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368章 你这个友!人!A!

“火哥,有一个坏消息。”孙淑说道:“我听说鲤鱼那边好像也有超凡者当演员,他们的上台顺序刚好就在我们前面。”
你那个跟你有一样爱好,经常跟你一起玩,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社团学妹,在你的圈子里已经被众人认定是你的CP(非常相配的情侣),我说什么了?
“迟到十分钟了哎。”赵火敲着方向盘。
一个红唇齿白,穿着无袖白衬衫和小裙子,用白丝小腿踩着小鞋子,双手还十分时尚地套着顺滑袖套的白发小女孩正在拉着高挑女生的衣袖,她那水汪汪的赤瞳大眼睛看得高挑女生心都化了。
两个少女对视一眼,然而这时候小女孩抓住她们的衣袖,两眼泪汪汪,用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问道:“姐姐……”
而如果妹妹跟自己亲,那就不仅仅是踏入二次元的大门,而是踏入深夜动画的世界(深夜动画多为儿童不宜)。
“跟你们二次元聊不来。”
他转过身,露出一张还算清秀的脸庞。似乎注意到任索那奇异的视线,精灵张嘴就是一口低沉的男中音:“干嘛,没见过精灵嘘嘘吗?”
她们两个今天是要去漫展出COS的动漫爱好者。按理说,她们最好是应该在漫展会场里换衣服,不过她们两人的衣服虽然颇为绚丽,但也没有突破正常人的认知,作为常服出行也没什么问题——毕竟现在lolita服饰、水手服盛行,大城市的人对这种着装的容忍度也被大幅提升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任索摆摆手:“我不会私自行动啦,带我去换衣服吧。”
小女孩摇摇头,问道:“你们,是不是,要去那个,那个,那个……”
等任索走出宿舍楼的时候,赵火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任索听得一阵恶寒:“难说,说不定会有真爱帮我打死你。”
9月21日早上,莲江酒店周近的地铁二号线明珠广场地铁站里。
一个蓝衣粉毛戴着猫耳的高挑女生,和一位穿着蕾丝花边哥特少女裙的女孩挽着手一起走进地铁,顿时吸引到无数视线。
和_图_书嘘……
“我妹妹做了早餐,我怎么也得吃完才下来啊。”任索拉开车门坐到后座上说道。
卧槽,好狠,任索服了:“你这是自损八百杀敌一千啊!”
“……我不认识你,另外,我没来错地方。”
任索心里一沉,脚步漂浮地走到洗手池前,用手撑着台面,注视着镜中自己,试图欺骗自己:“不会真快的……不会就是今天……”
“哦?这么说,你对自己的内裤很有信心咯?”任索反唇相讥。
“嗯?”他转过头看了看任索,说道:“想合照的话,出去再说吧。”
在赵火的认知中,有妹妹几乎等于半只脚踏进二次元的大门。
“我就是想找我的家人!”小女孩十分自信地说道:“既然那里有很多很能打的人、有耳朵的人,那我的家人应该就会在那里!”
任索忍不住捂脸:“赵火……”
哥特少女问道:“但你的家人呢?你家人没带你去吗?”
小女孩这穿着跟她们相比也不遑多让,而且小女孩这头双马尾白毛和红色美瞳甚至更加高级,看起来就像是同道中人。
“听到我喜欢你,还敢跟你一起的女朋友,你觉得她是喜欢你,还是——”赵火看着任索说道:“想看我和你比剑呢?”
而其他火爆的,基本都是超凡新闻,例如哪里哪里有间恐怖屋经常闹鬼,吓死人不偿命;例如神海市某条交通要道在夜晚会有怨魂缠绕司机,幸有高德大僧才驱散了该处怨魂;例如武夷山现在已经重新开放,桃源曾经在武夷山开放的消息不胫而走,每日旅客量数以万计,武夷山景区严禁烧香拜祭……
任索倒是挺有自知之明——跟武者出身,曾在袭击之夜杀敌四人的赵火相比,任索他自己逃倒是没问题,但想打赵火一顿就难了。
来到洗手间里面,任索准备找个隔间换衣服,不过他一进来就看见惊爆眼球的一幕:
“你这个……”
漫展自然有很多人出COS,而兽耳娘这个属性在最近几年的动漫里已经是非常常见,和图书肯定会有很多兽耳娘COS的。
“那我想去!”小女孩抓住高挑女生的手,高兴说道:“我想去漫展!”
