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乾坤剑神

作者:尘山
乾坤剑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75章 贪婪的破穹大帝

景言面带微笑。
“景言大帝,你觉得呢?”当景言停止笑声之后,日柁大帝凝眉看向景言问道。
日柁大帝脸上却满是焦虑的神色。
“所以,此事似乎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破穹大帝又说了一句。
不等景言回答,日柁大帝又看向破穹大帝说道:“破穹大帝,你提出的条件太高了。若我是景言大帝,恐怕也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
“现在还有什么好谈的?”破穹大帝似是不耐的道。
“嗯?什么意思?”破穹大帝看向景言。
他真的觉得有些可笑,这破穹混元的混元之主与日柁混元的混元之主,还真能做到在这里唱双簧戏给自己看。
“什么?”破穹大帝在微微愣神后,勃然大怒。
“我没有什么证据能够提供。”景言再次摇头。
“日柁大帝,不是我不想相信你。问题是,景言根本不能拿出任何有力的证据。”破穹大帝摇头。
“哼。”破穹大帝冷哼了和*图*书一声。
“破穹大帝,你是否能够拿出证据?”景言突然问道。
“当然不会!不过,幽光殿主确实对我说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破穹大帝眼神一闪说道。
“不是,我并未见过鹿笙大帝本人,又如何能杀死他?”景言摇头说道。
“日柁大帝,你听到了?景言大帝,承认他掌握了鹿笙大帝的大玄天镇杀术。”破穹大帝又看向日柁大帝。
“大家都是高维造极之境的强者,在全混元内,都有极大的名声和威望。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轻易动刀兵,你们说对吧?二位之间又没什么深仇大恨,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呢?”日柁大帝苦口婆心对两人劝说。
“退兵?呵呵,怕是很难。”破穹大帝嘴上说着退兵很难,但眼神则是死死盯着景言。
“哈哈……”
日柁大帝表情凝重,看了看破穹大帝,又看了看景言。
顿了一下,他开口说道和-图-书:“我听说景言大帝掌握了仙涅丹和寂凡丹的丹方。如果景言大帝愿意将这两种仙丹的丹方共享给我破穹混元,那我便可以承诺退兵。否则,呵呵……可就不能怪我翻脸无情了。”
“对幽光殿主,我是了解的。我知道,在景言大帝到鹿笙混元之前,幽光殿主是鹿笙混元的管理者,他将鹿笙混元管理得不错。”破穹大帝继续说道。
刚一开口,就将一口沉重的大锅扣在景言的头上。
“这样的辩解,不足以让我信服。”破穹大帝摆了摆手。
“你可有证据,证明你没有杀鹿笙大帝?”破穹大帝紧接着逼问。
“两位!两位都先冷静一下!”日柁大帝连忙出声。
“景言大帝希望破穹混元退兵。破穹大帝,你就直接说说退兵需要什么条件吧!我想,景言大帝会尽量满足你所提出的条件。”日柁大帝又对破穹大帝道。
破穹大帝眸子一闪。
“幽光殿主说了,景言大和图书帝掌握了大玄天镇杀术这一仙术。我们都知道,大玄天镇杀术是鹿笙大帝的仙术。我还从未听说过,有其他人也掌握了大玄天镇杀术。幽光殿主提供的这一信息,让我认为鹿笙大帝身陨与景言大帝定然有联系。”破穹大帝吸了一口气。
这番话所透漏的意思,就是幽光殿主所说的话起码具有一定可信度。
“嗯,我确实掌握了大玄天镇杀术。”景言点头道。
“景言,我给日柁大帝面子过来与你交谈,你可别过分了!”破穹大帝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这个景言居然敢向他身上泼脏水。
“破穹大帝。”日柁大帝笑了笑说道:“你可不能因为幽光殿主的一面之词,就认定是景言大帝害死了鹿笙大帝吧?”
“破穹大帝,你也知道,我与鹿笙大帝的关系。在鹿笙大帝身陨后,由景言大帝掌管鹿笙混元,我个人是觉得很好的。”日柁大帝叹息了一声说道:“我或许不能改和*图*书变你对此事的看法,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景言大帝与鹿笙大帝的死没有关系。”
“我已答应幽光殿主的请求。所以,我率领破穹混元最强大军团,来到此处。如果我不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那我就只能选择满足幽光殿主的愿望。”破穹大帝的语气,有些盛气凌人。
“什么信息?”日柁大帝立刻问道。
“我问你,你是否能够拿出你没有杀死鹿笙大帝的证据?如果你拿不出,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是你杀死了鹿笙大帝?”景言笑道。
景言则是一直安静的听着,听着破穹大帝与日柁大帝两人一唱一和。
“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鹿笙大帝之死与景言大帝无关。鹿笙大帝身陨的时候,景言大帝的实力还很弱小。”日柁大帝摇了摇头说道。
“景言大帝,你是否希望破穹混元退兵?”日柁大帝又看向景言问道。
破穹大帝这是想要先声夺人。
听到景言如此说,破穹大帝嘴角露出冷笑,看hetushu•com向日柁大帝。
景言只是微笑看着破穹大帝。
这破穹大帝的胃口,还真是够大。居然,一开口,就要仙涅丹和寂凡丹这两种仙丹的丹方。原本景言觉得,破穹大帝应该会要一种无上仙丹的丹方,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这位破穹大帝的贪婪。
他盯着景言问道:“景言大帝,幽光殿主说你掌握了大玄天镇杀术,应该没错吧?”
“我也不希望与破穹混元兵戎相见。破穹混元愿意退兵,自然最好。”景言说道。
“破穹大帝,咱们直接一点,究竟要怎样你才肯退兵?”日柁大帝眼神眯了起来,看向破穹大帝问道。
“景言大帝我问你,鹿笙大帝到底是不是你杀死的?”破穹大帝凌厉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日柁大帝,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应你,过来与景言大帝先谈一谈,听一听他的解释。然而,他并不能提供自己没有杀死鹿笙大帝的证据。”破穹大帝沉声说道。
听到破穹大帝的话,景言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