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494章 一个人的主角

乔木依鼻子深深抽了一口气,声音发颤语气复杂地问道:“你为什么能这么笃定?”
“那里有间韩式烤肉店也不错,我刚刚发现的,想着下次你和承灵如果来市区玩的话,我一定要带你们去尝尝。”
看着乔木依又想哭又忍住不哭,活像是玩具失而复得的小孩子,任索挠了挠头,说道:“嘛……公子,你相信我,只要我在你身边,你的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我昨天已经用生命保证过一遍了。”
任索眨眨眼睛,他发现乔木依不知为何,现在已经泪流满脸了,哭得鼻子都吹起了泡泡。
因此任索故意挑衅一下乔木依,心想被她打一顿应该就两清了,没想到乔木依听到他的发言后,却根本没有发怒,只是微微侧过身,让他只能看到半瓣屁股。
地铁内部离地面有老长一段距离,修士们借助地层岩石减速,顺利落到地铁里面。他们走下地铁站台,看见站台与两侧车道的玻璃门已经打开,他们辨认了一下方向,走进下一站是‘天河中心’的车道里,顺着车轨一路向前疾跑。
看着哭泣的乔木依,任索发现他忽略了一点。
“运气……运气?”乔木依忽然笑了,挣开任索的手,抱住双腿,将脑袋埋进胸膛,苦笑着说道:“我原来已经落魄到只能依靠运气了。我早就该发现……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都是大家的功劳,怎么能算到我头上?”布莱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都说了,叫我布莱特就可以了。”
怎么有股香味?
“嗯?”任索愣了。
“我已经输了,你回去吧,有白忌、于匡图……和承灵在,只要你说不认识我,就不会有事。”
黎丹就在抚摸脚印里的泥土,已经摸了快有两个小时了。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站起来找于匡图说道:“这是祸乱之源踩出来的脚印。”
接下来乔木依没再说话,十几秒后,她感受到一阵灵气波动。
任索心想原来深夜坐在女孩子房门前,会引起这么大的好感度下降吗?不过他认真想想,要是有个男的深夜坐在自己房门前,他肯定也会害怕得瑟瑟发抖。
现在,虽然求道者打死了祸乱之源,但他们肯定会认为是我制造了这个祸乱之源,来报复抓捕我的对策局……
直到这时候,于匡图才感到一阵后怕:他们居然与一场莲江市史上最严重的灾难擦肩而过!
……
知道内情的对策修士纷纷发出惊愕、愤怒、难以置信的感叹,于匡图瞪了他们一眼,看得他们噤声站直。
于匡图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记得,守望者应该是留在地面上等候消息,而不是下来进行调查……这是我们玄国对策局的事!”
任索说道:“那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不过他不喜欢也没用,按照战力而言,布莱特属于四转超凡者,他要是敢发脾气只是自取其辱。
这时候他发现蹲在尸体面前的,根本不是对策局修士,而是一名身穿白色风衣的金发男子!
布莱特耸耸肩,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了兄弟,让你们工作量变大了。”
所以,我不想让这偶尔的运气也跟着我陪葬。
不过,我偶尔也想要自私一次。
“副局长,雷欧波德先生的能力真的很强。”
于匡图脸色蒙上一层阴影——仙宫求道者的强大,在之前《命运直播》里就已经为人知晓。她可是能够万米高空上吊打懒惰祸乱之源的存在,实力远超寻常四转修士,但过来打这么一个祸乱之源,居然也花了7分多钟?
不过这些事轮http://m.hetushu.com不到对策局副局长来烦恼。于匡图看了一眼聚光灯下的修士施工队加班加点地修补大地裂痕,转过头看向面前沥青路上的巨大脚印。
昨晚任索坐在乔木依房门前,听见她喊了一句‘任索’,任索也马上应了一声。
如果乔木依不是拥有强大的自制力,说不定她已经扑上去,将任索蹂躏了个一百遍啊一百遍……
……
任索暗叹一口气,走过去将乔木依身躯扭向自己,看着她说道:“我的意思是,现在仙宫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哪怕出现想要栽赃你的灾难,他们也肯定会出手帮忙,阻止灾难发生!”
