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438章 超越命运

在「传火时代」的画面里,太阳像是被遮挡了一般,天空昏暗无比。天地间的光源,是一个个如同泰坦巨人的人类,他们站在前线,抗衡比航空母舰还要巨大,从黑暗之海里源源不断爬出来的深海怪物,并且自身不断燃烧散发出温暖的光芒。而人类所保护的大城市里,大部分区域都被弃置了,只有一小部分有人居住,而这些残存人类,无一例外高度都至少三米以上,在黑暗中依靠巨人残骸燃烧的篝火来生存。
小光头眼神坚定,从浴缸里跳出来,踮起脚尖看到厕所镜子里的自己。
害怕是没有用的,将自身的未来交托给命运只会让自己终日活在恐惧之中,唯有怀抱理想努力前行,勇敢地不断进步,就算跌倒了,姿势也很豪迈!
第一,这个任务,玩家基本不可能在游戏里完成的。无论是名字‘超越命运’,还是‘猜测到后面的命运之路,提前击杀祸乱之源’这两句话,都暗示着按照正常游戏流程的玩家绝对无法完成这个支线任务。
不可能。
任索轻轻呼出一口气。
等到俺修炼有成,蜕去地灵束缚获得肉体凡胎,就将云望舒和长生吊起来,去仙宫抢食神小姐姐当厨娘,到时候大碗吃肉,大碗喝酒,吃一口好吃的,弹一下长生的额头,再喝一口好喝的,拍一下云望舒的屁股,岂不是美滋滋。
然后任索记录下自己可以动用的外力:羁绊者、自己、对策局、游戏角色。
云望舒头也不回,放下茶杯,伸出两根手指夹起小光头的衣领,将他脑袋提到自己面前,问道:“觉得怎么样?”
青城道温泉度假村酒店大套间的厕所里,小光头坐在马桶盖上,捧着手机看直播。
任索眼睛一亮,现在灾厄少女最后一个漏洞也被填上了——现在无论任索在命运卡牌判定里抽到什么,灾厄少女的收益顶多是0,但敌人的收益却必然为负。
小光头眼神坚定,猛地冲向前——
又或者,假如任索很强,能不能直接自己过去打爆祸乱之源。
也许www.hetushu•com一切都是偶然,但任索也听过一句话:这个世界没有偶然,只有化了妆、戴了面具的必然。
当BOSS竖瞳怪出现的时候,厕所灯忽然闪了一下,吓得小光头躲进浴缸里了。他看着屏幕那两只巨大的竖瞳,一股寒气自他灵魂深处蔓延到全身毛孔。
这个想象难度,基本等于某个高中生碰到校花的手,然后连他们以后的孩子名字就想好了,不如就叫黑子,男的去打篮球女的送去学园都市读书——最重要是他会将这个幻想信而为真。
毫无疑问,任索第一时间就认定‘游戏角色’是完成这个支线任务所需要的外力。
它们分别是《吞噬世界之灵》、《绝地牧师》和《深夜走鬼》。
畏惧不前,最终必会迎来无可避免的失败;踏出一步,方能抓住勇气赐予的一线胜机。」
在任索获得通关评价100分后,任务评价结算时,出现了这个信息:「支线任务:超越命运。猜测到后面的命运之路,提前击杀祸乱之源(尚剩余2次机会)。」
小光头心里幻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双眼却是紧紧盯着屏幕——他也觉得修炼好辛苦,看直播涨修为这种好事,他自然不能错过。
啪!
不过,当灾厄少女一步步重创竖瞳怪,小光头的畏惧感便逐渐消散。
“我是问,你开心吗?”
“开,开心。”小光头马上怂了:“俺,俺下次不敢了……”
两根柳条的抽打速度马上加快起来,在空中抽出了红色残影,小光头被抽得哇啦哇啦地乱叫。
战斗现场画面里,万米之下的海渊忽然冒出无数白色光球,聚集到灾厄少女身上,让她散发出耀眼却不刺眼的纯白光辉——
在「怪物时代」的画面里,手持枪械的超凡者正在与十多米高的独眼怪物、比蒙巨兽、雷鸟、巨魔等超凡生物战斗。
因此,被抽得鼻涕泡都吹破的小光头,颤着声音大声喊道:“就就就就就算你是人见人爱爱爱,车车见车载,任任任寒见到走不动路的,www.hetushu.com的的的灵魂伴侣,俺俺俺也是不会会会屈服的……”
而且只会就算灾厄少女死了,任索也可以选择消耗1枚命运之种的‘正常复活’,而不是消耗2枚命运之种的‘祝福复活’(祝福复活里没有绝望牌)——就算他抽到‘绝望’‘大绝望’,灾厄少女也不会受到影响。
假如任索的「清泉流响」还有很多时间,他是不是可以直接召唤出一个牛逼的游戏角色,去将祸乱之源击杀?
