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269章 青龙偃月,刀

他顿了顿:「刀。」
任索倒是想过要不要每次带点水果薯片可乐炸鸡什么的,不过他送过一次水果后,东承灵就跟他说:“你再这样,那以后我就不做饭了。”
“……啊啊啊!”
黑人也消失了。
这次的游戏时间流逝速度怎么加快了?
不能蹭饭就算了,但怎么可以让东承灵失去这么一个爱好呢?于是任索继续空着手来蹭饭。
然而还是bug黑屏了。
到时候就可以由此推算出游戏第十天是哪一天,然后在当天凌晨将她们约出来不就得了?反正任索凌晨出去这件事已经是众人见怪不怪的习惯了,他约人出来吃宵夜自然也不奇怪。
——
“不是我们。”古月言申明道:“以后是我和老师做饭了,洗碗只有你一个。而且厨房空间布置地很密集,没有放洗碗机的地方。”
他这时候才敏锐地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他没法解决bug,那他别说请人吃走鬼档,他自己都吃不了!
第十天,莲江,开始!
不过任索转念一想,他在神海市走鬼的时候,得知对策系统为了寻找仙宫食神,会派对策成员在全国大型城市值守公园区域。
远处的身影消失了。
“那样以后我……我们就不用洗碗了!”
一直尝试到今天早上,终于产生了一点变化——那个时间点坐着的顾客不再是中年程序员,而是一位社会闲散人员。
为了通关,他只能选择不是莲江市的城市来作为第十天了,任索自然没办法在莲江吃到走鬼档。
然而,任索发现现在游戏世界的时间已经过去了3小时20分!
等任索接待二十多个客人,以及吊打了几个挑剔的妖魔鬼怪之后,他瞄到游戏时间,才发现一个小小的问题。
虽然这次走鬼档的美食能给他们这样的正常人带来不少好处,但还不足以让任索向其他人透露出他可以‘观察未来’的秘密。
他自己去http://www.hetushu.com吃走鬼档的话,多半只能获得资质提高的效果,但带东承灵这些觉醒者去,她们肯定能获得觉醒等级提升的效果。
“老妹要不要带上呢?爸妈恐怕就不可能来了,他们肯定不会愿意放下工作来莲江,而且走鬼档那里什么妖魔鬼怪都可能出现,万一吓出病就麻烦了,最好去的人都是能保护自己的……”
“所以,你要不跟我们学……”
这时候任索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承灵你好像还是莲江对策系统的安全顾问?”
躺在沙发上思考了一会,闹钟响了,提醒他已经是中午时间,任索便去洗漱刷牙,整理一下仪容仪表,到东承灵家吃饭。
是女店主太强了还是的确是莲江市的妖魔鬼怪太弱了?
任索突然发现,东承灵是个小富婆,而古月言好像是富家大小姐兼学年第一,这里居然是他最穷!
果然这就是垄断经营,掌握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之力吗!?
她们既然说到这里,任索也没办法了,便忽略这个话题,承诺自己会将碗洗的干干净净云云……
任索眨眨眼睛,连古月言这个学生都知道他每晚凌晨出去晃悠,看来伪装作战已经大获成功了。
以他和对策局的关系,得知这一情报应该不难。
得到了任索肯定的回答后,古月言马上摇头:“我就免了,我晚上要准时睡觉。”
而接下来,任索越来越感到奇怪,因为接下来的顾客虽然挺难搞,经常会进入战斗,但在女店主和赤红甲的联合攻击下,往往撑不过两个回合就凉了。
“那我请你们吃宵夜吧。”任索突然说道。
至于会不会约不出来,这件事不在任索的考虑范围内。
“这里谁稀罕那一点点钱?”古月言瞥了他一眼。
轰轰轰——
“偶尔吃几次没关系吧,现在是暑假,放松一下啦。”
本港市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不hetushu.com知道第一天的开始时间,而神海市在本港市之后,只要他想办法得知对策系统寻找仙宫食神的时间,自然知道走鬼档出现在神海市的时间。
东承灵依靠觉醒法术,居然不知不觉就成为小富婆了,而且还不需要提供多少劳动力,每个月在家里修炼就有钱进账!
虽然很麻烦,但难度跟第七天、第八天差不多,甚至还不到第九天的伦敦强度!
“不如买台洗碗机吧!”任索想了想,说道:
前面的小怪越弱,就代表最后的BOSS越强!
东承灵说出一个比任索工资都高的数字,还补了一刀:“另外还额外支付了灵石,如果我修为上升,这些待遇也会继续上升。”
“新的教学楼和新宿舍啊。”古月言说道:“九月份就是新生入学时间,现在自然要盖起相应设施。”
毫无疑问,现在觉醒者里,能产生经济价值的觉醒者远比战斗觉醒者忙碌,而且前者不仅地位高,福利好,国家重视,想想就令人羡慕。
“他们周转了十间学院,平均三天就能盖好教学楼和宿舍。”
当然,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任索将她们视为自己的朋友——这么多天一起吃饭,跟狗吃也得吃出感情了——他自然愿意与她们分享快乐。
游戏时间迅速过去一个多小时,任索慢慢紧张起来,现在随时都可能遭遇bug黑屏。
“喵!”黑铃铛愤怒地喵了一声。
他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子,相貌憔悴但还算清秀,一头银发梳了个大背头,身材高瘦。
“啊对不起,听不出来你是母的……要不你翻过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蛋蛋?”
