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162章 赌一下

沉默片刻,乔木依也没得到回应,便松开手——
——人类总是认为负载期待的视线会产生奇迹,就像觉得能通过眼神让讨厌的人倒霉,通过视线能让空白文档自己出现文字……
你是曾经攀上万米绝顶的求道者……
“……?”
房间里的床跟门距离较远,打开门引入的光亮顶多能看见床的位置,看不见床上的情况。
也许是做梦呢?睡着不就能清醒了吗?
如果东承灵进来的时候,举止轻柔,很可能不会触发房间里的感应灯,因此她进来之后也只会看见黑漆漆一片。
任索顿时心神清明,感觉自己旁边躺着一个自带攻略洞悉一切的大天使!这一秒,任索愿意将所有赞美都冠在她头上——没写暑假作业的任索同学,惊讶地发现旁边的乔木依同学好像做完了!
灯没亮。
果然,任索还是得感谢自己的懒惰啊!
任索,用你的脑子冷静地思考……
你是曾经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的悲凉修士……
听得出乔木依的呼吸声也混乱起来,看来她似乎也回忆起昨晚发生了什么。那http://m•hetushu•com么接下来,理应就是任索不想面对无比尴尬的现场——
你是即将闻名天下欺骗众生的吞噬世界之灵……
现在依然是睁眼黑状态,医护设施处于地下,只有通风口,没有窗户,关了灯就是静谧的黑暗之中。
但怎么也不可能是「+1」「算我一个」「来啊我也要玩」这种反应——就算是他脑子缺根筋的妹妹也做不出这种操作啊!
哈利路亚!任索再一次发自内心地感谢。
哈利路亚!
命运老师总算漏过了任索这个学生,他感觉得到东承灵的呼吸非常平和,没有任何醒过来的征兆。
不愿意也没办法,现实就是因为‘不愿意’的事太多,才让‘我愿意’这句话显得这么珍贵。
沉默片刻,任索没得到回应,便深吸一口气,准备抓紧左手唤醒东承灵。
「游戏里可没教我怎么处理这种剧情!我也不可能读档,能够什么反应都试一下!」
房门外面包着钢皮,轴承似乎是上等品,保养得很好,打开门也仅仅发出很轻的声音。
http://www.hetushu.com下一秒就被任索抓回来。
先不提东承灵是怎么进来的,但明明是乔木依先来的,正常人看见任索跟乔木依躺在床上睡觉,第一反应肯定是羡慕嫉妒恨……不对不对,是不解,是疑惑,是八卦,也许会喊醒他们,但更大可能是掉头就走。
她想干嘛?
「哦,好玩。」
任索微微一怔,便发现乔木依松开自己的右手,动作极其轻柔地移开,下床——
嗯?任索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
任索闭上眼睛,平缓呼吸,在游戏里掌控一切的自信再次充溢自身。
激荡的豪情在心中翻滚,跨越无数战场而不败的智慧在脑浆中沸腾!他将一切思绪归拢,沉淀,放松身体,决定——
但这是一个静谧的房间。
因此她以为任索是独自躺在床上,才会……嗯?
「我来解释吧。」乔木依在他掌心写到,「不会让她误会的。」
你是曾经喋血晚宴的仙宫杀手……
食指在他的掌心划动。
……就是不愿意,没什么理由,感性冲淡了理性。他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这样和-图-书不好。
只见她精准地朝任索旁边的床位扔出拖鞋,同时带上门。
冷静点!
任索注意到,乔木依弯眉的眼神中,透露出‘其乐无穷’的气息。
「是。」
——但看来乔木依同学并不愿意让他抱大腿。
任索感激地转过头看了一眼门口,正看见乔木依打开了一个门缝钻出去,借着光芒照亮,她举起一根手指竖在嘴前,带着笑意示意任索安静。明亮的光线落到她半边脸庞,充满令人惊叹的魅力。
任索马上领悟到乔木依的念头,一动不动,全身放松,转过头紧紧看着近在咫尺但被黑幕笼罩的脸庞。他知道这是徒劳,然而任索却下意识地觉得通过视线可以让东承灵睡得更熟一点。
「旁,边,有,人?」
任索认命地继续等待命运老师的体罚,然而过了片刻后,乔木依又问道:「是不是动作幅度小,就不会点亮灯?」
这时候任索倒像是跟他相隔一百米以内的穿山甲一样——试图刨个坑将自己埋起来,忽视外界它无法理解的风风雨雨。
但现在不一样了,任索不愿意。
如果在一个月hetushu.com之前的任索,也许能大大方方起床亮灯,一脸平静地跟东承灵解释昨晚只是一场很纯洁的男女交易关系——无欲则刚跟脸皮厚其实是有相同之处的。
怎么说呢,任索现在就像是已经开学了但没暑假作业可交的学生一样,带着无比忐忑的心情等待命运老师的宣判!
拖鞋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安静地落到松软的床上。
不过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任索听见右边的乔木依轻轻地嗯了一声,声音里透露出一种朦胧温柔的气息……但在静谧的空间里,这声喘息不亚于惊天爆响。
「或者,我们可以赌一下。」
睡个回笼觉。
就当任索等待乔木依坐起来或者喊话的时候,他却感觉自己右手牵着的左手动了动。
感谢任索的懒惰,感应灯的敏感度很低,只要举止轻柔多半都不会触发。不然被东承灵看见这种情况……嗯?
也许是睡懵了呢?再睡一会应该就没事了。
不过这时候,任索看见乔木依除了拿着她自己的靴子,还拿着自己的拖鞋……
「被东承灵看见自己和乔木依躺在床上」和「她和-图-书发现自己和任索和乔木依一起躺在床上」,对比起来,好像,或许,都差不多一样的结局。
如果任索在跑团,这时候应该投个1D100(投一次数目从0~99的骰子),来判断自己的幸运能不能过关。
所以任索推断出一种可能——东承灵根本没看见。
赌?
嫐。
灯亮了。
而另一边,乔木依已经捡起自己的靴子,慢慢地移动到门口,打开了房门——软禁指的是门外通道里有特殊关卡,任索没办法移动到其他区域,而不是连门都用锁关着。如果连锁都用上,那就不叫软禁,叫监禁。
然而下一秒他的手又被乔木依抓紧了。
反正都是尴尬得任索想变成穿山甲钻个洞藏着。
任索简直压抑不住自己自心底散发的无力,简直就像是一个刚刚从母胎里出来的新生儿,忽然看见哥斯拉在自己面前跳极乐净土般而产生的不知所措:「睡了睡了,无眼睇。」
「我来吧,你是为了帮我,我不能让你担任这样的角色。」
「是。」
不知道是任索的幸运还是乔木依的幸运过了,很幸运的,东承灵依然没有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