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468章 杀戮法术

当于匡图和黎丹从直升机里下来的时候,任索一时间还没回过神。
忽然,冰墓里爆出沸腾的白雾,全身都处于黑炎燃烧之中的光头男从里面破阵而出,大步冲向白忌。
「此凶徒非常危险,身怀绝世武学,发现者请马上通知当地官府……
“哎!?我!?丹哥等等!”
于匡图这时候似乎想说什么,黎丹马上堵住他的嘴:“知道你的火焰厉害了,但那边有水流声,冰系法术外加水系环境,你确定你在那个战场也能反过来克制白忌?”
白忌:“意思是杀人者迟早也会被杀?”
而攻击、防御、移动这三个方面,白忌仅仅钻研他的觉醒法术,就足以达到三转修士的巅峰水平!
地下室里的鸡血味越来越浓,白忌听到这话便迅速走向大门,不过他在离开前却是回头问了一句:“要是我没追上那个凶徒,让他逃了,你们会怎么办?”
黑炎虽然可以燃烧冰刺,但在这么密集的攻击,依然有一小部分冰刺刺中了光头男的身体。
“不过,那个凶徒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白忌非常小心谨慎地组织言辞:“他的能力好像……”
于匡图敲了敲桌面,说道:“你有听说过一句话,叫‘杀人者,人恒杀之’吗?”
于匡图说道:“其中,有一些外部行为是对他人无害的,例如赚钱越多就越强,例如人生成就越多就越强……我就是随便一说,有没有这些能力我也不知道,毕竟这些与人无害的增强行为,很难发现。而这类能力中,我所知道的,或者说玄国在研究的,就只有一种。”
就连小玖在洗澡后也早早上床,抱着手机玩了不到三分钟就手机砸脸睡着了。
“好了,来抽血吧。”黎丹拿出一根针筒。
“副局。”
于匡图皱起眉头,说道:“白忌暂时还不能走,接下来的事属于保密内容……任索,赵火,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回家吧。”
于匡图点点头:“研究所发现,这些杀伤生灵来增强的觉醒法术,都会让觉醒者身体沾染上受害者的‘污染灵气’。普通的杀戮是不会有这种影响,唯独这类杀伤增强的觉醒法术,在通过其他生灵的苦痛中汲取能量时,才会让觉醒者无形之中受到污染。”
击杀者……可以直接继承慕公子的魔功!?
今晚的事虽然突然,但并不罕见——普通人获得了超凡能力然后行恶,这种事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人性就是如此。
白忌想了想,说道:“没有觉醒的人……也许会想杀掉杀戮法术觉醒者?而其他修士,也会尽力追杀这个杀戮法术觉醒者,来获得他的杀戮法术?”
面前这个男人所藏着的寂寞,是用三十多年的平凡所堆积起来,就像是风沙将一块草地覆盖,覆盖了三十多年。太阳赋予的生机被风沙掩盖,月亮赐予的潮汐被风沙镇压,最后草地彻底化为了沙漠,甚至还垒起刀锋般的沙丘,仿佛想斩向这个世界。
“但有一些觉醒法术,却并非如此。这些觉醒和图书法术,除了觉醒者自己增强外,还能通过一些外部行为来增强……”
“乡下人就是乡下人,连直升机都没坐过是吧。”于匡图十分嘚瑟地走过来拍了拍任索的肩膀,“看我也没用,等下回去也不会让你坐的,自己跑回去吧。”
众人纷纷对于匡图行注目礼,任索撇开于匡图的手说道:“免了,我坐车回去,起码不会吐。”
……
一番愉快的游玩后,两人在白塔楼的最高处遇到了有蛛丝马迹的证人。经过交谈,总线索度便涨到了——49.9%!
