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唐朝工科生

作者:鲨鱼禅师
唐朝工科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卷 扫尽害虫全无敌

第十二章 最后一班车(终章)

“阿奴!”
“象哥,今日就跟着老夫,坐在你大父身旁,可好?”
“哎呀,好差事。前隋那会子,有你这差事,谁要去长安啊。”
“噢?已经提前去了?”
“大人老当益壮,这腿脚比叔宝那是强多了。”
“噢,如此说来,是想效仿你长孙表叔,周游四方。”
若非那常年养出来的气场,告诉着周围的人,这已经不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大概还是有青年才俊在想象着,如此天生丽质的帝姬,会是谁家之妇。
江湖上的“英雄好汉”,想要拿走大奸贼张德人头的,不在少数。
李渊瞪了一眼张德,随后李蔻让开了位子,让张德搀扶着自己的老爹。
“滚一边去,熊孩子屁事多!”
哪怕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可“先生们”说了,这是家业,这是社稷,这是李唐江山。
“快了。”
想要刺杀张德的人不但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
不多时,车厢内就响起了欢快的笑声。
一把将小豆丁抱了起来,老张笑着用胡须扎着咯咯直笑的孩子,“看你还偷老夫的糖吃!”
不置可否,老张也不信温挺会真的感谢他。张氏跟温氏的交情,还没有那么深厚。更何况当年温彦博在世之时,扯淡的事情不要太多。
“正配着阿姐。”
“真哒?!”
煮好的鸡蛋,涂上了红色,自然是更加漂亮。
一旁李芷儿顿时掩嘴笑道:“阿耶又是何必。”
总之,二圣送来的“先生们”,那些个法子对付这些人,似乎是不管用的。
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
眼前这位姑母,就是皇唐天朝之中,掌握权柄的人之一。
“嗯。”
救国救民的名声,如何不响亮?
石城钢铁厂甚至也规划了一条通往鸭绿水的铁道,只是迟迟得不到审批,为此嘴里已经只剩一颗老牙的王孝通老爷子,居然跑到交通部静坐绝食。
“父亲让我转告大人,说是多谢大人提携之恩。”
“嗯。”
“说甚胡话!”
“咦?”
大概是杜灵芝怀孕之后反应很大,张沧一直在陪着她。
回应李世民的,是张德变幻二十八年,却又一如往昔的荒诞笑容。
轻轻地拍了拍李象的肩膀,“快了,会回来的。”
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原本鸡蛋是舍不得上红色的,如今结婚,却是大不相同,只要价钱公道,有专门的司仪可以帮忙倒腾来红色和*图*书染料。
湖北总督江阴侯张德,就是他最大的“护法”,没有谁比他更大了,连祖父李世民也不能。
这是天生丽质的姿容,是任何无休止保养都挑战不了的天赋。李丽质从不浓妆加持,红唇雪肤,一如二十年前,时光仿佛在她的脸上,从未来过。
张公谨夫妇、秦琼夫妇组团抵达,尉迟恭戎装在身,生怕别人看不见他的行头。他现在派头极大,一身板甲都是雕龙画凤,图案要多花哨有多花哨,张牙舞爪的盔甲的观赏性,远大于实用性。
很快,车门被打开,是李芷儿开得门,老态龙钟有点岣嵝,但已经不再胖大的太上皇李渊,眯着眼睛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他看到了初春的早桃开了花,他看到红白粉紫四色的杏花,还看到黄澄澄的杜鹃,轨道上传来的咔嚓咔嚓声,原本是听得极为不舒服,可不知道为何,现在听了,却是悦耳极了。
“落英缤纷……”
“老夫不必人扶。”
“大父。”
只这一刹那,让李丽质顿时面红耳赤,咬着嘴唇瞪了一眼“登徒子”。
“不知哪家嫁女,不知哪家娶妻……”
老张一听这话,顿时咧嘴一笑,屁颠屁颠跑过来,笑着问道:“哎哟太皇这身体不错啊,臣家中还有好多个四十万贯,不知还有女良人几何?”
“何必摆出这副面孔,没得让人望而却步。”
离开之后,外面早就准备好了马车。护卫们很是紧张,每到这种时候,作为张德的保镖,他们的压力都很大。
这可是隆庆宫之主,天底下为数不多有着实权的公主!
作为“皇太孙”,他的压力很大,虽然自己也解释不清这些压力怎么来的。可能二圣派来的人,还有那些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人,整天说这些那些之后,便有了压力。
更重要的是,石城钢铁厂正在扩大产能,他们需要铁路,需要市场,需要输出。
“听人说,南极有雪地肥鹅,油脂丰满,不知口感如何。”
李象哪里能想到,自家老叔居然就这么毫无体统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搂着自己姑母长乐公主殿下亲了一口。
那一年,萌萌哒。
“不知好啊。”
自从贞观二十七年长孙皇后“南巡”之后,广州升格为南都,这种蜜枣因为在南都招待过女圣陛下,所以算是入贡特产之一。价钱也就水涨船和图书高,在京中,目前只有结婚的时候,才会用椰枣来制作成特殊的蜜饯。
“神仙算个甚么,李真人这个陆地神仙,不也是靠着江阴侯过活?”
