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316章 被鬼偷了

最蛋疼的是,这所谓的‘盗天机’仪式,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他玩了《是强者就上一万米》!他想赖都赖不到别人头上!
“有个对策局队长在这里丢了件马甲!听说很重要,全区工作人员都要去找,找不到这个月工资就没了!”
——
“学院找我们两个负责介绍一下学院,”古月言说道:“还有带你们领钥匙,带你们注册腕轮,带你们认饭堂……当然,干这些活是有奖励的。而且我也想认识一下未来的同学。”
“我高中时候,也像这样,在一旁看着别人谈恋爱。”
赵火松了口气,拍了拍任索的肩膀,真诚地说道:“兄弟,你好骚啊!”
任星美觉得自己被压一头了,低头扫视古月言的身材,发现她的胸虽然没那位东老师那么强而有力,但奈何任星美的胸跟她哥一样,再次完败!
任索居然区别对待,而且我还不是被优待的那个,这个仇,我记下来了!
“小兄弟……”
任星美依然没改回自己的习惯,在外面的时候喜欢穿男装,再加上她短发平胸,骤然看过去还真像一个帅小伙。不等田老师帮她解围,任星美就用手压了压帽子,用尖细的声音说道:“我喜欢男人。”
任星美没有怀疑,接过身份证和贴纸。
任星美认可了这个说法,问道:“我哥最近怎么样了?我只知道他晋升二转了……”
任索毫不留情伸手弹了一下他的耳环,疼得他哎哟一声:“你先管好你老婆和管家婆的事吧。”
赵火这个有未婚妻的人生赢家,鄙夷地看了一眼这群人渣,转过头看见任索居然一声不吭,问道:“你想什么,这么入神?”
“跳级了,我和小鱼都是。”古月言微微有些自傲:“我和小鱼都是觉醒者,在暑假通过了学院的文化课考试,直接升到大一开始正式的修行课程。”
任星美一上去大巴,便听见一个熟悉的女音:“欢迎欢迎,自己m.hetushu.com挑位置坐吧,外面的大叔大婶可真不好应付……哎?任星美?”
“你二转就好好在外围赶人,拆散……烧……追杀这事,交给我这个前侦察连!”
现在山林里的正派修士和反派修士已经化好妆做最后的准备,闲着没事干的演员便聚集到电脑前,这台电脑直接联上移动信号,链接着大巴的摄像头,可以让演员们清晰看到大巴里的新生,各自分好自己的目标对象。
武陵山大裂谷景区管理处。
顿时拉扯她的家长就松手退后一步,然而这时候又冒出一个声音:“我儿子……”
“说起来,”任索想起一茬:“万一学生过后觉得我们这个测试太过分了,投诉我们怎么办?”
跟一个月前相比,古月言似乎变得更漂亮,皮肤更白了,坐在大巴里如同白月光一样令人瞩目。任星美跟她打了个招呼,然后眼睛往大巴里扫来扫去——只看见几个不认识的新生。
“哈?为什么?”
任索想了想,“简单来说,就是炫耀了一下他的胆量、天资和智商。”
林羡鱼小声跟田老师说了句什么,田老师不禁看了任星美一眼,接过她的身份证,往手上的机器一刷,点点头还给她:“横山高中毕业生?我也是从那里毕业的……请贴好这个,然后上车吧。”
“小星星!”
学生就不一样了,身心都颇为脆弱,不用怎么伤害他们就能让他们进入绝境,而且他们本身资质就很高,‘袭击性’盗天机的成功性很高。
“暂时没有听说要自主招生的事。”
“十男十女这么均衡?”