昨晚用「敕令」强化了「一日千里」,令自己短暂进入高悟性状态的任索,很快就将这个支线任务的隐藏含义分析出来:
测试版游戏《命运之手》一共十章,每两个章节组成一条命运之路:追溯之路和击杀关卡。
“如果,这就是小世界游戏机所期待的……”
他仿佛回到一千多年前,那时候他刚刚生出灵智但徒有其神而无形,懵懵懂懂不知世事更替日出月落,甚至无法化形接触生灵,连意识都是模糊不清。
他紧紧握住拳头,感觉到自己已经不一样了。
“挺,挺Q弹的……”
……
这些信息,任索都已经调查清楚了。游戏历程还剩下4章,自然还有两条命运之路。
然而,在玩家100分之后,居然出现了一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支线任务。
第二,这个任务,玩家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
三秒之后,小光头被无形的灵气线索吊起来,裤子被脱了,两根无所凭依的柳条,就这么在空中不停挥舞猛烈狂抽小光头的小屁股,小光头哀嚎着晃动身子,两根柳条也跟着移动抽打。
然后斗篷蓝发女孩在木桌上摆下两张背面朝上的卡牌,轻声说道:「那么,女孩下一步将会踏上哪条命运之路?」
因此,并不是任何游戏角色都是可以完成‘超越命运’这个支线的外力,至少伊莉娜不是。
任索想啊想,想啊想,忽然想起来了。
斗篷蓝发女孩说道:「当生灵鼓起勇气,迎战恐惧,便能发现:恐惧不过如此。
「女孩抓住了勇气,斩www.hetushu.com杀了祸乱之源·恐惧双瞳。」斗篷蓝发女孩说道:「她释放了孕育的能量,改变了名为恐惧的未来。
这三个游戏里,《绝地牧师》的赵子鲤和《深夜走鬼》的收集者都是拥有强大后台的游戏角色,吞噬世界之灵则是本身就能探查到世界秘密的神奇存在,因此它们都算是‘能够窥探命运’的游戏角色。
随着斗篷蓝发女孩的声音落下,木桌上所有卡牌尽数消散,三张卡牌浮现在半空之中,分别是:「怪物时代」、「深海时代」、「传火时代」。
女孩获得了勇气之光的祝福,获得了恐惧之躯,获得了命运之种。」
因此,虽然小光头老是被云望舒管来管去,还被云望舒抓住逼着一起看新闻联播、世界新闻、物理化学,甚至还得‘每日一练’‘三天一小测、五天一大测’,但他从来没有起过‘俺要离家出走’的心思——它唯一的归处就是神海市高架桥的那根盘龙柱。
这柳条似乎经过了强化,泛着红色的血光,每次都打到小光头的内裤,但内裤屁事没有,然而小光头却得痛得大叫起来。
小光头哼了一声,要不是必须得依靠云望舒才能到处玩,他早就一个逍遥自在去了。
那时候他自然无所谓这种状态,但是现在小光头已经见识过人间浮华,亲手握住了自由,认识到‘活’的美好,他再也不能忍受那种无躯、无我、无知的生活。
因为他猜不到后面的命运之路。
且看他起高楼,且看他宴宾客,且看他楼塌了,哼!
“现在轮到我开心一下了。”捧着手机坐在床上喝茶的云望舒说道:“声音不够大,那就换成3倍速吧。”
恐惧因生灵的恐惧而强大,因生灵的勇敢而弱小。
但现在回头一看,似乎处处都是暗示。
身为地灵,小光头并不惧死,他甚至没有生死的概念,但他唯独恐惧过去——在灵气并没有复苏的过去,他连‘自我认知’都做不到。
斗篷蓝发女孩所布置的命运,肯定是依靠特殊的情报或者能力,甚至可能http://www.hetushu.com她本身就是命运,所以才能布置出命运之路——人类怎么可能从欧洲某个杀人屠夫的某个饰品,想到非洲大裂谷里隐藏着绝望之主?怎么可能从欧洲出现的白狼人,想到万米之下海渊里孕育着恐惧双瞳?