这时候,旁边的女对策修士也笑着说道:“雷欧波德先生,如果说谁是主角的话,那你才是这次调查行动当之无愧的主角,是你抓住了魔王信徒,是你劝服六大超凡组织联合起来抓捕魔王,是你为调查组出谋划策……你现在是全世界的主角!”
“行了!”于匡图摆摆手,深深看了一眼金发男子,暗暗叹了口气。
黎丹瞥了他一眼,颓废的黑眼圈里毫无情绪,淡淡说道:“我擅长的是追踪,不是推理……放在三天前,这件工作应该是交给另外一位副局长来办的。”
“如果我的鲁莽令你相当不喜,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金发男子恳切地说道:“但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抓住魔王。如果你不放心我,你可以派其他人监督我,但我的调查能力在守望者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请务必让我加入到调查之中。”
“幸好仙宫的求道者出手相助,不然这一晚肯定会有无数生命消逝。仙宫无愧是正义的伙伴。”布莱特笑着感叹一句,他抬起头看向天花板,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仿佛在向仙宫道谢:“如果没有仙宫,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对,毕竟你是这次调查行动的主角,那一切就靠你了。”布莱特笑道。
布莱特说道:“他照片里那么年轻,现在却这么老,应该是以生命为代价,发出了一道极其恐怖的法术吧?”
天河路这条路是毋庸置疑的重要交通要道,天河区更是莲江商业区,不知多少人从莲江各区蜂拥至天河区上班,现在天河路塌了,连带下面的地铁三号线也得紧急停运,交通必然大受影响。
他来到莲江的时候,乔木依已经消失无踪,不过他并没有任何责难和迁怒,反而是放低姿态,积极加入到调查队伍里出心出力。仅仅两天时间,他就与对策局所有人都搞好关系——与他接触过的所有对策修士都对他赞不绝口,称之为现代骑士。
背对着他的乔木依闷闷地回应一声,任索啧了一声,用食指敲了敲茶几,问道:“所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黎丹忽然冷不丁地说道:“或者还会加入到调查活动里?”
于匡图侧过头看着布莱特,隐隐察觉到布莱特将话题引向到他不愿意看见的方向:“魔王信徒在全世界各地都这么干,只是这次轮到连江了……”
“通过建立魔王的思维模型,我们认为他是一名思维缜密、擅长犯罪、并且追求成就感的愉悦犯。”布莱特靠在墙壁上,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认真说道:“魔王这种人,很可能会去自己掀起的灾难现场,欣赏自己的杰作,甚至会通过调查现场的痕迹,来了解灾难与死亡发生时的场景……”
是的,重逢就是我最大的奢望了,长相厮守这种无聊又庸俗的事,真的不适合我。
过了半晌,他才止住笑声,说道:“所以我建议各国都派超凡者监视所和*图*书有灾难地点和魔王信徒死亡地点,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嗯,玄国将这个计划称之为‘守株待兔’。而因为第一嫌疑人仍然在逃,我们根据嫌疑人的肤色和相貌,认为她应该还在东亚范围内,毕竟陌生的玄国人出现在其他地方太显眼了。所以玄国、繁樱等国都需要百分百执行‘守株待兔’计划,你们接下来几天也许要忙碌排班了。”
乔木依天天发毒鸡汤噎死上下级,还能活得这么逍遥,令队员们痛快并快乐地享受着她的领导,自然是有非常现实的利益。
接下来如果还出现这类事件,六大超凡组织肯定都会认为是我做的。
“如果你非要从我口中得到一个答案……那我回答你,因为我不是全世界,我是独一无二的任索。”
“吃块鸡排吧。”
乔木依双手拿着鸡排,将鸡排送入嘴中,轻轻咬了一口,让外脆内嫩的鸡肉和咸咸的泪水在味蕾上绽放。
“知道,”乔木依低声说道:“如果没有求道者出现,祸乱之源会造成极大伤亡,所有人都会将这份罪责怪罪到我身上,对策局的同事也会彻底相信我就是魔王……
乔木依眨眨眼睛,迷茫地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两分钟后,他们便看见远处亮起手电筒所照耀出来的椭圆光圈,好几名穿着黑马甲的对策修士围在一边。于匡图靠近过去,便听见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低音在说话:“……身上无明显外伤,相貌枯槁,但牙齿却非常整齐漂亮,头发也只有底端苍白,尖端处还是很新嫩的黑色,他应该是通过燃烧生命能量来发动法术……”
“魔王果然是没有感情的吗?”