“你哥不在。”古月言瞬间就识破任星美的意图:“先坐下吧。”
“哦,他也通知你了啊,真是爱炫耀啊他。”任星美看着古月言眯起眼睛说道。
“你高中时候怎么了?”东承灵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接了一句。赵火眉毛一挑,想提醒一http://www.hetushu.com下任索,但已经来不及了,只听任索继续说道:
实在无法看不见,一块大大的牌子写着「天莲」两字,牌子围着一大群人。任星美走过去,便看见人群都是围着一个和善的中年男人和一个举着牌子的女孩。
“……我并不认为你在赞美我。”任索别开他的手,这时候他眼角瞥到正在被女生包围的白忌,而白忌也注意到他,向他们微微一笑。
其他人也凑过来,发现坐在车后排,有一对正在耳语厮磨的情侣。对照花名册一看,正是二十名新生里,四个觉醒者的其中两个!
“不得不承认,这三方面你都……嗯,发展潜力很大。”赵火点评道。
“盗天机仪式,你不要以为单单是学院的决定,同时这也是国家方面的大型测试,只不过执行者是我们十大学院罢了。
“又扣奖金这么坑?丢哪了?”小黄抱怨一句,脱下自己刚换上的工衣。
“那是你妹妹啊?”赵火看着手提电脑里的监视录像,端着手说道:“假小子还挺合我胃口的……”
而她家的大门,也早就被各个三姑六婆踏破了——她才18岁,还没到合法结婚年龄呢,一大堆人就领着自己儿子想跟她订婚!不订婚也要留个微信认识一下!家里没儿子的推着女儿过来跟她聊聊天!简直当她唐僧一样。
“最近东老师很忙,我好久没过去教师宿舍那边了,我也只知道他晋升二转。”古月言耸耸肩说道。
军队那边已经试过类似的‘袭击性’盗天机了,但……经过训练的军人不一样,他们无论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都很强,面对袭击,不得不将军人打个半死才能迫使他们身心到达绝境。虽然也有少部分人成功盗天机,但大多数却要修养几十天才能恢复。
看见林羡鱼的时候任星美已经有所预料,果然在大巴第一排看见了古月言。
“这才是最坑的地方——他http://m.hetushu.com说不清楚自己丢哪了,所有主要景点都要仔细搜一遍!佛珠也是,耳机也是,马甲也是,一个个丢了说不出缘由,怕不是被鬼偷了!”
“未来的同学?”任星美愣了一下:“你现在不是高三吗?”
任星美一愣,这才注意到举着牌子的女孩,就是一个月前见过的林羡鱼。林羡鱼拉了拉中年男子的衣袖,说道:“田老师,新生来了!”
“学院在郊外,虽然有直达的地铁,但你们要是从机场站或者火车站坐地铁过去很容易迷路,而且就算地铁到站都还得走一段路,还不如先来公园前站这个机场线和火车站线都交汇的地方,一起坐大巴过去。”
哇这位大妈,你儿子是你亲生的吗?
当任星美按照指示来到公园前站地铁G出口,一出去,她便看见集合的标志——
任索问道:“那岂不是每次盗天机都要我参与……?”
“挂失。”陈哥抱怨道:“这几天挂失的人特别多,这个和尚说自己丢了串佛法加持的手珠,那个青年说自己丢了几千元的降噪耳机,还有人连靴子都丢了……对了,小黄你不用换衣服了,跟我走吧,今天我也要加班。”
“什么管家婆,我明明只有未婚妻!你可别凭空污我清白,我又不是渣男!”赵火强辩道。
“有四个是登记入册的觉醒者,别翻船了,时刻保持「衣」。学生有守护法术,你们可没有。”
“看着这对学生情侣,我就想起我高中时候……”任索追忆道。
“是你熟人吗?”田老师向林羡鱼问了一句,往任星美招招手:“请拿出身份证让我检查一下,谢谢。”
任星美自然信得过林羡鱼这个认识的人,确信这里的确就是天莲学院的聚集点,便贴上贴纸。
任星美只好转移话题:“对了,为什么要让我们今天在3点之前来到这里集合,一起坐大巴去学院?”
“原来如此。”东承灵神色平静地点点头,和-图-书转过身离开了。
任星美也没客气,直接坐在她旁边,问道:“你和小鱼为什么会在这里?”