任索轻轻呼出一口气。
「生灵真正恐惧的,其实是恐惧本身。」
他从小巴巴裤子里‘借’走了旧手机,没跟云望舒他们一起看直播,而是躲到这里自己偷偷观看,免得那群大坏蛋看着看着直播,突然就‘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到时候小光头就倒霉了。
要么回去被高架桥压着万世不能翻身,要么被云望舒压着到处旅游,小光头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忍辱负重。
小光头打开厕所门出来,便看见云望舒就在前面,左手捧着茶杯,右手捧着手机,似乎刚刚出来倒茶。
没错!
盘,你是要当一辈子的懦夫,还是当五秒钟的男子汉!
白发大汉巴,和瘦弱白发年轻人长生,不约而同抬起头,用惊愕的眼光看着云望舒屁股后面的小光头。
畏惧不前,只会失败;只有勇敢踏出第一步,才可能有胜利的机会!
任索之前在第四天里召唤出伊莉娜,伊莉娜并没有表现出异常,忠诚地按照他的吩咐,伪装成无上至尊十大真传弟子之云空殿,完成一波完美的团灭并且还顺手复原了被破坏的城市。
小光头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似乎注入了新的力量源泉,全身血液沸腾起来,心里的恐惧逐渐消散,一个坚定的想法在他心中冒出来:只要俺变强,就不会回到以前。
不过小光头倒是一句话都没求饶,因为他看见一旁围观的巴和长生对他竖起了大拇指,长生更是暗暗比了个口型:“有种!”
跟其他游戏不一样,《命运之手》的自由度很低,玩家必须根据斗篷蓝发女孩的发牌而行动,如果斗篷蓝发女孩不给出祸乱之源BOSS的信息,玩家是不可能知道BOSS的所在地,更别提提前击杀了。
它出现在任务结算界面,只是让玩家看见而已。玩家想要完成这个任务,必和*图*书须借助外力。
在「深海时代」的画面里,无数健硕狰狞的鱼人和一头头巨大的深海怪物从海滩上入侵陆地,天空被战斗机所遮挡,无尽炮火如暴雨袭向海怪战线。但除了海岸外,还有许多怪物从下水道入侵城市……
然后,《命运之手》这个游戏,允许任索消耗三次节日促销机会,召唤三次游戏角色,并且每个游戏角色在游戏里仅能召唤一次。
他知道,现在是完成支线任务‘超越命运’的最好机会了。
「勇气祝福:身体素质进一步加强,自身不再遭受‘大绝望牌’的影响(但‘大绝望’依然会有效果)。」
这股力量如有实质,小光头感觉到自己身体充满力量,甚至连修为都略有上升!
聪明的任索总结出这两点后,马上得出结论:这个任务,根本不是给玩家完成的。
就前三条命运之路而言,这三条命运之路虽然分别对应‘绝望’、‘暴戾’、‘恐惧’,都是人类常见的负面情绪,但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不存在通过前三条命运之路,猜测到后面两条命运之路的可能。
“还有下次?”
那么,是哪个游戏角色呢?
斗篷蓝发女孩轻轻挥手,三张卡牌便化为齑粉,被风吹落到蜡烛之中,令蜡烛的火焰越加旺盛。
在10月份之前,有三个游戏,同时进行了更新,版本增加了0.01。
不过,10月份本身就有三个节日:寒露、霜降、重阳,因此任索并没有在意。
豪迈的男子汉是,是不会求饶的。
按理说,100分评价完美无瑕,应该是意味着玩家已经以最佳方式通关游戏,理论上应该是没有再可以优化的地方——不然就不是100分了。
如果是其他可以重新再来的游戏,任索还可能先通关一次,然后重打一遍,但这个游戏无时无刻都在同步现实,这条路走不通。
那时候的任索还奇怪,为什么这三个游戏会更新,是不是暗示着什么。
他看了一眼屏幕,斗篷蓝发女孩正在静静地等待,等任索将棋子移动到其中一个卡牌上,开启下一条命运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