只是跟着张德来的一行人,也是目瞪口呆。
“正义之士”都很清楚,他们不但能赚钱,还能白捡名声。
女眷们纷纷交头接耳,有人羡慕地说道:“素闻江阴侯不羁风流,如今一见,果然神仙中人。”
除了红蛋之外,似乎还有蜜枣。这种蜜枣和中国的蜜枣有点不同,它其实是椰枣,大量进口之后,如今在欢州爱州等地,多有种植,产量并不算太好,但供应中原市场已经绰绰有余。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好运气好运气。”
只是,想要刺杀张德,其难度之大,简直不可想象。
“叔宝呢?”
李世民浮现出一个和蔼又温柔的笑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着张德。
头等车厢中,贞观大帝没有那种雀跃的豪情万丈,反而就像是忙碌了许久之后的一场春游旅行。
李世民突然愣了一下,指了指远处的一片花海,等到近了,才看得更加真切,车厢就像是从花丛中穿梭而过一般,那种感觉很是微妙。
帝国最有权势的一群人,陆续登上了自己的车厢。
到了车站,有个华服小郎,一身锦袍狐裘很是漂亮,阳光下闪闪亮亮的,简直是让老张睁不开眼。
“阿耶!”
洛阳城东,有着“京东线”的始发站,京东站。蒸汽机车试运行已经两个月,虽然还是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比如膨胀到惊人的债务,几乎让任何一个知道底细的民部官吏都要脸色发白。
“给我一把。”
“是承乾让人种的山樱啊。”
“平日里也不管事,吃空饷的。”
这是很奇特的一次旅行,权贵们都死死地攥着手中的一张车票,仿佛是世界末日之前避难的凭证,如何也不肯松手。
张樱桃都要哭了,他感觉世界坍塌人生覆灭,此时此刻就是一片灰暗。
(全书完)
上好的丝绸,总能制作出惊人的效果来。
“这天气,你这病症,不要紧?”
正说话间,外面传来了一阵爆竹声。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鞭炮轰鸣,不多时,又有锣鼓响起,丝竹的欢快曲调,直接告诉周围的左邻右舍,这是有人结婚。
听到张德的话,李象有点犹豫,好一会儿,他才小心翼翼地问张德,和-图-书“老叔,大人甚么时候可以回来?”
只是没想到,快三十年了,江阴侯一如往昔,仍旧犹如少年。
“嗨呀,总算又长高了。”
“说的也是……”
更何况,自己的祖母长孙皇后,对于治理这个皇唐天朝更感兴趣一些。乃至自己的父亲,皇唐天朝的皇太子李承乾,只能在瀛洲称孤道寡。
“是。”
说罢,李渊又说了一句,“拿老夫的柺棍来。”
不等康德说话,李渊就催促着左右,“没时间了,快上车!”
一手抱着李雍,一手牵着李象,到了李丽质跟前,张德将李雍放下之后,李象老老实实地行了一礼。
“殿下怕生波折,索性先去了东站,以免都宪绕路。”
“好吧。”
抛开这一切之后,李象又明白,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做皇帝,大概是要和老叔张德决裂的。
絮叨了一会儿,李渊看到了高台上的张德,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手指指着:“你个四十万贯的,下来伺候。”
一旁蹿出来另外一只大号熊孩子,张樱桃陡然发现,这姓李的小崽子意图不轨啊。
“是。”
“大父,吃么?”
噗!
老张笑了笑,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人还是要活泼一些,莫要想太多。”
从河北刀客到江南剑士,多得是想要扬名立万之辈,亡命徒们最大的花红,就是湖北总督江阴侯张德的脑袋。
朝野之间,背地里这么称呼他的人,比比皆是。
说罢,张德众目睽睽之下,竟是搂住了长乐公主李丽质,又快速地在李丽质的脸颊处亲了一下。
李丽质又瞪了一眼张德。
每走出一步,附近的人甚至能感觉到地面的微微震动,简直不可想象之重。
李丽质瞪了一眼阿奴,然后又问一脸懵逼的李雍,“哥儿莫要计较。”
“去你娘的!”
“国贼”,是湖北总督江阴侯张德的称呼。
李渊念叨了两声,然后又道,“噫,这站台,恁高的?弘慎,过来扶我。”
张公谨气色还好,不过张公谨夫妇抵达之后,就在后面等着谁,不多时,就来了一辆更加特殊的豪华马车,张公谨和李蔻二人,已经守在了门口。
朝鲜道这个“新兴市场”,他们是志在必得的,而朝鲜道行军大总管牛进达,似乎要高升了。
或许会死无葬身之地,又或许苟延残喘,谁知道呢。
李象点点头,他武汉读书,但也和_图_书有东宫的属臣跟着,还有内府局的阉人伺候。二圣专门择选出来的教授也有几个,都是陇右出身的本家,帝王之术之类的东西,李象即便不想学,却也懂了不少。
那少年手中居然是一颗红蛋,大概是正好路过,被结婚的人家塞了喜庆的红蛋。贞观朝经过了二十八个年头,去年开始,越来越流行结婚的时候添置红色喜庆的东西。
“象哥喜欢做什么?”