“那道深入地下横跨公路的裂缝,就是他弄出来的?”一名对策女修士问道。
任索之前对自己要担任暖宝宝、安慰侍女这件事还略有不爽,现在却是释然了——知道未来的人,鼓励现在的人不能放弃,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这是义务,也是责任。
难以言喻的放松和撕心裂肺的后悔同时占据了她的思绪,她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她强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令她不耻的哭声——哎?
要是没有仙宫求道者,而是等对策局、长江部队和军队前来镇压,所要耗费的时间和造成的损失又该有多少?
乔木依愣愣地接过鸡排,轻声问道:“一个人的主角?”
一般而言,人口高度集中的地区,多数都是极为安全的无灾之地,大国的重要核心城市的选址都会参考历年灾害记录,像理论上存在发生地震、洪水、海啸可能的地区,基本是无缘国家资源倾斜——除非是像繁樱那样没得选。
“她好狠啊,这里可是她生活多年的城市,她一逃走就想这里毁灭了!?”
但这种细节,恰好证明他就是狂热的魔王信徒……不过,他已经死了。
与其他四个超凡组织的调查人员相比,布莱特算是最容易相处的一位,因此于匡图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他的存在,一起检查地上那位枯槁的尸体。
金发男子转过头看见他,马上站起来擦了擦手掌,有些尴尬地用手指卷了卷自己耳边的金发,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向于匡图说道:“抱歉,是我要求下来的,跟别人无关。”
于匡图微微一愣:“为什么?”
整个对策局,对他不感冒的只有两个人:于匡图,以及于匡图旁边的黎丹。
“昨晚凌晨,莲江出现了祸乱之源,被求道者打死了。”乔木依轻声说道。
惊喜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于匡图等人闻言马上从裂缝里跳下去,修士施工队队长啐了一声:www.hetushu.com“大伙赶紧的,将口子封上!”
“炸鸡当早餐好像还不错,要是隔壁有孩子肯定也馋哭了。”
而对策系统上面也吩咐,莲江对策局要和五大超凡组织的调查人员一同调查魔王事件——仅限魔王事件。
“我有时还会去那边的广场五楼溜冰,刚刚整冰后的冰面很光滑,滑起来很舒服,一点都不用费力。”
“当然,我不会放弃的,两个人目标太大,我会继续调查幕后黑手,结果怎样……就看我的运气吧,我运气偶尔还是很好的。”
“副局长,是我带他下来的。”一名女对策修士鼓起勇气,敬礼说道:“我认为雷欧波德先生在调查中帮上忙!而且,实际上也是雷欧波德先生率先注意到坐在车道阴影角落里的尸体!”
“死者赵耀,二十五岁,男。”黎丹很快就找到死者的钱包,找到许多证件,说道:“有一张门禁卡,地址是高德大厦,应该是工作场所。他不是莲江注册修士。”
“不麻烦,麻烦的是施工队。”于匡图淡淡说道。
“还有一间游戏中心,有很多街机游戏,我很喜欢去那里打太鼓达人……我觉得你肯定会喜欢上那个地方。”
11月22日,早上5点32分,莲江市天河路。
“就是这样。”
我逃的越久,所背负的罪孽也会越多……”
任索肯定地点点头:“一个人的主角。”
乔木依侧过头,避开他的注视,轻轻嗯了一声:“你说什么就什么吧。那今天我们去哪里调查?”
“那……我就叫你布莱特了。布莱特,你觉得乔……魔王可能会出现在哪里?”
巨大脚印离大地裂痕很近,也就十米左右的距离。脚印非常大,足够躺两三个成年人进去,约莫有一个巴掌的深度,据粗略估测,能在沥青路上踩出这种深度的脚印的生物,体重应该是用吨来计算的……
“你们很快就会接到命令,要去巡逻所有灾害发生地点和魔王信徒死亡地点。”
“职责所在,无需抱歉。”于匡图没有笑,淡淡说道:“我身为对策局副局长,努力工作是应该的。”
“是乔副……是乔木依干的吗!?”