不过这个火焰祸乱之源在开始塑形的时候,就被赵子鲤发现,被他用神圣水弹直接射爆阻止,因此连冒泡都做不到就熄灭了。
经过简单的抽血和验血后,黎丹当场就得出结果:“他的血里没有出现污染反应,那人的觉醒法术没有传到他身上。”
白忌可以看见,这个试图杀伤民众,失败后也悍然伤人逃跑的男人,是一个非常平凡的男人——体格中等,四肢有力,看来平时应该是干体力活;眼睛很小,哪怕是在战斗时候也眯起来,那就是说他就算现在不是近视,以前也是近视——佩戴眼镜的近视患者很容易会出现这种‘一线天’的眼睛。
地上很多水很滑,任索他们走过来的时候,白忌也回过神来,对他们笑了笑。
白忌笑道:“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你为我担心的。”
他整个人撞入冰墙,止住了冲势,但冰墙也因此融化。
看得任索都皱眉起来,他感觉50%肯定会触发新剧情。现在差了0.1%,感觉好像要多浪费一个回合。
感觉自己短时间内睡不着的任索,便打开了小世界游戏机,打算将‘逃亡第五天’也彻底通关了。
光头男将重心放在还没受伤的左脚,轻轻摇头:“我没那么无聊。”
不用于匡图说,黎丹带着对策修士去收敛尸体。
于匡图点头说道:“就算是善良的杀戮法术觉醒者,一旦知道自己暴露的结果就是会被无数人窥伺、追杀,天天活在担惊受怕之中,说不定也会情绪崩溃而大开杀戮……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记住保密。至于那个家伙的幕后指使者,被他称为【魔王】的人,我们也会继续调查。”
“但……当你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输了。”白忌右手伸向河流的方向,猛地一握!
他指了指桌面上三只断了头还在抽搐的公鸡:“可以通过杀伤生灵来增强的觉醒法术。”
凡击杀此人者,赏金……
于匡图也松了口气,说道:“幸好没有……不然白忌要是被调去天京,那可能我就得去天莲学院当老师了。等等,这好像也……”
于匡图摸了摸下巴说道:“如果真存在需要公布保密资料,也要发动群众力量来抓捕的杀戮法术觉醒者……那这个觉醒者,得拥有多强的力量,又得干过多大的坏事,才能让国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追杀?”
“谁?”
「慕公子对此其实早有预料,但是当他浏览和_图_书通缉文书的时候,心情却依然受到极大影响……」
小玖凑过来大声问道:“为什么小白不能走?”
“就是有。”于匡图耸耸肩,说道:“所以你也明白,这为什么是保密事项了吧?不论是杀戮法术觉醒者,还是普通人,要是知道了杀戮法术的存在,以及杀戮法术的‘继承性’,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他痛呼一声,一个趔趄差点就倒地,但他却迅速稳住脚步,右脚底忽然爆炸,虽然炸得他右脚血肉飞溅,但也赋予他极大的动能,让他迅速拉近与白忌的距离。
倒是任索现在却是有点睡不着。
“你说对了一点点,”光头男做出一个弹射起步的姿势,说道:“但更多的是,是为了取悦那个人。”
赵火看见于匡图背后的黎丹拿着一个黑色蛇皮袋,好奇问道:“那里面是什么?”
他转头一看,发现白忌已经滑着优雅步伐,闲庭信步地走到他后方,用手贴着巨大的冰墓。
黎丹用他的熊猫眼看了看冰柱的方向,说道:“那边没有什么动静,要么是转移战场,要么是打完了。战斗结束就有两种结果,白忌赢了或者输了。不过按照你们所说,那个凶徒展现的能力就只有力量和火焰,而这两样应该是会被白忌克制的,估计是被他制服了吧。”
“或许,这些污染灵气就是受害者最后的复仇,这种污染目前来说是无法根除的,这也是我们识别这类觉醒者的重要手段——我们可以通过验血,检查你是否被污染。”
更何况,光头男的右脚因为爆炸起飞,已经血肉淋漓,根本无法支撑他继续逃跑。
注意到白忌似乎有些无奈,坐在对面的于匡图安慰道:“放心吧,你怎么杀都可以,这三只鸡都是瘸了、吃太多饲料了、不吃饲料了,本身也是宰的,你只是提前给了它们一点小小的帮助。”
“这世上的觉醒法书有很多种,你是知道的。”于匡图双手合十,说道:“其中大多数觉醒法术都只跟自己有关,也就是需要觉醒者自己钻研,自己修炼,自己思考,自己增强……”
祸乱之源这玩意,说好有好的一面,只要你能迅速击杀祸乱之源,就能直接让灾祸消失;说不好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如果你不能击杀祸乱之源,那么祸乱之源就有可能造成更大的损失。这些还是玄国官方调查出来的情报,现在尚且不知道祸乱之源对灾祸还会不会其他影响。
白忌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做出这些事?报复社会?”
“一定要……徒手吗?”白忌有些艰难地问道。
“如果有人为我而哭,那说明我还是个东西,不然就不是。”光头男说这话时很平静,没有什么感怀身世的悲伤,反倒像是在说自己三十几年总结出来的结论。
为了在冰墓里获得一线生机,他不得不全身燃烧,为此他烧光了身上所有衣物、妆容和毛发!
“不过你这个说法倒也有意思。”
任索很快就找到备注中最重要的内容:‘此人武学非常m.hetushu.com特殊,击杀者都将直接继承此人的绝世武学之基’。
白忌依旧眉头紧锁:“但为什么检查我?……啊,那个人是杀戮法术觉醒者?但跟我有什么关系?”
