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大世界,大时代

第426章 神迹,小骚货

然后随着仙女姐姐冷漠无情的宣判,炎刀少女便在一道紫雷之中化为血雾消散。
卷毛看了看街道,他们这里已经是仙女姐姐最先歼灭怪物的地区,但在仙女姐姐出手前,怪物们依然造成严重的破坏——好几栋建筑物外墙都爆开了,碎石飞落到大街上,伤者到处都有,马路上更是多车连环相撞,大街上蔓延着血迹和残骸。
卷毛捡起掉在地上的白纸皮盒,里面新买的手办,已经连手办带盒子都彻底粉碎了。
刚才他们两个遭遇炎刀少女袭击的时候,同伴推开了卷毛,两人虽没有被刀砍中,但刀上的烈焰却是烧到了同伴的左手。
意外的,卷毛没有跟他斗嘴,同伴微微一怔,注意到卷毛内疚的表情,他忽然一脚踢过去。
只听得无数声淅淅沥沥的声音,地上的碎石忽然飞起来填补楼房的缺口,碰撞的车辆开始倒退,被撞扁的地方也恢复原状。
“谨遵仙尊之命,抚平世间伤痕。”
在「空白时代」的画面,只见一座城市废墟中,正在角落处偷偷看书的人类,被在半空中出现的妖魔鬼怪抓爆了脑袋。
“你的老婆们回来了。”伤势痊愈的同伴笑道。
卷毛戳了戳同伴被烧伤的右手,有些愧疚地说道:“还说不是很疼,你嘴巴都歪了,声音也打颤,你没注意到你额头流汗了吗?”
「女孩借助其他人的力量,灭绝了祸乱之源·暴戾之孽。」斗篷蓝发女孩说道:「她释放了孕育的能量,改变了名为暴戾的未来。
“肉疼了吗?”同伴问道。
在「幻想时代」的画面,显示着数名超凡者与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在对抗,站在人类对立面的远方背景里,有天堂、地狱、宇宙飞船……
斗篷蓝发女孩轻轻挥手,三张卡牌尽数破碎。
“没有。”卷毛摇摇头,转过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同伴,看着同伴那只轻度烧伤的右手,问道:“要不我们现在就赶紧去医院吧,你的手……”
就在这片蒙和*图*书蒙白光之中,被「百鬼夜行」侵袭的城市,居然回归到侵袭前的模样!因此受伤的伤患,更是如同时光倒流般恢复!
这款游戏里,基地建筑可以通过消耗资源来进化科技侧水平和神秘侧水平,科技侧最强可以达到‘星际时代’,神秘侧最强可以达到‘诸神降临’,而在两者达到最高水平后,就可以建立时空玄学研究所,研究最强技术——破镜重圆。
一回去,游戬就抬头挺胸地说道:“大家放心,仙宫再也不是问题了!”
“但现在伤员太多,我这种轻伤,又是外国人,未必有机会得到治疗。”
“这时候就别在意钱了,难道你想这样回国吗?”
自动售货机给的饮料自然是冰的,同伴的左手被浇了冰水后,左手手臂灼伤导致的火辣辣疼痛也迅速减轻,让他满是冷汗的脸重重松了口气。
这货怎么过来的?还不是靠东承灵的空间门。
卷毛松了口气,低头拿起自己那袋手办,发现它们居然也恢复原状了。
就在此时,卷毛听见直播间和耳边同时传来轻灵女音的宣告之声:
刚才炎刀少女过来杀他们的时候,就落在他掉在地上的商品上。炎刀少女自然没有在意,重重一踏就将他的东西踩碎了。
破镜重圆,可以允许将某个区域的所有建筑和生物恢复到最健康的状态。在游戏里,这个技术很少会用出来(毕竟前置条件太多),但一旦用出来,基本都是在己方基地被拆得一干二净、兵也全军覆没的情况下,直接将所有建筑和小兵复活,往往能造成翻盘奇效。
她右手轻轻一挥,三张卡牌接连浮现,分别是:「使徒时代」「幻想时代」「空白时代」。
灾厄少女也准备断开网络连接,不过这时候旁边的游戬大声说道:“我们还会见面的!下次当你遇到困难,朕就会出现帮你!”