除非他特意飞去神海市找走鬼档。
任索眨眨眼睛,然而这时候下一位顾客坐下来了,任索也没多想,毕竟没黑屏就是胜利,便马上投入紧张刺激的听故事辨人性的游戏中。
「我是青龙偃月。」
“小言。www.hetushu.com”东承灵说了一句,而任索这时候却是点点头:“是该做点什么。”
就在这时候——
东承灵点点头:“我提供紧急传送服务,就像我可以将你们紧急从其他地方拉回到我身边。”
听见外面巨大的吵闹声,任索终于耐不住了,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猫之进化的好处,就是让他想睡就睡,想醒就醒,而坏处就是——他永远是浅睡眠状态,只能靠时间来弥补质量。
自从古月言搬进东承灵家后,每次任索来都是她开门,她每次都低头看一眼任索空荡荡的双手,用眼神来质问他:“就这么空着手过来啊?”
“嗯?”东承灵和古月言微微一怔,然后古月言立即道:“宵夜有助于发胖。”
不过,当任索去洗碗的时候,东承灵和古月言都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的背影。
还是说,刚才……游戏自己快进了一段时间?
“那对策系统为此支付了多少钱?”任索问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吃?”古月言问道:“该不会是凌晨吧?”
任索挠挠头,说道:“那……我给买菜钱?”
没有黑屏。
“不过学院在盖什么楼?”
“施工时间是早上9点到下午6点。”古月言翻了个白眼:“你不出去买宵夜,早点睡不就好了,多吃点菜吧你。”
然后他便听见外面依然吵闹的工地声音钻入耳蜗,任索只好先把第九天触发的「洛神玉佩」给消化了,然后继续尝试挑战走鬼第十天的莲江市。
女店主点点头,再次拉开那个通往不知道什么世界的抽屉。
“我这是需要灵感。”任索马上给自己找到借口:“凌晨出去走一走,能让我更好地写论文。”
“对了,你觉得今天味道怎么样?”东承灵忽然问道。
“来得及,据说这次来的建设队伍是军方的后勤修士部队。”东承灵说道:“他们修炼了对口的建造法术,甚至带队的队长还是能制造水和_图_书泥的觉醒者。”
任索感觉很神奇:“今天古月言不在?”
如果是遇到‘一刀满级,轻松成神,九十九命’之类的机会,任索自然不再会隐藏自己的秘密,什么亲人朋友全都拉着一起鸡犬升天算了。
饭菜上桌后,任索听着外面的吵杂声抱怨道:“这两天在搞什么,外面好吵啊,我都睡不着了。”
在游戏时间1小时32分,女店主正在准备给一个不给关键词并且进行多起犯罪,甚至还咸咸湿湿看着女店主的半魔黑人喂屎的时候,任索又在画面里瞧见了远处晃荡的身影。
最强的一个,也不过是撑了八个回合,然后女店主得磕三个药才补回来而已。
甚至他只需要找到对策队员戴雨星,就可以跟着她寻找到走鬼档。
“在啊。”东承灵笑了一下,走进厨房。
他已经玩了四个多小时,但实际上算上调味时间和战斗时间,换算到游戏世界的时间时,应该是要减半的,甚至不止。也就是说,在游戏世界,走鬼档最多也就摆摊了两个多小时。
很快,当走鬼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个美少年过来坐下了。
任索只是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但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他可是记得第一晚的黄毛和他的女朋友,黄毛是觉醒者获得了觉醒+1的好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东承灵也说道:“凌晨出去的话,会打乱我的生物钟,如果是11点之前就没问题。任索你也是,最好调整一下自己的生物钟吧。”
不过这是最后的方法,如果可以的话,任索不愿意走这条路子——变数太多了,而且他在莲江准备了这么久,就这么功亏一篑,他感觉这些日子的宵夜都白吃了。
嘛,虽然任索不是不高兴自家城市的妖魔鬼怪比较弱小,但这可是第十天啊!
“怎么,不给啊。”古月言哼哼说道,不过她好像是挺高兴的。
少年用手撑着脑hetushu.com袋,一直盯着女店主,但任索感觉他的眼神并不是青少年那种荷尔蒙上脑自带X光线的透视眼神,而是充满一种……怀念追忆的感觉?
“离开学只剩下二十天不到了啊,来得及吗?”任索好奇问道。
任索叹了口气,走到阳台上,发现杂音就是在他们不远处的空地响起。而且不仅仅是他们宿舍楼旁边,教学楼那边也是bilibiligiligili地爆响,不是说试验法术都要去后山等无人区域的吗?
“真好啊,真好啊。”任索嘴上说着很羡慕,其实他真的很羡慕。
昨天尝试了四五次的「第十天·莲江」,几乎次次都是在同一个位置突然黑屏,退出游戏。
羁绊系统就阐明,羁绊建立者的能力越强,任索获得的羁绊能力也会提高,更别提任索和她们一起遭遇‘仙宫食神’这样的大事,很可能会导致羁绊等级上升。
但仅仅是走鬼档的美食,不值得任索为此冒着伪装成‘我是先知’的风险。
「你要吃什么?」
他坐下来,淡淡说道:「我要吃枣子。」
哔哔哔——
“嗯?很好吃啊。”任索下意识回了一句,然后他看见古月言也在看着自己,马上反应过来:“今天是古同学你做饭?”
拥有共同秘密,是建立紧密关系的捷径:就如同任索知道了于匡图的秘密后,他们便建立了一级羁绊。
“我以后会帮东老师做饭了,”古月言她看着任索,隐隐带着期待:“你呢,虽然说老师不介意,但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任索思考的时候回到自己楼下,看见黑铃铛又躺在阴凉处睡觉,因此他蹲下来撸了撸它,奇道:“你怎么不找母猫生孩子?”
不知为何,他就是有这么一种自信——可能是因为羁绊系统承认他们的关系吧,就像结婚证书那个章一样。
脸上带着六道爪痕的任索回到家,打了个哈欠支吾两声,直接躺在沙发上。
开门的是东承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