旁边的河水忽然炸响,漫天冰刺从河面爆起袭向光头男!
当脚步声在游玩设施【冲浪】附近响起,平静黑暗的河流里忽然涨起万丈白冰,在霓虹灯的光芒下,五道冰柱如毒龙咬胆袭向脚步声响起的地方!
“那你究竟有什么目的?”白忌不知道想到什么,语气稍微严肃了一点:“难道是因为你的……能力?”
对策局地下室内,白忌看着面前的三只咯咯直叫的公鸡,默默不语。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白忌追着凶徒到这里,凭借环境里的水流阻断了凶徒的去路,然后凶徒殊死一搏,然后他发现怎么都打不过白忌,最后就直接20投当场去世了。
此人武学非常特殊,击杀者都将直接继承此人的绝世武学之基……
但这一点,根本不会成为他的缺点。
一番吵闹之后,于匡图也进入工作状态:“圣灵牧师曾经在这里出现过,治疗完人之后就不见了?而白忌去追那个凶徒了,你们在这里治疗其他伤员?”
反倒是爆炸汽车引起的火灾里,居然出现了火焰祸乱之源,这个才让任索惊奇:他虽然以前就听说过《命运》直播之后,祸乱之源就开始逐渐出现,但现实里遇到还是第一次。
冰墓里出现无数蓄势待发的兵器,旁边的河流也升起一幕冰墙,密密麻麻的冰刺足以令密集恐惧症患者昏迷。
白忌轻轻呵出一口寒气,附近的空气似乎也因此冻结起来:“投降吧。”
“怎么办?通缉他咯。”于匡图也准备离开这个满是鸡血臭味的地方,跟在白忌后面没好气地回答道。
一旁的黎丹点点头:“还必须让它们的鸡头看着你,你要让它们看着杀鸡者的相貌才行。”
“没有。”
远处双手按在地面的白忌站起来,双脚一踩,冰面在他足前延伸,为他铺出一条冰霜之径,让他可以毫不费力就能速度奇快地在地上滑行,迅速靠近冰墓。
因为椅子上有鸡血,所以一直站着的白忌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究竟为什么要进行这种这么……诡异的抽血检查了吗?”
“欢乐世界里,太多地方有水了。”
虽然任索知道于匡图肯定是瞎扯谈,但于匡图也不会害人,估计真的是什么不能公之于众的保密事项,因此他也顺着于匡图的意思说道:“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白忌你要是没事,就给我们报个平安吧。”
于匡图沉吟片刻,说道:“天莲学院的教师……当事人……好吧,那你千万不可以说出去,无论谁都不行。”
白忌走到走廊上,问道:“他那么危险,你们会不会公布他的资料,发动群众力量迅速抓住他……要是知道他的觉醒法术可以被‘继承’,群众们肯定会多加留意吧?”
白忌会的法术很少——可以说,他虽然会一点其他类型的法术和_图_书,但所有法术都不精通,很难在战斗中使用起来。
欢乐世界‘欢乐水世界’园区内,因为已经入夜,这里大多数游玩设施都已经关闭,因此几乎没有游客在这里游荡。
“这个自然。”
画面里出现了一张通缉文书,除了慕公子的相貌、名字、年龄和特征外,还有多行血红色的备注:
“刚才副局长呕出来的东西。”黎丹平静说道。
「通缉文书上并没有写明慕公子的罪行,绫音似乎认为慕公子是因为那一晚为了救她杀了那个男人,所以才被六大派通缉。」
修士战斗的六大方面:攻击、防御、移动、侦查、治疗、辅助。这里面,他已经离开了黄河长江部队,根本没有侦查方面的需求,治疗方面有任索,辅助只是锦上添花有无皆可。
于匡图也是第一次看见小玖,神情顿时放缓下来,和颜悦色地说道:“因为需要去登记一下,走一下流程……放心吧,白忌是见义勇为,正当防卫,只是需要配合我们继续进行调查。”
注意到光头男的沉默,白忌进一步肯定他肯定不是入魔者,劝说道:“住手吧,你这样下去,难道没人会因你而哭吗?”
而几秒种,就能让他万箭穿心了。
“是。”
现在对策局的人也到了,游客们也已经被工作人员送到安全地方,于是任索他们便跟着于匡图去找白忌。
“不过,听说联邦那边好像研究出不用验血,也能检查出是否被污染的道具,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
“简单说说过程吧。”于匡图拿出一根录音笔。
正在加紧凝聚冰墙的白忌,忽然觉得更冷了。
一堵厚重冰墙蓦地出现在光头男面前,他嘶吼一声打穿了冰墙,但冰墙后面却没有白忌的身影,而是又一面冰墙!
