔木依沉吟片刻,说道:“武魂殿的通缉令里,并没有将栽赃的罪行公布出来,并且知道我的觉醒法术可以转移,说明六大超凡组织里有人非常熟悉我的觉醒法术,知道公布罪行会令我的实力急剧变化……我已经有怀疑对象了,但还没有证据。”
「警察厅指定/武魂殿指定·重要指名手配」
“嗯,没错,我是不会给别人任何机会的。”乔木依双手支在茶几上,脑袋侧挨着手背,笑语盈盈地说道:“在繁樱这里,我就是他的主角,我一秒都不会将他让给别人。”
任索嗯了一声,拉着她的手往车站走去:“我知道该怎么去,你跟着我走就行了……对了,车上或许有人能认出你,你戴上我的口罩遮挡吧。”
武魂殿承诺:击杀这名凶徒的勇士将直接被武魂殿重金聘用。」
她怎么做到睡觉的时候头发居然一丝不乱,皮肤更是光滑得像是用SK-II涂脸……绫音越看越觉得自己的护肤品都像是白买了!
但现在又不是什么正经时候,他过来牵我的手,还紧张得像是一次接受饲主喂食的小猫……这难道是他童贞人生上的第一次主动?
追溯着甜蜜的回忆,乔木依脸上情不自禁泛起笑意。而绫音沮丧了一会又振作起来,凑近乔木依问道:“那木姐姐你们是不是出来私奔的啊?”
难道……他背着我偷偷补课了?知道那个知识点?
虽然浴室被任索占着,不过乔木依买了一大包一次性湿纸巾,在客厅就干脆利落地完成了整套卸妆流程。
她犹豫了一下,问道:“其实在你们看来,我长得怎么样?”
她似乎是认为木公子之所以被人通缉,被‘大家族’发现,是因为木公子在五天前为了救她击杀了那个变态,绫音心中颇感愧疚。
“我为了你连脸都不要了,你可得给我心情好起来啊……”
乔木依微微一怔,轻轻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在最坏的时候,遇到最好的人……在玄国,这叫做有缘无分。”
“我比较喜欢神前式婚礼,要是我也能在明治神宫举行婚礼就好了……”
「东京都内·超凡犯罪事件」
“他真那么说了?一个人的主角……要是有帅哥跟我说这样的情话就好了!没想到小索这么会说话,原来是肉食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