“她不仅告诉朕她的闺名,还在离开之前,含情脉脉地看了朕一眼,还和-图-书发出欲求不满的声音。”游戬啧啧啧地说道:“没想到,她居然还是个小骚货……但朕喜欢!”
画面转移到命运之间,只见漂浮在半空中的「百鬼夜行」悄然消散,露出后面的斗篷蓝发女孩。
然后斗篷蓝发女孩在木桌上摆下三张背面朝上的卡牌,轻声说道:「那么,女孩下一步将会踏上哪条命运之路?」
伊莉娜收起羊皮古书,漫步走进青铜巨门,青铜巨门便缓缓关闭,变得透明消失在云端之上,仿佛从来都没出现过。
卷毛的手机虽然依然没有画面,仿佛屏幕的光线被吞噬了,但直播间还是有声音的,因此他们通过声音判断,知道这片地区的怪物应该是被肃清了,便没有乱走,就在路边休息。
“就是灾厄使者,无名是她的闺名,普通人不知道的,爱妃你可别乱叫,这是朕和她的小秘密。”游戬骄傲地说道:“无名已经迷上朕了。”
游戬看得愣住了。
看在前面的人头份上,任索想了想,说道:“过去种种,已是云烟,我乃灾厄,亦是无名。”
卷毛看向同伴,同伴眨眨眼睛,用力地扭动一下左臂,做出一个强壮的姿势,嘿嘿笑道:“我的左贵妃又痊愈了。”
虽然的确不好听,但这锅你可别甩到我头上,任索马上说道:“不是,这里面有很复杂的原因,反正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忽然,卷毛发现无处不在的白光消散了,湛蓝的天空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手机屏幕也亮起来,而一直无休无休降下的紫雷,也停下来了。
而这几天小玖又放假,东承灵不在,任索岂不是又要帮忙照顾她?任索可不想再遭受打王者荣耀坑小学生的耻辱。
果然,‘完美侵蚀’也不是万能的,除了会受限于城市的网线与电力,同时也受到世界灵气水平的限制。
“走吧,去医院。”卷毛扶起同伴,同伴苦笑道:“在外国看病啊……”
看着地面上恢复原状的城市,和图书伊莉娜在心中说道:「《征战时代》时空玄学研究所的‘破镜重圆’,已经是伊莉娜能找到的最强恢复技能,所有损毁建筑物和伤员已经获得恢复。
任索:「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准备退场仪式吧。」
“为什么?”游戬一脸悲怆:“难道是我那首诗不好听吗?”
突然,地面、建筑物、人全部蒙上一层蒙蒙的白光,卷毛看着自己身体里浮现的白光,一脸惊讶。
此时,一缕缕血烟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聚集到灾厄少女身上,直播间画面也转移到她身上。
「这已经是极限了,无上至尊。」
现在的灵气水平,并没有达到可以让伊莉娜用‘完美侵蚀’将复活术在现实里重现的程度。
直到川先生用卫星电话呼叫他回去,他才悠悠醒转,赶紧通过空间门回去。
在这个时候,恐怕整个东京的医院都进入紧急状态,医疗资源肯定优先照顾本国人、重伤者,像同伴手臂灼伤这种伤势,还真未必能得到及时治疗。
至于‘复活术’,伊莉娜的确能找到,而且品种也各有不同,但复活术是伊莉娜目前无法用‘完美侵蚀’表达出来的技能,恕伊莉娜无能为力。」
女孩获得了暴戾戒指,获得了命运之种。」
……
《征战世代》这游戏,任索玩过,属于RTS(即时战略)游戏,就是建基地造小兵,然后框A框A的游戏(任索的水平也只到达框A这种程度)。
“妈妈,我没事……”
“不好。”同伴摇摇头:“这里是仙女姐姐刚刚清理完的地区,不会再有那些怪物出现,你现在带我去其他地方,反而会更加危险。等直播结束,我们才离开。”
灾厄少女现在穿的可是裙子!
