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乾坤剑神

作者:尘山
乾坤剑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1章 家族变了

景山渠离开之后。
景山渠等人,都没一下子反应过来。
人群中央,传出一阵叫骂声。
出了丹楼正门,景言便快速赶往景家宅院。因为接到上人太多,所以景言没有飞行,选择步行。反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不急于一时。
她也没想到,景言会直接击杀钱力。刚才她说的那些,当然都是事实,可她以为,景言最多也就是教训一下钱力罢了。没想到,景言一指就将钱力给点死了。
“滚吧!”景言对那人低声一喝。
人群中有人议论,声音很小,好像生怕其他人听到。不过景言是何等实力,他们声音再小,景言也听得清楚。
景言本打算随便看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就离开的,不过当他听到那几个议论的人,口中说出的景家少爷,他就改变了主意。
“被那位少爷看上,还真不是什么好事。这几年被那少爷看上的女孩有多少?我听说,被带回去的女孩,不久之后就会横死。”
“紫萱,现在有你和*图*书忙的了,将景山渠弄进来的人,全部给我清理出去。至于空缺,你还要辛苦一下,将那些被景山渠迫害赶出去的人,都尽量的请回来。至于报酬,可以再增加一些。”景言对苏紫萱叮嘱。
钱力的修为,比他强得多。而即便如此,钱力都挡不住景言的随州一指,如果景言这一指是指向他,那结果会是怎样?
“我刚才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景言看向剩余的几人。
“景山渠,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留你一条性命,你也滚吧!”景言对景山渠摆了摆手。
答应与景山渠谈谈?就谈出这么一个结果?
“老不死的东西,你放不放手?”
“景言哥,我会尽快让丹楼恢复正常。”苏紫萱白玉般的面庞,透着一抹让人心动的红润。
景言根本不相信,景山渠敢无视族长的命令。
难道自己几年没有回来,家族就已经把自己忘记了?
“嗯?”
“景成野族长怎么说的?”景言声www.hetushu.com音转低。
至于这另外一人,工作上倒是没有出现大的问题,但是小问题也很多。要是实事求是的话,苏紫萱也能找到此人工作上一大堆的问题。但苏紫萱,不敢说了,她怕景言再一指将这个人也点杀了。
“唉,那女孩长得真俊俏,眉清目秀的,难怪那位景家少爷能看上。”
“这种人渣,留着也是祸患!死了,最好!”景言冷冷扫过钱力的尸体一眼。
他身影一闪,来到人群之外。
皱了皱眉。
“从现在开始,苏紫萱就是辉煌丹楼的总管,掌控丹楼的一切。她说的,就是我说的。有谁有意见,最好也留在心底!”景言对几人道。
苏紫萱在丹楼内,无法制衡景山渠,但她可以去景家求助啊!景山渠是景家子弟,如果家族出面,景山渠应该会有所收敛才对。
如果真如此,那就真让人寒心了。
景言心中一动。
“这一对爷孙真是可怜。”
“他工作还可以,没做和图书什么坏事……”苏紫萱想了想说道。
他本就打算,在看过丹楼后,就去家族看一下。现在,更要回去看看了。如今的景家,是不是出了问题。
他对苏紫萱,是完全信任的。
“紫萱,你忙吧!我现在,回家族看看。”景言顿了片刻说道。
“嘘,小点声!我跟你说,我说的千真万确。其实,我就亲眼见过一名横死的女孩,就在东临城之外,那真是惨不忍睹!”
此时此刻,他差点都要被吓死了。他的实力,还不如钱力,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得清楚,苏紫萱在景言耳边说了一些话,肯定是说了钱力的坏话,所以钱力被景言弄死了。可以想象,若是苏紫萱说出他的一些不是之处,那景言会放过他?
现在的景家,可能与以前有了一些变化。
行走之中,景言突然看到前方围着一群人,似乎是有事情发生。
景山渠只觉得一股冷意,从脚底直往上窜。
景成野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景成野,是希望,通http://m.hetushu.com过景山渠的手,将辉煌丹楼收入到家族产业之中吗?
“景族长说辉煌丹楼不属于景家产业,所以景家不好直接插手,他答应我,会与景山渠谈谈。”苏紫萱斟酌了一下说。
景山渠的人全部清理出去,辉煌丹楼的运转,势必会受到影响。不过,景言根本不在意,就是丹楼停止营业一段时间,也无足轻重。
要说辉煌丹楼不是景家产业,景家不能直接插手,这纯粹是借口。辉煌丹楼不是景家产业不假,可景山渠是景家子弟吧?既然是景家子弟,还能不听族长和长老的?真若不听,那完全可以强制惩戒。
景言本不想多管闲事,但随后想到,如今的东临城算是景家的天下,城主都是景家长老,联想到之前辉煌丹楼的事情,景言愈发有些不安心起来。
好在,苏紫萱没多说。
这事儿,似乎还真与景家有了关联。既然与景家有关,他就更得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了。
“这么可怕?真的假的啊?不能吧?景家的和图书名声,还是不错的吧?”
“紫萱,你告诉我,这小子工作如何?”景言随后,又扫了另外一人一眼,这人刚才虽然没有钱力叫嚣那么多,但也说了一句,显然也是景山渠的心腹之人。
听到苏紫萱的话,那人长长的松出一口气。
景山渠哪还敢在废话,否则潜力就是他的前车之鉴。他不认为,景言会不敢杀他。
那人顿时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看那样子,生怕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再赖着不走,可能小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不放手?信不信我打死你!”
“对了,景山渠在丹楼胡作非为,你没去找过景家帮忙?”景言转而问道。
“我去过景家,与景家族长提过这件事。但……”苏紫萱一双好看的秀眉,又簇了起来。
“老家伙,你知道我是谁吗?哼,我就算在这里打死你,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我劝你最好识相点,老子可没有太多耐心!”
直到钱力死肉般倒地,发出一声‘噗’的轻响,他们才都全身一颤惊醒过来。