“哪里有这样无能为力的主角……”乔木依咬着下唇,忍不住用手背擦眼泪:“全世界都当我是魔王,我都知道我是魔王……为什么你对我还有这么大的信心?为什么你不能放弃我?”她后面几句话都破音了。
“所以,你走吧,我不需要你陪着我。”
于匡图脸色一黑,走过来大声喝道:“为什么让外国友人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任索啃完手上的炸鸡翅,满嘴油光,他想了想说道:“因为你是传奇故事的主角,你以后肯定会成为这个时代的风云儿,成为超凡时代的大人物,能以魔王的身份得到所有人的敬仰……”
“不一样的,”布莱特缓缓摇头,英俊的脸庞上满是担忧的神色:“以前的魔王信徒,并不会以生命作为代价制造祸乱之源。只有这次不一样,他宁愿牺牲生命,也要制造出强大的祸乱之源……或许,是因为我们六大超凡组织的调查人员都在莲江,所以有人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拖住我们……”
乔木依错愕地抬起头,看见任索将一块藤椒鸡排递到她面前。
“是仙宫求道者。”黎丹说道:“虽然监控摄像头只拍到她的惊鸿一面,并且她还换了衣服,不过具体相貌和行走方式并没有变化,的确是她花了7分32秒时间,将出现在这里巨大祸乱之源彻底击杀。”
黎丹:“这个祸乱之源,是因为大地裂痕的存在而产生的。”
顾不得和_图_书想任索哪里拿出的炸鸡,她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没法再说出刚才的话。
如果不是知道他肯定是被超凡力量弄成这个模样,说不定于匡图会以为他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爆肝型程序员。
于匡图:“……两个小时你就只能得出这句废话?”
任索听得都暗感胃痛,摇头说道:“我们不能去调查点了,我收到情报,调查点现在都会有武魂殿武士在驻守,我们过去根本没机会调查。”
跟他这种已经知道结局的局外人不一样,乔木依是确确实实地在忍受那份迷茫和冤屈的痛苦。
于匡图淡淡说道:“应该是的。”
注意到乔木依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任索端着下巴,认真说道:
于匡图点点头:“是的。”
于匡图看了一眼旁边的高楼大厦——天河路两边都是「下层大厦+高层住宅楼」的结构,而那个祸乱之源足足有一百七十八米之高,吨位难以估计。等他们过来干掉祸乱之源,祸乱之源恐怕已经将附近彻底碾平,天河路这边的繁华区也会化为历史,而且死伤怕是要成千上万……
每当于匡图和布莱特交流的时候,于匡图都会感觉自己内心震颤了一下,冰冷的气息灌入脑海,令他全程保持理智,并且下意识抵触与布莱特的交流。
“不是,我昨晚在会议上给全球各国提了个建议……”布莱特说道:“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在逃的乔木依是不是魔王,但只要找到她,确认她是否魔王,就可以大幅度推进‘寻找魔王’的进展。因此,寻找乔木依依然是我们的第一任务。”
“要是,要是求道者没出现,祸乱之源毁灭了那里,我的同僚因为跟它战斗而阵亡,不止莲江的人会恨我,我自己也会恨自己!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为什么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就算全世界都当你是魔王,但在我眼中,你就是我的主角。”
跟女对策修士聊天的布莱特,侧过头瞄了一眼他们两个的背影,脸上笑容微微收敛,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将璀璨的金发卷了又卷,卷了又卷。
留下一名对策修士陪布莱特,于匡图便带着黎丹往站台方向离开。
“嗯。”
“找到了!在地铁车道里,往天河中心的方向那段路!正方向!”