小女孩‘那个’了半天也没说出个门道,高挑女生看了看小女孩的着装,问道:“火萤漫展?”
赵火:“……?”
“兄弟你别挡路啊。”骷髅魔法师瓮声瓮气地说道,将任索挤到一边,似乎憋得很急。
“鲤鱼是什么?”任索问道。
“加油!”
“什么自损八百,我有未婚妻我怕什么?”赵火哼哼说道:“但杀敌一千倒是真的——我看到时候你还敢不敢在学校找女朋友。”
“火哥穿的是铠甲,直接套上去就可以了。”孙淑将赵火按在地上坐着,她拿着一把梳子帮赵火梳头,用橡皮筋给赵火扎了一个小小的发尾:“任哥你的是普通衣服,而且剧本里要求张飞露出一点肌肉,所以……”
“居然晒妹……”赵火微微摇了摇头:“你这种人生赢家真是不得好死……”
此时几个社团成员翻开赵火的袋子,拿出一套闪闪发光的银甲。
嗯?任索皱眉思考起来,试图抓住那一闪而过的灵光。
小女孩这穿着,明显是她家人帮她打扮的。而且看这打扮的功力,两个少女都下意识认为她的父母肯定是老一辈的重度萌宅——不是资深人员,根本不可能将小女孩打扮得如此引人犯罪!
似而非是的对话内容,如同闪烁的灵光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哎,我知道,穿上这套盔甲,我的确帅的有点过分了。”赵火叹了口气,怀着一两分的歉意说道:“劳烦你当衬托我的绿叶了,今晚你多吃点啊。”
不过,在一种短袖、西装的人流里,她们两个依然能获得鹤立鸡群的瞩目——这也正是她们为什么要率先换好衣服的理由。
“任索你还没换衣服吗!?”
“嗯?”赵火叉着手看任索。
“你就怎样?”任索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试图抓住灵感的任索,挡住了其中一人的路。那是一个穿着一件非常大的镶嵌着五颜六色宝石的袍子,胸膛有很逼真的躯干和图书骸骨团,脸上更是戴着骷髅头面具,看起来如同骷髅魔法师的COSER。
一路上风平浪静,任索闲着蛋疼就拿出手机刷刷新闻——他好久没看过新闻了。
任索进来的时候,他似乎刚撒完,还抖了抖,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着裙子的原因,他抖得很不标准——有几滴甩到尿池外面去了。
“我哪用进去。”赵火翻了个白眼。
赵火一想也是,就算他防御再强,反应再快,攻击再高,也挡不住东承灵的瞬移和她那双无情铁手啊。
“一个大学动漫社团,出的舞台剧质量非常高,基本大多数漫展他们都会参赛表演。”
你未婚妻和管家婆明争暗斗,我说什么了?
“鲤鱼?”赵火微微皱眉,旋即舒展开来:“……一两个低级超凡者,应该影响不了大局……我和任索都是二转修士呢!”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任索转过头一看,便看见穿着银甲如同古代飞将军的赵火,正在不耐烦地催促他。
看见任索终于肯老实听话,赵火松了口气,带着他到漫展的洗手间:“如果你对自己的内裤很有信心,那你在外面换衣服也没什么问题……”
“我怕什么?”任索感觉莫名其妙。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到达琶洲国际会展中心的停车场,赵火带着任索与社团其他人在外面的金拱门汇合。
千般恶意,万种期待,只化成轻飘飘的一句话:
为了防止小女孩走丢,两个少女各牵着小女孩的一只手,小女孩一路上蹦蹦跳跳,引得路人连连注视——谁说百合生不了?这不是一家三口吗?
说着小女孩将两只小手比出‘V’型手势放在头上,假装她脑袋上也有兽耳,萌得高挑女生忍不住摸摸她的脑袋:“是啊是啊。”
正如飞蛾扑火是大自然的规律,帮助可爱美丽的小女孩也是少女的天职——瞬间被小女孩表情引得浑身母性泛滥的她们,将任何顾虑都彻底抛开,帮小女孩买了地铁票,带着小女孩去漫展了。
赵火啧了一声:“不过有我和你,我们的表演肯定能吊打和*图*书他们,更别提我们的表演顺序是前后脚,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技术,碾碎他们!”