“若是想出去转转,就出去转转。你又不缺钱,也不缺人,组个探险队,想走就走。莫非你还想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做一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业?”
“姑母。”
李象摇摇头:“老叔,我不知。”
“行了,快上车,再不上就来不及了,二郎要开车……”
周围顿时扬起一阵惊呼声,不过很快又安静了下来,如此大胆的江阴侯,他们只在少年时代见过。
李象又是拱手行了一礼,没有多说什么。
张德点点头,“去东站。”
“娘、娘、娘……”
“京东线”很漫长,同样修建起来又很轻松,至少比“汉安线”要轻松得多,培养出的一大批熟练工,并没有就此休息,黄河到长江之间的广大地域之中,多有规划好的线路准备开工。
“嬢嬢怎么不常来隆庆宫了?若是要吃果子,隆庆宫可多了。”
“呐,陛下,你知道樱花飘落的速度吗?”
只是这盔甲的份量,也果然只有尉迟恭才能撑得起来。
“泥奏凯!”
将小跑过来的李雍抱了起来,身体很结实,李丽质果然没有过分溺爱他。
“阿娘——”
不远处,宫装美妇亭亭玉立,只是站着,就让人不敢亲近。
换一个“巡抚”还是“总督”当当,不得而知,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两条大长腿毫无素质地交叠在一起,她更是毫无体统地抓了一把李雍的开心果,然后像耗子一样剥食了起来,又像是松鼠一样恨不得一口气塞一把到嘴里。
要是张德不在了,甚至连张德的儿子,甚至自己身旁站着扶温温柔柔的温氏女郎,都会让他不得安生。
二圣也无所谓管用不管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父、大父……”
作为一个少年,他很矛盾。他知道自己能够安安稳稳全须全尾地在这里站着,还能够跟着张德去坐在祖父李世民的身旁,纯粹是因为有张德的护持。
谁知道李http://m.hetushu.com雍却是一脸害羞地凑到了阿奴身旁,小声地嘟囔了一声:“还要么,还有的。”
“你懂个甚么,这是仪态,懂?”
淡然地说了这么一句,却见一个少年走了过来,行了个礼之后,才道:“老叔,你看。”
正热闹着,却见又是一帮庞大的仪仗团队到来。
李世民喃喃地念叨着,打开了车窗,粉白的花瓣起舞,不知道有多少花瓣钻入了车厢,画面很是漂亮。
检票员是一个个孔武有力的阉人,查票比任何人查得都严。
旁人不知道四十万贯到底是个什么,一旁的李蔻和李芷儿则是脸都黑了。
但是,对交通部的人来说,这根本毫无压力,不管债务有多大,交通部都能吃下来。
正拿起茶杯呷一口的李世民猛地呛了一下,旋即看着黑着脸的张德,“不差。”
一个个驸马在那里伺候着,不过唯有张公谨夫妇能够在前头搀扶着李渊。
正在剥着阿月浑子的李雍,很是随意地问着看着窗外的李世民。
换了头饰和服装的温柔蹲了下来,宠溺地搂着小孩儿,然后抱在怀中,到了张德跟前,缓缓地施礼:“大人。”
“嗯。”
看到人山人海的“京东站”,老皇帝呵呵一笑,甚至还伸出手,在车门口挥了挥。
秦琼黑着脸,懒得理会口无遮拦的张公谨。
唯有李雍倒是快活,拍着手道:“阿耶羞羞脸……”
谁掌握着“生死”权柄,李象是很清楚的。
李丽质带着李雍和李象也过去迎接,张德则是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弹。
一路上了台阶,很是费了时间,此时,“呜呜”声突然传来,康德手持拂尘,过来宣旨:“陛下有旨……”
乘务员都是羽林卫出身的大内高手,在车厢中来回巡视的时候,腰间的横刀始终有一只手摁着刀柄。
“车票给你父亲带过去了?”
这让杜楚客很是下不来台,王孝通的地位很微妙,但能够让王孝通都这般豁出去,可想而知地方上对铁路的狂热念想。
张德点点头,然后问道,“大哥呢?”
“臣在。”
“都宪,直接去车站吧。殿下已经到了东站。”
“走吧。”
那一年,改元贞观。
好一会儿,才把小孩儿放了下来。孩子走路还不稳当,但还是跌跌撞撞跑开,一头扎入母亲的怀抱。
李丽质眼眸带着点清冷,看了一眼李象,“嗯”了一声,让李象情不自禁把张德的手又攥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