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小世界其乐无穷

作者:听日
小世界其乐无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新世界,新气象

第154章 意外

林羡鱼有点不好意思地拉了拉古月言的衣袖,脸红羞涩,低声说道:“大人有事要办,我们还是回去吧。”
听到这声‘灵姐’,东承灵微微一怔,平静的相貌瞬间温和起来:“当然没问题。”
然而事实上,世界不是游戏,水到渠成是不可能滴。
很久以前,任索就知道,幻想作品是具有戏剧性的。打大魔王的时候不会因为尿急而放不出法术,变身的时候不会被敌人拍下裸照骗上床,战斗时无论如何受伤都能留下一套内衣……
就算东承灵多么愿意为修炼而不惜代价,但她本质上还是一个少女,被其他男人看见自己的贴身衣物自然也会不好意思。
“对对对。”任索除了点头还能说啥:“但大人说话不适合小孩子听,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让她都觉得有点可怜了。
两个女生打闹起来,任索也回过神来——他可不是来跟一个高二女生学习怎么脱团的。
任索转过头,看着旁边的那两个紧张兮兮又好奇十足的女孩。
东承灵坐在沙发上看着任索,问道:“那么和图书,任索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想跟我说呢?”
“太可怕了,现在的学生居然年纪轻轻就知道把弄权力。学校也是,这么优待优等生。”任索摇摇头:“想当年我高中的全班第一,也顶多只有上课去拉屎必然被批准的权利而已……”
任索看了看手机,10:54,“再过一会我就走了。”
不过,现在东承灵也不在外面,不太可能被车撞吧?……
“不行,你这是不相信任医生。”古月言义正言辞地说道:“我认为任先生是一名高尚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行的正站得直,绝对不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任先生你说对吧?”
她固然是不想让东承灵因为任索产生什么奇怪的化学因子,让这位修炼女神被玷污。
“日久生情日久生情,学生之间的恋爱也是因为共处一间课室而产生感情,任医生你这么有空,完全可以对那些女孩嘘寒问暖。在缺乏其他男性比较的情况下,她们可不是东老师那么坚定,多多少少都会抱有恋www.hetushu•com爱幻想,说不定就会有哪个因为一时糊涂……”
“宿舍有门禁吧?”
怎么回事?任索认真看了看,便知道为什么了——她在收内衣呢。
“月言,”林羡鱼靠近古月言耳朵,低声问道:“你是不是看了很多公众号文章和恋爱小说,很想谈恋爱啊?”
古月言转过头看向东承灵:“灵姐,我今天能在这里睡吗?”
“……我当然不会留宿。”
但他还有一个顺带的原因,因为他在游戏里,看见的东承灵是……
雨淅沥沥地下,纷飞的雨幕给夜空加了层滤镜,远处的霓虹灯色彩更艳,如同浓墨般晕在黑纸之上。
时间快到了呢……
“哎!那我也要!”和老师一起睡这么好玩的事,林羡鱼的玩乐之心再次战胜了她内心对任索的小小愧疚。
本来任索也没认真听古月言说话,但古月言却是越说越有道理,任索听得连连点头,都拿出手机来记下了。
他是来观察东承灵觉醒现象,顺便看能不能获得第一手钥匙,这是他的根本目的。
林羡鱼和*图*书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古月言夸夸其谈,从着装到约会,从第一印象到约会后如何发微信,古月言居然说得都条理分明,简直——
“啊,我都忘了,得去收衣服。”东承灵站起来:“你们聊。”
任索望过去的时候,东承灵恰好也转过头看过来,注意到任索的意思,东承灵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瞪了他一眼,背过身继续收衣服。
但任索这人虽然不太上进,但总归是个良人,普通而亲切,温柔而不会发脾气,礼貌而不烦人,相貌虽然说不算顶端英俊,放在普通人中也算是普普通通地看得过去,简直就是某些公众号所描述的……备胎?
“外面下雨,你们不赶紧走吗?”
“没问题,我家的床很大。而且我今晚可以修炼,你们两个睡在卧室就可以了,至于宿舍那边,我明天会跟宿管说明……”
坐在轮椅上的。
现在东承灵离开了,古月言的语气也温和下来:“其实任医生你没必要单恋一枝花,我看校医院也很有很多可爱漂亮的护士医生,老师里也有不少年轻漂亮处于适婚年龄和_图_书的女孩。天莲学院平常都处于封闭状态,女孩子都没办法出去玩,你们男性是有很多机会跟她们相处的……”
“我是班长,有权利在12点之后返回宿舍。”古月言亮了亮腕表。
不过,任索感觉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
好歹任索也是帮林羡鱼治疗了几天,帮助她完美觉醒的治疗医生,因此林羡鱼虽然也很好奇任索接下来会干什么,但她的感恩之心胜过了八卦,试图拉着伙伴回宿舍。
“以你的身份,要个微信QQ还是很简单,一开始先约对象去吃饭最好,但不要来饭堂,最好约对象到你家,你亲自下厨……”
“你管我!”
“不不,我们一起睡吧。”古月言转过头,举起V字胜利手势看着任索:“任~医~生,你该不会也想在这间已经有三个女孩子的屋子里留宿吧?有什么事,不如早点解决吧?”
任索也不是变态,便撇过头看手机。
“我们有带伞。”古月言和林羡鱼从书包里拿出折叠伞。
哐当!
古月言松了口气,看来是遏制住任索这家伙的‘别样心思’。不过她神色http://www.hetushu.com一转,就算古月言生性活脱,敢爱敢恨,但内里还是多多少少有点细腻心思。
任索猛地转过头,刚好看见阳台上一件衣物被狂风吹开,东承灵下意识探出身子,想抓住飞舞的衣物。
“呜……喂……弹(但)泥(你)砸(怎)制(知)导(道)这么多?”
口若悬河的古月言大导师马上结巴起来,恶狠狠看着林羡鱼,用手掐她的圆脸,说道:“怎,怎么可能!你这条咸鱼也敢编排班长?”
没有犹豫,一踩一蹬,任索在古月言林羡鱼两人的惊讶目光中,他以一个纯直线的路径撞向阳台的玻璃,想抓住似乎要掉下阳台的东承灵!
说起来,东承灵挂在阳台上的衣服也是非常多。不过任索转念一想,他自己也是要么不洗衣服,一洗就是洗好几天的——并非是省水费电费,只是一个人住,就为了几件衣服而浪费时间,总觉得很亏,还不如堆在一起洗比较有效率。
他转过头看向到阳台收衣服的东承灵,嗯,时间也快到了,等下就可以亲眼看看在玄国灵藏开启后,东承灵究竟是怎么觉醒空间系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