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192章 救赎之路

“饭做好了,小言也过来了,过来吃饭吧。”东承灵的声音从手机另一端传来:“今天做了咖喱土豆鸡块,不知道比不比得上饭堂的味道。”
因此肯定存在某种机制,让「救赎」这个行为和「牺牲」有平等的价值。
这是一个可以读档的游戏,要是玩家救赎的人形魔物最后都必然会化为魔物袭击玩家,那玩家真的是沙雕了才会救赎呢。
「被饥饿折磨的人形魔物,是每个殿堂里除了恶魔外,最可能出现的强大魔物,你打算以后都进行救赎?」
红兜帽微微摇了摇头,但也没说什么。
单单衡量性价比的话,长远来说,「牺牲」是远胜于「救赎」——魔力越强,供物效果也就越强,而供物就是魔法师的作战手段;虽然圣力上升,可以令恢复效果和庇护效果增强,但打怪最重要的是需要攻击力啊。
「饿!」
不过任索很小心地,每解决一个魔物后都存档一次。他感觉3星+游戏肯定没这么简单。
「救赎:用左手激活魔物心中的人性和善良,令其重新变回人类,而魔法师也能通过刹那间的‘感谢和祈愿’,恢复自身的体力和法力,增加体力上限,增加左臂的圣力(增强供物的治疗和庇护效果),但已经堕落http://m•hetushu•com过的人类,也顶多只能活一到两天,但就是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几乎都会再次被污染堕落……」
「牺牲:用右手抽出魔物心中的罪孽和灵魂,令其再无任何生存的凭依,而魔法师也因此承担‘怨恨和回忆’而增强右臂的魔力(增强供物的攻击效果),增加法力上限,但右臂的怨魂超出界限后会怎样呢……」
「怎么,终于醒悟了吗?不过现在倒也不晚。」
而且就后果而言,「牺牲」也是远胜于「救赎」——被牺牲的魔物肯定就死了,被救赎的魔物顶多活一两天,而且就在这段时间,他们还有可能再次化为魔物。
这时候,任索发现画面左侧出现了左手图标,显示「圣手0级」晋升到「圣手1级」。
「饿!」
任索看了一眼,发现他好像在写字,但就算是精通复数种语言(莲江本地话和普通话)的任索也看不懂他在写啥,应该是异世界的语言了。
‘牺牲’还是‘救赎’?
魔法师的左手,变得越加粗壮了!
这些怪物里,是人变的魔物其实只有少数,其他很多都是各种小动物:巨大的老鼠、骷髅头耳朵乌鸦、上半身是女子形态的蜜蜂、耳朵极其巨大的兔和_图_书子……
任索看着面前这些坐等就戮的异世界人类,以他3级玩家的直觉,他总感觉这应该不单单只是一个陷阱。
果不其然,在两个小时过去,魔法师和红兜帽已经解决了一半魔物,正在对付一只人形怪物的时候,殿堂外面忽然爆出数声咆哮。
红兜帽这时候说道:「你在仁慈什么呢?你以为救了一个好人吗?你想想他之前的魔物姿态,你难道想不出他犯下过什么罪孽吗?」
任索敏锐地意识到,这肯定就是牺牲和救赎的不同点了。
刚才别看任索跟红兜帽聊得很欢,这是因为红兜帽说话时都有字幕,不然任索才听不懂她说啥呢。
「命运:将魔物的结局交给命运,圣力、魔力、生命、法力都均衡上升,」
然后任索操控魔法师返回到修道院外面,看见那几个被他救赎的人类依然躺在荒地上发呆,完全没有化为魔物的征兆。
此时,红兜帽正准备开怪,任索连忙喊住她:「等等。」
魔法师和红兜帽一小时的战绩当然不只有这些,在这一小时内他们已经清空了修道院三分之一的怪物——差不多有七十多个。
「割掉你的肉,喂给他们吃吧!」
那几个在外面荒地里待着的人类,居然同时变回人形魔http://www•hetushu•com物,进入修道院袭击红兜帽和魔法师!