白忌有些疑惑:“那你要我杀这三只公鸡,是为了……检查我有没有这种觉醒法术?”
「第六天一大早,绫音就唤醒了慕公子和侍女小锁,着急地告诉慕公子已经被六大派通缉了!」
“那个赋予我新生,赐予我勇气,点燃我激情的……魔王!”
手忙脚乱接住自己呕吐物袋子的于匡图,马上一脸讨好地拉住想要回去的黎丹,看得大家一脸黑线。
于匡图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被黑炎燃烧的骸骨:“他死了?”
击杀者将获得六大派的重金聘用……」
“嗯。”任索指着远处的被霓虹灯光映照的巨大冰柱:“不知道他们打完了没有。”
察觉到气氛变化的任索问道:“怎么了?”
但这个人的行动,无论是逃跑、隐忍还是爆发,都充满理智的判断,绝非失去理智的入魔者。
“勇气可嘉。”
当然,如果他已经被杀戮欲望吞噬化为‘魔’,那白忌的猜测自然根本没意义——一旦入魔,不管是拥有超级富豪还是花都兵王,该砍人还是会砍人。
“自杀的。”白忌有些复杂。
许是今天的经历太过刺激,大家都很疲累,简单分别后便各自回去休息。
冰片爆裂的声音不绝于耳,猛烈攻击的冰柱最和_图_书后化为了巨大的坟墓,封堵了里面生灵的所有生机。
其实第五天夜晚还能去游玩的景点已经不多,任索只是因为早上要喊小玖起床,所以才停止游戏。
于匡图哼了一声,就当任索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不过他认真看了看任索,转过头跟黎丹说道:“任索都三转了,你呢?”
“当然能!”于匡图毫不服输,看来他平时应该没少和白忌比较——作为莲江战力最强的两人,偏偏两人还是一火一冰,于匡图自然暗地里认为自己能碾压白忌。
一路无话,虽然白忌不在,任索也不会开车,但幸好任星美在暑假的时候就考了车牌,因此大家也顺利回去。
黎丹一脸严肃地走过来,将一根像是笔的检查仪器递给于匡图。于匡图瞄了一眼仪器的显示,顿时脸色一变,说道:“白忌……那混蛋真的是自杀的吗?”
任索很快就找到第五天夜晚的正确剧情触发景点——白塔楼。
啪——
白忌一脸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有这种觉醒法术……”
他相貌算不上好,算是中人之姿,年龄应该超过三十岁,但应该是单身。
不过当任索结束逃亡第五天,进入逃亡第六天的时候,他便知道这0.1%的线索度,恐怕是需要游戏助攻——
地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被水彻底浸湿,化为光滑的冰面。一幕幕冰墙从冰面上升起,虽然没法挡住光头男的去路,但足以拖延他几秒种。
除了因为他长得有点像处男外,还因为白忌感觉有家室的人不可能会做出这种杀人放火之事。
光头男的声音,有种令人说不出的铁锈味——沙哑而令人厌恶,音调很怪,仿佛很少和人说话一般。
正在思考当老师的利弊和师生恋可不可行的于匡图,说道:“这属于保密事项,你也不能知道。”
……
当他们到达冰柱所在的地方,白忌正坐在一边的长椅上,低着头注视地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有轻微洁癖的白忌虽然心中千般不愿,但还是挽起袖子,将这三只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公鸡,一只只扭下鸡头,场面非常血腥,鸡血飚得到处都是,那股臭臭的鸡血味,更是让所有人都情不自禁运转「衣」系法术来过滤空气。
黎丹立马将手上的蛇皮袋砸过去,转身走向直升机,说道:“我这就回去请一个月假修炼,你老慢慢工作吧。”
……
于匡图看了一眼战斗场景,到处都是巨大的冰柱冰墙,冰块在不断消融弄得地面都湿漉漉的,空气里的相对湿度更是高到一个令他难受的地步——跟这家伙战斗的时候,得第一时间就将附近的所有水分蒸发才行。
“危险?”于匡图笑了,“他还不够格,国家根本不需要公布他的资料,光是靠对策系统和公安系统就足以抓住他了。”
“没错。”于匡图说道:“研究所发现,这些杀戮法术觉醒者,被人杀了之后,击杀他们的人,也会直接继承他们的杀戮法术——简直就像是一个诅咒一样不停传播。”
“我是当事人。”白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