“是吗?”同伴用左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苦笑一声:“我们已经很幸运了,你看看那些被怪物打死打残的,还有因为黑暗撞车的……只有我烧伤了左手,算是你这个傻逼平时除了口臭脑残以外没干什么坏事,还hetushu•com有我一直积善积德的结果了。”
任索犹豫了一下,忽然心动起来——有这么一个四转级别的打手帮忙,似乎的确不错……
在「使徒时代」的画面,数个超凡者在对峙,他们背后都有形状各异的妖魔鬼怪,本身是黑白描绘的图片,但画面里所有生物的双眼都血红一片。
这倒是真的。
“而且也不是很疼嘛,我忍忍还是没问题……嗷!”
“终于结束了吗?”
说着说着,他因为身体动作幅度太大,牵动到左手的灼伤疤痕,疼得扯了扯嘴角:“要不是那位仙女姐姐及时,你和我早死了,现在只有我受了点伤,你该高兴才对!妈的,真捷豹疼,火辣辣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卷毛看见直播间里的仙女姐姐已经不再走动,恍如钢铁丛林的都市也没有再燃起战祸,一直提起来的心头大石终于放下。
不过,这已经足够恐怖,直播间里的弹幕满满都是‘老婆快出来,我看见神了’‘老婆,你怎么变成神了’‘神迹啊!’之类的赞美之词。
南希翻了个白眼:“何以见得。”
地上的残肢和鲜血回归到其原来的肉体,大呼大叫满脸冷汗的伤患们神色渐渐放松,甚至能活蹦乱跳地站起来。
要是他还想过来,东承灵这几天岂不是还得帮忙开门?
不过,任索让伊莉娜恢复所有伤员和建筑,除了是想狠狠刷一波仙宫的声望,另外一点便是想探究伊莉娜能力的极限,而《征战世代》的‘破镜重圆’应该属于她能动用的最强手段之一。
离他们更远的地区,当仙女姐姐过去的时候,那些怪物到底造成了多大杀伤?卷毛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但他知道,伤员和死者一定是一个自己难以想象的数字。
“朕已经拿下了无名!”
“什么意思?”
不过装备「独角兽的诱惑」不仅裙子够长,而且还附送了安全裤,这是个好文明。
“谁是无名?”南希问道。
任索脸色忽然坚定起来——没错,他不能和图书这么干,他是有原则的。
其他游戏里,绝对有比破镜重圆更厉害的技能,例如时光倒流之类的,但伊莉娜的能力上限就是破镜重圆,并且还删掉了‘复活’这个效果。
他还真害怕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例如又刷出一波敌人之类的……这并非不可能,因为这些怪物的登场方式就是‘刷’出来的。
“去你丫的,老子刚才是救自己,你以为是救你啊?别一副欠了我的傻逼表情,臭傻逼。”
任索思考的时候,伊莉娜身后蓦地出现一堵古朴,存在奇异雕纹的青铜巨门。看得地上众人和直播间观众一阵惊骇,然而青铜巨门打开,里面放出无尽光芒,难以窥见门内风景。
灾厄少女漂浮到半空中,身上爆起血红色的风暴,神色无悲无喜。
依然是熟悉的烛火摇曳,直播结束,任索瞄了一眼灾厄少女的画面,顿时翻了个白眼——那个zhen居然偷偷摸摸地走到灾厄少女下方,抬起头盯着看。
“是因为仙宫的规矩吗?这是你的历练吗?”游戬迅速自己脑补了许多内容,说道:“那你至少可以告诉我的名字吧?”
不行,任索,你可是堂堂大男人,怎么能因为一点点好处,就做出这样的事!?
但这是个好机会,任索赶紧控制灾厄少女,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断开游戏链接离开。
现实光线的回归,几乎让所有人都下意识以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已经结束。
卷毛连忙去旁边饮料自动售货机——东京街头多得是——买了一瓶不知道什么品牌的矿泉水,直接往同伴左手的灼伤疤痕上浇。
“不,她们已经不是我老婆了。”卷毛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手机屏幕:“我现在,只有一个女神。”
思考完利益得失,任索便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你以后不要再在我眼前出现了。”
任索随便选择一张,斗篷蓝发女孩便幽幽说道:「女孩踏上了另一条命运之路。」
“神啊……谁来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