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275章 如何遭遇

“还要多久?”
“黄叔也是为了你好。”
电话通了。
“啊,这里在外面呢,你还咸湿我?”
“要不要过来吃宵夜?我买了回来。”
“我当然是抱着你跑。”杜立伟嘿嘿说道。
“洗了!”分身回道,“正在清理洗衣机旁边的缝隙脏污!”
他们走过去,便看见走鬼档里那位穿着围裙的漂亮女孩。
因此他选择重玩某几天,因为在这几天的走鬼中,任索都遇到了正常的,从走鬼档获得好处的普通人。
小慧扭了扭杜立伟的腰间肉:“那我呢?”
“是不是什么很危险的工作?”小慧忽然警惕起来:“我认识你这么久,你除了修车以外也没什么特长啊,还是有富婆包养你了?”
对面陷入沉默。
要是只有‘不知道走鬼档’的人才能遭遇走鬼档,那任索就凉凉了。不过他感觉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戴雨星和赤红甲是明确知道走鬼档,并且能找过来的。
他还在玩《深夜走鬼》。
“我都说养你了,自然是从现在开始。”杜立伟豪气地拿出瘦瘪瘪的钱包:“嗯……只剩下一百元……但够吃两碟叉烧饭吧?”
小慧微微一怔:“我老爸他……”
杜立伟点点头,小慧挽着他的手臂沿着大路游览。
“吃什么?”老板娘没有理会他,直接问道。
他自己要在第十天寻找走鬼档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而他现在考虑的,则是该怎么分享这份好处。
同一时间,离本港市不远的莲江市天莲学院里,一个穿着任索衣服,长得很像任索的人,拿着一堆外卖打开任和*图*书索的家,进家门开灯,跟任索说:“我回来了。”
注意到杜立伟的表情不像开玩笑,小慧瘪了瘪嘴:“还不是因为老爸他……”
“哪有富婆眼光会跟你一样差。”杜立伟嘿了一声,环抱着小慧逗弄她。
“其实我要换一份政府工了。”杜立伟说道:“那份工福利高,待遇好,还有住房补贴,到时候我把这头发染回来,养你读书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完全没有回应。
“哎,还真是哟!但我没故事说啊。”杜立伟以为是什么噱头,直接掏出钱包:“一百块,来两份叉烧饭,够不够?”
因为现在是凌晨3点,休眠模式下的手机不响也是正常的。东承灵一向作息规律,不会让手机信息打扰自己休息。
“我养你。”
任索看了看宵夜,感觉三个人吃的话,的确不够,下次让分身买多一点。
“还说要让我跟那个年轻的蛋糕师搞好关系,哼,他不还是看不起你嘛!我不愿意他还骂我!”
“别说了,其实我也很害怕,到时候发生什么事我肯定会第一个跑掉。”
小慧噗嗤一笑:“你养好自己就得了,还养我,我养你还差不多,蛋糕师比修车仔赚钱吧?”
“嗯,就我和你。”
任索也不奇怪,现在半夜3点忽然来个人叫你吃宵夜,不挂电话就算是顾及双方关系了。
小慧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转过身弯着腰看着杜立伟:“我们到处走走吧,我还没逛过夜晚的公园呢,逛完我就回家吧。”
“说什么呢你!”小慧气得狠狠拍了一下杜立伟http://m.hetushu.com的脑袋:“怎么,你也想我去勾佬啊!”
“就你和我?”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乖乖想好去哪里学画画吧你。”
“立伟你看看那,说故事就能白吃一顿了。”小慧看见走鬼档贴在一边,写满八国语言的牌子,啧啧称奇。
“这么晚,什么事?”
杜立伟笑了笑:“是甘嘎啦。我一个修车仔,爸妈死得早,初中毕业就出来搵两餐,看不起我很正常。为人父母,总是为子女着想的……”
“夜晚的感觉真的不一样。”小慧将脑袋靠着杜立伟的肩膀:“幸好有你在,不然我肯定会害怕。听说九龙城寨拆的时候出了好多人命,这里埋着很多尸体……”
“那是什么工?说来听听。”
——
看见小慧终于有反应,杜立伟耸耸肩,坐在她身边靠着她:“你啊,还真是不害怕,这里虽然治安还行,但深夜你一个女孩,出什么事,我怎么办?”
“画画啊……”杜立伟下意识复读了一句,两人旋即陷入沉默。路灯灯光落在他们身上,仿佛为他们披上温暖的铠甲。
“杜立伟你说什么!”小慧又狠狠扭了扭杜立伟的腰间肉。
任索想了想,打电话给东承灵。
小慧脸红着挣扎,倒是忘了追问杜立伟,两人打打闹闹之间也没注意走路,不知不觉就走偏了大路,溜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小路上。
“说起来,我好像还没吃晚饭……”小慧嘟囔一句。
“那不如,我们……去开房吧?”