她用袖子擦破鼻涕泡,狠狠一吸,声音都带着哭腔:“你,你知道吗,我天天上班都坐3号线,都会经过天青路那个地铁站。”
于匡图一时语塞,事实上乔木依能够荣升副局长,除了因为她实力足够,更因为她在担任队长期间,工作效率远胜其他小队,无论是战斗还是办案都能胜任,而且小队队员伤亡率全局最低,赚钱和假期却是最多。
于匡图检查死者的双手,发现他双手掌心各纹有一字:‘魔’、‘王’。而且估计是自己纹的,两个字都纹的歪歪扭捏。
一具仿佛七八十岁枯朽老人家的尸体坐在车道上,头发底部花白一片,他穿着红白色的格子长袖衣服和牛仔裤,鞋子是阿迪达斯的Ultraboost系列,地上还有一部全面屏手机。
东京清晨,当绫音去上班后,任索便打开youtube一个视频给乔木依看。
“副局长……”
但祸乱之源的存在,令所有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城市,都变得危险起来。
这时候布莱特解释道:“我不是指在逃的嫌疑人,但真正的魔王如果知道我们调查人员都在莲江,的确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牵扯我们的注意力。”
他刚想说话,乔木依忽然冷不丁地说道:“你回去吧。”
于匡图看见这具尸体的第一感觉就和-图-书是别扭:服装和鞋子表明这个人应该是喜欢跑步的年轻人,但他的外貌却是垂垂老矣可以算得上喜丧的老人……
等对策修士将这具尸体抬去给法医检查,布莱特忽然对于匡图说道:“接下来,又要麻烦你们了。”
“去其他地方!”任索说道:“我们就当做自己是普通旅客,去各处景点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遇到身怀线索的路人!”
乔木依将脑袋迈进自己营造的黑暗之中,轻声说道:“别跟着我了,我只是注定要失败的反派,会被送上火刑架的魔女,被包围在悬崖上的逃亡者……我不能继续这么自私地将你拖累。”
天青路公路的十车道现在已经被巨大裂痕拦腰截断,就连全封闭的BRT公交站台都被粉碎了一半,交警队紧急出动,已经在附近路段完成疏导前置安排,准备迎接早高峰车辆。
我是背负全世界的怨恨的魔王,同时也是他一个人的专属主角。
于匡图:“谁不知道啊?超速监控摄像头早就将祸乱之源诞生全过程拍下来了。”
布莱特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挠了挠脑袋,用手指卷起耳边的金发:“你们玄国人真是幽默风趣。”
因为迫近昼短夜长的冬季,天空依然一片漆黑,被光污染弄得浑浊一片夜空自然连一颗颗星星都吝啬于展现给地上生物,不过今天是十六,月亮倒还算圆亮。
任索狠狠拍了拍茶几,说道:“喂,看着我说话,用屁股对着我干嘛啊?我知道你桃型屁股好看了!”
于匡图知道,掌心作为人体最重要的接触终端,神经敏感度远超其他皮肤,疼痛敏感度也自然远非手臂屁股这些地方可以比拟。自己给自己掌心纹字,这得多恐怖的意志,才能完成这种毫无用处但能产生自我满足感的仪式?
例行安慰时间到,任索喝了口茶补充一下水分。
她抬起头,看见任索正有滋有味地啃着炸鸡翅,茶几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炸鸡桶。
这位被对策局众修士尊敬拥戴的男人,便是联邦守望者派来调查魔王事件的负责人,号称守望者第二强者,被世人称之为‘王子’的布莱特·雷欧波特。
于匡图叹了口气:“可以确认是谁出手了吧?”
乔木依刚才已经后悔了,因此当她看见任索还在的时候,悔恨瞬间化为沁人心脾的无尽喜悦,阻断了她的理智,影响了她的泪腺,麻痹了她的舌头。
因此全球各大重要城市都很少会遭受大型灾难,哪怕人口密度高得宛如沙丁鱼罐头,也只会遭受人祸(高楼倒塌、大桥断裂),少有因为天灾而产生重大伤亡。
我是拥有小世界游戏机的玩家,同时也是可以预知未来的凡人。
“主角?不,我不是。”于匡图缓缓摇头。
“自然是你们的事,我无意与你们争功。”金发男子说道:“我只是调查心切……听见这里出现祸乱之源,我就知道魔王信徒肯定没走远,所以才迫不及待地下来。”
然后今天早上乔木依出房门后,就一直在故意躲避任索,仿佛当他是十年老蟑螂一样,看都不想看,碰都不想碰。
“你回去好好修炼,如果我没法洗雪沉冤,我会一直逃一直逃,说不定还有和你们见面的机会,你可以尽情期待重逢的那天到来。”
“是啊是啊,雷欧波德先生是好人,他刚才也是和我们一起行动的,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
“果然,魔王信徒与祸乱之源有极为紧密的关系。他制造了裂缝,然后祸乱之源就出来了,这绝对不是巧合,”布莱特沉声说道:“他想在莲江市中心掀起一场举世瞩目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