对,我什么都没说,我就静静看着你什么时候死。
“我就在学校里公开表示我喜欢你。”赵火脸色沉着地说道,“天天缠住你。”
精灵洗完手就离开了,然后陆陆续续又进来了三个奇装异服的动漫爱好者。
任索眨眨眼睛,走过去拍了拍一个绿头发,左眼有道疤痕,腰间挂着三把刀的男人。
难道是她父母太粗心了,忘记带孩子去漫展,所以她一个人追出来想去找爸爸妈妈?
你一个二十多岁的超凡社会人还跟一群大学生计较,任索都懒得接他的话茬,反正他就是来看看玩玩,顺便宰赵火一顿,因此心里倒是没什么负担,轻松得很。
“那会不会有很多很能打的人在那里?”小女孩又摆出一个拳击的姿势,用小拳拳打空气,姿势还挺标准的——一秒五拳呢!
……
任索走进洗手间,看见赵火还待在外面,奇道:“你不进来换?”
“先去换衣间换衣服先,想逛漫展等演完之后,有的是时间给你逛。”赵火敦促道:“这里的漫展我来过十几次,基本每次手机信号都很差,也不知道是人多,还是这里本来就这样。你可别独自行动,不然到时候舞台剧开始找不到你,我就——”
当她们准备过站进地铁口的时候,高挑女生的衣服忽然被拉住了。她低下头一看,瞬间眼前一亮,“好可爱!”
他还特意搜了搜天莲学院的袭击事件,发现这件事基本已经被压下去了,只有轻飘飘的一段《歹徒潜入天莲学院,被超凡教师击退》,里面也完全隐藏了刺客们的国籍问题和艰苦的战斗过程,大加赞扬天莲学院的教室领导云云……
孙淑今天穿着水手服,扎着单马尾,看起来青春靓丽。她看见赵火过来,眼睛亮得像星星一样:“你们来啦。”
毕竟出cos,本质上也是想获得别人的赞许和关注。在漫展里获得其他爱好者的认可一回事,在大路上能获得普通路人的赞美,又http://m.hetushu.com是另外一回事。
任索看了他一眼——这人是不是太蹬鼻子上脸了?
“啊,对,漫展!”小女孩拍掌说道:“那里是不是有很多像姐姐你这样有耳朵的人?”
“小朋友,有什么事吗?”另外一位哥特少女也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小女孩了,“跟家人走散了?”
一个长耳朵、绿裙子的金发精灵在站着撒尿!
“好吧。”任索瞥了一眼赵火,心想海鲜自助好像还是有点亏啊。
他忽然拦住正要脱裤子,穿着蓝色厚重斗篷的金发少女。后者感觉莫名其妙,突然恍然大悟,用鸭公嗓的嗓音对他说道:
“当然有。”哥特少女笑道,漫展里肯定有很多热血漫的COS,例如《眼睛传奇》的晓组织,例如《航海王》的七武海,例如《境·界》的死神——小女孩说的‘很能打的人’,肯定是这些动画里的角色吧?
然而正是这个名词,如同蜻蜓点水般,在任索心中泛起了微微涟漪——就像是他尘封的记忆被触动了。
“你这个友!人!Z!”
虽然尿液排泄有很多说法,但‘嘘嘘’这么幼儿的说法,自从任索能独自上厕所后,他就很少听到了。
入场票早就买好了,这次漫展名字是火萤动漫游戏嘉年华,一进来就看见轻小说文库、地狱游戏等展位,任索是第一次来漫展,因此倒是颇感新奇,想进去逛逛玩玩,但却是被赵火拉住了:
“来了。”赵火嘿嘿说道:“今天我们要惊爆全场……加油!”
两个少女心中了然——她的父母肯定是喜欢热血漫和卖萌番。
但在这里认怂可不行,赵火说道:“切,我们两个男人的事,哪轮得到女孩子那些妖魔鬼怪反对?嗯,没错,我就用这个理由来反驳就可以了——‘我跟你又不是走同一条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到时候她肯定没有理由阻止我了,然后我再天天缠住你,迟早能让你的真爱黯然离去。除非你能找到一个能吊打我强,而且还是真爱你的男人。不过如果是这样,我当然会祝你二人幸终,过去恩怨一笔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