他让女店主跟他们聊天,从中找到这些普通人的共同点,来确和*图*书认‘遭遇’走鬼档这一件事,究竟是如何触发的。
而侧过头的时候,杜立伟看见小路上来了一个拄着拐杖,穿着棉衣的老大爷,他很明显是往走鬼档的方向走。
杜立伟发现餐牌上根本没价钱,而且餐牌上的食物种类不多,最下面有一句话:
“那下次再见,今晚辛苦你了!”
在神海、东京,很明显是出现了大规模的搜查部队,但任索在游戏里是完全没遇见他们,可见走鬼档的‘让游戏顺利进行’的结界是何等强大。
任索于是试试打给古月言,好歹是给了强力技能耳朵羁绊者,任索对于给自己好处的人一概大方。
分身去做家务了,而任索则是看着电视屏幕,打开手机电脑记录下来。
“怎么可能!”杜立伟马上抱住小慧,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我只是想说,你别跟黄叔闹得太僵了,黄叔心脏不好你也是知道的。”
那么,任索又有什么把握,保证自己能遇到走鬼档呢?
虽然他也可能希望女儿能遇到更好的……不过这事杜立伟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说出来。
这时候,杜立伟看见隔台上的白色杯子,好奇地弹了弹:“哪里买的?”
“那你放好东西,然后将换洗的衣物放在洗衣机上面。”
“如果这个就是遭遇走鬼档的钥匙,那我肯定是没问题的。”任索心想。
本港市,凌晨的九龙公园里,杜立伟踩着被树叶裁切成一块块的暖光,走到石凳面前。他看着这个坐在石凳上的酒红头发女孩,蹲下来,才看到她低下头,隐藏在头发里那张哭得梨花带雨hetushu.com的小脸。
“已经弄好了!”
“没有。”
“而且黄叔说让你搞好关系,可能真的是搞好关系,不然你离家出走又手机关机,他第一时间就想起我,让我来找你——黄叔也是承认我和你的。”
“嘿嘿,反正你肯定又不想回家,我家里又有人,那只能开房咯,总不能露宿街头啊。”
“我看看啊……老板你都没写价钱。”
这老伯,这么晚了还来吃宵夜?
“我没带钱。”
过了一会,分身说道:“已经按你吩咐做好了。”
走到公园里面,杜立伟忽然说道:“你继续去学画画吧。”
挂掉电话后,任索大声问道:“洗了衣服没有?”
老板娘点点头,杜立伟继续逗弄小慧,让她尽快忘记那些不快。
杜立伟摸了摸肚子:“我为了找你跑了两个公园,晚上那碟手撕鸡饭都消化完了,咱们去吃宵夜吧?”
「想吃什么有什么,随便点。」
良久,小慧抬起头,脸上已经不见泪痕。
“其实做蛋糕师也挺好。”
他很重视这次机会,因为万一以后召唤出来的女食神真的不能做出带有欲望调味料的饭,那这十天走鬼就是唯一的机会,错过就吃不到女食神的美餐。
“好什么。”小慧撇了撇嘴:“我又不想去做蛋糕师,他非要塞我进去做学徒……”
“嗯,去洗衣服吧。”正在打游戏的任索说道,“有发生什么事吗?”
“哟,老板娘还挺漂亮啊。”
小慧噗嗤一声,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笑着打他:“你怎么这样的,一见面就想带我去开房?”
听到这个回应,任索也是微微一和*图*书怔。古月言如果立刻拒绝也在任索预料之内,她问这一句,倒是让任索陷入思考。
“不会出事的。”小慧强辩道:“那边就是门口有治安亭。”
“下不为例。”杜立伟表情很严肃:“你如果真的想一个人出来走走,那就一定要喊上我,一定要!”
“小慧。”
“真的!”
“哎,那里有走鬼档?”
杜立伟疼得笑容都变形了:“我最爱你小慧啦,别吃醋,来吃宵夜。”
“要养成吃宵夜的习惯啊……他们应该没这种习惯吧……”
“小慧?”杜立伟打招呼道,不过女孩别过脸庞,不看他。
因为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就算他知道走鬼档的准确地址,他也未必能找到走鬼档。
然后,任索便发现这几个遭遇走鬼档的幸运儿,无一例外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有在深夜吃饭的习惯,就算不是夜猫子,也有时候会突然半夜爬起床给自己煮宵夜的可能。简单来说,他们遇到走鬼档的时候,是真的饿。
小慧支吾两声,将脑袋埋在杜立伟的胸怀里。杜立伟摸了摸她的头发,问道:“那你将来打算做什么?拒绝安排可以,但若是没有目标,黄叔肯定又要烦你了。”
怀里的小慧沉默了很久,才缓缓说道:“……我想继续学画画。”
“为什么要染回来啊,金色的多好看。”小慧抱怨一句:“你说的是真的?哄我的吧?”
小慧看见路边停着一辆食档车,悬挂在食档上方的白炽灯下热气蒸腾,若有若无的食物香味勾起腹部的律动。一位穿着夹克的男人似乎刚刚吃完东西,留下了一件东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