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乾坤剑神

作者:尘山
乾坤剑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24章 狠手

没错,他就是在向宗门的宗老求救。这位采购部的主管,是蕴华宗老的人。当初他能够坐上这个位置,也是因为得到了蕴华宗老的直接支持。
众人只见,宗主景言抬起手臂,对着莫主管轻轻拍出一掌。随着恐怖的威能波动降临,莫主管毫无抵挡之力,只发出一声闷哼,身体便倒了下去,眨眼间生机全无。
“宗主,金玉堂的工作,对宗门极为重要,牵扯极大。如果我不管金玉堂的工作,恐怕会出大问题呢。”金玉堂主声音低沉,缓缓说道。
今天的宗门全体会议,气氛明显不对了。
“宗主大人,求求你饶我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我自愿辞去采购部主管之职。”莫主管看到蕴华宗老的眼神,就知道蕴华宗老不可能为他求情了,他改而转向景言这个宗主求饶。
此时的蕴华宗老,身体也在轻轻颤抖着。他,是被莫主管气的。他也没有想到,莫主管竟腐败到了这和*图*书种程度。莫主管担任宗门采购部主管期间,贪了一些资源,对此蕴华宗老是知道的,也没觉得是太大的问题。可是,他不知道,莫主管的胆子大到了这个地步。
“很好!”景言点头道。
“唰!”景言身影微微一闪。
这位宗门的新宗主,似乎不是打算停止新规章的施行,倒像是想来个全体问罪的样子。
“没错,像你这等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死不足惜!”景言说道。
景言要的是让药宗焕发出新的生机,而不是让药宗真的从内部开始崩溃。
“宗主说得对,我确实对此事也有责任。”金玉堂主低着头道。
就这么,直接斩杀了?
暗影堂,已经掌握了一些金玉堂主背叛宗门的证据。只是,这些证据还有些薄弱,而且大多数都是间接证据。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直接杀死一个地位身份仅次于宗主和宗老的核心堂主,这显然并不合适。
和图书你……你难道是想处死我?”莫主管听出了景言话语中的意思。
“极战堂主,你暂管刑罚堂。你说说,此人是不是死罪?”景言看向极战堂堂主问道。
景言目光又一转,看了脸色煞白的刑罚堂堂主一眼。
见景言要直接处死莫主管,很多人着急了。就连与莫主管没什么关系的部分人,都跳出来为莫主管说话。因为,他们害怕接下来也会轮到他们的头上。
景言的雷霆手段,对莫主管的当场诛杀,大大的震慑了那群不安分的人。
“金玉堂主。”景言看向金玉堂主。
“莫主管确实有罪。但要定罪,还是得经过刑罚堂才是。”又有人出声说道。
景言没有直接拿下金玉堂主的职务,而是用了折中的办法。
她说的也没错,金玉堂的重要性,在药宗确实无可取代。
宗主景言亲自出手,当场就处死了采购部负责人莫主管。
金玉堂主看了看景言,暗暗咬了咬嘴唇。和_图_书
蕴华宗老看着莫主管,眼神渐渐变冷。他,看错了人,信错了人。
“回宗主的话,以前我虽然不负责刑罚堂,但对宗门主要的律法还是知道的。莫主管,确实是死罪!”极战堂堂主回应景言。
面对宗主景言所释放的威压,莫主管几乎不能站稳。他双股颤颤,仿佛随时都可能软倒在地。
听到景言的这句话,莫主管表情一僵。
看上去,她是在认错。但说话的语气,却偏向强硬。显然,心口不一。
忽然,他看向三位宗老所在的位置。
先不说药宗遍布鹿笙混元的商楼、丹楼都是金玉堂管理,就单单一个对外联络、建立销售渠道出问题,便足以让药宗无法承受。
“是!”极战堂堂主应声,他亲自将已经被束缚住的刑罚堂堂主押送到咕泣峰收监。
这不是小问题了。
“意思就是,这段时间你不用管金玉堂的工作了。”景言道。
可以说,莫主管就是蕴华宗老提携起来的http://www.hetushu.com
感受到宗主的目光看来,蕴华宗老也看向宗主景言道:“宗主,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便是我,也不能影响你惩治罪犯。”
景言转目看向蕴华宗老。
景言眼神冷冷的扫过那些为莫主管说话的人,轻轻点了点头。
“你,太让我失望了。”蕴华宗老说道。
景言笑了笑道:“即便你还敢还有这个胆子,也不会有机会了。”
“多谢宗老。”景言拱手道。
广场上的众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在宗主景言杀死莫主管后,极战堂堂主挥了挥手,两名极战堂的人登场,将莫主管的尸体抬了下去。
“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金玉堂主抬起头,看向景言。
“接下来,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吧!”景言说道。
“宗主。”金玉堂主上前。
这,就处死了一个宗门高层成员?莫主管的武道修为,在宗门之内不是最顶级,可也是一尊二维造极之境的混元大帝啊!
下一刻,www.hetushu.com景言便到了莫主管的近前。
“宗老,救我……”莫主管高声大喊。
“你……你不能处死我!这些年来,我为药宗立下汗马功劳。而景言你,不过是刚刚来到药宗千余年时间而已,你凭什么杀我?”莫主管的脸色从白变红,声嘶力竭吼道。
药宗如果多几个莫主管这样的货色,怕是根基都会被挖空。
“将此人先关押到咕泣峰,在这里真的碍眼。”景言厌恶地说道。
说实话,如果蕴华宗老为莫主管说情,那景言也不知该不该对莫主管从轻处罚。有了蕴华宗老的这句话,景言自然就可以放开手脚了。
“采购部,毕竟是金玉堂下辖的部门。采购部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你这个堂主,难辞其咎。”景言道。
一时间,竟没有人敢再开口聒噪。
不过,这些人的内心中,心思波动变得更为汹涌。
“宗主,莫主管虽然犯下了大错,但也不能直接处死吧?莫主管,毕竟是对宗门有过大功劳的人。”有人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