当她准备上车的时候,旁边一个大妈拉住她:“小兄弟,我女儿今年也上大学,你不如留个微信号,大家认识认识?”
“认错,不改。”廖永海说道:“大一新生的教学大纲里本来就有对抗性训练,这次盗天机仪式已经很温和了,如果学生连盗天机仪式都接受不了,他可以直接转学到国内任意一座大学作为补偿。”
“对了任索,刚才白忌跟你聊什么?”赵火问道。
“记住,只能用我们提供的未开锋武器,面对普通学生不用出这么大力,他们连一转都不是,很容易伤害就累积到临界。”
任索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真正的唐僧是她哥,三姑六婆中有一半都是想帮任索做媒的,在这方面任妈表现出惊人的霸气:“我儿子现在还不需要相亲,我如果介绍他相亲,岂不是否定他二十多年的人生,让他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连个喜欢的女孩都找不到吗?”
廖永海哭笑不得:“你自己更新了教学系统的职工资料啊!”
“不要以为我听不出这种班主任评语里的暗讽。”
古月言说道:“这应该算是学校对大一新生的福利吧,怕你们人生地不熟。我们当初都是得自己坐车过去的,估计后面几天也会有大巴载新生过去。学校安排好新生到达的时间一个个过来,也方便分配车辆。”
如果这次盗天机真的有效,或者效果非常好,那么所有参加者包括学生都得保密,到时候说不定盗天机会正式进入教学大纲里。”
任索发给她的消息,可没有其他话,就淡淡一句‘我晋升二转啦啦啦’。任星美还以为任索应该是群发的,没想到居然不是!
“唉,现在的学生真是,我要好好教育他们。”
“对不起我真的跟招生办不熟,不太清楚招生条件……”
不过任星美回忆起任www.hetushu.com妈在她来莲江之前的嘱托,心想任妈说不定也后悔自己说出那番话,但一口唾沫一个钉,她也只能含泪拒绝这份挑儿媳妇的工作。
跳级!而且还是觉醒者!
小黄进来换班的时候,看见一个老和尚从里面出来,过来笑问道:“陈哥,这和尚来干嘛?”
任星美在白云的时候就已经清楚明白自己这个入学通知书有多大的分量,虽然说现在国家已经在扩张修士群体,但修士在普通人中的比例依然千中无一。在她家的社区街道,预备役修士(学生)和正式修士满打满算就四个!
——
“嗯嗯嗯,进咱们学校不用剃光头也不用吃素,我们饭堂伙食不错……”
“是啊,半夜三更发条信息过来,还很嚣张地问我晋升没有,他可真闲。”古月言拿出手机翻出那条信息,看得任星美眉毛一挑——
身份证可没写她哪里毕业,这个田老师用像是pos机的东西一刷就知道她的毕业高中,难道这玩意还能无线联网与公民信息库互通?
他却是忘了,饭碗越来越铁的同时,也代表他越来越被看重!
贴纸是一张画着奇怪文字,约莫一指节宽的贴纸。林羡鱼解释道:“这是防晕车的帖子,据说是什么灵气产物,贴了之后肯定不晕车,半天之后就会自动分解脱落,现在先贴了吧。”
任索一拍脑袋,这才想起他为了保护自己的铁饭碗,学了这两个法术之后就赶紧上教学系统更新了自己的修为信息和掌握法术信息。
“以前不好说,现在肯定是了,二转治疗修士可是稀罕得紧。”廖永海笑道:“更别提你学了「手术线」、「止痛疗」,以后学院肯定找你坐镇任何危险行动。”
“小兄弟,我女儿今年大学毕业,漂亮工作好,留个微信号聊聊天吧?”
郁闷的任索继续看监控录像,忽然眼前一亮,低头看了看花名册,说道:“那两个觉醒者居然是情侣?”
“你个一转就别捣乱了,让二转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