“先试试救赎。”任索选择了「救赎」,魔法师便用左手对准瘦骨嶙峋的男子,右手抓住左手,用一副‘我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啦’的姿势射出一团团绿色光芒。
红兜帽说道:「与其让他们在悔恨中苟延残喘多一天半日,还不如现在就给他们一个解脱。」
这时候,游戏弹出了提示:「你是否选择割掉自己的肉(永久降低生命上限),来满足饥饿魔物的渴望?」
红兜帽冷笑一声:「办法?有啊,满足他们隐藏在心底的欲望,那他们就彻底净化灵魂,再也不受圣杯的污染。别看他们现在好像很平静一样,但他们已经饿得想把你撕成碎片吞进嘴巴大口咀嚼了!」
魔法师要是选择割肉的话,肯定能获得什么好东西,价值上应该大于损失的生命上限。不过这样一来,魔法师通过「救赎」增长的生命上限就还回去了。
缝合怪们嘴里喊出混乱的声音,瞬间淹没了红兜帽和魔法师!
红兜帽:「怎么可能有食物,这里除了你和我以外,就只有魔物、泥土和石块了!这个世界,早就不再产生任何生命了!」
片刻后,那个饥饿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魔法师和红兜帽和*图*书,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坐在一边的荒地上发呆。
「还是说,你也跟圣堂那些胆小鬼一样,连承担‘杀害有罪孽者的罪孽’的觉悟都没有吗?」
“简单来说,就是牺牲加属性加法力,救赎就恢复体力法力和加体力……”
就在任索思索的时候,他手机响了,瞬间拿起来接通:“喂?”
看来走圣母流就只能这样做了呢……
“我就是想测试一下游戏设定而已嘛……”任索扯了扯嘴角,打字反问道:「那你为什么不亲自牺牲他?你不也是法师吗?」
就算全部牺牲,只要殿堂的恶魔还在,过一段时间它们还是会再次出现。
“肯定比饭堂好吃……嗯,鸡块?”
任索问道:「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让他们不再堕落成魔物吗?」
一个小时过去,草地上又多了几个瘦骨嶙峋的男男女女。他们之间都没有任何交流,仿佛都是真正的NPC,就呆在草地上,有的发呆,有的躺着,有的流泪。
每一次击败魔物后,魔物都会随机掉落供物,红兜帽自然是全部都不要,都让魔法师来处置。
毫无疑问,救赎、牺牲、命运是三种路线,对应圣臂、魔腕和均衡,任索是第一次玩,自然是想看看独尊一路会有什么效果。
连对付一个hetushu.com人形魔物都要游击几分钟的两人,面对七八个缝合怪的袭击,任索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什么结果,迅速「系统界面」「系统」「读取存档」三步操作一气呵成,返回到三分钟之前!
任索问道:「难道这里没有食物吗?」
「牺牲」是食人流,「救赎」是圣母流,「命运」是均衡流。
小动物无论是「牺牲」还是「救赎」都无所谓,根据红兜帽所说,它们只是被人类污染的魔物,属于‘下级魔物’,比人形魔物弱小得多。
因此任索选择全部「救赎」——既然是可以读档的游戏,任索这个存档便尝试走圣母流,看看结果会怎样。
“看起来好像不能选择‘我全都要’……”任索嘟囔一句,这时候游戏终于姗姗来迟弹出提示了:
红兜帽沉默片刻:「……我做不到,而这正就是你出现的意义。」
其中有很多相同类型的供物,可以用魔法融合升级成更强的供物,升级到一定程度甚至还会产生质变——例如「剑之碎片」已经升级成「火阔剑之碎片」,这是用几块「剑之碎片」和「火剑之碎片」合出来的。
说完红兜帽就继续进去修道院开怪,任索看了一眼荒地上的男人,发现他正低着头用石头在地上划来划去。
嗯,魔法师现在依然是近战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