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乾坤剑神

作者:尘山
乾坤剑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07章 如大师的赞叹

比如说超强势力天悲宗。鸿蒙修炼塔刚刚开放不久,天济城的城主就对天悲宗的高层汇报过,当时天悲宗高层认为鸿蒙城没有投资价值。如果当时天悲宗的高层让天济城城主着手布局,那可就赚大了。可惜,机会错过了,后悔也没用。
鸿蒙城城主府内。
“景言城主,真是天人!”如月易大师呼出一口气,感慨的道。
“景言城主,我们算是朋友了,对吧?”高振江见到景言,就急冲冲的开口如此说。
“如果景言城主愿意,我倒是想要在阵道上与景言城主交流一二。”如月易大师道。
如月易大师略微皱眉,他听景言的语气和说辞,似乎并不像是假话。而且,景言的年纪确实不大,生命气息很年轻,而起道法实力却是强得离谱,那司马荣杰在景言面前就被一剑斩杀。景言说自己的主要精力是放在道法修行上,这话如月易大师不信也得信。
金蟾商会想大量购买房产,景hetushu•com言自也不会拒绝。反正鸿蒙城可以不断的扩建下去,外城第一层的房子卖完了,那可以继续进行第二阶段的建设。随着鸿蒙城的壮大,想招募到更多的阵法师、仙阵师,也不会是太难的事情。就说最近这段时间,前来鸿蒙城应聘的阵法师数量就明显增多了。当然,这其中也有是为了提升自己阵法能力专门来的,一些阵法师听说在鸿蒙城,可以学习到更简单更高效的布阵方法。
“天级修炼室,都是亲自主持布置的。”景言说道。
“如大师,其实我的神魂体比较强大,我为了尽可能的缩短布阵的时间,便特意寻找能让阵法构架更为简单的办法。显然,我在这方面的天赋不错。也是没办法,我没那么多时间耗费在布阵上。”景言又说道。
鸿蒙城金蟾商会,就是以前的碧炎宝楼。
“景言城主,咱们就痛快点。我们金蟾商会,打算再在鸿蒙城购买一批http://m.hetushu.com房产,价格好说。”高振江挥舞着手臂说。
如果比布阵的能力,那现在的景言,还不能与如月易相比。整个天域,如月易是公认的阵道第一人。
“自然是真的,我打算在鸿蒙城停留一段时间。那天级修炼室,我还想用上一个月呢。”如月易大师轻笑着说。
而现在,各大势力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如大师。”
可是,如果在阵道上并未花费太多时间研究,这修炼塔内层层构思精巧的仙阵,又如何布置得出来?
如果是在鸿蒙修炼塔开放之前,在鸿蒙城购买房产那是相当容易的,价格上也很便宜。即便是在鸿蒙修炼塔开放之后,鸿蒙城内的房产虽然持续上涨,但幅度其实并不大。那个时候,同样是出手的好机会。
景言与如月易大师交谈了一会,便名大总管白寒给如大师在城主府内安排了住处。如月易大师,将会在几天后使用鸿蒙修炼塔最顶级的和-图-书天级修炼室。
只是,现在想买鸿蒙城的产业,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大了。
“景言城主真会说笑。”如月易大师显然不太相信。
“如大师此言当真?”景言眼神闪亮道。
“如大师过誉了,在阵道上,我与如大师差距还很大。”景言连忙诚恳的道。
在景言和如月易大师交谈的时候,高振江也亲自与金蟾商会的总会长传讯交流。总会长的意思是,尽可能的购买鸿蒙城的房产。鸿蒙城的崛起,势不可挡了,至少在几万年内,恐怕是没什么人或者势力能压制鸿蒙城了,只要不出意外!
他这不是自谦。
景言眼眸一亮。
他说的是实话。
“说实话,我对阵道的研究并不是非常的精深。”景言笑了笑,轻摇头道。
“景言城主!那些修炼室的阵法,都是由你亲自布置的吗?”城主府会客厅内,如月易大师对景言询问。
“高长老你别着急,不就是房产嘛。好说!”景言笑了一声。http://www•hetushu.com
“我听闻,景言城主还是一位上品仙丹师。真是难以想象,难以想象啊!”如月易大师赞叹的看着景言。
“这真是太好了!如大师,真是不知该如何感谢你。”景言站起身,郑重的对如月易大师拱了拱手。
但是,虽然景言在布阵能力上不能完全与如月易相比,但他布阵的手法和技巧,却是让如月易大师都非常好奇。景言布阵的构架更为简单,也就是说布阵难度会降低,所用材料会减少,而最为令人惊奇的地方就是,这阵法的效果却没有随之降低。
自身道法实力那么强横,同时还是上品仙丹师身份。不仅如此,在阵道上都有如此独特的能力。如月易大师回忆,他这辈子,似乎还没见过景言城主这么离奇的人物。
如大师刚告辞离开不久,已等待多时的高振江就来到了景言的面前。
“我接触阵道,倒是很早。在我道法修为还很弱小的时候,我就已经接触阵道一途了。随着我道法和*图*书的增强,我在阵道上花费的时间便不可避免的减少。”景言继续说道。
这显然是一件好事,如果能与如月易交流阵道,那对自己阵道能力提升绝对有大好处。而且,他还可以从如月易这里,学习到一些阵法的布置方法。
“高长老,这是什么情况?我记得,你已经在鸿蒙城内买了不少产业。如今鸿蒙城最大的商楼,就是你们金蟾商会的产业。”景言道。
“这些阵法构架很是奇特,我冒昧的问一句,景言城主的阵道是从什么地方学习的?”如月易好奇的目光看着景言。
“好!你承认了!那……那我要在鸿蒙城购买房产,你能给个方便吧?”高振江眼神晶亮道。
在阵道上,他确实远不如如月易钻研那么深。简单来说就是,他能布置出来的阵法,如月易大师应该都能布置,至少在效果上能够实现。但是如月易能布置的一些阵法,他景言就未必能做到了。
“高长老这是什么话,我们当然是朋友。”景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